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章 六月初,肩負使命奔往南

  羅大屌,哦,不,羅賢坤的調動命令在滿月酒的第三天被公布出來,從總局二司行動部門的特勤三組,調動到廣南省山水甲天下的靜江市局掛職,任副局長。

  靜江是世界著名的風景游覽城市和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是廣南東北部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科技中心,能夠前往那兒掛職,也算是熬出了頭,對于不思進取的機關工作人員來講,毫無疑問,確實是個好去處,旁人紛紛稱羨,不過許是那日與我們酒后吐真言的事兒,酒醒過后,羅賢坤便更覺尷尬,后面幾天也是盡量地避著我和努爾,走的時候都沒有通知一聲,除了特勤三組給他辦了一個送行會之外,便再無動靜。

  羅賢坤的離開波瀾不驚,對于青春以及過往的感嘆,以及流過的眼淚,在那個抱頭痛哭的夜晚已然畫下了句號,大家重新回歸于現實生活中,便都將這些心思給藏在了心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之前還能夠見面不尷尬,而話說得太清楚了,反而更加難以相處,朋友若是如此,不如隨風飄去,我也沒有再為此而感慨。

  人無論如何,都需要把握當下,我有努爾、徐淡定和張大明白這樣的好兄弟,有小白狐兒這樣的知己,還有一票精明能干的小兄弟,何須更多惆悵?

  特勤組的工作說來復雜,其實還算是比較簡單的,除了緊急處理各類大案要案之外,平日里倒是很閑,畢竟是特殊部門,并不需要太多案牘勞形的事兒,也不一定就要坐班,只需要有人值班,隨時能夠拉一票人回來便好,所以除了什剎海的總局之外,我們更多的時間還是待在了西郊的訓練基地里面,打磨一身的修為,而在九三年四月份,我們二司的行動部門甚至只在小白樓保留了部分辦公室,而集體都搬到了石景山訓練基地附近的大院去。

  別人都說“六扇門中好修行”,這一句話其實有對有錯,對的地方,就是畢竟是總局的臉面和爪牙,自然會有大量的資源朝我們這邊傾斜,平日里瞧不見的許多功法、手段和秘聞,對于我們來說,想要了解,并不是什么難事,而不對的地方,就是很多人會在機關中將自己的心性給迷失掉,忘記了自我,流連于燈紅酒綠的現代社會,忘記了修行,忘記了平日的清修苦練。

  我和努爾以前的好友王朋,他師父便是擔心他入世履職,耽擱了修行,故而才將他重新召回了青城山。

  而我,其實反而覺得在這樣一個環境中工作,反而更加能夠增強自己的修為和見識,畢竟我并不是整日盤腿打坐的內丹派,也不是開爐煉丹、敬神畫符的丹鼎符箓派,對于世間的領悟,對道的理解,并不是盤腿在深山中坐著便能夠了解的,它需要去人世間體悟,在川流不息的人間穿梭,瞧遍那世間疾苦,盡己所能地去幫助那些絕望無助的人,那種從內而外所所帶來的巨大滿足感,遠非尋常人所能夠感受。

  世人敬神,燒香膜拜,無外乎就是祈求神靈能夠幫助弱小的自己,得償所愿,而我們卻在入世的工作中能夠獲得這種信仰的力量,這才是最讓人舒心的事情。

  問心無憾。

  我每日忙忙碌碌,修行卻并未有所耽擱,更多的時間里,還是在打磨特勤一組手下這些人的實力,基本上已然成型的高手自不必去說,稍差一些的,比如說習練燕青拳國術出身的張世界,橫練雙雄張良馗、張良旭,這些人加入特勤一組之后,不但自己擅長的領域有了很大的突破,而且也習得諸多修行上的法門,除靈鎮惡的手段也學了不少,至于后輩一系,張勵耘、小白狐兒、趙中華和林豪,進步神速,除了最末的林豪之外,其余人的修為甚至比三張還要厲害許多。

  這便是團隊的力量,而出道以來和無數高手交過手的我也越加感受到了緊迫感,曉得倘若是尋常角色,我或許還能夠應付,但是一旦沾上了“邪靈教”三字,事情就變得復雜無比了,別說那恐怖的天王左使,就算是隨便來一個十二魔星,或者最近聲名鼎盛的四大公子,或者什么廬主,都不一定能夠戰而勝之。

  修行者的江湖跟尋常的概念是不一樣的,并不是靠人多而取勝,高端力量一旦頂不住壓力,甚至有可能被一人給翻盤。

  這情況著實讓人覺得麻煩,然而好在我從茅山回返而來的時候,又多了一件底牌,那就是王木匠。

  王木匠就是我從黃河石林中帶回來的猥瑣陣靈,這老頭兒存活于世,已有千年時光,是一個十分矛盾的集合體,它有著遠超出尋常人的孤傲之氣,覺得自己一身本事和才華,就是“給它一個支點,它能撬動地球”那種,然而或許是在這個世界太久了,害怕離去,所以極度怕死。這家伙在西陵峽一戰之時露過一面,卻憑著我的八卦異獸旗,頂住了滄瀾道場最重要的法陣力量,是個不錯的幫手,只可惜并不愿臣服于我,不過這情況在我師父出手之后,終于妥協了。

  畢竟面對著我師父這樣已入至道的修行者,它所有的驕傲都不過是狗屎一坨。

  妥協之后的這老頭兒終于對我敞開了心扉,這時我才曉得這哥們兒雖然是怨靈集合,但本我意識的前世是一個手藝非常不錯的木匠,自負才華,甚至還跟當時的墨家鉅子有過數面之緣,只可惜別人瞧不上他,所以就沒有什么師徒緣分,后來被坑殺于石林之中,這意識覺醒了,曉得自己的名字叫做王木匠,也從法陣之中學到了許多知識,千年無聊,倒也對這周易八卦之道,奪天地造化之功,有著許多研究,算得上不錯的幫手。

  不過這家伙就是有一個缺點,嘮叨,一個人叨逼叨、叨逼叨,光回憶自己的光輝歲月,都能講上大半天的時間,著實讓人厭煩。

  搬完辦公室沒多久,九三年六月初,宋副司長找到我,讓我帶隊前往南方省督查一件走私販毒案。

  一般來講,我們中央特勤組經常會出差,不過都是會去一些當地力量不足的地區,比如說中西部,以及華東地區,至于西南、華南,特別是作為改革開放門戶的南方省,其實去的還是比較少,先前西陵峽主犯喬老二落網,那一次算是我第二次踏足南方省,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些區域的地方力量還算是不錯,基本上能夠自己處理,特別是南方省這個地方,作為改革的前沿陣地,出于保駕護航的必要,有一大批的高手在那兒坐鎮。

  不過宋頭兒卻告訴我,說負責南方省業務的那位大拿最近病逝了,而當家的另外幾名高手,有的退休,有的犧牲在了崗位上,一時之間,抽調不出精干的力量來,現在中央正在對南方省布局,而在這班子調整之前,需要我過去順便坐鎮一下,將那一筆困擾南方省多年的案子給辦了,安定人心。

  對于這一點,宋頭兒跟我再三強調,說南巡過后,南方省在咱們國家的地位越來越重要,那兒是門戶,是無論如何都不能亂的,所以我過去之后,一定要迅速將局面給穩定下來,另外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幫中央發現一些可用的人才,這個需要在報告里面體現出來。

  他說得嚴重,并且告訴我,說已經給我們聯系好了飛機,讓我將家里面的事情處理一下,明天就出發,不要延誤。

  我拿著卷宗返回了一組辦公室,將這消息宣布,說我們有可能要在南方省出差幾個月,今天就到這兒了,立刻下班,所有的人處理好自己家里的事情,我們明天準時出發,坐飛機去。這消息一出口,有人歡喜有人愁,不過都急沖沖地離開了辦公室,我瞧見徐淡定一臉郁悶的模樣,笑著說道:“淡定,聽說你談了一個外經貿部的女朋友,現在正在熱戀中,要不然我讓你留京得了?”

  徐淡定揮揮手,紅著臉說道:“哪里有,你別聽張大明白那缺貨瞎忽悠,沒有的事情……那啥,大師兄,我先走了,明天見。”

  徐淡定逃一般的匆匆離開,小白狐兒沖過來將我給抱住,口中嚷嚷道:“哥哥,太好了太好了,又回南方了,我要吃雞燴蛇、龍虎斗、烤乳豬、太爺雞、鹽焗雞、白灼蝦、白切雞——你帶我去最好的館子吃!”

  我苦笑道:“尾巴妞,這么多,咱哪里吃得起?”

  小白狐兒噘著嘴巴搖頭道:“我不管,反正我的工資都給你保管了,連頓好吃的你都不負責,那我找宋頭兒反應去……”

  我大囧,說道:“這些錢我又不用你的,給你攢著當嫁妝呢。”

  小白狐兒嘻嘻笑道:“什么嫁妝啊,那么麻煩,要不我就嫁給你得了……”

  呃,那啥,我們還是談談案子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