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章 疑胖妞,多方查證內鬼出

  尹悅一說到“胖妞”,我臉色一變,抓著她的肩膀問道:“你說的可做得了真?”

  這小白狐兒流著淚水,使勁兒地點了點頭,說嗯,雖然時隔這么多年了,但是我幾乎一眼就瞧出它來了——它根本就沒有怎么變過,還是往年那般小,蜷縮在墻頭,不比籃球大,唯一的區別就是額頭上面有一個黑色的發箍,就像電視上的孫悟空一般。

  黑色的發箍?

  我心中發緊,胖妞與尋常的猴子有著很多不同,有著通背猿猴的血統,乃冥界來客,除了不能言語,倒是與小白狐兒一般,然而它多年未歸,要么就是出了什么事故,要么就是被人囚禁起來了,小白狐兒倘若真的沒有看錯,而那黑色發箍倘若又不是飾品的話,恐怕它已然被人給控制住了——一想到這個猜測,我的心中就發緊,趕忙問小白狐兒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白狐兒告訴我,說她剛才走出來的時候,瞧見遠處的墻頭有一個小小的黑影,她心中一動,便跑過去瞧,結果正好瞧見一個像極了胖妞的瘦小身子,她大聲喊叫著“胖妞”的名字,那小黑影略微一愣,然后回頭看了她一眼,卻仿佛受驚一般地朝著遠處跑去,小白狐兒在后面追了一段時間,失去了蹤影,又怕我擔心,這才回來與我知曉。

  就是那小黑影回頭的一剎那,小白狐兒瞧見了一個小猴子的模樣,這才是確定出了那就是胖妞。

  當年五姑娘山頂上,神仙府中,我、小白狐兒和胖妞三個相依為命,那情感是旁人無法理解的,特別是小白狐兒和胖妞,兩個小東西口不能言,幾乎整天膩在一起,而胖妞又似乎特別照顧小白狐兒,使得她記憶中十分鮮明,就像大哥哥一般,此刻也是頗為惶恐,忐忑地對我說道:“哥哥,你說胖妞是不是不認識我現在的模樣了?我要是變回以前的樣子,它會不會就不跑了?”

  我心中幾乎能夠肯定胖妞被人給控制住了,卻不能對她講,摸著她烏黑發亮的頭發,極力控制情緒說道:“沒事,尾巴妞,這個世界很大,不過也很小,既然胖妞還活著,那么我們一定能夠在這個城市里找到它的,你放心。”

  小白狐兒拉著我的手,急迫地說道:“哥哥,我曉得它從哪兒跑開的,我們現在去追,說不定它沒有跑多遠——它不認識我,但認識你,我們去找它好么?”

  瞧見這少女一雙期冀發光的晶瑩雙眸,我不忍拒絕她,答應陪著她一同前往,這時林豪拉住了我,問道:“老大,這些家伙怎么處理?”

  我瞧見被揍得散落一地痛苦呻吟的這些家伙,不由得苦笑,他們平日里欺壓良善,而一旦遇到比他們更加兇悍的人,卻連逃跑都膽怯,著實讓人瞧不起。我問小白狐兒,說這些人剛才還想非禮你,你覺得怎么處理呢?這小妮子走到光頭佬面前來,啪啪啪啪甩了四個耳刮子,然后趾高氣揚地笑道:“嘿嘿,本姑娘今天心情不錯,就暫且饒過你們這些家伙,以后眼招子放亮一點,別瞧見漂亮小姑娘就想上前打主意,下次落在我手上,把你那玩意給切了,信不信?”

  這少女說得囂張跋扈,但這些家伙卻偏偏吃這一套,點頭哈腰地稱是,然后夾著尾巴離開。

  我想了一下,讓林豪回去取車,而我跟著小白狐兒一起走,兩人快步走進巷道,然后循著那黑影的方向追去,然而那黑影子飛檐走壁,走得全部都是高樓峭壁,小白狐兒能過,但是我卻力有不逮,尋了一段路程,卻也沒有了法子,正郁悶間,我感覺身后有個黑影子一閃而過,心中微微一動,拉著小白狐兒朝前面的轉角匆匆走去,然后當身影一離開對方的視線之后,便立刻停住腳步,將身子給藏起來。

  剛剛站定,遠處的巷道立刻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屏住呼吸,感覺到那腳步就在跟前的時候,探出了一只腳,朝著路上伸去。

  幾乎是以極高的速度,立刻有人被我伸出的腳給絆倒了,朝著前面的墻壁跌飛而去,眼看著這人就要摔一個狗吃屎,卻沒想到竟然一個凌空而翻,腳在墻面上點了兩下,就順利地落穩下來。這人避得漂亮,不過我卻并不停歇,伸手過去一抓,卻是將他的上衣給揪住,猛然一拽,那人又給了一個反方向的力量,結果卻將他半根袖子給扯了下來。

  我將這袖子給掂量在手中,那人急速后退幾步,雙手一錯,擰成兩只爪形,朝著我再次撲來,我上手與其搏擊,感覺對方身手當著不錯,竟然有張世界這般的武學修為,而且一身筋骨剛硬,幾個回合下來,竟然還游刃有余,穩穩地防住了我的攻勢。

  兩人再次分開,那人剛一站定,結果身后卻傳來一陣巨力,再也頂不住了,朝著地上撲倒而去,這小巷之中泥污四處,他給死死按在了地上,卻是那找不到胖妞而一股怒火沒有傾瀉的小白狐兒出了手,讓他無法動彈。此刻的尹悅渾身炁場渾厚,雖說沒有將那三條尾巴給露出來,卻宛如鉛塊一般沉重,那人在掙扎了好幾次之后,最終選擇了屈服,不再亂動。

  我走上前去,蹲下身來,打量了一下這個家伙,雖說臉上蹭了好多污垢,但還是能瞧出大致的模樣來,卻是在剛才的歌舞廳包廂里面,給那所謂的“文公子”守門的其中一名保鏢。

  那個叫做文鵠的紈绔子弟說過要讓我好看,自然得了解我的行蹤,要不然在南方市這個人口多達數百萬人的城市里面,想找到我,還真的不容易,所以才會派這么一個家伙過來跟蹤我。將這人給擒住了,到底要怎么處理呢?我思考了一會兒,決定暫時還是不要打草驚蛇,說不定這也是一條線,埋下來,或許還會有意外收獲呢。

  如此決定之后,我將這個家伙給從地上拉起來,猛然按在墻上,然后壓低著聲音,平靜地說道:“我知道你也不過是個跑腿的家伙,所以也不想為難你,今天且放過你,回去給你的老板說,我等著他的手段。”

  那人瞇著眼睛瞧我,待我稍微一放松力量,他便像驚弓之鳥一般,快步朝著巷子的末端跑去,很快就沒了蹤影。

  放走這個保鏢,我說服小白狐兒先不要再尋找胖妞了,而是到了前面與林豪約定的路口,乘車離開。

  我們返回了省局大院提供的招待所,一夜無事,到了凌晨五點鐘的時候我接到通報,說去監視那四個前專案組遺留成員的幾個人都陸續回來了,我連忙起床,前往會議室聽取匯報。前去偵察的都是特勤一組的老手,有徐淡定、張大明白、張勵耘和趙中華,前面三人的匯報都沒有太多的問題,基本上都是安排好家人,然后處理各種私人事務,準備著進組的封閉式辦案日程,唯獨有趙中華負責的那一位,行為有些不合常理。

  那個家伙大晚上的,居然跑去給自己先后去世的父母上墳,而且他似乎預計到會有人跟蹤自己一般,下意識地使用了很多反跟蹤的手段,不斷地繞路,要不是趙中華有一個十分不錯的身手,恐怕就要走失了。

  除了上墳,這家伙還去附近的店子打了兩個電話,回去的一晚上,幾乎到了凌晨三點多鐘,才關燈睡覺。

  趙中華是四個人里面回來最晚的,就他的說法,他甚至都不想回來的,只是白天還需要工作,而此人可以,先回來與大家通報一下,如何行事,這些都需要討論一番。我點了點頭,封閉式進組,這是為了案件的進度而為,而這大晚上的跑去拜祭父母,又弄出這么多神神鬼鬼的動作來,著實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的動機所在。

  如此說來,這個人就是我們此案重點關注的對象,我表示明了,然后吩咐他們四人趕緊去補覺,白天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眾人領命睡去,而我又與值夜班的努爾和張世界兩人交換了一下意見,替換他們離開,小白狐兒這時也起來,我便在省局提供的辦公會議室里面查閱努爾帶人整理過的資料,到了早晨七點半的時候,有人過來敲門,說李副局長找我過去。我點了點頭,讓小白狐兒在這兒留守,而我則跟著那人一路來到了李浩然的辦公室,瞧見這位前輩沏著一杯濃濃的茶,桌子上一堆資料,眼珠子里面還有血絲,也是一夜未眠。

  我與他十分相熟,倒也不會拘束,坐在他的對面,寒暄了兩句,便問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局抽出一份檔案來,告訴我道:“這個王奉軒,我查看了他入職以來的所有檔案,發現有好多地方都是模糊不清,被人為的修改過,倘若真的有內鬼,我想他的疑點很大……”

  我的眼睛在一瞬間就亮了起來,因為這個王奉軒,正是趙中華盯著的那個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