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 文公子,尹悅頑皮惹禍端

  尹悅這小狐貍總是瘋瘋癲癲,這轉眼的功夫就已經跑到了舞池之中去,在那異國舶來的勁爆音樂和絢麗的舞臺燈光烘托下,身子抖得像抽了羊角風一般,不過這小妞兒到底是有些修行的底子,無論怎么擺弄身體,都是那般的好看,她是洪荒異種,生長與人不同,前兩年小娃娃一個,現在倒是出落得跟十五六歲的清純少女一般,天生自有一股嫵媚端莊的氣質,弄得旁邊的男人神魂顛倒,舞臺下意識地就變得以她為中心了。

  這種感覺讓小白狐兒十分著迷,她的心智到底有些不成熟,盡情地釋放自己的美麗,舉手投足間,艷光四射,莫說旁人,便連我的呼吸都不由得粗重了幾分。

  因為我們來這兒是要找出那些癮君子的拆家,所以林豪選擇的歌舞廳自然不是正規的那種,在我們周圍,濃妝艷抹的流鶯在身邊來來回回走過,很多人甚至談好價格之后,直接到樓上的包間,或者附近的酒店去解決動物的本能,所以舞池四周的男人手腳就有些不干凈來,奮力往小白狐兒那邊擠,而其中有一幫人,七八個,個個膀大腰圓,兇神惡煞,色瞇瞇地將小白狐兒給圍了起來。

  我轉頭瞧過去的時候,正好是瞧見其中有一個光頭疤臉男笑嘻嘻地朝著尹悅繃得滾圓的臀部摸去。

  這些人外表兇狠,不過都是些地痞流氓,根本就不是小白狐兒的對手,我倒也沒有擔心她的安危,就怕這小姑奶奶發了脾氣,鬧將起來,將我們此番暗訪的事情給搞砸了。

  不過似乎明白我的心意,小白狐兒嘴角微微一翹,身子一扭,便避開了去。她避便避了,卻惡趣味地一轉身,竟然一瞬間將那個出手猥褻她的那個光頭男全身都給扒光,連內褲都沒有剩下來。

  九十年代的南方市最對外開放的窗口,而像這樣的歌舞廳,則是最為開放的去處,但是即便是再開放,也沒有人瞧見過當眾赤裸、絲縷不著的猛人,那光頭男紋了一身兇猛的青龍,龍尾一直蔓延到了那地方去,著實花哨,然而這平日里最得意的刺青在這樣的場合露出來,頓時就嚇了一大跳,大聲喊了一下,張羅著左右的同伙幫忙,至少給塊兜襠布,而舞臺也頓時混亂成了一團。

  小白狐兒就是一個柔柔弱弱的漂亮小妹兒,一副無辜的模樣,趁亂朝著我這邊跑來,除了像我這樣的人,倒也不會有誰會想到這個像香草一般柔弱的女孩子,竟然是這般亂局的罪魁禍首。

  光頭男瞬間變成裸奔男,那些滿臉兇惡的漢子一邊罵罵咧咧地四處張望,一邊七手八腳地給他遮擋起來,而小白狐兒則沒心沒肺地笑,一邊伸手過來拿杯子里面的酒,我打開了她的手,板著臉說道:“小孩子不準喝酒。”

  小白狐兒跟我的日子許久,曉得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一邊朝著旁邊盛放綠茶的玻璃杯拿去,一邊興奮地說道:“哥哥,你看,那光頭好好笑哦,那么大的一個壯漢,結果那兒卻那么小……”

  我的臉更黑了,又攔住了她的手,咬牙切齒地說道:“女孩子家家,怎么能說出這么不害臊的話兒來呢——這杯子也不能喝,我剛才喝過了。”

  小白狐兒手一翻,將玻璃杯給搶了過來,將里面剩下的綠茶一口飲盡,還美美地打了一個嗝,開心地說道:“我不介意。”

  我一臉苦笑,這小妮子最近倒是越來越黏我了。瞧著那些人腦袋四處轉,在角落將光頭的衣服給找到了,這時歌舞廳自己請來看場子的人出面,讓他們消停點。能夠在這么大一家歌舞廳里面看場子的,自然都是有名之輩,這幾個壯漢倒也不敢在這兒翻臉,剛才那一幕又著實丟臉,于是不再停留,陰著臉準備離開。

  這些人本來就要灰溜溜離開了,然而路過我們這里的時候,小白狐兒瞧見那光頭佬一臉丟人丟到姥姥家的窘迫模樣,忍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起來,大概是怕被別人發現,趕忙用雙手將櫻唇堵住,肩膀聳動不停。

  小白狐兒固然是笑得春光燦爛,然而那光頭佬卻大受刺激,頓時就一巴掌拍在了我們的桌子上,大聲喝罵道:“小娘皮,剛才是你搞的鬼,對不對?”

  世間哪有這么巧的事兒,正想下那咸豬手,結果就裸奔露面了,光頭佬回過神來,立刻懷疑起了這神秘的美麗少女來。他這一掌拍得桌子上的酒水直顫,林豪不動聲色地托住桌沿,將這力道給抵消了去,然后望向了我,而小白狐兒剛才張牙舞爪,這時卻裝作了柔弱少女,朝我身后躲來。面對著這光頭的暴怒,我平靜地抬起頭來,不動聲色地說道:“既然小器,身材又不好,就不要光著身子亂跑了,小心感冒。”

  我滿心的關懷卻讓光頭佬一股血直沖腦門,他倘若有頭發,必然是怒發沖冠,頓時就要發作起來,結果剛才看場的那個黑西裝走過來,寒聲威脅道:“江老三,你要是再鬧事,別怪我不給你大佬面子。”

  這光頭江老三似乎有些畏懼那黑西裝,鼻子重重哼了一聲,然后在我的耳邊悶聲威脅道:“小白臉,有本事你永遠別走出帝豪,哼!”

  江老三帶著自己的兄弟氣沖沖地離開,而那將他嚇走的黑西裝則彬彬有禮地給我們鞠躬致歉:“三位客人,受驚了。”說完話,揮手叫服務生拿來兩瓶酒,算是賠禮。對方做得如此周全,倒讓我們沒話可說,待這些人離去之后,我這才偏過頭去,仔細詢問起林豪剛才過去接觸的情況,得知他倒是找到了一個拆客,結果人家死都不承認,就是不搭理他,弄得沒趣得很。

  非常時期,不做生客,這事兒并不難理解,我想那走私組織如此的嚴密,自然跟這些拆客不是一家的,想要順藤摸瓜,將那些人給揪出來,這路子本就有些艱難,我也并不在意,此番出來,即便是探不到什么消息,見識一下這兒的風土人情,也不算是白來。

  我們兩人聊了一會兒天,舞臺重新回復喧鬧,剛才給我們送酒的那個服務生這時又走了過來,低頭恭聲說道:“三位客人,那邊有一位先生想要見一見你們。”

  我皺著眉頭瞧過去,只見側邊盡頭的貴賓包間前,虛掩著半扇門,里面露出了半張臉來,朝著我們這邊打量過來。

  這樣的舉動著實有些不禮貌,林豪都不用跟我請示,直接皺眉說道:“誰要見我們,自己過來便是,還要我們移駕,這是哪門子道理?不去!”

  林豪直接拒絕了,這正是我的想法,微笑不語,那服務生從托盤上面取下一張餐巾紙,上面寫著幾個字:“轉手脫衣,手法甚妙,江湖同輩,還請一見。”我皺眉,抬起頭來問道:“到底是誰要見我們?”

  服務生溫文爾雅地回答道:“要見你們的,是文公子。”

  “文公子?”我眉頭一揚,想著既然對方看出了尹悅的手段,又叫人前來相邀,過去會一會也沒有什么壞處,說不定還能有些發現,只不過南方市這邊叫人,要么就直接“老板”、“經理”,要么就像香港一樣叫做“文少”,文派一點的也可以稱之為“先生”,這公子二字,說起來倒是有些古怪,難道他爹很出名?

  我心中疑惑,也有些意動了,點了點頭,站起了身來,平靜地說道:“那請帶路吧。”

  三人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左側盡頭的這個這豪華包間,推門而入,只見門兩側一左一右站著兩個門神一般的漢子,一股魚腥味,眼神像狼一樣犀利,厚嘴唇,而里面偌大的包廂沙發上,卻只坐著一個穿著煙灰色條紋襯衫的青年,面如冠玉,鼻若懸膽,眉目疏朗,天生一副好皮囊,他在我們進門的時候剛剛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伸手過來說道:“鄙人姓文,文鵠,剛才湊巧瞧見這位靚女的颯爽英姿,不由生出結交之心,還望三位莫怪。”

  他親自引我們三人坐下,然后掃量我們一番,這才笑著說道:“我這人最好結交朋友了,未曾請教……”

  這人態度十分客氣,不過言語之間,頗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覺,我對他這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有些好笑,不過口中卻說道:“剛才我妹妹為了避免被那些流氓吃豆腐,手段過激了一點,讓文公子笑話了。我叫尹志程,這是我妹妹尹志悅,他是我朋友小豪。”

  “尹志程、尹志悅?”文公子念了一遍,哈哈一笑:“好名字,不過跟金庸先生書里面的尹志平好像,哈哈……”

  這人自以為幽默,嘿嘿笑了起來,我這些年來忙于修行,金庸的武俠書聽過沒看過,不曉得有什么緣由,附和著笑了兩聲,然后問道:“不知道文公子請我們幾個進來,是有什么事情,好吩咐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