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二章 一棍捅破天

  對于這粉嫩嫩的小姑娘,岷山老母是寄托了太多的希望,滿門心思就想著能夠將她當作自己的真傳弟子、衣缽傳人,卻沒想到頭來,這小姑娘竟然是只披著羊皮的大灰狼,根本不用她的教誨,便已經足夠讓人恐懼,麻煩不已。

  我能夠理解岷山老母的心情,其實修行路上,師徒的緣分是很重要的,并非人人都能夠踏上這一條路,也并非人人都有修行的根骨,能夠找到一個如意的弟子,傳承衣缽,這是一件讓人羨慕的事情,而這般的好事突然就變成了鏡花水月不說,而且還是仇敵,最可惡的是,她偏偏沒有瞧出來,這怎么能夠讓自負的岷山老母釋懷呢?

  岷山老母對小白狐兒恨之入骨,然而那小美女卻并不自知,而是攔在了她的跟前,大聲喊道:“哥哥,我攔住了這老巫婆,不讓她像老鼠一樣,鉆來鉆去了。”

  她根本就沒有理會岷山老母的問話,視之為無物,這簡直就讓岷山老母抓了狂,當下也是一陣厲嘯,聲音直沖云霄之上,接著有簌簌的巖石掉落下來,而這時的她已經是怒火中燒,飛身而下,朝著前面擋路的小白狐兒橫撲而來。

  岷山老母攜著盛怒而來,卻沒想到小白狐兒藝高人膽大,根本就不閃不必,而是直接伸出了白生生的小手,與她擋去。兩者交擊,錯肩而過,小白狐兒固然是被那老婆子一掌弄得犯下了房子,而我卻也和努爾將她給圍住,不讓她再有時間逃避。我的劍,努爾的棍,還有自小就培養而成的默契,兩人一旦施展開來,那當真是宛如綿綿密網一般,即便如岷山老母,也不得不強打著精神,與我們周旋。

  這老婆子一旦認真起來,著實還有些恐怖,她手中的龍形木杖舞動如風,往前猛然一砸之間,竟然有嬰孩所特有的啼哭之聲,我揮劍去擋,感覺劍身陡然沉了幾分,上面有陰氣停滯。

  我的飲血寒光劍本身就是從極陰之處凝練而成,對于此類靈物最是敏感,也有一種威煞的效果,結果此刻卻宛如攪到了瀝青之中一般,而且這種聲音也極具魅惑性,讓人心中生出幾分不忍來,仿佛前方有嬰兒一般,那凌厲的劍勢也停滯了下來。瞧見那岷山老母一招招沉重的手段,我心中一凜,曉得這橫行江湖幾十年、獨霸一方的角色當真是不好惹,手段層出不起。

  不過倘若不能將岷山老母給制住,恐怕這番行動就要被翻盤了,我一想到這里,便將手中的魔劍猛然一震,飛身退下,然后朝著旁邊一個與張世界交手格斗的家伙脖子上面斬去。

  那家伙也是一個十分不錯的強人,與張世界都斗得有聲有色,你來我往之間,竟然不占劣勢,卻沒想到身后的屋子上面竟然跳下一個人來,抬手就是一劍,反應不及,結果腦袋就給我一劍斬了下來。我這一劍下去,頭顱飛揚,滿腔熱血頓時憑空噴出,大部分都灑落半空,而還有一部分,則被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給吸進了劍身去。

  一劍斬殺,那飽飲鮮血的魔劍頓時變得鋒寒幾分,當我感覺到劍身上面傳遞而來的力量時,腳尖一點,再次沖上了屋頂,瞧見小白狐兒與努爾正在與那老婆子糾纏,努爾憑著一根長棍抵住了岷山老母瘋狂的進攻,不過瞧見他步步后退,腳下的屋頂成蛛網狀的碎裂開去,便曉得努爾對上岷山老母,也不能占得上風。

  岷山老母,是此間最厲害的人物,不過卻阻擋不了我那顆熊熊燃燒怒火的心,提著飽飲鮮血的魔劍,再次上前,一劍刺向了那老婆子的身后。

  似乎身后有眼,正在與努爾纏斗的岷山老母順暢自如的回手一杖,正好砸中了我的劍尖。

  她這一招拿捏得十分精準,不但能夠將我的劍勢給阻擋,而且還能夠將這力量給帶到另外一邊去,依托著這一招,還能夠將努爾的攻擊連消帶打,化解于無形。這算盤打得極妙,不過卻算錯了一點,那就是我這一回卻是將魔劍的特質給發揮到了極致,飽飲鮮血之后,陡然鋒利許多,龍形木杖擊打上去,并不能將這劍鋒壓低幾分,反而是被這犀利一下,將整體的防御給撕裂開來。

  我感覺先前堅固若城墻的防線被犀利撕開,一劍直入其中,卻已然刺到了岷山老母的跟前來,她這時才曉得了其中的不妙之處,下意識地回手來擋,雖說她的左胳膊堅固如枯木,但是我微微一絞,卻是將她的胳膊刮出幾許淋漓鮮血出來。

  終于,見了血。

  我心中稍微輕松一點,然而受了傷之后的岷山老母卻突然如野獸一般地叫了起來,腳尖輕點,騰空上天,我們頭頂上面的那只石眼竟然再次睜開,然后射下了一道土黃色的光芒,降臨到了岷山老母的身子上面去。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聽到下面岷山老母的手下在大喊:“老母顯圣了,老母要顯圣了,你們這些家伙,都得死!”

  顯圣?

  我心中一寒,大聲喊道:“不可!”

  隨著我的吩咐一出,最先出手的是努爾,但見他將手中的趕神殺威棍猛然一抖,接著朝那半空中接受力量、引神入體的岷山老母厲聲叫道:“薩姆呀個薩姆布臺,破呀!”

  一棍朝前,那上面天然而成的諸般浮雕符文仿佛活過來了一般,接著頂端有那宛如天雷轟擊,山岳倒塌一般的氣勢,從棍尖之上,瘋狂陡然涌出了一大團黑色罡氣來。這罡氣在一瞬間便化了形,成了一條長著翅膀的巨蛇,十幾米長,張開獠牙大嘴,朝著空中的岷山老母撲去。這一招乃棍子本身所蘊含的靈魄出擊,當年使出來的時候,震撼天地,而此刻更是恐怖,那岷山老母原本還在引神入體,此刻到了一半,卻不得不橫棍來擋。

  轟!

  岷山老母被這巨大翼蛇給撲中了,那擬形的巨嘴大得幾乎能夠將她給吞下,不過她終究還是半神入身的大拿,手中的那龍形木杖擋住了第一擊,而后更是將手中木棍陡然旋轉起來,死死頂住了這擎天一擊。岷山老母的身子在往后面飄動,一步一步地移,而山頂之上的石眼也施加出了巨大的力量來,使得她能夠將這趕神殺威棍最恐怖的一招給死死抵擋。

  眼看著那條憑空而出,幾十米長的巨大翼蛇在僵持間又逐漸消泯于無形,我顧不得照看略有些脫力的努爾,一個縱身飛躍,將半空中的岷山老母給猛然拽住,朝著下方拖去。

  我利用自己的重力勢能將其往下拉,而岷山老母在自己的老巢之中,卻有著超乎常人的力量,竟然朝著上空飄去,兩者一下一上,竟然也僵持不已,不過這時小白狐兒又是及時趕到,先是破開了岷山老母揮手打來的幾記勁風,接著身子一伏,從她的屁股蛋兒那邊又飛來三根巨大的毛絨尾巴,朝著岷山老母急速拍來。

  岷山老母前有那恐怖翼蛇,下方又有我使勁兒拽落,小白狐兒這一招卻也無法再避擋,給抽了個結實。

  小白狐兒這一招有多厲害,我不知道,卻瞧見過一根巨大石柱給生生抽垮的場景,岷山老母雖說引神入了體,但終究還是人體,遠遠不如那石林堅固,給猛然一抽,人便朝著遠處的石臺那邊砸落而去。我緊緊抓著她的腳踝,自然也是隨著這股勁道朝那邊跌落,不過相比于她,我顯然更多了一些反應時間,在即將落地的一剎那,我舉劍,一劍便將岷山老母的左腿給削了下來。

  這一劍擦過了岷山老母的膝蓋上方幾寸處,雖說經過飲血寒光劍抹過的傷口不容易淌血,但終究還是傷了動脈,血也一下就飚射出來。

  僅僅在一瞬之間,岷山老母就已然處于劣勢,場中的有心人瞧見了,自然是驚詫萬分,曉得自己的靠山都倒了下來,不由得扭頭就走,想要找一條生路去。而我與岷山老母一同跌落下來,此刻的她整個人都被一股強悍而兇惡的意志降臨,死死瞪著我一樣,厲聲叫道:“死,死,我要你們都給我通通死掉!”

  這話說著,粗聲粗氣,與她那陰柔狠厲的語調又有幾分不同,而這時她的身體則像僵尸一般,直挺挺地豎直起來,然后朝著我撲來。

  我瞧著驚悸,朝著旁邊一躲,還沒有回過神來,趕忙又朝著旁邊躲開了去,結果原來站立的地方,竟然砸落了一塊齊人高的巖石來,碎裂的石子四處飛濺。不過岷山老母發威的時間也走到了盡頭,努爾一招完了之后,極盡全力從屋頂騰空而下,然后借著這沖勢,照著小白狐兒剛剛用那罡氣三尾抽中的位置,猛然一捅。

  在接觸的一瞬間,努爾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然而他卻當作不知曉,猛然再一用力。

  噗!

  那棍尖竟然穿透了岷山老母的身子,出現在了她的小腹處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