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七章 書房縱論,邪靈雜談

  瞧見我一副就要流下眼淚來的模樣,我師父陶晉鴻不由得笑了,揮揮手道:“你都是做大師兄的人了,怎么變得這般模樣,叫你小師弟笑話了。”

  我揩干眼淚,壓抑住心中激蕩的心情,笑著說道:“我這是激動的,師父你何必出來接我,這我可當不起。”

  師父說道:“剛才接到傳訊,說你回山門來了,曉得你要先來我這里一趟,就叫一塵他們準備了點便飯,等你來一起吃,別在外面站著了,進去吃飯吧。你不知道,你走了這些時間里,陶陶總是跟我念叨你,說想死你了。”

  我回山自然不會是空手,其它行李讓師弟們送上山去了,不過給陶陶帶的大白兔奶糖和一種叫做“巧克力”的外國洋糖,倒是拎著,師父話音剛落,陶陶那小丫頭便飛奔出來,朝我大聲喊道:“大師兄,好想你啊,有沒有給我帶禮物?”

  許久不見,陶陶長得了許多,不過依舊像一個洋娃娃一般精致可愛。我雖然跟她差著一輩,不過這小妮子倒一直隨著別人,都喊我“大師兄”,聽著倒也習慣。我將禮物遞給這小家伙,她眉開眼笑的,瞧見旁邊的蕭克明,噘著嘴巴說道:“你來干嘛?”

  蕭克明撓了撓頭,從懷里掏出一封便簽,遞給我師父道:“師父,這是李師叔祖讓我帶給你的信,你收好。”

  師父接過來,瞧見陶陶一副很不待見蕭克明的模樣,摸著胡子教訓她道:“克明雖然與你差不多大,但可是你小師叔,你怎么可以這么跟他說話呢?”

  陶陶說道:“小師叔又怎么樣,我聽黃鵬飛講他偷看張欣怡和李詩楠洗澡,好猥瑣,討厭死了,我以后都不跟他玩了——大師兄,我們走,吃飯去。”她說完話,過來拉我的手,而我則憋著笑,看向了蕭克明。張欣怡和李詩楠是英華真人的弟子,也是小顏師妹的小師妹,倒是比蕭克明大一些,而聽到這話,蕭克明的臉頓時就垮了,憤然說道:“他說謊,我哪里有?分明就是黃鵬飛去搗亂,我路過的時候,將他趕走了,結果恰巧撞到的……”

  這小孩兒吵架,我師父也不管,摸著蕭克明的腦袋,招呼他一起進去吃飯。

  竹林小苑里面,一塵哥和嫂子早已準備了一桌豐盛的素宴,陶陶忙不迭地拆開我買的糖袋,吃了顆大白兔,然后給每個人都散了幾顆,那剛剛不理的蕭克明,她也在猶豫了一下,也給了兩顆。

  倒是那并不算多的巧克力,她嘗了一口之后,眉頭都舒展開來,想了半天,也只舍得分給爺爺半塊。

  吃飯的時候,并不多言,小孩子便是這樣,剛才還相互不理,結果吃完了飯,卻又玩到了一塊兒去,而師父則將我叫到了書房,兩人坐下,嫂子給我們沏了一杯茶之后,將門給我們關上了來。我盤腿坐在地上,與師父對坐,他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然后平靜地對著我說道:“志程,你下山之后,我一直都有在關注你,這些日子,你干得不錯。”

  師父的贊賞是對我最大的肯定,我心中頓時一陣激動,抬起頭來說道:“這些都是師父的教導。”

  師父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一樣米養百種人,我也教了這么多弟子,但真正滿意的并不多。說句實話,你這個弟子,是李師叔讓給我的,不過也是我最滿意的一個,這個無需自謙。你在朝堂之上的表現,非常搶眼,也讓為師的大有面子,不過這里面也有許多驚險,不足外人道,為師從文件里面,也瞧不出太多驚心動魄的事情來,一直想找你問問,正好你回來了,給我講一講吧。”

  師父問詢,我自然不敢懈怠,將我出山之后,所發生的一系列事情給他仔細講來。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許多,我將其中秘辛與他一一道來,有疑問的便提出,師父給予解答,談及到北疆王、酒陵大師以及白云觀主人這些江湖之上成名已久的人物時,他又與我說起了這些人的過往和典故來,讓我有了更深的理解。兩人談興甚濃,不知不覺,一壺茶就見了底,通過與師父的交談,讓我對這整個世界以及由修行者構成的江湖,都有了另外的認識,說到最后,我提出了一個問題來,那就是邪靈教。

  我接觸的這幾起大案子,都跟那一個陰魂不散的組織有著偌大的聯系,原先以為早就已經分崩離析的團體,在黑暗處,卻潛伏著巨大的勢力。

  聽得我說起,師父點了點頭,與我說道:“邪靈教雖說在抗戰之時分成了兩派,后來又隨著右使屈陽之死,陷入崩潰,隨后建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些寄存在舊社會體制的行會也被打壓至無形,不過邪靈教雖說以鴻廬為基石,但是以左右二使和十二魔星為首的主體框架,卻并沒有斷層,所以理論上來說,表面上的勢力大幅退卻,但實際上并沒有傷到根本,現在只不過就是因為王新鑒此人并不足以服眾,得不到眾人認可,方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而已。”

  我有些疑惑了,問他老人家道:“師父,邪靈教真的有傳說中這么厲害嗎?”

  師父笑了笑,然后問我道:“你跟其中的魅魔有過交手,感覺怎么樣?”

  我回想起那個長得極度嫵媚的女人,想起她的種種手段,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很厲害,倘若是全力而為,我恐怕不是那女人的對手,而且關鍵是她并非獨自一人,身邊的箭王和山門護法耿傳亮相幫,倘若不是一字劍和酒陵大師在,只怕那一次我就得交代在那里。”

  師父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在十二魔星里面,魅魔并不是以武力擅長的,只能排在末位,而且這一代的魅魔,如你所說,也才是剛剛接任而已。其實邪靈教在很久以前,最輝煌的一代,上有掌教元帥沈老總,以及左使王新鑒、右使屈陽,下面有當世間最杰出的十二人,以及各大鴻廬的廬主,天下之間,莫有能掠其鋒芒者,便是我茅山,也要回避……”

  我一陣詫異,因為在我的心中,茅山這等頂級道門,可從來服過軟的,于是問道:“師父,你可曾有與邪靈教的人交過手?”

  師父點了點頭,說道:“邪靈左使王新鑒,你是見過的;另外在我還是你這么大的時候,曾經見過你師祖虛清真人和邪靈教的掌教元帥沈老總交過手,你猜猜誰輸了?”

  我毫不猶豫地說道:“當然是那什么掌教元帥咯!”

  師父搖頭說道:“不,是你師祖輸了。那一戰之后,奠定了沈老總天下第一高手的地位,只可惜此人便如流星,匆匆而逝,雄才大略地整合出了邪靈教,卻離奇失蹤,留下了這么大一個爛攤子來,讓手下都給敗光了。不過他的失蹤,也是天下幸事,倘若他還在,指不定現在的江湖,又掀起無數腥風血雨了。志程,之所以跟你講這么多,是想告訴你,你的擔憂是對的,邪靈教是頭猛獸惡魔,千萬不能給它有任何機會,一旦重新成形,必將生靈涂炭……”

  聽得師父的教誨,我記在心頭,又談起了楊小懶和楊師叔的事情來。

  師父聽完,嘆息道:“知修的爹楊二丑,其實也曾經是茅山的長老之一,只可惜走了邪道,連帶著女兒也變得乖僻無比,不過這件事跟他的關系不大,我們修道之人,有人出家,但并不是說消減一切人間情愛,他對楊小懶還有些親人的情分,這個可以理解,不過日后你倘若是碰到那女人,便悄悄地清理了門戶就好,不必再勞煩你楊師叔知曉。”

  師父說這話,是不打算追究了,我也不多言,與他又說了一會兒話,瞧見月上中天,時間已然不早,便告辭離去。

  回到清池宮,我的房間依然給我留著,而且還打掃整齊,我當天困倦得很,合衣睡下,次日又與眾師弟做了早課,中午的時候,有師弟傳來消息,說秀女峰英華真人座下的蕭應顏師姐傳來話,說想與我見面,來拿我帶來的家信。我得了消息,激動得連忙換了一身清爽的衣服,然后匆匆下山而去,到了與小顏師妹約定的林前,瞧見一身素凈的小顏師妹正笑盈盈地看著我,情意綿綿。

  多久不見,今天的小顏師妹很明顯打扮了一番,雖說穿著素雅,但是墨色長發高高挽起,露出了天鵝一般的修長脖頸,裁剪得體的白色道袍將她玲瓏的身子給凸現出來,瑩白俏臉霞光飛起,讓人看上一樣,就忍不住移開目光去。

  天下間竟有這么美麗的女子,而她竟然還鐘情于我,這世間還有什么事情,能夠比這個更加讓人覺得幸運?

  我壓抑不住泛濫的相思之情,快步走上前去,顧不得小顏師妹一臉的驚訝,將美人緊緊擁住,輕聲說道:“小顏,我回來了,好想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