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章 疑內鬼,閔教傳承典故深

  “閔教?”

  “對,閔教!它是明教,也就是波斯摩尼教的一個分支,崇尚光明與火焰,主張靈魂從肉體上徹底解脫,流行于福建、南方沿海的蛋民、龍戶之中,曾經被反清復明的天地會吸收過;不過這一支教派早在清朝中葉就已經隨著寶島回歸而消亡,后來的閔教是后輩篡改經義而成,也流行于珠江流域的水上人家,以及漁戶之中,王世軍剛才所說的那三個人,經過我們調取卷宗發現,分別為閔教三護法之紅蝎、藍蛇和黑蟻,而這三個人相傳都已經在二十年前死去了,沒想到這重現天日,卻又掀起腥風血雨……”

  我聽著孫處長跟我解釋起這些典故來,眉頭皺起,繼續問道:“如此說來,護法之上,還有最大的頭兒咯?”

  唯一僅存的杜宇峰副局長沉聲說道:“對,有的,閔教的頭目,在以前的資料中被稱為救世者,尊上,而后來于民國年間死灰復燃之后,卻被謂之予‘魔’,將經義給篡改得面目全非,已經再沒有摩尼教的本來道義,反而有點像是白蓮教的那種宣傳,而且還崇拜邪神……”

  “謂之予魔?”我在口中仔細地咀嚼著杜副局長的話語,眉頭越發地皺起嚴密,突然間,我失聲喊道:“閔魔?”

  “對!”

  孫處長和杜副局長兩人,異口同聲地點頭稱是。

  孫處長在看了一眼杜副局長之后,沉聲說道:“那閔教的大頭目,便叫做閔魔,我翻過局里面的資料了,這個家伙最早出現在民國,曾經是粵系軍閥陳炯明的門客,后來陳炯明背叛孫先生,與國民政府分道揚鑣、反目成仇之后,下野出國,曾積極協助陳炯明將海外最大的華僑社團組織‘洪門致公堂’轉型為‘中國致公黨’,并使其出任第一屆黨魁總理;不過陳炯明事后,他便離奇失蹤,據資料記載,此人是名頂尖高手,修為了得,建國前至少有五次詭異事件,都與他有關聯……”

  我有些疑惑:“如此說來,卻也有一甲子的時間匆匆而過了,當年攪動風云的諸多人物,現在已成云煙,你認為這個神秘的走私販毒集團,是否與他有關呢?”

  孫處長說道:“當年的閔魔是否還活著,這個我自然不知曉,但是紅蝎、藍蛇和黑蟻,卻是閔魔最得意的三名弟子,后兩人曾經在七二年大逃港中現過身,被我們童越局長給擊斃過,張老當年也曾經跟這兩人交過手,應該也曉得一些。”

  旁邊的張伯點頭說道:“嗯,當年童局長曾經親手掌斃這二人下水,一直沒有浮現起來,所以我們的記錄是他們死掉了,卻沒想到這些家伙竟然裝死二十年,暗地里卻發展出了這么龐大的組織來——好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當初我若是曉得如此,就該潛水下去,將水底里面盤查一番,也好過現在如此被動。”

  我敲了敲桌子上面的一堆卷宗,捏著鼻梁說道:“原來如此,既然諸位確定了是閔教所為,為何沒有在這里面體現呢?”

  杜副局長苦笑著說道:“這些都只是我們后來的猜測而已,除了當事人對那場面的回憶之外,并無其它佐證,我們哪里能夠這般武斷得出?其實這事情主要還是因為童局病逝了,我們這兒沒有鎮場的高手,倘若是童局還在,只怕這些宵小也不敢跳出來。”

  我表示理解,又跟與會者交流了一番案情的細節部分之后,將雙手按在了桌沿上面,對南方省的同仁說道:“諸位前輩,志程初來乍到,一不熟悉南方省的具體情況,二來也對咱們自己部門的協調能力不熟,這件案子雖說有九成的可能是那閔教所為,但畢竟都只是推論,現在那些家伙做完禍事,便當了縮頭烏龜,躲在烏龜殼里面不再露頭,如此三年五載,只怕都難成事,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方法,可以教我?”

  我說得謙虛,那孫處長到底是文職工作,場面話說得分外響亮:“陳組長說笑了,王總局親自點名讓你前來,自然是有道理的,我聽說中央成立了三個特勤小組,就數你麾下的一組積功最盛,而你本人更是沒話說,堂堂茅山陶掌教的大弟子,名師出高徒,自出道江湖一來,威名赫赫,宵小鼠輩望而卻步。有你在,自然是我們南方的福分啊……”

  他這一頓夸贊,我聽著心里舒坦,而我麾下特勤一組也與有榮焉,不過這漂亮話誰都會說,卻不管用,我看向了張伯,他沉吟一番,這才說道:“我先前曾經跟王世軍他們幾個原專案組成員交流過,雖說案子的進度掌握在組長手上,但是他們也曉得一些進度,這個走私團伙不但是從香港、澳門和南海走私大量的日常用品,而且還是南方省好幾個重要地市的毒源散貨地,說不定能夠從這里著手……”

  我點頭,讓張勵耘記下來,張伯又說道:“根據先前的判斷,那些家伙有可能居住在汕頭一代的漁村之中,也可能在珠江沿線的某個村子里,我們已經將資料下達到各街道居委會和縣區鄉鎮,希望能夠排查到一切情況。”

  我表示懷疑:“死了快二十年的人重新露面,只怕他們藏得足夠深,這樣子很難挖掘出來啊……”

  張伯點頭,又說了幾條,我讓人一一記下,這時天色已晚,該談的也差不多結束了,杜副局長起身,告訴我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找孫處長和張老協調解決,解決不了的,還可以找到他和李副局長這里來處理,總之一句話,只要能夠將案子給破了,就是拼上他這條老命,那都是值得的。

  我感激地與他握手,表示一定不會辜負他和上級領導的期望,盡快偵破此案。

  杜副局長離開了,孫處長將資料移交之后也離開,留下張伯和原專案組四名成員在這里,算是加入了我們這個中央工作組。具體的事情還有很多,細致而微,這里面千絲萬縷,繁瑣得很,想要一蹴而就,那是不科學的,我們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長期作戰的準備,倒也沒有多少怨言,這時也到了吃飯時間,大伙兒匆匆用過簡餐之后,又繼續工作起來。

  不過這些繁瑣的事情倒也不用勞我來多費心,我與李浩然局長有多年未曾見面,簡單吃過飯之后,他約我出去抽根煙,我們兩個便來到后院的一排梧桐樹下,找了兩根石凳坐了下來。

  工作期間,一路旅途波折,我身上自然沒有啥煙,而李局的煙是最普通的白沙,這煙一點燃,兩個男人在煙霧繚繞中相互看著對方,李局突然嘆了一口氣,撣了撣煙灰,笑著說道:“看到了你,就感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都已經老了,想當年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還是一個初生牛犢子,然而現在卻已經是中央來的領導了……”

  我苦笑著說道:“老領導莫笑話我了,什么中央來的領導,我們這些特勤組,就是個掃大街、通下水道的清道夫,哪兒有什么事,我們就往哪里跑,就怕別人不配合,打雜、跑腿的活計罷了。”

  兩人謙虛一陣,不過卻還是感覺到這時光飛逝,匆匆而走,不經意間,都已經物是人非了。

  一根煙抽完,李局這才問我道:“該謙虛的時候謙虛,這是氣度;該驕傲的時候驕傲,那是你們該得的榮譽,這是坦誠。如你所見,南方省一堆爛攤子,我也是初來乍到,自己也沒有摸清楚頭腦,不過你辦案過程中要是有什么麻煩或者推進不了的,都可以來找我,我雖是外來戶,不過級別擺在這里,有什么事情我來做,會比你好推動一點。”

  對于李局的承諾,我十分感激,接著倒也不避諱,跟他提及了一些隱私性的話題來。

  當初我們在宜昌辦案的事情,當地部門派來協同辦案的人員里面,竟然給摻了沙子,使得我們的行動都落在了別人的監控之中,要不是我和努爾眼尖,只怕結局就大不一樣了。吃一塹長一智,有這樣的先例在,使得我們對地方的信任多少也有些保留,張伯一來是我認識的前輩,二來自家兒子性命都喪于敵手,沒有落水的可能,但是另外四人,卻不一定。

  不是我生性多疑,而是總感覺此前那個專案組的進度似乎都在對手的掌控之中,而別人或死或傷,十分嚴重,反倒是他們幾個得以幸免,這并不是說躲在水中就能夠解釋的。

  開會的時候,我大致掃了一眼,這樣的四個家伙,徐淡定一個猛子下去,基本上不會有活口出來,而倘若對手真的就是他們分析的閔教,常年在水上漂泊混飯,即便是沒有徐淡定的水性,也不會有這般的遺漏。

  張伯說了很多偵察的方向,不過我的心中卻還有一條,那就是針對這四個人進行調查,看看到底誰是內鬼,是誰陪襯。

  解決這個,似乎線索就多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