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九章 絡腮胡,地道奪命狂奔中

  當頭的這人是個絡腮胡,一身濃重的魚腥味,手中分水刺上面寒光乍現,朝著我脖子扎來。

  依這個角度來看,只要被扎中,基本上是沒有活路了,由此可見這些家伙當真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房間狹窄,我沒有拔劍,而是錯步上前,一把將這人的手腕給抓住,使勁兒一捏,接著一抖,對方手中那三十多公分長的尖刺立刻跌落在地,接著發出一道尖銳的叫聲來。

  我不想將動靜鬧得太大,飛起一膝蓋,正中此人小腹,結果這家伙便將剛吃過的飯給全部吐了出來,再也沒辦法嘶喊了,而就在我將這絡腮胡制住的時候,那個面相最嫩的年輕人的手卻朝著腰間摸去,我眼皮一跳,暗道不好,推著跟前這個還在狂吐飯的絡腮胡就朝著前面沖去,而當那叫做小米的年輕槍手將手槍給舉起來的時候,我的手已經搭在了他的那邊槍上面。

  小米想將槍舉起來,卻發現手臂無力,而想要扣動扳機,卻發現也是無能為力。

  他此刻所要面對的對手,實在是有些超乎他的能力范圍。

  我平日里雖說都不用熱兵器,但這并不表明我不會,畢竟當年在巫山后備學校里面,無論是射擊還是駕駛,又或者刑偵手段,我都曾經拿過優秀的成績,要不是當年發生了意外,我說不定能夠從高級班畢業,更何況我還在南疆戰場待了幾年,對于槍支的熟悉,并不是這些平日里只能夠拿著槍支嚇嚇普通人的家伙所能夠比擬的。

  我右手握在了小米剛剛掏出來的手槍上面,手指靈活地一陣撥動,那把殺人兇器便化作了零碎的配件,跌落在了地板上。

  小米只是普通的入門者,沒了槍,幾乎都沒有什么威脅,我手順便在他的脖子動脈上重重地按了一下,他的雙眼翻白,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去,而這時唯一個沒有被我控制住的家伙正是那個自稱黑蟻的入門弟子文八哥,他一瞧見不對勁,卻也沒有多少反抗之心,而是縱身一躍,準備從窗戶那兒跳窗逃走。

  不過我卻并沒有給他這機會,就在小米昏倒的一瞬間,我一個箭步而奔,正好抓到了這人的腳踝處。

  那人騰身飛往了半空之中,結果被驟然中斷,直接摔到了地上來,不過他到底比旁人要強上許多,雖然落地時砸得昏頭轉向,但是卻還是能夠咬著牙轉過身來,抬手便朝我射了一記飛鏢。

  這飛鏢滑膩膩的,我偏頭讓過,卻見那黑乎乎的東西扎在墻上,立刻就冒出了一股黑煙出來,散發出濃烈的惡臭,我曉得此人難纏,卻也沒有給他多少翻盤的機會,直接貼身而上,用身子將他給死死壓住,讓他不得動彈。

  這家伙想來也是個不錯的高手,至少不比跟著文公子的那兩保鏢差,但修為跟生死搏擊終究還是有些差距,一步先,步步先,或許平日里這文八哥還能夠跟我交手十來個回合,拖延一些時間,然而當我使出雷厲風行的狠厲手段時,他到底還是欠了一些火候,頓時就給我給抓住了缺點,在地上的一陣翻滾之中,他終于耗盡了所有力量,不再掙扎。

  而就在我與文八哥作生死搏斗的時候,剛才被我一膝蓋頂吐飯的絡腮胡華叔回過神來,他艱難地爬起來,想要朝著門口那兒跑去,結果到了一半,身子就僵直了,但見門口那兒出現了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這清純精致的少女拖著一個宛如死尸一般的同伙,緩步走了進來。

  他的那個同伙一臉鮮血,可不知道剛才被砸了多少老拳。

  瞧見這般恐怖的情況,那硬漢模樣的絡腮胡頓時雙手一舉,跪在了地上,低頭喊道:“兩位饒命,別下殺手。”

  出發前我們還在商量一個問題,那就是因為量刑的緣故,只要雙手沾染到了毒品這玩意的罪犯,基本上都是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家伙,最是亡命,倘若這些家伙拼死放抗,我們到底是否應該手段強硬一些,然而瞧見了這絡腮胡的表現,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氣,撿起地上掉落的一把分水刺,比住了文八哥的脖子,然后將他給扶了起來,一邊喘氣,一邊說道:“華叔對吧,其實這事兒你們都不用怎么扛,我們找的是文公子和黑蟻,他們在哪兒呢?”

  華叔舉著手來,被小白狐兒和我逼到了墻邊,苦笑著說道:“兩位,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我們是正規的……”

  他還打算撒著慌,結果被我狠狠地瞪了一下,這謊話就編不下去了,打住了話頭,而我則用分水刺的尖刃在文八哥的脖子上面無意識地滑動著,然后沉聲說道:“我們既然都已經找上門來了,你就別把我當作傻瓜,對不對?實話告訴你吧,文記這兒已經被團團包圍了,誰都逃不出去,你若是識趣點,說不定能夠戴罪立功,若是死不悔改,我想你以后會后悔的!”

  我寒聲威脅著,而那絡腮胡的臉上也的確變了顏色,弱弱地說道:“兩位領導,他們兩個可都是大人物,跟我們這些看倉庫的小嘍啰不一樣,我怎么可能曉得他們的行蹤嘛……”

  他就像受欺負的小娘子,一臉委屈,然而當我瞧向他的那一雙眼睛之時,卻發現并沒有太多的驚恐,而是一陣得意,我心中頓時一跳,朝著小白狐兒喊道:“尾巴妞,上前制住他!不要讓他耍花樣……”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那絡腮胡卻好像碰觸到了墻上的某處機關,幾乎在一瞬間,他靠著的墻面就像一道門一般,猛然轉動,使得他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中,小白狐兒聽到我的喊話,也是第一時間地沖了過去,只可惜并沒有抓到那家伙的身影,下意識地朝著那墻面猛然一腳踢去,結果從上面傳來鋼板沉悶的響聲,倒是將這小妞兒的腳給反震得一陣痛。

  這狗日的,當真是狡猾的演技派,我還真的給他騙了——想到這里,我頓時就是一陣懊惱,從腰間掏出一副手銬,將那文八哥給銬住,然后猛然一掌擊在了他的脖子上,將他給砸暈,接著沖出了房間,朝著隔壁的房間沖了過去,然而剛剛一推開門,卻見到地板下面有一個沒有來得及蓋言的通道口,沖過去掀開一看,卻是一個樓梯,通向了一樓的倉庫。

  這里的人,真狡猾啊!

  我心中一團火,手一揮,身形最是敏捷的小白狐兒直接一個縱身,朝著下面跳了過去,而我也順著這鋼管樓梯來到了下方的巨大倉庫中,瞧見一個又一個的集裝箱堆疊在一起,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架子,根本沒有瞧見那個絡腮胡的身影。

  而在這時,徐淡定出現在了東邊的一處鋼架上面,朝著我們喊道:“那里,那個家伙朝著那兒跑過去了。”

  徐淡定出聲警示過了之后,縱身下跳,朝著對方追了過去,我快步向前,然后吩咐旁邊的小白狐兒道:“馬上通知外面的張伯,我們已經發現了文鵠的手下,立刻行動,將這個地方給封查起來,千萬不要讓人逃走了。”

  吩咐完了之后,我快速穿過一大堆充滿腥味的貨物區,瞧見前面有一個巨大的水族箱,足足占據了一面墻,旁邊好像擺著一個神仙羽化歸眠的風水陣,那絡腮胡正扭動機關,水族箱一分為二,而他則直接朝著里面一躍而入,跳到了露出來的洞口去。

  我原本以為里面的三人之中,以黑蟻的徒弟文八哥地位最高,卻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絡腮胡華叔竟然還有這等的本事,想來也是這里面的頭目之一,瞧見他在跳進那機關之前,似乎講了一句話,模模糊糊,聽不清楚,心中更是急躁,快步向前,眼看著那水族箱即將合攏,卻見徐淡定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凌空擺出了個一字馬,將這使用機關驅動的缺口給死死卡住了。

  靠著徐淡定爭取的這一點時間,我也跳入了下面的缺口,而徐淡定再也抵不住機關的力量,也跟著掉落進來。

  我躍下缺口,層高越有四米多,腳下一陣滑膩,差一點兒就摔倒在地,而當我扶著墻站穩之時,瞧見這兒是一處大廳,有昏暗的燈光存在,而那絡腮胡已經朝著左邊的一條甬道,都快要跑到了盡頭。這時徐淡定也跟了下來,我們頭頂上的機關轟然合攏,我一邊快步向前追去,一邊問離得比較近的徐淡定道:“那家伙剛剛喊了什么?”

  徐淡定不動聲色地將茅山制式桃木劍給抽了出來,緊緊跟著,然后對我說道:“他說的是,‘黑爺,有條子上門來了,風大扯呼’!”

  我眉頭一跳,沒想到那黑蟻居然還真的在這里?

  我和徐淡定跟著絡腮胡沖到甬道盡頭,然而剛剛一冒頭,便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危機臨身,趕忙退了回去,結果一大波爆豆一般的槍響出現,將我們的耳膜都快要震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