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六章 師門

  宜昌西陵峽兒童頻頻失蹤案在滄瀾道場一戰之后,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主要頭目或死、或落網,使得案情出現了很大的推動,在經過盤點之后,失蹤的孩子里面,有三分之二的不在其中。在將重要嫌犯押解回城之后,我們重新返回滄瀾道場,在所謂的地牢里面發現了三個死人坑,經過審問,至少有四十多名孩童被殺害后扔置在這里,還有大量的孩童被一個叫做喬二爺的家伙控制著,在外面從事偷竊、祈禱活動。

  孩童失蹤案的告破,這消息已然傳了出去,相關的協助調查活動也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當中,附近的省市立即開展了大范圍城市流浪兒童的救助活動,根據相關案犯的供述,已經找回了大部分的孩童,不過為首的喬老二以及幾個骨干分子卻聞風而逃,不知了蹤影。

  這件案子一直拖到了六月末,喬老二手下的陳志海和童越、童絨兩兄妹以及其控制的乞討偷盜團伙的落網,才宣示著最終的告破。

  此番雖說有一部分的主要分子還在繼續逃亡之中,不過因為岷山老母的死亡以及顧奶奶等人的落網,以及大量孩童的救出,使得我們總算是將這任務給完成了,不過后續的相關情況還需要繼續審定,比如邪靈臥底谷雨、信使姜夢玉的審問,以及被拐賣孩童的辨識,都需要許多繁瑣的工作要做,我們一直拖到了七月份,才總算是有一個差不多的結論,將這件案子移交給鄂北省的有關部門,才終于能夠返回京城。

  西陵峽大規模孩童失蹤案是特勤一組建立以來,第一次件獨立完成的大型案子,先前的石林魔蜥、滇南魅魔以及京都日本客人失蹤案,都不過是試手而已,特勤一組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迅速結案,并且解救出大量的被拐孩童,讓上級的領導部門面子大漲,返回京都之后,又給我們舉辦了慶功會,還給所有人放了半個月的假期。

  不過即便是給放了假,但是我也不可能閑著,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獨立的案件,恰恰相反,經過審問,岷山老母盤踞西陵峽這么幾年,是得到過西川一個叫做鬼面袍哥會的支援,而據說她之所以東遷而來,則是受到過楊小懶的鼓動,與此同時,岷山老母還跟臭名昭著的邪靈教還有勾結。

  而據我所知,滇南魅魔與先前在京都攪風攪雨的老鼠會,都跟那個邪靈教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被生俘的谷雨至今未曾蘇醒,我聽努爾告訴我,說他是出于意識自我保護,曉得此刻的情況對他非常不利,故而更愿意沉睡不起,而姜夢玉那個使雙刀的小美妞則有著很強的意志,防范極強,即便是我們對她用上了手段,也難以撬開她的嘴巴,最后都只有將他們送往了白城子。

  楊小懶的事情,我曾經找過在政研室里面當副主任的楊師叔進行過溝通,他告訴我,說小懶生產之后,早就離開了茅山,至于她最后到了哪里,這事兒他可管不著——也不是不管,既然她犯下了這等罪惡,若是曉得消息,他自然會親自前往,清理門戶的。

  他一副將自己撇得干凈的模樣,讓我沒有辦法再多問什么,雖然我曉得他與楊小懶這妹妹之間,并不可能這么冰冷,要不然當初也不會親自前往金陵,將集云社大檔頭朱建龍給誅殺掉,把楊小懶親自帶回茅山中去。

  楊知修是我的師叔,我無法問責許多,準備寫信回山,給師父說明一切,然而想了一下,書信終究不如見面解釋清楚,正好徐淡定受傷之后回山休養,差不多恢復了,我決定趁機給自己休一個假,然后將徐淡定給接出來。

  此番回山,就我一人,小白狐兒最粘我,但是因為身份關系,對茅山卻出奇地發憷,寧愿拉著林豪和趙中華兩人去西郊基地進行魔鬼訓練,也不愿意跟那些“臭道士”相見。

  九十年代初,京都到金陵的航班并不算多,不過身為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我還是能夠弄到一個位置的,回茅山之前,自然得去句容蕭家拜訪一下的,雖說我用的是蕭大炮的借口,但是蕭家老爺子和其余人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對我怪客氣的,讓我感覺有些不自在。離開時,我自然充當了信使的角色,給小顏師妹和小師弟蕭克明帶了些信和土特產。

  除了聯絡感情之外,這個才是我到蕭家最主要的目的,要不然我還真的找不到約小顏師妹見面的借口。

  一路步行上茅山,到時已是黃昏,看守山門的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名長老,而是烈陽真人茅同真師叔,他的性子有些內向,也不與我多言,等我進了茅山宗,路上瞧見一個相熟的師弟,在他與我見禮過后,詢問了一番,才曉得原先的那名長老去了后山苦修,而楊知修師叔已經遞補進了茅山十大長老的位子里面。

  這是茅山長老團的決議,即便是我師父,也沒有辦法拒絕,我心中隱隱感覺楊師叔并非良人,但是卻也曉得他在一眾同門心中的地位也是頗高的,甚至還有人認為要是沒有我師父陶晉鴻,楊知修師叔恐怕能夠坐得上掌教真人這個位置。

  畢竟他是前代掌教虛清真人最喜愛的小弟子。

  楊知修師叔的修為我曾經見過,像他這樣的年紀,當真是驚才絕艷,即便是被譽為茅山新生代第一人的我,也感覺到一種深不可測的壓力,而他的為人處事也頗合許多長老師叔伯的心意,這是我無法抹殺的,想到這里,我感覺此番前來與師父的提醒,恐怕是沒有多大作用。

  作為茅山這一代的大師兄,我的回山也算是一樁新聞,還沒有等我走到山谷平原的集市,就瞧見有十幾人疾步趕來,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符鈞,他沖到我跟前,激動地大喊道:“大師兄!”

  這一句話說完,他便將我給抱住,激動得不行了。

  瞧見平日里嚴肅刻板的符鈞師兄竟然這般失態,旁邊的諸位同伴都面面相覷,十分稀奇,不過我卻曉得這位師弟的性子,當年我們一起入門,同吃同住同修行,那情感并不是后面擴招之后的師兄弟所能夠明了的。與符鈞分開,我才發現來得都是我師父門下的人,相隔許久,此刻見面,都感覺十分親切,我瞧見一同入門的楊坤鵬也在旁邊,便微笑著問道:“聽說師父門下,你是第一個開帳收徒的,怎么樣,感覺不錯吧?”

  楊坤鵬是個情感內斂的家伙,聽到我問起,笑了笑,拱手說道:“都是為茅山分擔,談不上什么……”

  他這般說,倒有些討巧了,我感覺回答有些生分,不真誠,不過也不想多說什么,旁人都從我手上接過行李,我笑了笑,說行了,都別站著了,我也就離開一年半載的,你們搞得這么隆重,別人說不得在背后議論我呢,走吧,我們上山去,別在這里待著。正說著話,從遠處跑來一人,遠遠地大聲喊道:“大師兄……”

  我抬頭瞧去,卻是蕭克明這小子,只見他一溜煙地跑到我跟前來,與我大聲問好,臉上滿是笑容。

  這位小師弟在門中資質算是最不錯的,不但跟隨師父修行,而且還經常能夠到后院去,與李師叔祖學習符箓之道,羨煞旁人,當年我因為小顏師妹的關系,與他也頗為親近,所以這孩子對我也最是親熱。我與他打過招呼,將從蕭家帶過來的東西交給他,并且告訴他:“你小姑姑的信也在我這里,你若有空,叫她明日來找我一趟……”

  蕭克明十分不解風情地說道:“哪有這么麻煩,你給我,我直接給我小姑姑便好了。”

  我不肯,拍了拍他的腦袋,說道:“這可不行,你要是隨便拆她的信,我怎么給你小姑姑交代呢?”

  蕭克明對我的不信任憤憤不平,不過我也沒有及時安慰,讓眾師弟將行李幫我帶往山上之后,獨自前往師父居住的林中小屋,前去拜會,正巧蕭克明說李師叔祖有東西帶給師父,于是兩人一起同行。告別了符鈞等師弟,我與蕭克明這小師弟一邊走,一邊問他道:“我上次聽人說你在茅山一點都不乖,混世魔王一般,老是欺負后輩,特別是你楊坤鵬師哥的弟子黃鵬飛,別人在茅廁解手,你竟然扔了一個響天雷進去,炸得人家一身糞?”

  蕭克明鼓著腮幫子說道:“大師兄,你這是聽誰說的?沒有的事!”

  他堅決否認,然而在被我狠狠瞪了一眼之后,就犯怯了,低聲嘀咕道:“我這也是好心,這小子沒事總是告訴別人——‘知道我舅是誰不?信不信我告訴我舅,削死你’,我不信,結果也沒啥事啊?哈哈……”

  我苦笑,教訓了他幾句,也懶得管這小孩子打架的事情,一路走,終于到了那竹林小苑,瞧見門前有一個老人正在那兒仰首等待著,眼眶一紅,淚水頓時就不爭氣地落了下來。

  到家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