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八章 爭時間,秘密潛入倉儲地

  在李局長和張伯強大的協調能力之下,我們很快就查到了文記漁行的底細,這是一家村集體企業,從一個小小的漁村開始發展壯大,發展到現在,已經是一家集合捕撈、運輸物流和批發的大型綜合企業,該企業目前的老總是那個村子以前的老村長文家祥,我的手上很快就得到了這位頭上有著各種榮譽光環的老總照片,是一個典型的南方人面孔,年紀五十多歲,有著股漁民那種不懼風浪的斗志。

  除了文家祥,我這邊還有文記漁行在南方市這邊分公司的資料,公司經理是文家祥次子文浩,公司規模足有三百多人,算是一個很大的企業,從工商局提供的資料來看,這家企業的財務狀況良好,也并無什么偷稅記錄,簡直就是跟小白兔一樣純潔。

  當然,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倘若是沒有彌勒和王秋水的提醒,我說不定也就忽略而過了,但是此刻,卻也曉得越是看起來如此,越有可能只是一層保護色而已,要曉得,黑西裝曾經說過,文公子手下的大毒梟磚頭哥,光他的麾下便有五十個帶槍的毒販,這說法只是江湖傳言,未免有些夸張,不過即便這話只有三成可做得真,也是十分具有黑社會性質的大團伙了。

  這毒梟拿什么來販運毒品?仔細想一想,沒有什么能夠比藏在一大堆海鮮和冰塊里面更保險的事情了,那所謂的磚頭哥之所以能夠霸占南方市毒品四成以上的地下市場,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然,作為這么一個企業,倘若真的如我們所猜測的一般,那么涉黑的也極有可能只是部分骨干人員,所以這事情需要迅速而有力的解決,在得到資料的第一時間里,我又召開了擴大會議,進行了部署,除了讓李副局長在省局這兒坐鎮,調兵遣將之外,特勤小組的所有成員,以及臨時加強到專案組的張伯以及其余成員,則兵分兩路,一路趕往文記漁行的貿易公司,一路則趕往了位于碼頭的倉儲物流中心。

  這兵分兩路,一路有努爾帶隊,另外一路則由我與張伯帶著小白狐兒、張勵耘、徐淡定、張大明白、趙中華和林豪以及十余名省局行動處的成員一同前往,那倉儲物流中心是需要重點盤查的位置,我也不敢馬虎,當下也是一路計劃,將各人的人物都給分配妥當,務必不要再出現烏龍。

  除此之外,先前我與特勤一組幾個成員約定的監視對象,一定要看好,因為我和努爾懷疑除了先前被人滅口的王奉軒之外,我們這里面還有內鬼。

  早上郵電局那邊的通信記錄傳過來了,然而文公子留給我們的那個電話號碼,只是他尋歡作樂、買春所使用的,他應該還有另外一個號碼,所以暫時查不出來救了他一命的那個關鍵電話,到底是誰打的,而從文公子當時倉惶而逃的表現來看,他應該是知曉了我們的身份,這才會如此慌不擇路,連車都沒有帶上。

  各種調查工作已經移交到了李副局長那里,由他來作主導,而我們此刻,則就是要爭取這個時間,爭取將文記漁行給咬下來,不能讓那些家伙將痕跡給洗白了,到時候可就真的有些難過了,說不定又要陷入僵局之中。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文記漁行所在的倉儲物流中心,這是一個占地頗廣的倉庫,偌大的出口不斷地有大型貨車來來往往,有好多衣著一致的工作人員在門前空地上面調度,過來洽談生意的客戶蠻多,不過倒也秩序井然。

  從外面看,這家企業并沒有太多的問題,倘若斷然前往查封,或許會給里面的人太多反應的時間,所以來的路上,我們已經布置好任務,張伯和省局行動處的工作人員負責聯絡公安機關和武警部隊,而我們則在此之前,完成對這兒的布控,然后由我、努爾和小白狐兒三人潛入其中,進行調查工作。

  首先就是要確定好這文記漁行跟文公子有著關聯,我們才能夠大張旗鼓地做事,而不用受到規矩的限制。

  布置好一切之后,這時已經是午后時分。

  這倉儲中心最忙的時間在凌晨和早上,到了午后,則大部分的工作人員都已經下班回家了,偌大的倉儲中心除了零散的貨車出入之外,還有的就是過來聯系業務的客服在,我們分由兩組,一明一暗,明的是由省局行動處的工作人員,扮演某大型貨場的業務員,過來聯絡供貨生意,吸引注意,而暗的則有身手最為矯捷的我、努爾和小白狐兒從鐵欄處翻墻而入,潛入其中。

  行動掐在下午一點半開始,我們三人分別從不同的地方進入,輕松地翻過了鐵欄,我從這倉庫的東北角進入,先是快速穿過一片樹木屏障,接著接近了一處鐵皮房,左右觀察一番,接著飛身而上,手攀著那墻壁上面的管道,一路來到了倉庫的二樓來。

  我挑了一個二樓無人的房間進入,然后側耳在門上聽了一陣,聽到沒有人在,接著將門給輕輕推開,來到了長廊之中,前后一打量,一邊踮著腳緩步走動,一邊用耳朵仔細地分辨周圍的動靜,突然前面的樓梯處傳來一陣腳步聲,我立刻將自己藏入最近的一間房里,聽到那人一路走到了長廊盡頭的最后一個房間,推門而入。

  我小心翼翼地再次打開們,然后來到了這處房間旁邊,瞧見房門虛掩著,而里面則傳來了幾個男人的議論聲,以及外賣那種食物混合著塑料盒的香味。

  我沒有進去,而是將身子緊緊貼著墻壁,側耳傾聽,但聽到一個年輕的聲音張羅道:“來來來,吃東西了,白斬雞,叉燒肉,白灼蝦,都是你們喜歡吃的,趕緊著,文八哥,華叔,別睡了,起來吃東西。”

  年輕人催促著,這時兩個懶洋洋地聲音先后傳來,年紀稍大的華叔伸著懶腰說道:“小米,不是跟你說了么,這個時候不要拋頭露面。磚頭哥說這兩天風聲很緊,聽說有人已經查到了公子爺那兒,昨天我們在海珠堵住的那個男人和小女孩,聽說就是中央派下來的調查組,昨天公子爺剛剛跟人家沖突,結果半夜就差點給人逮到了被窩里,要不是局子里面有人,說不定就蹲水牢里面了。”

  小米委屈地說道:“我也沒有拋頭露面啊,這個幾把地方做的飯菜實在是太差了,我打電話叫的外賣,你們愛吃不吃啊,我忙了一早上,可是餓死了。”

  他這么一說,文八哥和華叔都不干了,嚷嚷著過來搶碗筷,文八哥笑著罵小米忘恩負義,要不是他帶著小米出道,別說白斬雞,豬食都吃不上呢。他這邊嘮叨,小米一邊嚼著骨頭,一邊不滿地說道:“八哥,你是帶我出道,不過這些年我鞍前馬后地可沒少伺候你,可是你呢,答應介紹我給黑爺當徒弟,可是到現在都沒有兌現過……”

  文八哥嘴里面都塞著飯,聽到小米這般不滿地說起,他立刻反駁道:“你以為跟黑爺當徒弟是報名上幼兒園呢?資質,懂不懂,你看看羅長腿,他跟你是一個村子、從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吧,為什么能夠成為黑爺的師弟,而你卻連黑爺的門都進不了呢?有的東西,那是天生注定的,你也就能夠耍耍拳腳而已,還是好好地玩槍吧——練好了,說不定能夠得到磚頭哥的提拔,以后去東南亞趟路,你也能做個頭目不是?”

  這些人吵吵嚷嚷著,邊吃邊聊,然而聽到我的耳中,卻已經豁然開朗,原來這個文記漁行的背后,還真的跟那個神秘的走私組織有關系,而他們的領頭磚頭哥,莫非就是南方市分公司的經理文浩?

  所謂黑爺,應該就是閔教首領閔魔的徒弟黑蟻了吧?

  這個家伙,可是直接導致南方省宗教局驚天變動的主要人物呢,若是能夠將他給抓了,案情便應該能夠得到一個很大的進展吧?然而正在我還等待繼續聽的時候,突然這時從樓梯那邊傳來一個聲音:“喂,門邊那個,你是誰?”

  一身常例中山裝、背著劍袋的我跟這里的人有著很大區別,一眼便能夠瞧出來,我心中一驚,那樓梯離我這兒實在有些遠,而我剛才又聽得入了神,結果竟然被人給發現了。這聲音一喊,房間里面吃飯的三個人立刻警覺起來,朝著門口這邊走來,那華叔還嚷聲喊道:“誰在外面?”

  我瞇眼一瞧,但見樓梯口的那個人身后滑落了一個瘦小的身影,卻正是小白狐兒趕了過來,于是不再管他,而是推門而入,瞧見這房間里有三個人,手上都拿著趁手的分水刺,瞧著模樣,卻是昨天在那小巷子口那兒攔住我一群人中,其中的一個。

  看來找對了人,我心中興奮,一步跨出,朝著這三個反應過來的家伙迎了過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