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章 撂狠話,不給面子弄死你

  我雖說年紀還不到而立之年,但是畢竟在宗教總局這樣的部門任職許久,而且還擔任要職,居移氣養移體,多少也帶著些氣勢,這般平淡說來,那文公子不由得坐直了幾分,臉上輕浮之色也收斂了許多,期待地說道:“南方省這個地方,就修行而言,向來都是荒漠之地,能夠見到像志悅小妹這般有趣的人兒,實在是太罕見了,不知道三位來自哪兒?”

  我瞧見這文公子雖說在與我說話,但是一雙眼睛卻恨不得鉆進小白狐兒的骨子里去,我曉得就是剛才尹悅在舞池中央的表現太過于嫵媚,結果將這追風逐蝶的登徒子給引過來了。

  依我的身份,自然不會對這樣的登徒子有太多的耐心,不過當我的視線移到了站在門口如門神一般的兩個漢子時,卻還是坐了下來,胡亂編了一個說法,將我們三人是北方人,南下工作的,我是一個貿易公司的負責人,而小豪則是我的司機,至于小白狐兒,則是高中生,因為已經保送到了洪山大學,所以特地帶過來玩兒一下的。

  這話兒是哄鬼的,明眼人都能夠瞧出這是我在應付差事,而文公子卻順桿兒爬,認真地對小白狐兒說道:“小靚女,相逢即是有緣,不知道你會在這里待上幾天,洪山大學我有朋友的,可以提前接觸一些,另外南方市雖說是個急速擴張的城市,但是畢竟還有好多景色可以瀏覽的,你如果需要導游的話,可以聯絡我。”

  說到這里,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名片盒來,給我們三人都遞上了名片,我低頭一看,卻見上面寫著“盛世漁業”,下面除了文鵠的名字之外,還有一個移動手機的電話號碼,除此之外,簡簡單單,再無其它。

  遞完一輪名片之后,文公子笑著說道:“小弟不才,現在在幫家里面的公司做事,盛世漁業尋常人可能并沒有怎么聽過,不過卻壟斷了南方市四成以上的水產市場,各位倘若是想要食海鮮,直接給我一個電話,無論是澳洲龍蝦,還是北海段的石斑魚,又或者挪威三文魚,都不在話下,小弟直接派人送上門來。”

  他夸下海口,我便當作過耳風,應付幾句之后,文公子來邀酒,我們也懶得喝,應付兩句,然后起身離開了,小白狐兒受不了那文公子想要剝光她一副的惡心目光,先一步離開了房間,而林豪則緊跟其后,我落在了最后,與文公子告別,正想離去,卻瞧見這位俊朗的男子臉色變得有些陰沉了,似乎不太喜歡我們的冷淡,沉聲說道:“尹經理,留步。”

  我回頭,一副疑惑的模樣,而文公子則兩步上前,壓低著嗓門跟我說道:“明人不說暗話,尹兄別說自己是什么貿易公司經理的話兒,咱們都是這個行當里面的人,誰也瞞不過誰,坦白講,那小靚女可是你養的小妖精?開個價,多少錢,或者別的什么,把她讓給我吧!”

  我心中一驚,卻不知道小白狐兒是哪里露了破綻,竟然被這個看著并不是什么高人的男子看出了底細來,要曉得尹悅身上可是有著我李道子師叔祖藏匿氣息的神符,當日她被拐入滄瀾道場,便是連人老成精的岷山老母都沒有瞧出來,怎么年紀輕輕的他反倒是一語道破了真相?

  我心中波瀾驟起,不過臉上去表現得淡然,嘴唇微微抿著,笑著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志悅就是我的妹妹。”

  文公子凝視了我好一會兒,這才冷冷地說道:“朋友,我是給足你的面子了,別給臉不要臉!說句實話,在整個南方省,還沒有我文公子得不到的女人,你若是想要相安無事,乖乖地交出那個小妖精來,要是不肯給我面子,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小白狐兒一走,他那彬彬有禮的姿態立刻就消失不見了,臉上雖然帶著寒霜一般的冷笑,但是眼神卻仿佛想要將我給吞下去一般,聽到這小子的威脅,我笑了笑,沒想到在這樣一個地方,竟然會有人對我做出這般的威脅來。不過就憑著他門口的那兩尊門神,也的確是有底氣說出這話兒來,我不介意,但并不代表著我因此而退縮,直接頂到他面前,然后笑著說道:“嗯,原本會擔心南方之行太過于無聊,現在好了,我等著你,小朋友。”

  說完這話,我朝著包廂門口走去,那兩個家伙一左一右,躋身過來攔住我的去路,我停頓了一下,回頭望了文公子一眼。

  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猛地一揮手,兩人讓開了道路來,我出了包廂,瞧見小白狐兒和林豪并沒有等我,而是朝著門外跑開去,我有些意外,不曉得這兩人到底是發了什么瘋,趕忙快步走出這歌舞廳,來到馬路前,瞧見小白狐兒飛奔著,消失在了附近的巷道口,林豪到沒有離開,而是站在門口不遠處等著我出來。

  我快步走到跟前,問林豪怎么回事,這家伙告訴我,說尾巴妞剛才出來的時候,說似乎看到了一個故人,她去追了,讓我在這兒等著你。

  我皺著眉頭,問是什么故人?

  林豪搖頭,表示不知曉。我心中有些不安,在她剛剛被認出來的情況下,又被使出了這么明顯的調虎離山之計,到底如何是好?即便是小白狐兒并不畏懼對方,但是倘若暴露了我們的身份,只怕會因小失大。我匆匆上前,然而這時前面的巷子里突然躥出一伙人來,定睛一看,竟然是剛才憤然離場的那些個家伙,而剛才蒙羞的光頭佬則拎著一根鋼筋,咧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和一嘴爛牙來:“小白臉,你還真的出來了。”

  我急著要去尋找小白狐兒,并沒有時間理會這些家伙,匆匆往前走,而那光頭佬瞧見我一言不發,以為我心虛了,想要跑開去,結果手上一緊,抬手就朝著我的腦袋一棍子甩來。

  這鋼筋是工地上的那種廢料,不過尖端銳利,倘若是戳,可能就要死人了,他也有些分寸,尋思著教訓一下我就好,而我則有些好笑,我出山便統領特勤一組這樣重要的部門,憑的是自己一身的本事,算得上是年少得志,卻罕有被人冠以“小白臉”這種定義。我不想打架,但是這樣的家伙就像鼻涕蟲一般,著實有些討厭,當下也是猛然一收腳步,伸手過去,牢牢將他砸過來的鋼筋給抓住。

  手上的武器被制,光頭佬立刻下意識地往回收縮,結果他就是費上了吃奶的力氣,都沒有辦法移動這鋼筋一分。

  那鋼筋,就像生了根一般,牢牢掌握在我的手上。

  自己無能為力,他倒是想得很開,朝著旁邊吩咐道:“都愣著干什么,還不快上來幫我?”

  他一聲呼喚,旁邊六七人立刻捏著拳頭沖了上來,我心中發火,凝視著周遭這些蠢蠢欲動的人,寒聲問道:“當街攔人,圍堵我們,你怎么知道那事兒便是我們做的?”

  光頭佬一邊與我較勁,一邊咬著牙齒說道:“不管是不是你們做的,就憑你剛才對我說的那句話,老子今天就得弄一弄你,讓你知道這兒是誰在當家做主。小白臉,不想吃苦,就將剛才跟你那個妹子交出來,讓大伙兒爽利爽利,說不得承你一份情,下手會輕一些——要不然,老子打斷你兩只腿,再在你臉上劃幾刀,讓你以后還出來招搖!”

  我看著周圍擠擠而上的這些壯漢,最后問了一句話:“憑什么?”

  “憑什么?”

  光頭佬像是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話,與周圍的同伴哄堂大笑,旁邊一個齙牙漢子將手中捏得緊緊的拳頭遞到了我的面前,大聲嚷道:“憑什么,憑大爺們這沙包大的拳頭……啊!”

  強權者憑著暴力為所欲為,卻不知道這恰好是最不靠譜的東西,因為一山總比一山高,他們卻不知道碰到比自己更強的對手時,該如何處置。既然沒得談,我便不再與這伙人廢話,左手捏緊,一拳砸在了那齙牙男的面門處,他發出了一聲激越的慘叫聲,引以為傲的齙牙脫離了牙床,而人則朝著后面跌落而去。

  我一出手,林豪自然也不再示弱,這小子這兩年雖然也算是入了修行者的門道,但畢竟基礎太差,遠遠不能比擬組內的其他成員。不過特勤一組這樣的團隊,每一個人都是千挑萬選的強手,即便是在組里面實力掛車尾,對付這一幫青皮流氓,也還是綽綽有余的,他一動,腿影漫天,那些家伙還沒有接近,便直接胸口中了一腳,人就朝著后面跌飛而去,直接砸落在了馬路牙子前。

  根本不用我動手,林豪一人就將這所有的家伙給搞定了,那與我僵持的光頭佬頓時就愣了,結結巴巴地說道:“佛、佛山無影腳?”

  我丟開鋼筋,直接甩了他兩巴掌,朝著前面的小巷走去,然而剛走兩步,卻見小白狐兒帶一臉悲傷的表情沖到了我的懷里,嗚咽著說道:“我看到胖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