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六章 割席斷交

  從窗口處瞧見顧瞎子帶著人搜了過來,我左右看了一下,腳一蹬,一個縱身就跳上了房梁上面去。

  早在努爾提出剛才的那個方案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到了自己的藏身之處。

  整個滄瀾道場其實是在一個古怪的天坑之中,這個地方能夠容納上千的人,我們所處的這片建筑群落卻好是無人居住的地區,我藏身于房梁之上,隱于黑暗之中,倘若不仔細,應該是找不到我的。這般算計著,我蹲身在角落,將呼吸均勻地控制住,盡量讓自己融入倒這個環境之中去,很快,我就聽到了腳步聲在屋子外面響了起來,接著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有人朝著這里面走了進來。

  為了避免太過敏感的家伙注意,我瞇上了眼睛,只用余光打量,瞧見有兩個家伙走進了我藏身的這個房間里來,打量了一番,然后朝著外面稟報道:“這里沒有。”

  因為岷山老母處于極度焦躁之中,他們也想趕快將那兩個逃走的家伙給找出來,所以檢查得也沒有多仔細,盡管有一個家伙下意識地掃量了一下房梁,但是卻并沒有注意到蹲在黑暗之中的我。他們出了門,然而卻給人攔住了,說話的是顧瞎子:“這邊沒有?你們有沒有好好檢查?”

  匯報的那個人很肯定地說道:“房間里空空如也,掃過去,一目了然,什么都瞧見了啊……”

  他這敷衍了事的態度讓顧瞎子十分不滿意,推了他一把,然后罵罵咧咧地走了進來:“就是你們這個鳥樣子,才讓人潛到眼皮子底下都沒有發現,我日你先人,就不能認真一點?你們曉不曉得,要是我們這里暴露了,你們這些龜兒子都得給老子搬家,拖家帶口,滾得遠遠的去……”

  顧瞎子平日里與人開玩笑慣了,那些人倒也不怕他,嘻嘻笑道:“搬家好啊,剛才那個高鼻梁的公子哥兒不是邪靈教的么?實在混不下去了,帶著我們這一堆人投奔邪靈教去,說不定能夠抱得上大腿,也好過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洞里過日子呀?”

  三人去而復返,顧瞎子在我身下轉悠了幾圈,一步一步地走到窗邊去,突然間,我的余光中,瞧見了他鼻子在微微動彈。

  我想到了小顏師妹送給我的那香囊。

  這味道雖說很淡,但是對于一個視力幾乎喪失的瞎子來說,卻像是黑暗中的指明燈,很容易就分辨出來的。就在這時,顧瞎子似乎有所察覺,腦袋上揚,朝著我藏身的房梁之上瞧了過來。我心中苦笑,原本想在這里能夠多拖一點時間,就拖一會兒,盡量等到援兵的到來,卻不曾想到這岷山老母麾下的奇人異士何其多也,這顧瞎子竟然能夠憑著微末不可聞的香味,就找到了我。

  而此刻,離努爾逃走還不到三分鐘。

  不過發現我,并不代表著是一件好事,顧瞎子在抬頭的那一刻,便已經預兆著他霉運臨身的到來,蓄勢以待的我像一只大鷹落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劍飛出,將那兩個跟班的脖子劃破,讓他們的呼喊聲叫不出來,而顧瞎子顯然要比他的手下反應迅速許多,拄在手里的拐杖就像一把長劍,朝著我這里刺來。

  魔劍與這精鐵拐杖交擊,發出了叮鈴鈴的響聲,我感受到了顧瞎子那堅定不移的反抗力度,也曉得悄無聲息地殺掉他,已經不可能完成。

  在出拐一擋之后,顧瞎子很聰明地沒有繼續與我過早,而是用身子將那窗口給撞開,接著向外面一躍而出,朝著還沒有散開的眾人高呼求救道:“這里有敵人,快來救我,快……”

  當他朝著石臺方向狂奔的時候,后背突然傳來一陣陰寒,接著火辣辣的劍傷蔓延到了脖子上,一種如潮水蔓延的無力感侵襲了全身,顧瞎子感覺眼前一黑,這一回可不是弱視的那種黑暗,而像是整個生命走到了尾聲時的那種痛苦,接著他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朝著石臺方向努力地伸出了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顧瞎子似乎看到了世界上最絢爛多彩的顏色。接著,就是黑暗的深淵……

  盡管已經掩蓋不了我暴露的事實,但是我依舊還是將發現我的顧瞎子給斬殺了,飲過血的魔劍一陣紅光彌漫,而我瞧了一眼還在高臺上面談論的岷山老母、蘇公子和楊小懶等人,毫不猶豫地朝著出口石階那里沖去。

  我見機不對,立刻想逃,然而這兒是對頭的老巢,哪里有這么好突圍,還沒有等我沖出十米,周圍一片呼喊聲,接著前方就圍堵上了至少二十人,此刻的我已然將長劍拔出,拖劍而從,但有擋者,一劍斬過去。

  這力道甚猛,前兩個被我一劍給劈飛,第三個給我猛力絞了一下,接著一劍將喉嚨抹了,抱著噴血的脖子跪倒在地。

  這一路沖鋒,當真是恣意妄然,然而在面對第四人的時候,我終于碰到了敵手,那長劍叮鈴而響,所有的攻擊卻是準確無比地被對方擋下,那力道雖說并不算強,但是也勉強抵住了我的沖勢,我定睛一瞧,卻是跟在蘇公子身邊的那個黑袍人,兩把繡春刀,布下了一張密密麻麻的網。

  我這邊一受阻,四周的攻擊便是連綿而來,我揮劍來擋,三兩下,突然頭頂上一陣旋風而落,當即施展那真武八卦劍,將周身布得嚴實,卻瞧見一道黑影劃過,卻是那岷山老母含怒出手,落在了我的前方。

  朝著出口的方向被堵,我也不想四面受敵,朝著旁邊飛走幾步,來到了一處天坑旁邊的山壁前,背靠著那結實的石壁,我將飲血寒光劍微微一抖,嗡嗡作響。

  我這邊做了防御姿態,周圍的人也忌憚我剛才暴起之時卷起的那一股恐怖旋風,將我團團圍住,一身黑袍的楊小懶越眾而出,仔細打量了一下我,失聲喊道:“陳志程?”

  這一聲充滿了驚惶和意外,以及沒緣由的怨恨,我一陣疾奔,呼吸略有些紊亂,一邊平復氣息,一邊沉聲說道:“好久不見了,小懶師姐。”

  我的目的是拖延時間,自然不會與她惡言惡語,不過我這稱呼顯然讓楊小懶有些不能接受,她驟然聽到,渾身一震,原本驚疑的臉上立刻變得無比堅定,然后寒聲說道:“你這個弒師的逆徒,別叫我小懶師姐,你不配!”

  她的痛罵并沒有讓我產生多少不快,面對著跟前不斷圍堵上來的人群,我橫劍而立,平靜地說道:“你可別這么說,這世間能夠稱得上我師父的,唯有茅山掌教真人陶晉鴻一人爾。至于楊二丑,呵呵,他不過就是想找一個魔鼎而已,不要說得自己有多發善心,也不要覺得為了生存而奮起反抗的我有多大逆不道,凡事有因必有果,當初倘若不是你們將我給綁架了,何至于生出這么多事端,楊二丑又何至于死?”

  我冷靜的反駁讓楊小懶抓狂了,她指著我痛罵道:“住口,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當初要不是我爹給你洗髓伐經,你能夠有今天?”

  這時岷山老母、蘇公子和其余高手已然呈扇形地將我給圍住,而我的頭上似乎也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天坑之上,七八米處,似乎也有人在那兒埋伏著,面對著這重重圍困,我臉上沒有露出一點兒驚惶來,淡然說道:“楊小懶,說了這么多,你不過就是后悔當初怎么沒有殺了我而已。你我有故,你曾欺辱于我,也曾交好于我,過往的點滴,我都將它當做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藏在心中,而你爹的死,終究不過是死在了自己的欲望里罷了……”

  這話兒說著,我伸出劍,在地上劃了一條線,然后說道:“時光匆匆去,過往不可追,我與你之間的昨日,便如這線的兩斷,從此之后,恩斷義絕。”

  割席斷交,我坦然面對,而楊小懶則激動得渾身顫抖,那一張衰老與年輕相沖突的恐怖臉孔不斷扭曲,眼睛卻像聚光燈一般地凝聚,當她抬起頭來的時候,已經充滿了森寒,厲聲叫道:“我要你死,去死!”

  她略微有些佝僂的身子陡然間往后一仰,身上竟然浮現出一頭蒼老的黑色人臉來,接著十來只手從她的身上長出來,并非實物,都是黑霧凝聚的靈物,將她一下子裝扮得如同人面蜘蛛一般。此刻的楊小懶雙目赤紅,頭上的帽子滑落下來,銀白色的頭發絲猛然一揚,我下意識地朝后退了一步,瞧見旁邊想要一齊沖上來的眾人卻被岷山老母揚起的手勢給阻止了。

  咦,這老巫婆是想讓我跟楊小懶單獨較量么?

  我瞧見不但岷山老母這邊沒有上前,就連那邪靈教的蘇公子和手持雙刀的蒙面黑衣都沒有行動,心中正是疑惑,卻見楊小懶的身子往后面退了一下,然后像一頭撲食的青蛙,朝著我這邊倏然撲來。

  我心中凜然,一劍刺去。

  疾!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