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七章 一人,戰八方

  楊小懶疾撲而來,驟發即至,我揮劍而就,準備刺向她的胸口,然而這女人的身子在空中竟然控制自如,陡然一沉,避開了我的劍勢,接著身上彌漫而出的那些黑色爪牙猛然探出,朝著我的身上刺來。

  她來得如此兇狠,我自然不會與她硬拼,朝著旁邊挪動幾步,瞧見楊小懶驟然撲倒了我剛才背靠貼身的墻面上,一瞬間,那凹凸不平的墻面上頓時就浮現出七八個冒著黑煙的空洞出來,卻是被她身上那七手八腳給悍然戳破了去的,著實有些讓人驚訝,這女人這些年來,卻是有了不小的進步,怪不得那岷山老母能夠接納于她,而且還依為臂膀。

  楊小懶一擊不成,卻也并不罷休,手往腰間一抹,竟然弄出了一根黑色長鞭來,這長鞭與尋常鞭子有許多不用,上面蠶絲透亮,里面似乎還有某種荒古遺種的筋骨之物,使勁兒往空中甩一個炸響,邊有滾滾雷音而來。

  我瞧見這長鞭并非邪物,隱隱之間還有雷霆正朔的道統,心中駭然,口中卻回道:“好你個楊小懶,你手上這鞭子,應該不是你的吧?”

  楊小懶一鞭在手,抖落一番,雷音炸響,卻是頗為得意,一邊纏戰而來,一邊得意說道:“這牧神鞭也是你茅山十寶之一,能驅亡靈惡鬼,趕遍天下間陰靈之物,你若是死在它的手下,豈不是因緣際會,死得其所?哈哈哈……”

  她厲聲狂笑,我則揮劍抵擋,口中大聲喊道:“好一個茅山十寶,這玩意想必是你那哥哥楊知修給你的吧?他倒也是好心機,竟然謀得這珍奇異寶,給了你這女子。真的不知道倘若被人知曉了,他在茅山上,可還混得下去么?楊小懶,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你哥在茅山前途大好,你莫要再與妖邪為伍了,到時候毀了他的前程,可就不妙!”

  聽到我提起了楊知修,楊小懶的鞭勢便攻得更疾了,一邊向前,一邊罵道:“別提那個沒良心的蠢貨,他的前途,關我屁事?當初要不是他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我爹怎么會走火入魔,怎么會一把年紀了還四處奔波,辛勞煉尸?”

  楊小懶雖得她哥護翼,但是怨念卻一直存在,這是她這類人的通病,別人越伸出援手,她便越覺得別人欠她的——不但別人欠她,全世界都欠她幾百塊錢。我曉得楊知修無法擾亂楊小懶的心神,一邊以真武八卦劍護住周圍,防備著岷山老母等人趁亂出手,一邊高聲喊道:“既然楊知修沒有被你看在眼里,那么黃鵬飛呢?就是拜入我師弟楊坤鵬門下的那孩子,你作惡的時候,就沒有想過他?”

  漫天鞭影一朝收,滿頭銀發、枯樹皮一般臉面的楊小懶驟然停了下來,死死地盯著持劍而立的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知道你在講什么嗎?”

  雖說以一個啥也不知曉的小屁孩來威脅他的母親,這并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為了拖延時間,我倒也沒有太大的心理壓力,見多了生死,我最終不過是一個實用主義者,瞧見楊小懶受到了影響,嘴角一咧,平靜地說道:“你看看,人終究還是有一些牽掛的,比如你,已然為人父母了,為何不給小孩做一些表率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要不然小鵬飛以后會很慘的……”

  楊小懶咬牙切齒地說道:“陳二蛋!你他媽的真的惹怒我了……”

  這話語仿佛是從地獄里面浮現出來的一般,森寒無比,她說得有多恨,便表明她對自己的孩子有多愛。這一份母親的情誼著實讓人感動,不過相比之下,她卻參與了拐賣幾百名兒童的案子,這內外之別,當真是讓人惡心。

  想到這里,我的心不由變得如鐵一般的硬,劍朝著遠處指去,也寒聲說道:“當我提到你兒子的時候,你終于憤怒了,但是當你們拐走這些孩子時,有沒有為他們的父母親人想過?當你殺害那弱小生命滋養身體時,有沒有為那支離破碎的家庭想過?楊小懶,作惡之途,你走得太遠了,別跟我扯幾把蛋,有什么罩杯,趕緊給我露出來!”

  “黑蓮業火!”

  憤怒到極點的楊小懶猛然一揮手,空中便有一朵幽幽綻放的黑色雪蓮陡然出現,臉盆一般大的花瓣上面有跳躍不定的火焰,充滿了恐怖的因果氣息,讓人畏懼,將此物作法而出,楊小懶的精氣神好像跌落了一個臺階,臉上卻驟然得意起來:“看到沒有,這是從天山神池宮求得的黑蓮業火,任何沾染塵世因果的家伙,一旦被這火焰給灼燒了,都死無葬身之地——桀桀桀,你死去吧,一死百了,就不會有人去傷害我的鵬飛了!”

  我瞧著頭頂這朵黑色雪蓮,心中莫名多了幾份恐懼,瞧見她猛然揮手前指,那玩意朝著我兜頭而來,也下不了死拼一場的勇氣,而是縱身一跳,借助著那劍的力量,直接騰身飛上了天坑之上。

  這天坑邊緣處埋伏著四五個家伙,都是岷山老母的手下,原本是想從后面飛身縱撲而下,卻不想到我竟然攀爬了上來,紛紛出手來襲,然而這些人哪里能夠是我的對手,我長劍一絞,手中兵器立刻跌落開去,而這時我已然感到身后一片冰寒與灼熱混合的氣息撲面而來,立刻錯身而過,然后直接揪住一人,朝著我身后甩飛而去。

  那黑蓮業火朝著我循跡而來,結果被我拋飛的人給擋住,它終究是死物,并不通靈,遇人即燒,火焰陡然飛騰而起。

  好一個黑蓮業火,我瞧見這人在那一瞬間就被那黑色給浸染,它并不是像火焰一樣,將人給燃燒了去,而是如同融進了黑墨水一般的水池,那人竟然就給黑蓮業火給分解了,接著整個人便僵直不動了,黑色彌漫全身。我嚇了一大跳,這所謂業火,其實是佛教說法,謂惡業害身如火,也通常說是地獄焚燒罪人之火,比凡間之火強上百倍,也痛苦百倍。

  這時楊小懶也從下方沖了上來,手掐法訣,繼續指揮那黑蓮業火來將我給點燃。

  我對如何壓制這業火并沒有太多的概念,不過卻也不著急,跟前還有幾個人,不慌不忙地擠入人群中,但凡有一大朵黑色雪蓮飄飛而來,便揪住一人上去抵擋,如此幾個起落,楊小懶催發而出的黑蓮業火皆找到了主人,不但沒有傷得我分毫,而且將自己的同伴給焚尸幾個。我這般的手段讓在上面埋伏我的人驚惶萬分,一開始還準備硬著頭皮與我戰一場,結果到了最后,心中惶恐,直接朝著下面跳下,跑開了去。

  我抵擋了幾回,大約摸清楚了這手段,在將最后一個沒有跳下天坑的家伙扔向黑蓮業火之后,腳尖一點,人低伏,便朝著楊小懶貼身而戰。

  楊小懶使的那鞭子有風雷之威,然而卻并不擅近戰,叮鈴當啷一陣激斗,她終究不如我這般在生死之間有那么多的經歷,一時也有些慌張,而我畢竟修為要高過她不少,倘若不是防備別人出手,我也不用費這么多的勁兒,一旦全神貫注,發了威,楊小懶便是步步而退,最后我鼓動風眼,一劍刺去,楊小懶左臂受傷,跌落了天坑之下去。

  不過她跌落下去,卻有人立刻沖上來將其扶起,一直未曾出手的岷山老母陡然飄飛于空,離我不遠不近,幽幽說道:“陳志程,你是怎么進來的?”

  面對著這樣的老牌大拿,我也未曾露怯,畢竟我的起點很高,手底下見過的高手也并不算少,坦然說道:“滄瀾道場嘛,黃岐說的咯,這個廢物嘴巴松得很,我隨便一問,他就交了底——我就奇怪了,這樣的人,你們到底是怎么收進來的,這么不嚴謹,就真的不怕死?”

  我這是在挑撥岷山老母跟楊小懶之間的關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心中警兆陡升,猛地一偏頭,卻見一根帶著黑氣的細劍從斜側里刺出,只取我的后腦勺。我心中驚魂,從天坑上面一躍而下,卻見那蘇公子出手偷襲不成,疾奔而下了來,而岷山老母也沒有再講規矩,手中一陣風,朝著我飛來——陡然間,七八個高手朝著我一齊圍攻,就準備將我給速戰而下。

  一瞬間就陷入了重圍,這是我想象中最壞的結果,當下也是將手中長劍猛揮,清池宮十三劍招中最犀利的一招“依然秋水長天”,陡然生出。

  眾人皆退,而我身上則多出了四五道細碎的傷口。

  身陷重圍。

  我平移到了靠近巖壁的位置,然后手摸向了懷里——能否茍延殘喘,堅持到我的兄弟們帶兵來援,就靠這同為茅山十寶的八卦異獸旗了!

  釘!

  乾為天,坤為地,巽為風,震為雷,坎為水,離為火,艮為山,兌為澤,且為我鎮住八方來客!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四十七章 一人,戰八方”

  1. 回復 2015/05/15

    陸左

    大師兄,放開黃鵬飛!讓我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