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章 分任務,三人夜探歌舞廳

  當我跟李局提出了要暗地里調查那四個幸存者的資料時,他并沒有表示出意外。身為一個在秘密戰線里面混跡了三十多年的老刑偵,他其實在第一時間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只不過這事兒當著那四人的面,他也不會提起而已。

  他告訴我,說這事兒他會另外組織人進行調查的,一旦有了結果,立刻通報我們,而在此之前,讓我一切皆要留意,莫走脫了消息。

  在院子里連著抽了三根煙,結果被過來找我的小白狐兒一頓埋怨,說煙抽多了嘴臭,要是我再抽一根,她就不理我了。

  這小姑奶奶一發起脾氣來,當真是有些恐怖,我和李局都不由苦笑著舉起了手,表示不會再抽了。

  李局留到現在,就是跟我碰一下頭,兩人商量完畢了之后,便也不再多言,他剛剛來南方上任,諸事繁多,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梳理的,便不再陪我,告辭離去。

  我跟著小白狐兒一同返回了現場,一群人正在井然有序地將資料分門別類,而那臨時被調派來參與工作組的四人則不曉得工作立刻就開始了,多少有些疲憊,我很大度地揮了揮手,告訴大家,工作肯定是要做的,不過也不是一下就得做完,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正式進組,到時候可能要持續兩周到一個月的時間,希望他們能夠將自己的生活給安排好。

  得了我的話語,四人皆呼了一口氣,相繼告辭離去,而張伯卻并沒有離開,而是告訴我,他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今夜留在這里,可以幫我將案件給理順。

  那四人離開了,當著張伯的面,我也不會有太多的隱瞞,而是將剛才與李局說得那一番話提出來,給大家知曉。

  我這么一說,徐淡定、張勵耘幾人都紛紛表示出了自己也有這方面的擔憂,只不過剛才不好提出來而已,倒是張伯有些意外,告訴我們,說在此之前,案子結束之后省局就有對這些人進行過政審和盤查,是確定沒有問題之后,才將他們給安排回來的,問我是不是太過慮了?

  這四個人到底有沒有問題,這事兒我說了不算,別人說了更不算,查案子就是這樣,需要一絲不茍,是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我將自己的考慮說給張伯,在得到他的諒解之后,才開始分配任務。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進入工作狀態,努爾坐鎮省局,徐淡定親自出馬,跟蹤那個叫做王世軍的領頭人,其余的三人則由張大明白、張勵耘和趙中華負責跟蹤,如果今天沒有露出破綻,那么在日后的工作中,也會有他們對應負責,嚴查死守,至于其他人,三張在省局協助張伯和努爾審查資料,而我則帶著小白狐兒和林豪出去打探消息。

  安排完這些之后,我問張伯有沒有什么補償的,他揮了揮手,說別客氣,我來到這個專案組,就是打下手的,你該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笑了,說哪能呢,您是老前輩,你帶人馬的時候,我和努爾還是兩個小屁孩兒呢,老前輩得為我們保駕護航,這樣才能讓我們少走彎路。我這不是做戲,而是真心誠意的,畢竟南方省這兒我們到底不熟,很多地方都需要德高望重的張伯幫我們協調,另外倘若對方真的是閔教,那么必然是高手盡出,而我們這邊能夠拿得出手的高手并不算多,諢號“鎮虎門”的張伯,則成為了最重要的底牌。

  對于我的擔心,張伯表示他其實也有這方面的顧慮,不過省局好像有在聯絡福建龍巖的一名頂尖高手過來救場,希望到時候能夠有所幫助。

  另外,他今夜也會幫忙將那四人時候的筆錄給翻出來,幫助我們鑒別有可能存在的臥底。

  對于通過李浩然的路子調查臥底這件事情,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雙管齊下,這樣才符合我辦案的邏輯,送走了前去負責跟蹤的徐淡定等人之后,我也與留守此間的努爾和三張打過招呼,然后帶著小白狐兒和林豪,乘著省局給配的專車,駛出了省局大院。出了這林密墻高的大院子,林豪伸了一個懶腰,把著方向盤,朝著我嘻嘻笑道:“老大,我們現在去哪里?”

  小白狐兒自然是吵著肚子餓,要去花都最好的食府吃夜宵,而我則摸了摸鼻子,然后問他道:“你說那些癮君子若是饞了,會去哪兒找貨?”

  林豪是津門人,長期生活在北方,那邊的毒品并不泛濫,不過身處江湖這么久,他在幫蒼天鼠丁波賣貨的時候,也曾經幾次南下,倒也能夠了解,告訴我這邊分兩種,一種是在大型的歌舞廳里面,會有專門的拆家散貨,另外一種就是城中村的小店里面,無論是桑拿店、洗頭房還是小旅館,每一片區都會有這樣的人,不過如果想走這條路追查線索,他建議我們最好去白鵝潭一條街那邊,他以前過來做買賣的時候,曾經跟幾個日本客人去過那兒,這種事情并不稀奇。

  我點頭,讓他帶著我們開往白鵝潭一條街去。

  林豪這個家伙的車技我早已是領教過的,不過夜間的南方市跟京都卻好像完全是兩個世界,鱗次櫛比的建筑,不斷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繁華而具有活力的商業街,操著各種口音的洶涌人流,霓虹燈光閃爍,讓人感覺好像到了國外一樣。九十年代中期的南方市已經開始有了一個大都市的雛形,心懷夢想的人們從天南地北趕來,在這么一片改革的熱土上奮斗,擁擠的車流堵得讓林豪郁悶,他那精湛的車技幾乎沒有什么發揮的余地。

  不過盡管如此,林豪也不焦急,而是看著車窗之外的車流,感嘆道:“兩年前來過南方,那個時候還沒有這么多的高樓,沒想到變化會這么大。”

  我點頭,說道:“這兒是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到處都充滿了機遇,時間就是金錢,自然是千變萬化。這本來是一件極好的事情,只不過這些光鮮的背后,是藏污納垢的污濁,為了我們的國家變得越來越好,保駕護航,這才是我們肩上的責任。”

  開了差不多快大半鐘頭,才到了白鵝潭一條街,小白狐兒捧著肚子叫餓,所幸這兒除了各種酒吧、歌舞廳和各種燈紅酒綠的娛樂場所之外,還有各種夜市、茶樓和零食攤兒,熙熙攘攘的人群顯示出了這里旺盛的人氣,聞到空氣中那誘人的美食香氣,那小姑娘頓時就瞇著眼睛笑了起來,沖著我大聲喊道:“哥哥,你要是能夠調到這兒來工作多好,以后我們可就天天有好吃的了。”

  小白狐兒咬牙切齒地沖向了夜市攤兒,而林豪則屁顛屁顛地跟在她后面幫忙付錢結賬,而我則苦笑,雖說我現在在總局表現良好,但是畢竟資歷尚淺,真的調下來,估計也就能在某個地級市里面任個副手,而且未必能有案子練手,那又何必?

  最重要的是,我在總局,代表著茅山的力量,雖說后來陸續又有茅山子弟加入了宗教局,但是能夠鎮得住場面的,最終還是只有我,以及在政研室做主任的楊師叔,而最近聽說楊師叔準備返回茅山靜修了,此消彼長,倘若我再下調掛職的話,我茅山恐怕就更是朝中無人了。

  吃過夜市之后,林豪輕車熟路地帶著我們來到這條街上最大的一家歌舞廳里。

  說是歌舞廳,其實也就是香港的那種夜總會,除了有寬敞的大廳和絢麗的舞池之外,還請得有專門的樂隊在這里進行演出,除此之外,這兒還從香港引進了量販式的卡拉OK系統。雖說這玩意六十年代已經被日本人井上大佑發明出來,八十年代風靡世界,但在九三年的時候,卡拉OK在內地還是個稀罕玩意,由此可見這場子算是不錯的。不過要想找到那些癮君子,躲在包廂里面實在不是一件事兒,于是我們就坐在了大廳一角,點了酒,然后由林豪出去打探消息。

  我和小白狐兒剛剛坐下,大廳中間的舞池里面,前來宣泄情緒的男女瘋狂地起舞,邁克爾杰克遜的舞曲加上震耳欲聾的音響,的確是讓人忍不住隨著擺動身體,我抿了兩口酒,小白狐兒便坐不住了,嚷嚷著要去那群魔亂舞的舞池里面蹦跶,我攔不住,也自由她去。

  小白狐兒離開之后,我等了十來分鐘,林豪回來了,一臉喪氣,附在我耳邊說道:“靠,這些家伙得到過消息,十分警戒,不跟陌生人交易。”

  我點了點頭,然后問道:“這個是自然的,省局那邊沒消息,我們這邊倘若一來就能夠查到線索,實在也太小看別人了,先別急,我們等一等,看看場子里面的情形再說。”

  我讓林豪稍安勿躁,然后去尋找舞池中的小白狐兒,結果眉頭突然皺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