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章 案情會,故人聚首話真兇

  我們南下要辦的案子,起因是南方省邊防水警在一場打擊水上走私的行動中,遭遇到了修行者,致使兩人死亡、多人受傷,后來警方聯絡了有關部門介入,經過多方調查,才發現這條線路不但涉及到煙酒、電子元件以及暴利商品走私,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條隱秘的毒品線,南方省的相關領導特別重視,盡管人手特別緊,還是派遣了局里面最得力的重要人物前去參與偵察。

  結果在一場遭遇戰中,行動組的領導身死,大部分成員或死或傷,一時間震驚業內。

  資料顯示,那是一個連接汕頭汕尾、南至鵬市、江城的神秘走私組織,勢力十分龐大,而且很可能還與境外組織有著密切聯系,不過這些東西都只在表面,行動組的那名領導是南方省局行動處的副處長,算是幾個業務副局和顧問大拿之下最厲害的角色,然而正因為他掌握了一些更深入的證據,結果被人給中途伏殺了。

  隨著那副處長的死亡,工作組在匆忙的遭遇戰中受到清洗,使得南方省整個局勢都十分頹喪,雖說人民專政并不怕這些牛神蛇鬼,但是一來對方也是地頭蛇,二來重拳打在空氣上,根本找不到目標,為了抑制這種情緒的蔓延,所以才著急將我們給派遣下去。

  將手上的事情處理完,特勤一組全隊人馬整裝待發,從南苑機場乘飛機趕往南方市。

  空中足足花了三個多小時,雖說是特殊部門,但是經費有限,我們平日里出差多走陸路,成員們乘坐飛機,多少也有些興奮,只有小白狐兒有些緊張,飛機在平流層上安穩而行,然而她卻對這云層之上即為抵觸,總是臆想會有雷電貫穿而來——妖物乃違逆天道,不能容于世間,每過一些年限,便會有天劫而至,最出名的莫過于雷劫,這才是小白狐兒最擔心的一點,幾乎是出于本能的畏懼。

  整個過程小白狐兒一臉蒼白,緊緊握著我的手,待到飛機在機場降落的時候,方才長吁一口氣。

  我們走的是專用通道,帶著特制的行李出來,這邊來接我們的是省局行動處的處長——按照慣例,宗教局的正職都是表面上的文職人員,有時候權限反而沒有副職大,不過現在南方省局勢動蕩,他過來接機也算是代表了一種尊重。

  我先前因為審核喬老二的案子,曾經跟這位姓孫的處長有過接觸,倒也不陌生,雙方握過手之后,我給雙方簡單地介紹過了之后,直接前往省局。

  到了省局大院,地方上在家的領導都露了面,表示歡迎和支持,一番寒暄和應付之后,由孫處長帶著我們前往會議室,召開案情討論會。主持會議的是省局碩果僅存的一位副局長,不過人還沒有來齊,先派發卷宗給特勤一組的人員了解,而我則跟這位副局長聊了一下當下的情況,一刻多鐘之后,門被推開,走進來一人,我抬頭看去,卻是虎門的張曉濤張伯。

  這可是一位隱藏的高手,我們特勤組未必有人能夠敵得過他,我連忙上前握手寒暄,并且問道:“張伯,你不是兩個月前就已經退休了么,這是?”

  張伯與努爾也認識,彼此點頭過后,這才沉聲回答我的問題:“在家閑著無事,春雨通知了我,就過來搭把手,看看能幫上點什么忙。”

  孫春雨是省局行動處長的全名,他以前是外聯辦公室的,跟轄區之內的各方高手都十分相熟,不過他在旁邊還是解釋了一下:“兩年前張老的兒子張大器被害身亡,就是與這個神秘的走私組織有關……”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與張伯握手道:“張伯,您能夠出來幫忙,倒是大大緩解了我們身上的壓力,相信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之下,一定能夠將那伙人給一網打盡的。”

  對于我的承諾,張伯點了點頭,卻流露出了悲觀的情緒來:“小陳,倒不是張伯不相信你,或者給你吹冷風,只是這伙人的背景十分復雜,而且組織嚴密謹慎,一直藏身在黑幕之后,這么久都沒有露出過什么馬腳來,特別難纏。正如春雨所說,我家那小子就是死在那伙人的手上,但是這事兒一直到了前段時間,才真正爆發出來,這并不是我們這些人無能,而是對方實在是太過于隱秘而厲害了……”

  聽到張伯的話語,我心中有些黯然,老來喪子,白發人送黑發人,這事兒實在是有些讓人喪氣,不過他也讓我認識到,我們即將面對的這一伙人,可不是什么小魚小蝦,而是一頭潛伏在黑暗中的巨鱷,稍不留神,就能夠將我們給嚼裹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

  張伯剛剛坐下,這時又來了一人,旁邊的副局長給我介紹道:“陳組長,這時上級給我們新派來的業務副局長,你認識一下……”

  我瞧見此人,心中一陣激靈,不等他介紹,直接上前與那男人緊緊相握,驚訝地說道:“李局,你怎么調到這兒來了?”

  來的這個男人卻正是我十幾年前還在金陵江寧縣宗教事務局當一個小小辦事員時,頂頭上司的上司,李浩然李局長,當年那個待人如浴春風的穩重男人至如今已然五十來歲了,不過卻正是精、氣、神最卓絕的時候,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股淡然的威勢。李浩然是龍虎山出身,還是前代張天師的子弟,不過在天師道中的地位并不算顯著,這與他自身的性子有關,而且聽說并不是很得當權的善揚、望月兩位真人的歡心。

  當然,這也只是我在跟師父閑聊的時候聽過的,并沒有用心去調查,所以李浩然調到南方省過來任職,我也還是剛剛知曉。

  相比于龍虎山的其他人,我反而更喜歡這位當年的老領導,這并不是積威在心,而是他的處事還算是比較公正,并沒有趙承風一脈那種急功近利的作風,凡事都能夠以公為重,不摻私心。

  從上面下來辦案,最怕的就是地方部門不合作,敷衍了事,而能夠有這么兩個還算是老相識的長者在場,我的信心不由得增多了幾分,而對于我的到來,李浩然卻更多感慨,他用簡單的幾句話解釋了自己的任職經歷后,揮揮手說道:“我也是剛剛上任,聽說你們來了,特地從東官趕回來的,先開會吧。”

  張伯和李局到位,在那名副局長的主持下,就召開了案情討論會來,與會者除了上述諸人,還有四名前專案組成員,當初以省局行動處王貝副處長為首的專案工作組,就剩下這碩果僅存的四人了。

  首先由行動處孫處長給我們重新講解了一番案情通報,在他干巴巴的講述中,我才曉得那神秘組織是主動出擊的,在得知專案組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進展之后,先是壯士斷腕,將暴露的成員給舍棄掉,超過二十人的團伙被拋棄,無一生還,而就在專案組為了這成績歡欣鼓舞的時候,那神秘組織竟然直接用計調出了專案組領導,集盡全力將其狙殺,然后以此為誘餌,將專案組成員誘導到了一個假碼頭,全力圍殺。

  在場的人員無一幸免,只有一些跳入水中避難的組員才能得活。

  這樣的手段,簡直就是囂張之極,我來的時候,聽說總局老大王紅旗震怒,辦公桌都拍碎了,點名讓我的特勤一組前往偵破,一定要將對方囂張的氣焰給打壓下去。

  不過在這般雷霆手段之后,對方卻又仿佛水入大海,悄然無蹤,停止了一切活動,完全蟄伏了起來,想必也是怕那暴風驟雨的手段報復。

  孫處長說完之后,由幸存者代表講述當天的情況,他們是在黃昏的時候收到那個已經死去的副處長通知,趕往的碼頭,因為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領導已然死去,所以也沒有帶上當地的警察或者武警部隊,總共去了十五人,結果在進入碼頭的第一時間就被伏了,對方有超過三十人的力量,其中有三個人最是兇猛,專案組的幾名高手就是死在了他們手上——高手一死,隊伍立刻潰不成軍,他們也是見機不對,潛入了水中,方才得活。

  按理說對方是吃水上的飯,即便躲入水中,也逃脫不得性命的,不過好在專案組配備得有移動電話,及時通知了附近留守的同事,帶大部隊前來解救,才沒有被斬盡殺絕。

  那名講述者在談及那一場夜幕下的碼頭決戰時,不寒而栗,止不住地后怕,讓場中的氣氛有些沉重。

  我在明,敵在暗,本來就不占什么優勢,而對手不但狡猾,而且兇悍,這實在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不過萬事皆有破綻,經過事后回憶,他們將那三名高手的模樣給大致地敘述出來,經過對比,倒是跟二十年前的一個團伙對上了號。

  我問是什么團伙,孫處長沉默了一會兒,然后鄭重其事地說道:“閔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