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六章 差一線,文鵠夢中被驚走

  文公子住在距離白鵝潭附近不遠處的江邊別墅區,這兒在九三年的時候,算是南方市一處富人聚居的場所,環境幽靜,而且還臨江,景色十分不錯,我們趕到這兒的時候,努爾帶的人馬還沒有到,時間倉促,我也沒有再多等一下,而是讓人與小區保衛室亮明身份,溝通之后,這才得知今天文鵠的確有回來,頓時便激動了起來,讓人帶著一路來到了文鵠的房子前。

  這是一棟仿西洋的小別墅,看著精致而美觀,外面還有私家小花園,十分不錯,我們這兒總共來了十四個人,不過有張伯在,我倒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帶著人將這棟別墅給圍將起來,接著是分配任務——張伯在外面的花園領著其余人,掌控全局,小白狐兒上了房頂,而我則帶著張大明白、張勵耘從正門而入。

  門從里面反鎖著,不過這事兒難不倒混跡江湖的林豪,這個家伙能夠憑借著一根鐵絲,便不動聲色地將其解開來,所以當他趴在門上,幾秒鐘之后,里面的鎖輕輕響了一聲,然后門便悄無聲息地開了來。

  根據保衛室的人提供的消息,今晚這兒來了兩輛車,那么這里面必然有其他的高手在,我不曉得那黑蟻是否也在,不過卻越發地小心起來,踮著腳步往里走,只見樓下客廳中間,有盞昏黃的小夜燈,左右一打量,四周都沒有動靜,我手一揮,張大明白和張勵耘朝著旁邊的工人房和保姆房摸去,而我則來到了靠樓梯的客房前。

  我的手輕輕地搭在了門把上面,深吸一口氣,然后緩緩地推開了房門,接著客廳里面那昏暗的燈光,我瞇眼瞧了一下,并沒有瞧見人,回過頭來,瞧見張大明白和張勵耘也來從房間里面走出了來,沖著我搖了搖頭,我沒有多言,帶頭來到了樓梯前,朝著二樓走了上去。

  到了二樓小廳,我打量了一下,徑直來到了主人房的門前,臉貼在門前側耳傾聽,卻聽到了兩個平緩的呼吸聲,這聲音宛如天籟,讓我頓時就興奮了起來,連忙朝著身后打手勢,示意人就在這個房間,張大明白和張勵耘點了點頭,全神戒備地圍了上來,我嘗試著扭動了一下把手,門并沒有鎖住,于是打手勢,從三到一,然后緩緩地將門給推開。

  這門是木質的,不可避免地發出了一聲“吱呀”的聲音,我的心幾乎就要提到嗓子眼了,以為里面會有人暴起而來,然而卻沒有,一直到我將門給推開一半,瞧見了床上的兩個身影,里面都沒有任何動靜。

  我皺著眉頭,感覺有一點兒不對勁了,照理說以那文公子的修為,不至于如此的不謹慎,難道這里面有詐?

  一想到這兒,我便將一揚手,張大明白將我的飲血寒光劍給遞過來,我緩緩抽出了長劍,一步一步地走到床頭來,然后拿劍尖將蓋在這兩個人身上的絲綢薄毯給挑開來。

  當這絲綢薄毯滑落的一霎那,我的心臟驟然一停,只感覺一股血氣朝著頭頂上面冒。

  這床上,并沒有我們所要尋找的目標文公子,而是兩具一絲不掛的女性胴體,這兩個女人肢體交疊在一起,一個順直烏黑的長發,一個染成黃色的大波浪頭,從露出來的側臉來看,都算是十分漂亮的年輕女性,兩人陷入了沉睡之中,均勻的呼吸以及穿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特有的氣味,讓人能夠想象得到在此之前,這床上曾經發生過許多少兒不宜的事情。

  這般香艷的場面著實讓人鼻血直流,然而沒有瞧見我們的目標文鵠,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黑了起來,我回頭一看,剛剛趕上樓的林豪眼神一陣發直,不過瞧見了我質詢的目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說道:“應該有男人,這氣味不是兩個女人所能夠散發出來的……”

  如此說來,也就是說文公子先前還在,不過卻在我們趕到之前,偷偷逃走了?

  我黑著臉,拍了拍林豪的肩膀,然后說道:“五分鐘,將這兩個女人的嘴巴給我撬開來,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床上的兩個女人,從呼吸上面來看便曉得不是什么修行者,我背著手走了出來,冷著臉下了樓,而那房間里則已經傳來了兩聲高低不一的尖銳叫聲。我對在門外一堆如臨大敵的同伴揮了揮手,將樓上的情形給解釋清楚,聽到了這個結果,滿心興奮的眾人都不由得冷下來,萬萬沒有想到,目標居然會提前離開,到底是怎么走漏的消息呢?

  林豪此人偷雞摸狗的手段十分多,連五分鐘都沒有用夠,便下來與我匯報了,告訴我床上的那兩個女人是歌舞廳的小姐,今晚被文公子點了出臺,一番云雨之后就睡下了,什么都不知道,不過大波浪提供了一個消息,說大概是二十分鐘之前,迷迷糊糊之間,她好像聽見文公子接了一個電話,然后起床出去了,她一開始只以為是去衛生間,結果卻將我們給招了來。

  二十分鐘之前?

  那個時候的我們正在路上,難道是有人給文公子通風報信了,是誰,是帝豪歌舞廳的那一幫人么?

  我沉吟著,張伯走過來告訴我,說車庫里面兩輛車都在,沒有帶走,說明對方應該是徒步離開的這里,看來他們走得也是十分慌張。我點了頭,吩咐所有人立刻在這片區域進行盤查,看能不能找到那些人的蹤跡,同時讓省局幫忙協調一下,在這附近增加巡查警力和關口,全力通緝文公子一行人,同時徹底搜查這棟別墅,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遺漏的線索。

  一番命令之后,大家各行其是,我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兒,叫來張勵耘,讓他趕回帝豪歌舞廳去,仔細排查,看看是不是那邊走漏了消息。

  張勵耘匆匆而去,而努爾他們這時卻正好趕了過來,得知了這情況,他皺著眉頭說道:“有點不對勁啊,照你剛才的說法,你們在歌舞廳里只跟那服務生和保安主管有過接觸,現在他們都給鎖在了包廂中,沒有人知道我們已經得到了文鵠落腳的地址,而其余人都有被監管者,只以為是江湖紛爭,就算是有人通知到了文鵠這兒,也不會當作一回事的——事實卻是文鵠接到電話,就匆匆離開了,甚至都來不及將車給開走……”

  我點了點頭,臉色變得越發嚴肅起來,咬牙說道:“嗯,你說得對。看來,對方的警覺性不是一般的高啊。”

  努爾瞧了一下周圍的人,低聲說道:“或許還有……”

  我舉手,制止了努爾的話語,眼神溝通即可,接著負責搜索房間的張大明白和林豪走了過來,給我匯報,說這兒只是文公子暫時落腳的一個地點,他們走的時候已經做過清理了,沒有留下什么多余的線索,至于指紋和腳印之類的,這個得等明天技術科的人來調取。

  這結果是我預料之中的事情,倘若文公子真的有那黑西裝所說的這般厲害,自然不可能留下太多的痕跡,不過從黑西裝的口中,我們又多了一條線,那就是所謂的磚頭哥,我不知道這人是否在今晚堵住我們的那些人里面,不過他既然是南方市地下毒品市場的大拆家,自然也有很多蹤跡可尋的,只不過大家都以為案情會在今晚有重大進展,結果最終功虧一簣,實在是有些失望。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今天晚上的行動,恐怕有些打草驚蛇了。

  一番忙碌,張伯和小白狐兒相繼返回,告訴我對方可能從江邊泅水逃脫,這些人入了水,就真的很難查找到任何蹤跡,盡管可以協調有關部門對沿江進行盤查,不過估計效果不大。事情鬧到現在,基本上算是錯過了,我讓人留在這里看守現場,然后帶著那兩個應召女郎返回省局,讓她們回憶起別墅里面所有人的畫像,給通緝提供線索。

  到了省局,張勵耘那邊也傳來了消息,說歌舞廳的老板趕了回來,不過雙方還在協調,不過到目前為止,并沒有發現有任何人打電話給文公子。

  至于那個號碼上面相關的通訊記錄,需要第二天到郵電公司那兒去查詢。

  一夜忙碌,我一直到凌晨四點多才暫時歇了一會,到了天明,我又與李副局長等人溝通了一番,在經過慎重考慮之后,我撥通了彌勒給我留下的電話號碼,接的人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男人,問我什么事,我自報家門,然后告訴他,說如果有可能,我想請彌勒喝個早茶。那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后回答我,說會替我轉告的。

  我掛了電話,按了按太陽穴,感覺事情有點兒超脫掌控之中了,不過約彌勒見面這事,我是跟李副局長商量過的,快刀斬亂麻,這個也是在文公子有可能逃遁之后,不得已而為之的辦法。

  十分鐘之后,我的電話響了,那人告訴我,說彌勒答應了我的見面請求,跟我約好在陶陶居見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