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五章 扮惡人,夜場逞兇過江龍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那個神秘組織留在南方市的首腦竟然就是那個看起來像是花花公子的紈绔子弟,也是掐斷我們一條重要線索的主導人,然而讓我產生疑惑的事情是,倘若這背后站著的真的就是文公子,那么他為什么會不曉得我和小白狐兒的身份呢,難道說這后面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不過隨著黑蟻的露面,一切都變得不再是那么重要了,從他們之間的稱呼來看,那個文公子在閔教之中的地位似乎比黑蟻還要高,而黑蟻也稱呼他為“公子”,則預示著文鵠說不定就是閔教下一代的繼承人,這樣的人物,只要將他給抓住了,那個神秘組織身上的迷霧和面紗,似乎就能夠一窺全貌了,想到這里我就變得十分激動,立刻電話通知省局留守的人員,全體集結待命。

  一個月過去了,而就在今天,我們將可能所有的事情給一舉搞定,不再猶豫。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省局,我立刻召開了擴大性的會議,并且邀請了李副局長列席。

  其間我將今天所遇到的事情給作了通報,然后將文鵠鎖定為重點對象,布置了一系列的任務,其中徐淡定帶領張世界等人,以及原專案組成員負責調查文鵠此人的真實身份,以及在南方市的住址,并由李副局長幫忙協調其他部門,努爾以及白班人員隨時待命,而我則與張伯一起,帶著小白狐兒、張大明白、林豪與張勵耘,以及十來個省局行動處的工作人員,一同前往文公子曾經露過面的歌舞廳。

  那里的服務生認識文公子,說明他常去那個地方,多部門的協調工作畢竟沒有那么快的效率,所以如果能夠從哪兒得到線索,那么說不定我們就能夠迅速將其捉拿歸案,倘若是能夠將黑蟻給一起逮住,那么其余的成員便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地全部倒下了。

  時間非常緊迫,文公子并不是蠢人,我和小白狐兒,以及張伯一同出現,倘若他意識到了這里面的關聯,說不定就有多遠走多遠了,到了那個時候,這條線也斷了,我們就真的只能返回京都,從長計議了。

  任務分配完畢之后,緊急會議結束,我和張伯帶著大隊人馬迅速趕往白鵝潭一條街的那家歌舞廳去,為了避免驚擾太多的無關人員,大部隊的車在角落停住,然后我帶著一眾人員直奔那家歌舞廳,在幾個手勢之后,省局行動處的人員在張伯的協調下將整個歌舞廳的外圍給團團圍住,然后我帶著一票人直接走進了這勁爆音樂震天響的歌舞廳內。

  一走進去,我便瞧見了那天被我們欺負的光頭佬,他似乎也認出了我們來,就像見到了貓的老鼠,恨不得將自己的腦袋給縮到桌子上去,我的目光在大廳內巡視一圈,瞧見了那日將我們呼喚到豪華包廂的服務生,不理前來迎客的工作人員,朝著那個家伙走了過去,而那人瞧見了我、小白狐兒和林豪,眼睛一亮,頓時就不動聲色朝著柜臺那邊走,手都已經朝著上面的座機伸去。

  張大明白及時地將這服務生的手給鉗住了,然后連拖帶拽地將他給帶到了一間沒有人的包廂里,將門合上,外面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頓時消停,林豪伸手掐住這家伙的脖子,寒聲說道:“怎么著,想要給文公子打電話,通風報信對吧?”

  服務生憋紅著脖子,死命地掙扎,不過他哪里有林豪的勁兒大,掙扎半天都沒有效果,這時門外一陣喧嘩,守在門口的張勵耘敲了敲門,然后在門外說道:“老大,他們這兒的保安主管要求進來。”

  我回答可以,門開了一條縫,那天制住光頭佬鬧事的黑西裝走了進來,他應該剛和門口的人員發生過沖突,揉著手腕,臉上盡是驚疑之色,不過這也使得他客客氣氣的,進門之后,確定了我就是這里的頭兒,恭謹地說道:“這位老大,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咱們開門做生意的,以和為貴,千萬不要有沖突,對不對?不知道您有什么需求,盡管說。”

  我微微一笑,指著那個堅毅不屈的服務生說道:“你問問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黑西裝瞪了服務生一眼,低聲喝問道:“怎么回事?”

  服務生被我們弄出來的這場面給嚇到了,瞧見了負責這場子安全的保安主管這副模樣,感覺不能善了,而且也瞞不過去,在被林豪給放開之后,結結巴巴地說道:“這位先生上回跟文公子有過沖突,文公子吩咐,說只要見到他們再來帝豪,就通知他——我剛才瞧見了,就想著給他打個電話……”

  他話還沒有說完,黑西裝便直接飛出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了服務生的臉上,“啪”的一聲,那服務生倒退兩三步,左臉迅速地浮腫起來。

  他捂著臉不說話,黑西裝則滿臉歉意地說道:“各位老大,手下人不懂事,還請多多原諒。你看這樣好么,我現在通知我們老板瀚星,讓他過來給諸位擺一桌,賠禮道歉,你看怎么樣?”

  我抿著嘴不說話,旁邊的張大明白粗聲粗氣地說道:“我們他媽的稀罕你一頓飯是吧,當我們是要飯的?”

  張大明白嗓門大,那黑西裝的臉色就有些變了,咬了咬牙,抬起頭來說道:“各位老大,俗話說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這事我們不在理,認了,沒有二話,不過我們老板瀚星在南方市也算是有名有數的腕兒,江湖人見了都得給幾分薄面,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用這么鉆牛角尖吧?江湖路,不可知,誰都有求人的時候,您說呢?”

  他說得有幾分威脅之意,自然是對自己老板的背景有著幾分地頭蛇的信心,然而他卻不曉得,自己面對的不但是過江猛龍,而是這兒最大的地頭蛇,結果一說完,張大明白直接扇來一巴掌,他躲也躲不開,一聲清脆的“啪”,人便飛到了沙發那邊去,待到他昏頭轉向地爬起來的時候,張大明白才將他給揪起來,嘿然笑道:“小子,莫拿你那一套來給我逞威風,就問你一句,文公子這個家伙,在哪里能夠找到他?”

  給一巴掌扇得暈頭轉向的黑西裝一臉怨毒,嘴巴一動,吐出了一顆帶血的牙齒來,然后恨聲說道:“你們一定會后悔的!”

  我沉默不語,而張大明白則心領神會地繼續抽,幾下之后,這個自以為能夠鎮場的黑西裝終于崩潰了,流著淚說道:“各位大佬,有話好好說,咱能不能不打人了?”

  瞧見黑西裝服了軟,張大明白得意地笑了,揪著他的脖子說道:“我們跟你,也沒有啥子仇怨,你把文鵠那孫子給我約過來就行了。”

  聽到這話兒,黑西裝猛然搖頭,哭著說道:“大佬,你們之間的恩怨,你們自己了,我若是幫了你這個忙,說不定我的尸身就得灌進水泥桶,栽到珠江的淤泥里面去了……”

  聽他說得恐懼,我眉頭一掀,平靜地說道:“哦,文鵠有這么厲害?”

  黑西裝問我道:“我不知道各位老大是哪路的英雄,但是得提醒你們一句,我們老板瀚星在南方市這一塊兒也是小有名氣,但跟磚頭哥比起來,那根本就是一個小娃娃——磚頭哥是南方市地下毒品市場的大拆家,是跟香港和東南亞都有聯系的大毒梟,手上帶槍的小弟都有五十多個,而磚頭哥卻還只是文公子他們家族里面的一個堂口老大而已,這么說,你們能理解了么?所以我多嘴勸老大你一句,跟這樣的人家斗,能不惹,就不要惹……”

  啪!

  黑西裝語重心長的勸解又被張大明白的一巴掌給打斷了,他十分土匪地罵道:“讓你打電話叫過來,你廢什么話?”

  黑西裝無語了,他低著頭,寧肯被我們打死,都不敢招惹文公子,而我們也沒有將自己官面上的身份給透露出來,生怕有人通風報信,耽誤時間。黑西裝死鴨子嘴硬,張大明白就盯上了那服務生,結果還沒有怎么威脅,那小子就哭著點頭同意了,不過林豪和張大明白陪他出去打了一個電話,回來的結果則是根本沒有聯絡上,那家伙的保鏢回話說文公子今天晚上沒空,任何事情都不要麻煩他。

  服務生連事情都沒有機會說出口,就給掛斷了。

  我心中警覺,回過頭來審問兩人,終于從黑西裝的口中探得了文公子在這附近的一個住處,不過他也跟我們解釋,說文公子狡兔三窟,這只是他一個江湖朋友告訴他的消息,不一定能找到。

  盡管如此,我還是決定一試,當下也是令省局行動處的幾人看住這邊,然后通知在省局待命的努爾帶隊趕來,而我們這立刻出發,匆忙趕往文公子的住處去。

  此案是否能夠破解,就看今晚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