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章 滿月酒,少小好友對面生

  西陵峽兒童失蹤案一直到九二年末才算是正式告終,遠走南方省的喬老二在一次警方的抓捕行動中露出了身手,結果在協同處理的當地有關部門同事出手下落網,在經過案情排查的時候下,確定了他通緝犯的身份,接著順藤摸瓜,將他以及手下三十來個半大孩子給一網打盡,也算是將此案進行了最終的審結。

  因為這案件是我親自過手的,所以受邀前往南方省參加最終的審核工作,我帶隊南下,與南方省的同仁們見過了面,才發現主持抓捕行動的,竟然是當年將我從楊二丑手上解救出來的虎門張曉濤。

  多年未見,此時的張曉濤已經快六十歲了,處于退休的時間點,世界如此小,兩人見面,說起這些年來的境遇,也是頗多感慨,當年他分明率領特別工作組調查湘西到麻栗山一帶的僵尸案,順手將我從楊二丑手中救出,并且親手擊斃了那惡賊,當真是威猛非凡,春風得意,不過這些年來他過得并不算得意,仕途艱難,也沒有冒出頭去,而且我聽旁人說起,講到張曉濤,也就是別人口中的張伯,他的獨子入職我們部門,在兩年前的一場走私案中犧牲了,這事兒也讓他頗受打擊。

  張伯為了秘密戰線的事業奮斗一輩子,卻不想到了晚年,膝下無子,著實凄慘,不過我與他交流的時候,感覺他的情緒倒也還算是不錯,談及以后的時光,他告訴我,說自己也是閑不住的人,以后退休了,便找個地方看大門,也算是有個事情做。

  像張伯這一批老派高手,是宗教局最需要的支柱,就比如我認識的總局許映愚老者,他的年紀估計都快有百歲了,卻依舊還在幕后主持工作,張伯能夠繼續留在局里面,自然是最好的事情,宗教局重開十余年來,隊伍的建設一直在成長,基礎比往日充實許多,但是高端的力量,也依舊還是稀缺,大部分的高手都深藏民間,不愿意出來做事,這些人說清高也好,說獨善其身也罷,總之凡事不可強求,只要不惹事,那便已經是千恩萬謝了。

  這一年多來,特勤一組奔赴的地方也多,天南海北,最遠的還曾經去過天山邊陲,而南方省倒是少見,與張伯辭別之后,拋下案子的事情,我與小白狐兒走在南方市的街頭,時值夜幕降臨,南方市的繁華比之北方,跟多了許多青春活力,路上的行人腳步匆匆,臉上都充滿了昂揚的斗志,讓人看著十分感觸,覺得改革開放的春風,最先將這片兒吹綠。

  走出莊重森嚴的老建筑區,走在燈火輝煌的街頭,小白狐兒看到一切都感覺新鮮,時而歡呼雀躍,時而大驚小怪,讓人覺得好像這才是她的本面目,而平日里工作時的那個讓眾人頭疼的小魔女,只不過是假象而已。

  此時的小白狐兒已經再沒有了幾年前小屁孩的形象,在復雜的工作環境下,她迅速地成長起來,十五六歲的花季少女,性格張揚而外向,愛笑,人也長得跟花兒一樣,有新進局里面的男青年甚至都有人對她表示出了好感來,只不過這些小孩兒最終都被驕傲的小白狐兒給蹂躪而過,痛苦地望著這驕傲的少女,黯自情傷。

  都說食在花都,小白狐兒知曉就沒有做飯的手藝,但最是貪吃,一得了空,便拉著我,到熱鬧的街市上,商量著去哪兒填飽肚子,我這些年來與她相處親切,小事都由著她,兩人找了一家十分熱鬧的餐館,將當地特色的菜肴和湯羹多點了幾樣,滿滿一大桌,瞧得上菜的服務生都瞪大了眼睛,不曉得是哪兒來的暴發戶,這般浪費食物,不過讓她更驚掉眼球的,卻是這一大一小,僅僅兩人,卻將一大桌的菜肴都給一掃而空,完全就給鎮住了。

  在南方市待了一個多星期,將案子了結之后,我帶著不情不愿的小白狐兒,以及被常常扔在局子里面處理各種事物的張勵耘、趙中華幾人返回了京都。

  回到京都,剛剛回到辦公室,還沒有去上面匯報,便接到了一張請柬,我翻看了一下,卻是幼時好友羅賢坤給自家孩子過滿月酒,邀請了二司一些相熟的同事,雖說這兩年因為某些原因,我與羅賢坤走得并不是很近,但我們兩個畢竟都是從麻栗山龍家嶺走出來的,而且還是打小的交情,這頓酒無論如何,都是繞不過去的——不過特勤一組也就請了我和努爾二人。

  自從二司行動處下設特勤小組以來,一、二、三這三個小組一直都處于競爭關系,畢竟是天子腳下,上頭的都是在朝堂之上有著重要影響力的人,誰干得好,誰干得差,這些不但影響到我們個人的職務升遷,而且還直接聯系到了我們背后宗門的影響力,這使得彼此的競爭更加激烈。

  不過這樣的競爭也是上面的大佬樂觀其成的,畢竟狗攆兔子,最終得益的是我們這個部門的辦事效率,所以明里暗里都表示出了支持。

  只不過在這樣的氣氛下,三個小組的成員關系并不是很融洽,即便是我們這些領導者,彼此之間也只不過是敷衍了事地應付而已,談不上有多少共事的交情,這一點從以前那樁白云觀秘寶失竊案,就能夠看得出來,而我與羅賢坤的關系由濃轉淡,也多是因為如此,這一點,對于我來說,雖然十分遺憾,但是卻也十分理解他的疏遠,畢竟不管怎么說,羅賢坤娶得可是上一代張天師的侄女,當代龍虎山天師道掌舵人的堂妹子。

  這嫌,不得不避,即便是偶爾回憶起十幾年前兩個在江邊吹冷風吃餃子的少年,也不過是一聲惆悵的感嘆而已。

  我趕得正巧,滿月酒正好是當天晚上,我讓小白狐兒幫我準備好紅包,讓她跟我一起去,那少女最近有些叛逆,不太肯,撅著嘴說道:“這種當面笑呵呵,背面掛寒霜的場面,要去你去,小姑奶奶我寧愿跟小破爛、小七他們幾個去吃路邊攤,都好過在那兒演戲。”她不去,倒也幫我去找了一個紅包來,問我包多少的分子。我問了努爾,這兄弟工資雖不錯,但是大部分都寄回了家里,日子過得摳摳索索的,就包了一個最尋常的,而我想了一下當初羅賢坤在我姐結婚的時候上的禮,一咬牙,包了半個月工資。

  唉,這人情往來當真要人命,我這半個月的奔波忙碌,算是白干了。

  快下班的時候,我還在辦公室收拾相關的卷宗,羅賢坤跑過來了,喜笑顏開地招呼我,說本來都以為我還在南方市出差呢,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夠回來,當真是巧了,怕我沒看到請帖,所以特地趕過來說一聲,免得我嫌他禮數不周到。他這話說得頗多生分,不過我卻也習慣了這些,笑著跟他聊了幾句,然后將工作交代給了張勵耘,叫上努爾同去。

  羅賢坤兒子滿月酒設宴的地址,竟然設在了京西賓館。

  這份闊綽著實讓我和努爾有些瞠目結舌,要曉得這京西賓館可是京都最著名的幾座酒店之一,隸屬于總參謀部,主要接待國家、軍隊的高級領導,并設有國家主要領導人套房,是中央軍委和國務院舉行高規格大型重要會議的場所,盡管只是一個并不算大的宴會廳,也足以讓人驚嘆不已了。

  能夠在這樣的地方辦滿月酒,那可不是有錢就能夠做到的——當然,沒錢也不可能的舉辦的。

  我們到的時候,羅賢坤已經紅光滿面地在門口等待,簡單說了兩句之后,自有迎賓帶著我們前往宴會廳,小廳不大,總共擺了五桌,我們找了地方坐下,沒一會兒,人差不多來齊了,主桌我瞧見了羅賢坤的師父蘇冷,也瞧見了龍虎山在朝堂之上的幾位重要角色,除了我們局,別的部委單位也有些領導,至于宗教局,來的是一位負責意識形態的副局長,二司的司長和幾個副司長也都來齊了。

  瞧見這規格,我心中明了,這滿月酒擺得并不是羅賢坤的面子,而是龍虎山的門面,而之所以會如此,恐怕羅賢坤的工作要有調動了。

  果不其然,我們坐下不久,同桌的黃養神便談起了羅賢坤將要前往廣南任職的事情,說這羅賢坤是龍虎山的女婿,而特勤組這種整日打打殺殺的環境并不是特別適合他這種人,所以便走了關系,準備到地方上去,也算是給張秦蘭母子一個安穩的環境吧。聽到黃養神的話兒,我方才曉得大概,想來羅賢坤雖說出身龍虎山,但是自身資質并不算突出,在特勤組這樣高危的環境之中,的確是太過于危險,至于地方,不過是混,倒也好許多。

  我與努爾坐在旁邊的偏桌上,看著羅賢坤在會場舉杯交際,燈火通明間,不知不覺,感覺這個從小便熟悉的同伴,越來越遙遠,以及陌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