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七章 喝早茶,王秋水點破玄機

  在傳統的南方茶樓中,最享盛譽的要數陶陶居、蓮香樓、惠如樓等地,其中這陶陶居位于第十甫路,原名葡萄居,光緒六年轉手由一陳姓老板經營時,易名為陶陶居,后又轉由一位叫做黃靜波的人掌管。黃老板經營有方,邀康有為題寫點名,又以“陶陶”二字作鶴頂格,公開征集對聯,如此一來,名聲大噪,算是喝早茶的一個不錯的去處。

  我得了回話,立即叫上了努爾,然后驅車趕往陶陶居。到了地方,才發現或許是因為盛名太負的緣故,搞得這茶樓簡直就是擠爆了,偌大的店面愣是找不但一個空位,而且門前都排了一長串的人,我往人頭擠擠的大廳看了一圈,卻沒有瞧見彌勒那標志性的光頭。

  這擁擠的人群讓人感覺有一些迷茫,而這時旁邊突然走來一人,西裝革履,黑皮鞋打領帶,一副白領人士的打扮,十分的精明能干,他打量了我和努爾一番,然后說道:“你是陳先生么?”

  我點頭,那人便笑了,說道:“你好,鄙人王秋水,是陸老板的下屬,剛才跟你通過電話的。不好意思哈,剛才我老板不知道陶陶居這邊的生意居然這么好,結果約在了這里,實在有些失禮。不過我們已經在隔壁的咖啡館找了一處位置,一會兒叫老板送些茶點過去便可,兩位請隨我來——對了,這位先生如何稱呼?”

  努爾用的是腹語,一般為了避免旁人大驚小怪,盡量不會出言,我便與他解釋,說這位先生姓梁,也是彌勒的故友,他有口疾,不能說話,還請不要見怪。

  王秋水看了努爾一眼,然后說道:“無妨,既然是老板的故友,一起來便是了。”

  他領著我們兩人一路來到了隔壁的咖啡館,晨間的咖啡館半掩著門,放著不知道是肖邦還是莫扎特的鋼琴曲,那琴聲就像流水一般,撞擊著我的耳膜,產生出一種奇妙的感覺來。咖啡館不大,不過里面的景致被藤蔓之物和精巧的屏風給遮掩,倒是不能一眼望盡,繞過了兩道屏風,我才看到彌勒那招牌式的光頭,在角落里面瞇眼坐著。

  王秋水引完路,朝著彌勒微微一點頭,然后便離開,給我們準備早點去了,而我和彌勒坐下來,剛要客套一番,結果安靜坐著的彌勒突然睜開眼睛,用一種極為平淡的語氣說道:“志程小哥,你找我來,到底所為何事?”

  他的開門見山讓我省了許多口舌,然而細細一品,卻陡然一驚。

  要曉得,我可從來沒有告訴過小觀音,以及彌勒我的真名,而且我這名字還是上了茅山之后改的,此刻被彌勒一語叫出,我頓時渾身僵直,這才曉得原來我昨日與彌勒一本正經地討論什么外貿問題,卻是出了大洋相,而彌勒其實應該是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了。

  那種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感覺當真不好,此刻又被戳破,即便是臉皮已然很厚的我,也不由得有些臉紅。不過我倒也不會太過于羞澀,很自然地問道:“怎么,你認識我?”

  彌勒溫和地笑了,說道:“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大弟子,宗教總局二司特勤一組的組長,你在江湖上也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哪能不認識?”

  我的瞳孔頓時就凝聚起來了,平緩地說道:“果然,我就知道彌勒兄也是闖蕩江湖的人士,不知道你混哪一行的?”

  瞧見我和努爾全神戒備的模樣,彌勒笑著擺了擺手,然后說道:“你們兩個別緊張,我不是你們要找的對象,也跟你們的案子沒有關系,我今天過來,是與朋友敘舊,而不是別的,倘若你們想要對我究根結底,我倒是沒有什么義務配合的。之所以跟你見面,也只不過是看在小觀音的面子而已,開門見山說話,是時間有限,不想與你繞圈子。”

  他的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便也沒有再戒備重重了,雖然我不知道彌勒跟我們所追查的閔教有著什么聯系,不過想來他似乎也有利用我們來剪除這組織的心思,于是直接將昨天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然后問道:“你昨天出現在江邊,并且告訴我你的地址,應該是故意為之的吧?”

  彌勒笑了笑,既不否認,也不承認,而是淡淡一笑道:“這都是你的猜測,你今天過來找我,難道就是想跟我說這些么?”

  我搖了搖頭,直接問道:“不是,我就是想問一問你,怎么才能找到閔教的老巢?”

  彌勒搖頭說道:“閔教的老巢,你們宗教局這么大的勢力,都不曾知曉,而我怎么可能會知道呢?這事兒我想你真的問錯了人了——呃,好吧,陶陶居的茶點來了,你們嘗一嘗?”說話間,那王秋水也不知道是使了什么手段,真的從熱火朝天的陶陶居里面叫了兩個伙計,端著擺滿茶點小吃的托盤走了過來,那西裝革履的男人笑著說道:“來嘗嘗,陶陶居的奶黃包香氣四溢,還有很特別的椰奶味哦;薄皮鮮蝦餃也很不錯的,就像藝術品……”

  王秋水指揮著伙計在桌子前上菜,我們的談話被打斷了,而這時間里我則在思考著,從昨天的事情來看,我幾乎可以確定彌勒是想要透露些什么東西給我們,但是他卻又特別矯情,從來不明說,而是喜歡讓我自己去猜度,我想這可能是他也怕報復的緣故,又或者其他的原因。

  不過這般繞圈子,著實讓人難受,我沒有再繼續,而是待一切放妥,陶陶居的兩個伙計離去之后,問起了彌勒的另外一個問題:“那好,不談文公子,彌勒,我家胖妞,是否在你這兒?”

  彌勒眉頭一揚,不解地問道:“什么胖妞?”

  我見他一副什么也不知曉的模樣,便直接所起道:“就是一只很神奇的小猴子,它曾經與我從小長到大,是最好的伙伴,后來我在南疆的時候,遇到你之前,與它失散了,從此就再無消息,直到心中,有人告訴我,瞧見它跟你在一起……”

  “不可能!”

  彌勒斷然否決了我的說法,搖著頭說道:“沒有的事情,我從來沒有帶過什么猴子。這一點你可以問秋水,問問他我什么時候有養過這么一個寵物?”

  旁邊的王秋水給我們倒過一遍茶之后,搖了搖頭,很認真地說道:“老板身邊,從來沒有什么猴子。”

  我盯著彌勒那雙深邃而黝黑的眼睛,感覺這個謎一般的男子有著太多我不可知的東西存在,足足看了十來秒鐘,我才點了點頭,平靜地說道:“哦,既然如此,可能是別人看花了眼吧。不過我希望倘若是撿到了胖妞的那人,能夠好好地對待它,那小家伙很簡單的,誰對它好,它就會對誰加倍的好……”

  彌勒微笑著不說話,開始食用起了桌子上琳瑯滿目的早點來,旁邊的王秋水也張羅著,讓我們趁熱嘗一嘗,我吃了一個奶黃包,然后開始自顧自地講述起了查找文公子的幾個線索方向,也不管彌勒愿不愿意聽,說得差不多了,這頓早茶也算是結束了,我毫不留戀,手托著桌面準備離開,在此之前,我最后又問了一句:“兩位作為局外人,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彌勒抿了一口茶,搖了搖頭,然后舉杯說道:“最近這段時間我可能都在南方市,有空一起喝茶咯?”

  而那王秋水則不著痕跡地說了一句:“你說那文公子曾經給你夸下海口,說想吃龍蝦可以找他啊,這么吊?說出這樣的話,辦不到是很丟臉的哦,至少我是這么覺得的……”

  王秋水說的話語讓我豁然開朗,對了,先前我們一直誤以為文公子用來打幌子的盛世漁業不過是句謊言,所謂的控制地下水產市場四成以上的事兒估計講的是毒品,然而現在看來,說不定那個盛世漁業真的可能存在,只不過藏得比較深,一般人可能不知曉而已——我們先前讓人去工商局調查,并不細致,卻不曉得這里面可能另有貓膩……

  你來我往的太極拳打了半天,終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和努爾也不再多留,起身告辭。

  臨走的時候,我看著彌勒那張宛如佛像的臉,誠懇地說道:“彌勒兄,你我認識也已經超過十年了,真的很希望以后都能夠是朋友,而不希望某一天,你也成為我需要追查的目標。”

  彌勒伸手過來與我相握,平靜地笑了:“那是,我以后便是陳組長治下的草民了,還請多多關照才是。”

  與彌勒告辭之后,回程的路上,我打電話讓人去附近的水產市場和高檔飯店,讓他們調查一下這些地方都是從哪兒進的貨。對于我的指令,他們都不明白,但是卻照著做了,而差不多兩個小時之后,就陸續有回饋過來了,大部分的調查顯示,這些貨都與汕頭一家文記漁行有關系。

3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十七章 喝早茶,王秋水點破玄機”

  1. 回復 2014/11/07

    秋水

    王秋水是后來佛爺堂的那個?

  2. 回復 2015/04/03

    彌勒

    原來我小佛爺也是姓陸的

  3. 回復 2015/05/17

    陸言

    媽蛋,我不是說了小佛爺就是我就是小佛爺么,你們這群傻波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