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章 遲生變,疑似內鬼吊墻頭

  李浩然初來南方省,若是想要坐得住,必然就得立威,要做出一些讓人心悅誠服的成績來,方才能夠走得更遠,所以他對于此案件也是十分的上心,我想著他這人還算是可靠,跟南方省這邊也沒有什么瓜葛,于是將我派遣特勤一組的組員對那四人進行監控,最后得到的反饋結果告知于他,李副局長聽完之后,沉吟了一番,然后對我說道:“事情到這里,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內鬼,就是王奉軒了。”

  我心中還有疑惑,不過王奉軒絕對有問題,這是必然的,如果深挖一下,說不定有許多線索,對于是將其立刻進行控制,還是裝作不知,繼續觀察,讓他露出馬腳這件事情來說,我有些把握不住,便問李副局長,他思考了一下,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等到他上班,就先控制起來吧?”

  我揚眉,不解地問道:“哦,為什么呢?”

  王奉軒露出了馬腳而不自知,我們便極有可能順藤摸瓜,將與他聯系的上家給揪出來,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一切都會變得明了,而倘若貿然將他給控制起來的話,無外乎就是兩種結局,第一就是痛哭流涕,將事情一籮筐兜出,第二則是死不認賬,然后我們對他施展手段,然而問題在于沒有人確定他真的就是那個內鬼,而且即便是,他知道的未必會有多少。

  從種種跡象表明,我們所面對的這個敵人不但狡猾,而且極為謹慎,即便像潛伏在我們周圍的內鬼,也不一定能夠知曉他們的行蹤。

  對于我的疑問,李副局長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個理由:“遲則生變。”

  他說出這話來,讓我意識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僅僅才來十幾天,李副局長便感到了一種沉重的危機感,要不然也不會說出這么沒有把握的話語來。從那些人處理事情的毒辣手段來看,只要一旦有可能威脅到自己的事情發生,便會不顧一切地發動力量,將這危機給掐滅于萌芽狀態,倘若時間久了,那王奉軒出了事情,我們目前唯一明了的線索也就斷了。

  這事情既然李副局長敲定了,我也沒有什么意見,他告訴我,說今天他會跟幾位領導溝通一下,而我這邊,等王奉軒一來省局報到,便可以立刻將其控制住,展開攻勢,而倘若他不肯承認的話,是否需要動一些特殊手段,這個事情還等他與幾位領導敲定之后,再進行授權。

  兩人商量完畢,我離開了李副局長的辦公室,回到了臨時的辦公地點,經過短暫的休息,在八點多鐘的時候徐淡定和努爾堅持照常過來開例會,我把兩人給叫到里間的小辦公室,將我與李副局長的溝通給兩人透露,徐淡定認可了這決定,而努爾則表示出了異議,認為目前的線索十分雖多,但是靠譜的卻沒有,對方在我們這里安了釘子,看似一步妙棋,不過卻將自己的軟肋給暴露出來了,倘若能夠順藤摸瓜,說不定會有奇效。

  我將李副局長的擔心說給他聽,努爾沉默了一番,然后朝著外面看了去,面無表情地問我道:“李副局長沒有說透,他的意思是,除了王奉軒,我們省局這里還有他們的眼線?”

  我點頭,說雖然是杞人憂天,但是卻不無道理,李副局長剛來,也不會大張旗鼓的動,而我們也只是想要將這個案子給辦了,梳理內部的事情,還需要水磨功夫,這事兒咱也不能替別人將心給操完了;行了,外面的人都來得差不多了,我們先將例會給開了,然后你們再回去睡覺,中午我們再碰頭——這案子估計得搞一場拉鋸戰了,天長日久,可別一開始就將身體給弄垮了。

  三人開完小會,外面的臨時會議室也熱鬧起來,我推門出來,瞧見人來得都差不多了,只是……

  唉,都這個點了,我們的目標王奉軒怎么還沒有出現?

  我皺起了眉頭來,打量會議桌的周圍一圈,才發現所有人都到齊了,唯獨王奉軒沒有出現。我心中一沉,自覺告訴我事情可能有些不妙,于是問前專案組的王世軍說道:“嗯,怎么王奉軒還沒有到?你們有沒有瞧見他,或者他有打電話過來,通知有事情先不來了么?”

  王世軍搖頭,旁邊兩個也是一臉迷茫,都說不知道,我心想壞了,頓時就坐不住了,霍然而起,跟努爾說道:“你來主持例會,我先過去看一下。”

  說完話,我匆匆而起,帶著司機林豪和負責跟蹤王奉軒的趙中華下了樓,當下也是由趙中華指路,林豪開著車子一路飛奔而行,二十分鐘之后終于到了王奉軒的住處。三十二歲的王奉軒一人獨居,是租的一個民房,而他單位的分房則由跟他離婚了的妻子和五歲大的兒子居住。趕到這一處大量外地人聚居的筒子樓里,我命林豪在一樓的窗外守著,然后帶著趙中華敲響了位于三樓的房門。

  我心情急躁,敲得也很響,結果不但沒有將門給敲開,而且還將房東給敲了過來,那南方老頭用濃郁的方言朝我罵罵咧咧,而我則沒有再多做理會,直接伸出腳,一腳將這扇木門給踢得飛起。

  在那木門跌落地上的時候,我瞧見了一個人,一個穿戴整齊、卻將自己脖子吊在了天花板的吊扇上面的男人。

  一直被我們懷疑是內鬼的王奉軒,竟然將自己給吊死在了自己居住的出租屋里。

  瞧見王奉軒突出的翻白雙目,以及伸到了下巴處的舌頭,我曉得他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心中嘆了一口氣,背靠在走廊的墻上,感覺自己到底還是沒有想到這一遭,我們所有的計劃都給王奉軒的死亡給打亂了,這狗日的倒是一了百了,但是我們寄托在他身上的所有線索,卻也全部都給剪斷了,沒有辦法再找回來。

  被我冒失舉動嚇了一大跳的房東老頭原本還想要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但是瞧見了王奉軒的尸體,頓時就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放聲大叫道:“啊,啊……”

  他叫得嚇人,左右的門都推開了來,想要瞧瞧是怎么回事,然而這房東老頭卻立刻明白過來,自己的房子里面死了人,這事兒要是傳了出去,誰還敢過來租房子。想明白了這一點,他立刻朝著那些想過來湊熱鬧的家伙嚷道:“剛才腳滑摔了一跤,大驚小怪的干嘛,都回去,不要出來,走、走、走!”

  他大聲嚷嚷著,那些人倒也沒有再過來,只是在門口好奇地張望,房東老頭趕忙將我們給請進了屋子,哭喪著臉說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讓趙中華出示了證件,然后告訴他我們是警察,接到消息,專門過來處理這事的,讓他先出去,保護好現場,最好不要讓這事兒傳播開來。這吩咐正合他的心意,連忙出去攆人,而我則嘆了一口氣,對林豪說道:“事情既然已經如此,那么你先打個電話,給努爾他們通報此事吧,另外我們勘測一下現場,看看能不能在這個房間里面找到什么線索吧。”

  為了辦案的方便,南方省局特地抽調了資金,剛剛給我們特勤一組買了四部摩托羅拉的移動手機,三部我、努爾和徐淡定拿著,而另外一部則用作機動,這玩意有一個別名,叫做大哥大,又笨又重,而且用的是模擬移動電話網,通話效果很差,我懶得拿,一般誰跟我辦事,誰就帶著,趙中華打電話,將此事通知了留守總局的人員,而我則將在樓下守候的林豪也叫了上來。

  我先是小心地打量了一番王奉軒懸空的尸體,然后打量了周圍的環境,也沒有將他給放下來,免得破壞了現場。

  從我瞧見的場景來說,這是一個典型的自殺現場,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王奉軒將化纖繩系在了吊在天花板上的吊扇那兒,接著踩著板凳將自己給套住,接著踢開凳子自殺。不過越是這般明顯,我心中便是越有疑問,正疑惑間,趙中華戴著手套,從桌子上面抽出了一張紙來,遞給了我:“老大,這上面好像是王奉軒寫的遺書,你看看。”

  我帶上手套,接過來,瞧見是宗教局的標準信紙,上面寫著幾百字,而開頭便是這樣的話語:“我有罪,是我害死了專案組的同志,是我害死了副處長,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欠下的債,我自己來償還,死吧,我已經無顏再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通篇文字里面,王奉軒都處于極度的懊悔當中,他將所有的罪過都攬到了自己頭上,然后大致解釋了一下自己通風報信的經歷,最后不斷懺悔,說自己會墮落阿鼻地獄,不過這也無妨,總好過整日煎熬,坐立不安要好得許多,人一死,便解脫了,一倆百了。

  我死死地盯著這封信,心中的疑問卻變得巨大:“早要如此,何必今日自殺呢?”

  還是說,這里面另有隱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