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八章 莫沖動,自己人

  與楊小懶手中的牧神鞭一樣,我這八卦異獸旗也名列茅山十寶之中,而且還是我師父親手交到我的手中,那鄭重其事的模樣,讓我認識到這玩意著實珍貴,面對著岷山老母與邪靈使者一眾人等的圍攻,我又不是像天下十大那般橫掃一切的卓絕人物,所以在一瞬間就反應過來,擲出此物,給陷入巨大危機的我拖一點兒時間。

  所謂法器,并不是說可以憑借著它橫行無忌,這玩意是有靈性的,只有等到使用者有駕馭能力的時候,才能夠將它的作用發揮到極致,倘若是能力不夠,更多的可能是小孩捧著寶物過集市,出來的時候,人被揍,物被偷。

  也會有法器并不認同擁有者的情況,在別人手中是神兵兇器,而在自己手上則是破爛一堆。

  我與八卦異獸旗的緣分起于下茅山時與師父的臨別所贈,來路清明,但是卻不能與這玩意有太多的共鳴,畢竟此物之前的主人便是我師父陶晉鴻,俗話說寶劍贈英雄,如此更替,那法器的意識中要說不憋屈,那絕對是假話,不過由于意識被壓制,卻也本本分分地發揮著它的作用,釘住四方八位之后,令旗之上描繪封印的八種異獸,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鰲,從中浮現而起,將眾人的攻擊都給擋了回去。

  然而雖說一一封擋,但是那八卦異獸旗諸般靈獸布下的炁墻卻轟然而動,肉眼并不能見聞,但是身處其中,意志鏈接法陣,便能夠感受到其中那恐怖的壓力,也曉得我所面對的這一群人,并非隨便可以應付的角色。

  在這些人群之中,最厲害的自然就是此間滄瀾道場的主人岷山老母,她先前讓客卿楊小懶與我單獨較量,一來是想要試一試我的底細,二來也是將此間道場的屏障給封鎖仔細,不可出現剛才那種烏龍,最后還有一點不足外人道的地方,那便是她與楊小懶之間雖說親密無間,很多事情都由著楊小懶來操作,但是近幾日那娘們終究表現得太過出位,喧賓奪主了,不敲打敲打,她都不知道這里面到底是誰頭兒了。

  然而她精打細算的小算盤卻似乎出現了一些差錯,雖說此刻的我并沒有逃走,但是弄出這么一個烏龜殼,著實讓人詫異。

  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這情況實在不是那么討人喜歡,于是岷山老母手指就像撥琴一般地揉動,一股又一股洶涌的氣息朝著這翻飛不定的八卦異獸陣中射來,雖說系數都被那些翻騰不已的八異獸給抵住,但是隨著時間延續,她對這法陣的掌握就越完善,信心也不由得油然而生起來。

  岷山老母不斷出擊,而另外一個麻煩人物卻是那個叫做蘇劍飛的家伙,這個有著鷹臉一般的男人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來,那是一把宛如西洋刺劍一樣的東西,劍柄微微一抖,前方的劍尖部分就小頻率地直抖,發出了嗡嗡的聲音來,這玩意看著似乎沒有什么威脅,然而他卻將這頻率把握地極其穩定,所有的顫抖都了然于心。

  通過這樣的頻率震動,蘇公子從中獲得了一種絕妙的力量,每一次刺劍而來,都比旁人有超出十倍的威脅。

  八卦異獸旗所蘊含的,只是一個防御和禁錮的法陣,那八種異獸只能被動的防御,并不能對攻擊自己的地方予以主動還擊,眼看著他們兩人越來越把握到這其中的變化和奧妙,我有些頭疼,不知道要不要主動出擊,要不然等到了時間的節點,法陣難以支撐的時候,恐怕就有些晚了。

  這玩意只是我與、蘇公子、岷山老母以及其余幾個次一級高手心中的體悟,而在旁人的眼中,卻是我將這令旗一布,穩穩當當地安居其中,而這些大佬傾盡力量,卻也難有成效,不由得一陣心驚,并沒有合圍的激動,反而憑空生出幾許擔憂和恐懼來。

  戰場紛亂,無數人傾盡全力,然而表象之下所隱藏的部分,沒有幾人能夠看透,但是我卻是越來越驚心,前番我曾經有經歷過這八卦異獸陣搖搖欲墜的情形,然而面對的是那巨穴深坑的非人生物,雖說力道勢猛,但終究腦子不夠,而此刻我所面對的,則是當今天下邪道之中一流的高手,無論是心智還是修為,都是堪稱卓絕之輩,瞧著那周遭傳來的那聲聲哀鳴,我便曉得這法陣撐不過十分鐘。

  我眉頭皺起,而岷山老母顯然不會給我喘息的機會,但見她試探結束了之后,飄身往后,大聲喝道:“都閃開!”

  這老婆子一言九鼎,哪有幾人敢不聽,一時間我周遭諸人都退開了一定的距離,這黑壓壓的人群往后,并沒有給我帶來太多的輕松感,反而是巨浪來襲之前的那種空虛,然后捏著長劍的手汗出如漿,心臟結實地跳個不停。

  岷山老母的手段并不是赤膊上前,而是將心神寄托在了頭頂之上的巖石去,一種讓人牙齒發酸的聲音出現,我們頭頂上的巖石突然裂開了一條縫來,接著里面有眼球一般的東西浮現。這玩意在剛才蘇公子飛身上來高臺之上的時候出現過一次,讓人驚悸,而此刻再次出現,顯然就是滄瀾道場的核心,恐怕也是古代巴人遺跡留下來的寶貝傳承。

  我能夠扛得過去么?

  就在我心中疑問生出的時候,八卦異獸旗之上突然一動,從那透明不可見的炁墻之中,浮現出了一個不屬于八異獸中任何一種的模樣來,這東西呈現人形,還沒有小白狐兒高,矮個兒大餅臉,一臉褶子肉,眼睛的亮光里透著一股猥瑣齷齪的勁兒,卻正是當初在黃河九曲天坑中被我強行鎮壓、納入八卦異獸旗中熔煉的石林陣靈。

  這玩意是當年蒙古薩滿斬殺無數奴隸的怨念,經過法陣凝練而成,上千年的陰風洗滌,再加上薩滿之意,讓它變成了藏在石林深處的蒙古西征秘寶守護陣靈,黃河石林魔蜥作亂,便是有它一份惡念,本來還想為所欲為,將我們那一對人馬給泯滅于此,結果被我算計了一番,最后竟然展現出了貪生怕死的習性,交代出了黑化夫人,茍延殘喘了下來。

  那是我受了重傷,事后又是忙亂,顧不上它,等到我想起來的時候,幾次召喚,卻不見此物蹤影,只以為它的意志被那混沌無序的異獸吞噬了,卻不料在這至關緊要的時候,它卻突然出現了來。

  這家伙,出來干嘛?

  我心中急躁,手中的魔劍自然是顫抖不已,蘊含著巨大的勁道,也散發出了很強大的壓力,那猥瑣老頭形象的陣靈一爬出來,頓時就嚇得渾身發抖,不過它卻還是強行壓住心中恐懼,朝著我喊道:“英雄,英雄小哥,莫沖動,自己人,嘿嘿,自己人。”

  這老頭兒長得十分猥瑣,在我心中劉老三已經夠猥瑣了,他媽的比劉老三還猥瑣十倍,此刻已是至關緊要的時分,頭頂上的那只石眼已然施加出了巨大的壓力來,法陣隨時都有可能奔潰,我哪里有閑情跟這家伙扯淡,長劍一指,寒聲喊道:“廢話少講,你要是準備搗亂,我一劍結果了你的性命,灰飛煙滅;要是扯淡,我一劍弄死你,不留渣渣——好了,有話快講,有屁快放!”

  “好!我跟你講,我茍活千年,對陣法之處略有心得,這令旗滅了,我死,不滅,我才有得活路——啊,別別別,我就是想說,要幫手不?”

  我滿身的兇煞之氣震得那猥瑣老頭一句囫圇話兒都沒有講出來,心中盤算的各種籌碼也沒有派上用場,講到最后,它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心中大喜,揚劍喊道:“你他媽這不是廢話么?當然要!趕緊,要怎么做?”

  我頭頂的那石眼已經盯上了我來,而岷山老母已然開始了癲狂的扶乩,似乎與那滄瀾道場的主體溝通到了最后關頭,我亟不可待,而這猥瑣老頭也被我手中魔劍嚇得心驚膽跳,哆嗦著嘴皮子說道:“那啥,咳咳,你將操控這八卦異獸旗的主動權交給我,挺好的法器,擱你手上就像小孩子玩刀,糟蹋了這好玩意兒……”

  一說到自己的擅長,那家伙似乎又有些趾高氣揚了起來,我顧不得它這語氣里的變化,一劍逼到了它額頭幾厘米處,寒聲質疑:“你確定不會將這法陣放開,將我弄死?”

  陣靈老頭被我這一下也給嚇了一跳,回過神來的時候,也發飆了,跳著腳罵道:“我艸你爺爺的,就好像你撐得住一樣?愛信不信,要死一起死!”

  它這一發飆,我反而確信了,左手一點額頭,念誦師父傳授的咒訣,將主動權交給了那猥瑣老頭,而就在這一剎那,岷山老母蓄勢已久的手段終于爆發,一股磅礴的力量從那石眼之中狂涌而出,朝著我這法陣轟然落下。

  我整個心靈就處于一種驚悸狀態,而這時卻聽到跟前的那猥瑣老頭厲聲喊道:“你娘咧,土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