第六卷 第四十四章 風來

  場中鬧成一團,反倒是作為外人的蘇公子看得透徹,一語中的,大家終于想起了那個早晨擒住的家伙來,岷山老母頭一偏,立刻有人朝著監牢那邊跑去,沒一會兒,渾身鞭痕的趙中華便被那溫駝子和侏儒給拉出了石屋,朝著這邊帶來,我身子一陣僵直,拳頭不由握得緊緊,就想要沖出去了,而這時努爾則將我給牢牢按住,低聲說道:“別動,別動,先看看什么情況!”

  我深呼吸,盡量讓自己的心情變得放松起來,卻不受控制地想起了當初我親自帶走這個年輕人時的情形。

  我曾經承諾過,會讓他出人頭地,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更加有意義,卻沒有想過這么一天,眼睜睜地看著他被一群狼給圍住,隨時都會沖上來咬他一口肉,將他給活生生地弄死。

  我緊緊抓著手,而遍體鱗傷的趙中華已經被那溫駝子給帶到了眾人面前來,將他按得跪下,然后朝著岷山老母拱手說道:“老母,人帶來了。”

  岷山老母一整天都沒有出自己的庭院,不知道是在閉關,還是在研究剛剛收入帳下的小白狐兒,所以對趙中華這個小雜魚一般的角色根本置若罔聞,瞧見地上被死死按著的趙中華,低頭問趙雨道:“你自己看看,這個人,是不是將你們給從觀山院中帶走的那兩個家伙之一?”

  趙雨抬起頭來,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臉腫成豬頭的趙中華,似乎想要辨認出他在沒有被揍之前的模樣,在兩三分鐘之后,她搖了搖頭,對岷山老母說道:“應該不是,那兩個人,沒有這么弱。”

  岷山老母眉頭一皺,寒聲說道:“那人到底長什么樣?”

  趙雨冥思苦想了好一會兒,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頭來,高聲喊道:“有一個家伙,長得像電影《高山下的花環》里面的趙蒙生,對,就是那個家伙,我說怎么長得好眼熟……”

  岷山老母常年居于深山之中,哪里看過什么電影,趙雨這么說來,她頓時就有些懵,不知道那個趙蒙生到底長什么樣,旁邊的楊小懶口中卻念叨了起來:“趙蒙生?演員是……唐國強咯?哦,對了,那家伙長得確實有唐國強那小白臉的幾分韻味,如此說來——將你們兩個給綁住的,就是茅山首徒陳志程了!”

  “什么?茅山首徒?”旁人紛紛震驚,便連那神情倨傲的蘇公子臉色也微微一變,開口說道:“茅山真的來人了么?”

  茅山盛名,鼎鼎而立,眾人皆有些恐懼,雖說先前有徐淡定的出現,但是他畢竟不過是一長老之子,跟茅山首徒的代表意義,還是有著很大區別的,聽到楊小懶口中說出這“陳志程”三字,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了,楊小懶趕忙解釋道:“陳志程雖說是茅山首徒,但不過是個外門弟子,不得真傳的,現在給趕到了朝堂上面去,做了個小小的特勤組長,最近因為調查附近的孩童失蹤案,這才找上門來的,跟茅山倒沒太多的關系。”

  她這般解釋,旁人才松一口氣,一個茅山弟子,和整個茅山,這里面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瞧見周遭的人都松了一口氣,楊小懶卻成心讓他們坐過山車,又將昨夜在懸空閣樓上面對黃岐講的那一套說辭,再次給眾人說了起來。她執意想要將我給斬殺于此,于是便將我的功績給大肆宣揚了一番,有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所做的,但是卻將重瞳子、一字劍等人的作用給弱化掉,重點突出了我的作用,經過她的形容,我完全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殺人如麻的狂人。

  聽到我這般惡跡,旁人不但沒有生出同仇敵愾的情感來,反而有點被嚇唬到了,那顧奶奶低聲說道:“你講的這個人,我那天也曾經給老母匯報過了,真正兇悍的角色,只一劍,就破了我費盡心血煉制的紙將軍,太厲害了,能不惹,咱還是不惹為好。”

  周老七也疑惑了:“他既然是這樣的性子,那咱們干嘛不拉攏他一下呢,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有什么結是解不開的啊?”

  這你一言我一語,說得楊小懶的臉都黑了,沒想到不但沒有說服這些人將我給弄死,反而生出這么多的古怪來,她轉身朝岷山老母抱拳說道:“老母,此人不除,滄瀾道場一日沒有安寧,我懇請您老人家遣盡精兵,將這小子盡快給殺死了,要不然,我們終究會有一日都死在他的手里的。”

  她說得真切,岷山老母卻不動聲色地瞧向了旁邊的閻羅公子:“蘇公子,你的意見呢?”

  蘇公子英俊的臉上微微一笑,嘴角咧開:“比起那個什么茅山首徒陳志程,我更關心滄瀾道場到底有沒有暴露,倘若方位給泄露出去了,我還是勸老母你盡快搬家,要不然終日被騷擾,這事兒誰都受不了,你說是不是?”

  相比于楊小懶的請求,蘇公子說的這話兒才是正在點子上,這才是關乎生死存亡的大事,岷山老母走上前來,手一揮,趙中華便從地上徑直站了起來,這老婦人伸出手,抓在小破爛的脖子上面,然后寒聲說道:“回答我,打暈了他們兩個的,是不是你們?你們是不是已經知曉了我這滄瀾道場的位置了?”

  趙中華睜開腫得厲害的雙眼,看著面前這個黑屋縈繞的老母,艱難地說道:“沒有啊,我們只是覺得這兒可疑,上次有兄弟在這里被人襲擊,就過來盤查了,沒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洞天……”

  他咬死了這個說法,然而岷山老母都不肯相信,這時那閻羅公子卻一聲輕笑,插嘴說道:“想知道這小子到底是不是在撒謊,我倒是有一招可用。”

  他肯出手,岷山老母自然是順水推舟了,他將趙中華交給蘇公子,而自己則回身來到了躺在擔架上的黃岐身邊,查看了一番他身上的傷口——想知道結果,一來是從這個俘虜的嘴中盤問而出,另外一個,其實也可以將黃岐給喚醒,如此雙管齊下,反倒會變得甚是許多。她在檢查一陣之后,揮揮手,囑咐旁邊的張嬤嬤準備一些工具,當場救治起來。

  那邊不管,閻羅公子蘇劍飛則是將趙中華勸在一塊石頭上坐下,然后和顏悅色地說道:“小兄弟,出于個人角度來講呢,我對你的膽量,其實還是蠻欽佩的,能夠冒著生死,深入虎穴而來,當真是大英雄了;不過呢,這世間之事很復雜的,你年紀輕輕便喪命的話,很多美妙的事情,可就沒有機會嘗試了——據我觀察,你還是處男吧?”

  趙中華一愣,搞不清楚這人到底想要跟他談什么,半天才反應了一下:“啊?”

  蘇公子嘿嘿一笑,然后聳了聳肩膀,俊朗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來:“開個玩笑啦,事實上,我有一門搜魂術,可以讓你好好說實話,不過副作用比較多,輕則失憶,重則事后變成植物人,我看你年紀輕輕,也有一身修為,倘若是就這般躺在床上一生一世了,實在可惜,就忍不住勸勸你而已——真的,你不如考慮一下,說真話便好了,這樣大家都方便一點?”

  他雖然在笑,但言語之間卻頗多陰寒,連旁邊的岷山老母麾下數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趙中華哭喪著臉說道:“我講的都是實話啦,你們又不聽,我要是真的來過這里,早就帶著大部隊過來了,哪里還能讓你們在這里猖狂?媽的,要知道變成這樣,老子真的不應該過來……”

  他喃喃言語著,指望靠著可憐的演技過關,卻終究沒有過得了那蘇公子的眼睛,他回身跟岷山老母商量道:“老母,我得作法了,需要一個場所,你看?”

  岷山老母手上多了十幾根銀針,將黃岐扎成了刺猬,聽得此言,回手一指,對著那石臺之上說道:“若是作法,那兒最合適。”

  蘇公子點了點頭,昂首闊步地朝前走去,而自有人將趙中華拖向了石臺那兒,想到趙中華馬上就要給人當作案板上面的豬肉一般宰割,我豁然站了起來,而這時努爾卻一把抓著我的肩膀,臉色顯得異常的平靜:“志程,我來,一會兒我趁亂將小破爛帶走,你繼續潛伏在這里,見機不對,立刻逃走,不要與他們硬拼。”

  說完這話,容不得我拒絕,他便身子一矮,朝著外面躥了出去。

  努爾有殺威趕神棍,倒也是一個辦法,我不與他爭執,繼續回到窗邊,瞧見混亂的人群之中,末尾處突然多了一個黑影,跟著其中的一個家伙,且行且走,宛如影子。努爾此術了得,卻沒有人發現隊伍里突然多了一個人,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高臺之上,但見蘇公子將趙中華置于平臺中心,接著雙腳一跺,口中高呼道:“風來!”

  一股陰風平地吹起,無數猙獰扭曲的鬼臉浮現著空中,宛如萬鬼爭渡,恐怖非凡。

  果真不愧是陰魔之子。

  趙中華陷入絕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