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五章 好一個巫門棍郎

  蘇劍飛一出手,我便曉得他這閻羅公子的名氣當真不是白叫的,而岷山老母對這蘇公子的敬意,也并不僅僅只因為他老娘是陰魔的緣故,只見他雙手一招,立刻風起云涌,無數的黑霧怨靈便將整個平臺給遮掩住了,不過這滔天兇焰一起,那平臺之上并非沒有反應,巖洞之上轟隆隆,竟然睜開了一只眼睛來,凝視其中,而正在忙著給黃岐解毒的岷山老母揮手打出一記光華,這才將那石眼之怒給消解了去。

  蘇公子稍微一愣,這才曉得岷山老母的這滄瀾道場倒也另有玄機,不過他并不追究,而是將手舉過頭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骷髏來。

  不愧是“閻羅公子”,這手段,當真有些茅山鬼王梅浪的氣勢了。

  蘇公子將這黑霧翻滾、吞吐不定的巨大骷髏給高高舉起,然后寒聲問跪在跟前的趙中華道:“告訴我,陳志程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滄瀾道場的具體地址?說實話,不然這一下進去,你這輩子就不會再醒過來了!”

  趙中華那小年輕赤裸著上身,被五花大綁著跪倒在石臺之上,瞧見頭上這恐怖的氣勢,曉得這是那蘇公子故意擺出來嚇唬人用的,頓時就慌了神,一臉慌張地說道:“哥,大哥,我說的可都是真話,我哪里曉得你們這里別有洞天啊,就是徐淡定那家伙說這邊很可疑,讓我們沒事過來晃蕩一下,我要是知道撞到您,絕對不會聽那狗日的話……”

  他表面上慌里慌張,但卻滿嘴瞎話,倒也沒有變節的意思,蘇公子似乎被他給誆住了,愣了一下神,將那巨大的骷髏頭緩慢下移,寒聲說道:“小伙子,你高估了自己的演技,也低估了我的閱歷,你終究還是沒有說實話,這讓我很失望,親手毀了一個在修行上面很有前途的年輕人,這是一種罪過,我以前做得很多,現在良心發現了,卻沒想到,你終究還是不給我機會。既如此,那么我就……”

  他放下了一只手,搭在趙中華滿是傷痕的肩膀上,輕輕說道:“不客氣了!”

  這句話一說完,他那顯著的鷹鉤鼻也低些下來,張開的五指猛然一握,就朝著趙中華的腦袋灌注而去。

  所有人都仰首以待,等待著蘇公子施展著神奇的手段,讓趙中華開口,而就在此刻,卻有一道身影倏然而起,沖上了石臺,抱著五花大綁的趙中華,朝著另外一邊滾去。這事情發生得實在是太突然了,蘇公子攜千鈞之力,猛然而下,卻瞧見目標人物驟然滾落一旁,而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夠預定的,一時間也收不住勢,那被拉伸扭曲的骷髏頭轟然而下,直接撞擊到了石臺之上。

  這滄瀾道場倘若是古代巴人的遺跡,那么這石臺必然是祭祀之處,從剛才頭頂上那石壁裂開的眼睛,便能夠瞧得分明,上面也是有所禁制的,被蘇公子這么一撞,岷山老母也沒有反應過來,便猛然一震,一股巨大的力道傳遞而來,反倒是將蘇公子給震得跌落了臺下去。

  當瞧見風度翩翩的蘇公子滾落下來,所有人的腦子這才反應過來,開始想起了一個問題:我靠,剛才那個黑影子,到底是誰啊?

  最先反應過來的竟然是那個鞭打趙中華一夜的侏儒,他離得最近,雖說腿短胳膊小,但是卻敏感地想起了現在正好是自己大顯身手的時刻,從腰間掏出鞭子,使勁兒一揚,空中一個炸響,接著那鞭子綁住了石臺突出的一角,人便倏然而去,朝著石臺對面飛躍而去。侏儒天生矮小,因為旁人訝異的目光,大都不合群,不過這類人倘若是被逼到極致,修行起來都很恐怖——我迄今還記得當年在青城山腳下,從大胖子朱作良體內飛出的那個身影。

  這樣的家伙,自然是岷山老母麾下精英,他想搶個頭功,然而剛剛越到對面,陡然間卻伸出了一根棍子來,一棍朝天而起。

  這根凹凸不平的黃色舊木棍看著一點兒都不起眼,然而當它突兀出現,微微一震之時,那侏儒卻感到了一陣前所未有的恐懼,厲聲尖叫一翻,手中的長鞭一抖,人便落到了另外一邊去。然而就在他剛剛落定之時,一只血淋淋的手攀爬上了石臺,接著一個身影倏然而起,一把將這侏儒給撲在了地上。

  這人便是剛才被五花大綁、看著仿佛沒有反抗之力的趙中華,此刻的他剛剛被努爾給放了出來,滿腔怒火,瞧見這個對自己用盡鞭刑的侏儒,自然是毫不客氣,一雙手宛如鐵箍,將他的脖子死死掐著,一副討命鬼的模樣。

  趙中華雖說有一股子血勇之氣,但精力到底還是被耗損許多,而那侏儒也不是等閑之輩,小小的軀體里面仿佛蘊含著莫大的能量,拼命地掙扎著,隨時都有可能逃脫掌控,這情形一時形成膠著,然而岷山老母一方卻是反應過來,顧瞎子、周老七、溫駝子、顧奶奶等人都帶著其余人等相繼沖上了平臺,反而是岷山老母和楊小懶保持鎮定,冷眼瞧著這陡然而生的變故。

  “周子鍵……”

  “五哥……”

  來人紛紛喊著那侏儒的名字,想要上前來救,結果手提一根殺威趕神棍的努爾從臺下猛然沖將上來,兜頭便是給了最前面的那周老七一棍。這一棍勢如龍,攜著滄桑之氣,猛然而上,那周老七哪里能夠抵擋,橫臂來擋,結果一聲脆響,雖說他手上有那護臂,但是錚然的金屬聲響起之后,他卻如同一口布袋般從上而下的跌落了去。

  那“五哥”便是他所喊出來的,可見侏儒應該與他是兄弟關系,難怪沖得如此靠前,而努爾一棍在手,舞動如龍,竟然將那十多個沖上臺來的諸人都給擋在周圍,一番棍影而過,卻是又有兩人栽落到了臺下去。

  好一個巫門棍郎,棍掃八方,看得我熱血沸騰,恨不能也拔劍沖將上去,與他并肩而戰。

  這血翻涌,但理智告訴我終究是陷于敵營,但見在努爾的鎮場下,被那侏儒周子鍵折磨得有些脫力的趙中華最后終于將那家伙掐死,侏儒兩腿一蹬,不再動彈,而此時蘇公子、長袍神秘人以及岷山老母這邊的一大堆人,則都圍到了石臺跟前來,那岷山老母到底是一方梟雄,倏然而至,站在了努爾跟前,喝令眾人先停手,然后喊聲問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闖我滄瀾道場?”

  她麾下諸人將努爾和趙中華團團圍住,心中安定,正想探清楚這個突然出現的高手是什么來歷,卻沒想到努爾剛才之所以跟臺上這堆人應付,卻是在通過殺威趕神棍與某種靈物溝通,拖延時間,當岷山老母移步臺上來的時候,他手中的殺威趕神棍已然黃光大亮,俯身拉著有些虛脫的趙中華,努爾朝著岷山老母冷笑一聲,然后抬起棍子,朝著地上猛然一戳。

  轟!

  石臺猛地一震動,但見有光華從地上升起來,籠罩著他們兩人,接著那實物瞬間化作了虛影,消失于無形之中。

  當這幻影出現的那一霎那,幾乎所有人都忍耐不住地想要出手了,然而卻都落到了空處,努爾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段讓場中所有人都呆住了,足足過了好個呼吸之后,岷山老母這才抓狂地喊道:“人呢?媽的,人呢?”

  殺威趕神棍能夠依托所謂山神的媒介快速轉移,雖說這手段并不是無限使用的,但是只一下,便能夠讓所有人都傻眼,在罵了幾句臟話之后,岷山老母終于反應過來,抬起了頭,然后朝著頭頂上面喊了一聲古怪的咒文,突然間整個空間都是一震,從那石臺上面有一股力道朝著四周傳播而去,接著我瞧見空間陡然變得昏暗,炁場變動,仿佛變得封閉了起來。

  岷山老母居于此處,一來是得了巴人遺跡,二來恐怕是經營多年,已經將這兒打磨成了一處偌大的法陣道場了。

  只可惜她啟用得太晚了,此刻的努爾恐怕已經帶著趙中華跑出去了。

  不過這一點岷山老母并不知曉,而是對著周圍的手下厲聲吩咐道:“隱藏身形的小小遁術,就想在我這里放肆,簡直就是在找死,我啟動了滄瀾法陣,他們跑不了的,你們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出來。”

  那些人應諾,開始朝著四周散開,而盛怒的岷山老母氣沖沖地罵道:“剛才使棍的那個小子,有誰知道來歷么?”

  對我最為了解的楊小懶走上前來,回稟道:“那個人應該是陳志程從小的好兄弟,叫做梁努爾,外號好像叫做巫門棍郎,是苗疆三十六峒的苗人,最是神秘不過……”

  她給岷山老母和蘇公子等人講解起了努爾的情形,而我已然沒有辦法再打量那邊了,因為我瞧見那個顧瞎子已經帶著一票人馬,朝著我藏身的這一片屋子搜查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