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三章 圖窮匕見

  從我這個角度看來,岷山老母就像一只被串起來的烤雞,然而就她本人而言,卻實在是難以想象修為完全在我們所有人之上的她,就這樣簡單的死在了我們手上,劇烈的疼痛和潮水一般退去的神念使得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但是不甘卻涌上了心頭來,她奮力地掙扎著,卻并不能夠擺脫努爾手中的棍子,當她正確面對這一個事實的時候,只有無奈地朝我問道:“為什么?”

  這一句詰問讓我無從回答,她想知道什么,是我們三人為何能夠誅殺于她,還是為何要對她斬盡殺絕,又或者別的原因?

  在沉默了兩三秒鐘,這時的我才開口說道:“有能力,不行善,而選擇了作惡,并不是沒有人管的。很遺憾地告訴你,我們就是這樣的人,當你覺得可以為所欲為而逍遙法外的時候,我們就會出現,將你狂妄的美夢打碎,然后告訴你,倘若你在這世間沒有一點兒敬畏之心的話,那么也就是你即將不存在于這世界的前奏了……”

  岷山老母臉上松弛的肌肉扭曲著,從嗓子眼里面迸出幾個字來:“你們會后悔的,一定會……”

  這狠話還沒有撂完,我已經一劍揮下,將她的頭顱給斬了下來,然后面對著滾落地上的腦袋,以及那具無頭尸體,還有停止運轉的道場炁場,我長長吸了一口帶著血腥氣息的冷空氣,平靜地說道:“后悔么?你當真以為憑著生命盡頭最后的一點努力,能夠讓這道場崩塌,與我們所有人同歸于盡么?哦,你或許還有這樣的能力,但是我不會給你機會。”

  岷山老母被我梟首而亡,一代霸主身死魂消,所有的丑惡與仇恨都隨風而去,努爾將腳抵在她的尸身之上,然后將長棍緩緩地拔了出來。

  這一過程十分緩慢,仿佛比捅入她體內更加困難,一點一點,努爾拔得十分認真,仿佛在進行著一種儀式,而我則沒有這么輕松,回首四顧,發現岷山老母的死亡,給予她麾下諸人的打擊是最為沉重的,當被視為靠山的岷山老母頭顱滾地的那一剎那,超過六成以上的人都下意識地開始四散而逃,有的朝著庭院屋子那兒跑去,有的則朝著臺階那兒沖了過去。

  朝道場里面沖過去的人,沒有辦法阻攔,而臺階之上則站著修行橫練功夫的張良馗、張良旭兄弟,這兩人一旦將勁氣灌注全身,就宛如人形金剛一般,基本上算是一夫當關,萬夫莫摧,罕有能夠沖出他們兩人的防線。

  而即便是沖出去,那又如何?

  雖說在道場的洞口之外,只有趙中華和林豪在,但是旁邊卻還有一堆拿著槍火的警察和軍人,倘若我們這些人全軍覆沒,這些人即便是有著現代兵器,恐怕也不是岷山老母一行人的對手,而在高端力量上面不再占有優勢,尋常的家伙倘若是拒捕,彈雨灑落,也不可能存活下來,這樣的情況,恐怕是那些自以為逃脫生天的家伙所不能想到的。

  我開始打量重點人物,首先去關注那個來自邪靈教的蘇公子,然而朝著徐淡定那邊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鷹臉男人已然不見了蹤影,跟我這師弟糾纏的,卻是那個手持兩把繡春刀的白膚美女姜夢玉。

  那女人不及徐淡定許多,但是用的卻是兩敗俱傷的打法,瘋狂如護蛋的母雞,徐淡定一時半會也勝不得她,唯有與其糾纏,我剛剛斬殺了岷山老母的腦袋,手中長劍紅光四溢,不停地顫動,已然是攀升到了最高的氣勢,接著我一點兒猶豫都沒有,吩咐努爾和小白狐兒各尋目標,而我則將岷山老母的頭顱給撿了起來,高高舉起,大聲喊道:“岷山老母已死,眾人退卻,降者免死!”

  我一邊喊,一邊提劍朝著雙刀女那邊沖來,路上自然瞧見幾個不開眼的家伙在與一組成員節節抵抗,我便順手一劍遞了過去,那人根本就擋不住我這氣焰囂張到了極致的魔劍,連著自己來擋的武器,被我一劍給連人帶刀斬成了兩截,血光飛舞之間,我感覺自己的心中一陣燥熱,仿佛很享受這種血肉橫飛的場景,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親切,那股濃烈的殺意凜然而生,透體而出,卻是將另外幾個嚇得屁滾尿流,趕忙跑開。

  盡管隔著老遠,但是我一路殺來,基本上沒有一合之將,沖到了跟前來,一劍朝著那姜夢玉劈去。

  她橫劍來擋,雖說止不住劍勢,往后退了兩步,卻是第一個將我給阻擋住的人。

  我一劍未得手,朝著旁邊的徐淡定高聲問道:“怎么跟一娘們較勁起來,那鷹鉤鼻男人呢,跑哪兒去了?”

  徐淡定一邊出劍,一邊苦笑道:“你當我想啊,什么閻羅公子,根本就是一個軟蛋,瞧見形勢不對,轉身就逃,我想去追,結果這瘋女人自己頂了上來,說要掩護他離開。奇葩的地方在于,這么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過來擋劍,那男人居然一點兒血性都沒有,頭也不回地就溜走了——你說說,這種人一會兒抓到了,是不是得先檢查一下他胯下,到底有沒有蛋蛋啊?”

  徐淡定這人的修為特點就是一個急緩有度,張弛有道,連綿不絕的攻勢讓那雙刀女姜夢玉根本就逃不開半分,我聽他這般說完,點了點頭,然后說道:“那人不急,先將這小娘子給生擒了,細皮嫩肉的,估計熬不住刑……”

  我們兩個說得粗俗,那姜夢玉啐了一口,恨聲說道:“你們兩個朝廷的鷹犬走狗,還真的以為別人都跟你們一樣軟骨頭?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們任何事情的……啊,唔……”

  她話還沒說完,我這清池宮十三劍招中最激烈的“依然秋水長天”陡然而出,劍與刀激烈碰撞,上面灌注的力道大得出乎想象,雙刀女接了兩招,頓時就感覺雙手發麻,忍不住喊了兩句,結果很快就被我絞飛了一把繡春刀。我這邊猛然發力,徐淡定卻也不甘示弱,他與這女人交手也久了,趁著慌張應付攻勢的姜夢玉,他從斜側而出,口中持咒,猛然一震,一股黑影便朝著那女子的雙腳之下抓去。

  當不斷移動身位的姜夢玉感覺腳下一滯的時候,卻已經是來不及了,揮刀擋住我的一劍襲來,卻沒想到徐淡定已經從身后插入,雙手扣在了她的咯吱窩下面,猛然點在胸口旁側,頓時感覺渾身僵直,接著我這邊生出了左手,化拳為掌,重重地劈在了脖頸之上。

  世界一片黑暗。

  雙刀女姜夢玉眼睛眨了一眨,接著轟然倒下。這是個重要角色,我吩咐徐淡定將人看好,然后朝著另外一邊飛身走去,瞧見師弟張大明白捂著小腹,正與一光頭高手戰得激烈,上前相幫,一劍應下之后,我看到他手上的鮮血,皺眉問道:“怎么回事?”

  張大明白緩過一口氣來,從懷中掏出一根白色帶子,接著將衣服掀起,露出了腹部來,上面有一個嬰兒嘴唇一般的傷口,因為他自己控制肌肉,故而鮮血不再流。張大明白自己將傷口包扎好,然后才回答我道:“剛才被一個躺在地上的家伙伏擊,受了點傷。本來想報仇的,結果那人被一個長著陰陽臉的老太婆給救走了——不過也沒事,那男的受了我一記烈陽掌,陽毒加身,不死也夠嗆。”

  這家伙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我曉得他那烈陽掌傳承至他師父茅同真的獨門絕學,最是厲害,倘若中者,肚子里面好似煮火鍋,即便是能夠活下來,也是生不如死。

  偷襲他的那個人,應該是黃岐吧,如此說來,楊小懶也跑了?

  他們跑哪兒去了?

  就在我想著這事兒的時候,突然間聽到努爾一聲悶雷般的怒喝:“放開孩子!”

  努爾本身是個啞巴,平日里慣用腹語,而這一聲如雷,卻是動了真怒,我轉頭過去,只見隨著各大頭目的逃散,盡管這天坑里面的敵人超過了一百多兩百人,但是都不足為懼,四散而逃,十分混亂,而在遠處的宿舍區,卻瞧見那張嬤嬤協調顧奶奶,以及拐走小白狐兒的張二姐等人,竟然將留在道場之中的一眾孩子給驅趕了出來,然后藏身其中,手中利器比住了這些孩子,正在與努爾對峙呢。

  雖說先前有想過這些畜生會利用孩子來做文章,但是我們此番進到道場之中的特勤一組,一人得應付十倍于己的敵人,到底還是人手太少,故而陷入了這被脅迫的境地,我瞧見努爾、張勵耘、張世界、以及橫練張家兩兄弟正在與這一伙人對峙,心中一動,將身子一矮,朝著旁邊的建筑陰影摸了過去。

  我快速地在黑暗中潛行,聽到努爾在與這群瘋子談判,到了最近的屋子里,一躍而起,瞧見小白狐兒從另外一邊也跳了上來。

  而當我抬頭遠望的時候,瞧見道場口子出的臺階上,林豪和陪同我們的刑警副隊長肖異也帶人摸了進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