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一章 線索斷,畏罪自殺陷僵局

  努爾、徐淡定帶著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現場,而隨著大隊人馬的到來,那南方老頭費盡心思想要瞞住的秘密就再也遮不住了,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看熱鬧的群眾也擠不進來,只是聚集在樓道里面,指指點點,小聲地說著話。

  在此之前,我大致地檢查過了一下現場,發現這兒十分干凈,除了桌子上面的這張紙條,其余的地方都有被人進行收拾過的痕跡,瞧見這場景,我開始強烈地懷疑起來,這兒并非是一個自殺事件,而是一起有預謀的謀殺。

  不過這所有的一切在沒有得到證據支持之前,都是無稽之談。

  前專案組的另外三名成員也隨著大部隊趕到了現場,瞧見這遺書的內容,頓時就懵住了,有兩個人難以置信,反復地說道:“老王這么老實的一個人,怎么會是他出賣了我們呢?”

  王奉軒平日里是一個工作特別謹慎細致的人,他向來溫和,從不與人爭吵,去年他老婆嫌他太忙于工作,對家里從不上心,鬧著要離婚,他卻沒有和別人一樣鬧得驚天動地,而是簽了字,還凈身出戶,將局里面分給他的住房留給了前妻和孩子,自己一個人出來租房子住。就是這么一個人,他怎么會是那個出賣了所有人的家伙呢?

  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相比于另外兩名同伴,領頭的王世軍卻回憶起了與王奉軒相處的點點滴滴,立刻找出了許多疑點來,比如王奉軒的老家在汕頭,雖說后來舉家搬來了南方市,不過那兒卻正是走私最猖獗的地方,說不定跟那個神秘組織有著淵源;另外王奉軒他父母死得十分離奇,自那之后,他的性格就變得過于沉默——會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這話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聽著王世軍舉證的種種疑點,另外兩人還是覺得不足為信,堅持向我表明了王奉軒是內鬼這件事情,實在是有些太過于荒誕。

  不過不管怎么說,人都死了,怎么討論都得不出一個結論來,唯有最后將案子給破了,方才曉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讓人將這遺書用證物袋給收起來,準備重點研究這東西的指紋和筆跡,看看到底是不是王奉軒自己寫的,另外尸體也需要帶回去,有專業人士解剖,看看能不能從殘余的尸體里面,找到一些別的線索來。

  調查取證工作十分麻煩,除此之外,還需要對附近的人進行筆錄,我心情沉重,叫了努爾和徐淡定來到旁邊的陽臺抽煙,幾口火辣辣的霧氣吞吐之后,我問徐淡定道:“你擅長弄鬼,能否感覺到這里面有怨氣殘留?”

  人倘若是被害的,必然就會有強烈的怨恨和不舍,有執念殘留,就容易被利用,而徐淡定又恰好是這方面的專家,說不定能夠作一個回溯推演,然而他卻搖了搖頭,對我說道:“這里的氣息十分干凈,根本沒有一點兒痕跡存在,這種情況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死者自殺,著急離開這個世界,恨不得永遠不再回來,第二就是有人特意清理過了現場,不會給我們一點兒機會。”

  兩種可能都有,至于是哪一個,這個就很難得知了,不過想到眼前即將出現曙光,卻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這心情著實讓人郁悶,我拍了拍手,勉強地笑著對兩人說道:“得,這一回我們算是碰上了對手,想要速戰速決,估計是不可能了。”

  努爾手搭在我們兩人的肩膀上面,平靜地說道:“世事無常,有的時候艱難無比,有的時候輕而易舉,這就是所謂的勢。所有的罪惡最終都會露出真面目,只不過是時機未到而已。當然你們也不要太過于擔心,我昨天大致了解了一下,南方省這邊的力量還是蠻強的,特別是鑒定技術,是從香港那邊傳承過來的,應該算是全國頂尖,到底怎么回事,我們等待結果就行了。”

  這邊弄完了之后,王奉軒租住的房子在那房東老頭一陣罵聲中被貼上了封條,我們將尸體給帶回了總局,請最好的技術專家進行分析,當然,所有的事情并不可能就此了結,我將特勤小組的人員分成了兩班,日夜輪替,努爾負責白班,徐淡定負責夜間,而我則總攬全局,開始根據所有匯總的線索,有條不紊地推動著。

  對于王奉軒的死,我特地找到了李副局長,與他進行了討論,他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倘若王奉軒真的死于滅口,那么必然就是有人已經意識到他暴露了,或者有跡象表明他已經暴露了,才會斷然下了黑手,要不然不可能活了這么多天,卻在這個時候上吊自殺,那么是否有可能是我們內部泄密了?

  我斷然否認了這個可能,確定王奉軒的可疑,是在我派遣的特勤人員回來稟報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當時只有我,以及徐淡定、張大明白、張勵耘、趙中華這五人在,這些都是我從中央調來的班底,他們若是不可靠,那世界就真的太瘋狂了;而李副局長這邊,辦公室里面只有我和他,自然也談不上泄密一事。

  王副局長揮揮手,說我的思路有點偏差了,他的擔心是昨天晚上他調取卷宗的時候,這情況是否被人發現,打草驚蛇了?

  這么說,也有可能,不過若真的如此,那么我們所面對的敵人,可能就太強大了。

  兩人一籌莫展,到了下午的時候,遺書鑒定結果出來了,字跡的確是王奉軒自己的,不過性質上面卻有另外兩人的指紋,現在技術處還在進行排查對比。當時在現場的時候,我們都帶著手套,那么這兩個指紋,便極有可能是第三方的人,這是一個線索,不過指紋這東西,資料對比極為繁復,不過即便技術處于全國領先,但在電腦技術還不算發達的當下,是很難大海撈針,將人給確定出來的。

  隨后尸體的解剖結果也出來了,王奉軒的確是自縊身亡的,除了脖子和氣管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沒有致死區域,而另外還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檢查出他有極嚴重的肺癌,已經到了晚期,到了這個時候,基本上沒有幾個月好活了。

  從這個檢查結果來看,他做內鬼的動機便有了,我令人立刻調查王奉軒前妻的賬戶,看看最近是不是多了一筆款項,倘若如此,只怕這個家伙就是因為自己被查出了絕癥,又放心不下自己的前妻和兒子,才收取了神秘組織的賄賂,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將自己的同事和戰友給葬送在了那一個冰冷的碼頭。

  張勵耘負責此事,很快就回來了結果,王奉軒前妻的妹妹,工行賬戶里面多出一筆十萬元的巨額現金,來歷不明,對方也無法做出解釋,并且言明這銀行賬戶是他姐夫以前用她的名義開辦的。

  事情到了這里,本來已經算是塵埃落定了,但是第二日法醫對王奉軒的腦袋解剖,卻有另外一個發現,那就是從他的腦皮層里面發現有大量的毛細血管破裂,小范圍出血。

  這在別人眼中并不是什么問題,然而一聽到這個結論,我和徐淡定對視一眼,皆曉得王奉軒在出事之前,曾經被陰靈之物控制過,如此說來,他所謂的自殺,不過就是掩人耳目的行為,恐怕他的死,最終還是因為受到了我們的懷疑,結果最終被人給殺人滅口了。事情到了這里,基本上就有了結論,不過對于專案組來說,卻不是一件好事情,對手回回棋高一步,將所有的可能都給堵上了,倒是讓人有些迷茫。

  案情陷入了停滯狀態,而對方又是暫時性的潛伏了起來,很難抓到對手的尾巴,不過辦過了這么多案子,我倒也不會打退堂鼓,這點耐心總還是有點,于是不急不忙地行事,按部就班地進行各種排查,一個月過去了,在李副局長和張伯的協助下,管控全市、全省的各類走私市場,結果卻誤中副車,打掉了鵬市和東官的兩個販毒團伙,也算是意外之喜。

  這成績雖說讓人高興,不過這兩個與香港勾結的販毒團伙里面沒有出現過修行者,辦事情都是使用槍支,辦案的過程中,又一名前專案組成員因為受傷,退出了我們的團隊。

  七月初,南方省的天氣酷熱,也只有早上和夜里會稍微涼快一點,來到南方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雖說也有成績,但是案情并沒有獲得太大的推進,上面已經有將我們給調回去的想法,畢竟隨著省局的人事調動,這兒已經算是穩定下來了,我們留在這里耗時間,便有些雞肋了,我頂住了上面的壓力,決定善始善終,不然心中掛礙,那可不好。

  建黨節的晚上,李副局長代表省局請辛苦的專案組成員聚餐,飯后,我沒有跟車回去,而是走到了江邊散步,華燈初上,我卻在如織的游人中間,瞧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男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