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九章 不過是戰

  猥瑣陣靈一聲怒喝,卻見因為速度緩慢,僅在下方盤旋的那頭鱉靈猛然一抬頭,那又短又粗的腦袋朝著上方嗷嗷一叫,卻見一陣氣息爆炸而起,接著我瞧見它瞬間變大,巨大的鱉殼將整個八卦異獸陣給籠罩住,接著艮卦飛速附上,給這硬殼注入力量,而這邊剛剛一形成,那股從石眼之中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然傾瀉而下,砸落在了這虛擬的硬殼之上。

  一方是矛,一方為盾。

  轟、隆、隆!

  炸響一起,整個炁場便是一陣強烈晃動,我站立不穩,身子抖動,不過好歹沒有跌落在地,丟進面子。石眼和巨鱉,這雙方的較力并不是一瞬之間的,在一陣巨動之后,開始持續地僵持起來,就剛才的那個力道,倘若是我主持這八卦異獸陣,只怕已然破了,然而此刻的僵持卻讓我欣喜若狂,將魔劍給收了回來,朝著那猥瑣老頭喊道:“哎呀,哎呀,挺厲害的嘛你。”

  猥瑣陣靈雙手朝天舉起,努力地頂著那巨大的壓力,一點一點地往上,然后吹胡子瞪眼,得意地說道:“那當然,老子在玩這個的時候,你還在娘胎里面——哦,錯了,你娘都還沒有生出來呢。我跟你講,不是我吹,要是在我的地盤上,這些家伙,來一個滅一個,來一伙滅一伙,都不帶喘氣的……”

  這突然冒出來的猥瑣陣靈雖說本是不錯,但卻是個話癆,實在難以想象它以前是個什么模樣,不是怨靈聚集嗎,怎么回事啊這個樣子?

  祥林嫂附身么?

  我沒有再理會它,而是抬頭朝著外間瞧去,卻見那岷山老母渾身癲狂如瘋魔,身子不斷抖動,那麻衣飄飄,無數人應和,砸落在鱉殼上面的力道越發地沉重了。不過他們那邊雖是兇猛,但是更多的人臉上也浮現出了驚訝來,想不到我竟然這般難纏,連岷山老母結合滄瀾道場的力量,都打開不了局面。蘇公子也疑惑了,走到了受傷的楊小懶旁邊,似乎想要跟這娘子盤問點信息出來。

  一番僵持之后,那石眼之上傳遞過來的力量越來越大,眼看著這玩意又有些乏力了,我低頭朝那陣靈喊道:“扛不住了對不對,現在怎么辦?”

  陣靈老頭猛然將拳頭一收,厲聲喊道:“莫慌,兵走馬龍,左獅子,右麒麟,諸般兇手,出擊而上!”

  它竟然能夠指使這些僅僅只是防御的旗靈,主動出擊?

  我心中巨震,但見被陣靈老頭點了名的四頭異獸竟然也猛然一震,渾身撐大數倍,接著朝著那一股土黃色光華襲來的力道撕咬而去,瞧見那化形兇悍的模樣,讓我竟然生出了幾分錯覺來,感覺這些旗靈活生生的,就在眼前一般。陣靈老頭雙手在空中不斷點撥,調兵遣將,當真是厲害非凡,而此刻的我也已經身心給重新聚攏在了巔峰狀態,信心倍增,朝著它大聲喊道:“能撐多久?”

  陣靈老頭嘴一撇,朗聲說道:“若是在以前……”

  我長劍一指,大聲罵道:“廢話少說!”

  嘮叨的它立刻改了口:“不曉得,這道場之中凝聚的陣法力量遠遠超出了這旗子的承受能力,若是你,一分鐘都擋不住,而我也只是一個無家可歸的陣靈,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頂多就只能是十個你,而且還不能產生變故!”

  十個我,那也就是十分鐘咯?

  我心中歡喜,然而這時那蘇公子已然跟楊小懶交談完畢,手中的長劍一抖,竟然又朝著這邊沖了過來,這一回他手中的劍已然顫抖到了極致,一種高頻率的抖動竟然產生出一種撕裂空間的效果,那陣靈老頭瞧見了,朝著我厲聲喊道:“阻止他,不然咱們都要完蛋了!”

  他叫得驚悸,我也是沒有再猶豫,箭步朝前沖去,陣靈老頭手一撥,分開了法陣,我便如箭一般地與蘇公子撞到了一起。

  叮、叮、叮、叮!

  雙劍交擊,錚然的劍擊之聲不絕于耳,蘇公子并不介意與我短兵相接,他手中的刺劍宛如一條擇人而噬的毒蛇,舞弄出漫天星光來,卻藏匿在黑暗之后,等待著最后的一擊。我在短瞬之間,與蘇公子交手幾個回合,感覺此人的修為或許沒我堅實,但是劍走偏鋒,求得是一個“奇、險、快”,就是比一個反應速度,暴風驟雨,稍微一不留意,那刺劍就有可能將我的心臟給戳穿了去。

  跟這樣的對手交鋒,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而且還是在群雄環飼的情況下,不過好在此間最厲害的岷山老母已然入定扶乩,將心神灌注在了破陣之上,卻沒有時間糾纏于我。

  我和蘇公子劍來劍往,以快打快,每一秒都與死亡擦肩而過,那叫做一個“生死一瞬間”,有人想上前來相幫,有些實力的被幾劍逼開了去,而只能算是一般的投機分子就更加慘了,根本熬不住一劍,就將性命給送了,熱血飛揚,將場間的氣氛給推向了一個高潮。

  隨手殺人的并不僅僅只有深陷其中的我,蘇公子倘若是誤殺了同伴,也是一點不帶眨眼的,值此生死危機時刻,誰若是心存一絲不忍和良善,那便是自尋死路。

  他不會因為這些冒失的家伙與自己立場一致就會將劍勢收起一分,而我也不會留一分情面而輕手,而且為了不被眾人給圍住絞殺,我甚至還要貼身在旁,死死纏住蘇公子,不讓他有喘息之機,也不給旁人一點插入的空間。

  我這一番近乎搏命的攻勢給蘇公子強大的壓力,漸漸地他就有些扛不住了,不斷地向后退卻。

  不過他雖然有些呈現敗勢,但卻并不是推山而倒,倒也能夠維持場面,而就在這時,跟著蘇公子一起前來的那個蒙面黑衣人也見機插入其中,這人使雙刀,兩把繡春刀便如同一道刀叢,終于緩解了蘇公子的一口氣息。而這戰斗便是此消彼長,我這邊一受阻,對方就變得氣勢如虹起來,蘇公子換了一口氣,那劍法又凌厲了幾分,寒聲笑道:“陳志程,我也聽過你的名字,知曉你是當代道門的新生代人物之一,不過像你這樣的家伙,注定是給我們墊腳的貨色,哈哈哈……”

  那黑衣蒙面人將我后路攔住,他疾出幾劍,封住我的前方,笑聲中,猛然一劍,朝著我的心窩刺來。

  他這一劍是必殺之技,然而我卻在此刻將深淵三法之風眼陡然運起,那劍尖朝著旁邊滑動幾分,而我則堪堪避過,瞧見這一劍卻是朝著我身后的那黑衣蒙面人刺去。對于別人,殺了也就殺了,根本沒有一點負擔,然而對于這個黑衣蒙面人,蘇公子終究沒有這么沖動,握劍的手猛然一頓,強行將這劍勢給中斷了去,結果不但自己受到了內傷不說,也一劍將那蒙面人的面罩給絞了個粉碎。

  那黑色面罩化作碎布紛飛,我瞧到了一抹驚心動魄的白嫩,才知道這個刀法厲害的家伙,卻是一個有著精致容顏的美女。

  即使是美女,也是兇猛非常,我一招風眼得手,卻沒想到那女人竟然不顧剛剛從鬼門關前走過的驚險刺激,一對繡春刀化作了滾球,朝著我連綿而來,我不斷閃避,那蘇公子也在吐了一口血之后,惡上心頭,手中的刺劍也更加急迫了。再次之后我又使用了幾次風眼,前兩次都占了點小便宜,有驚無險地避開了去,還傷了那繡春刀美女一記,但是第三下的時候就被那蘇公子給識破了,反而更加兇悍起來。

  這風眼只不過是順勢而為,講究的就是一個突然,倘若有意為之,對方又有防范的話,就變成雞肋,眼瞧著那蘇公子刺劍凌厲,又不斷地結咒,準備巫法之時,我心中也有些急躁起來,想著返回陣中,暫且歇一口氣,而就在此時,只見一個白色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人群之中,而就在蘇公子和繡春刀全力施為之時,突然騰身跳到了半空之上去。

  正在全力出擊的蘇公子和繡春刀美女在那一霎那,都感覺到身后傳來了一股濃烈的敵意。

  高手從來都會留有一分力,就在我一劍攔住兩人之時,蘇公子和那長得極美的婆娘也暮然回首,瞧見空中砸落了一個小女孩下來,隱約中有三條巨尾,朝著兩人的身后橫掃而來。這力道甚大,他們都避之不及,直接朝著地上滾落而去,堪堪避開了這驟然的暴起,再次爬了起來的時候,卻瞧見站在我跟前的,竟然是一個不到十歲、容貌狐媚精致的美少女。

  蘇公子激烈起伏的胸腔里面,一顆心臟砰然挑動,使勁兒吸了一口氣,然后朝著旁邊喊道:“靠,這滄瀾道場到底是你們家,還是別人家啊,怎么這厲害的對頭一個一個地,都冒出來了?沒人管么?”

  蘇公子顯得十分悲憤,而旁邊認識小白狐兒的人卻已經驚得說不出了話,過了好幾秒,那張嬤嬤才苦笑著說道:“額的個神咧,這都是些個什么祖宗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