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三章 師兄弟,茅山道士逞威名

  這條魚別的不說,就光張開的嘴巴,便有一臺小汽車那般龐大,此刻甩著尾巴洶涌而來,著實讓人有些驚悸,我持劍后退,卻見王木匠驚聲尖叫道:“我的天啊,這玩意可不就是骨靈一身的赤鱬么,怎么出現在這里?”

  話音未落,那頭巨魚悍然撞來,猛然撞擊到了八卦異獸旗封堵而成的法陣之上,身處其中的我只感覺空間為之一震,一種難以言敘的惡心感瞬間充斥全身,但見在王木匠的操縱下,八種異獸之中最擅長防守的巨鰲將自己堅硬的背殼給直豎起來,然后正面擋住了這赤鱬巨魚的正面撞擊。這擋是擋住了,但是巨鰲嗷嗚一聲,卻是晃蕩一下,顯得十分痛苦。

  我瞧見平日里更多都是玩世不恭的王木匠臉色開始變得凝重起來,他矮小的身子浮于表面,雙手不斷地在空中撥動著,仿佛在排兵布陣,而隨著八種異獸走馬燈一般的旋轉,整個法陣則終于被夯實許多。

  然而這卻僅僅只是開始,閔教之所以能夠將此處設為巢穴,卻并非不是沒有理由的,此處靠近碼頭水域,能夠吸收過往的人氣以及離水精華,所有的氣息凝聚于法陣之上,偌大的排場也不僅僅只是擺開來看的,但見那兩個身材曼妙的黑袍女子不斷地跳上了半空,將原本當做裝飾用的那碩大魚頭給直接扯將下來,然后朝著地上猛然摜去。

  這魚頭下地,便仿佛龍游大海,瞬間就自動修補完成,化作了一條又一條滄瀾巨魚,將整個空間填滿。

  這些畜生根本就是不畏死亡的存在方式,在兩人的指揮下,不斷地朝著此間撞來,那魚骨堅硬如鐵,兇猛的模樣讓人心中畏懼,不光是我,便是閔教的其他成員,很多人也是第一次瞧見這一副場面,有人畏懼,有人驚恐,也有人宛如朝圣一般地看著這詭異而恢弘的場面,臉上露出了瘋狂的熱烈笑容來,氣氛一時變得無比詭異。

  我釘住四角之時,徐淡定并沒有被我納入法陣之中,倘若是往日,這八卦異獸陣我操縱得并不是很純熟之時,進出多少也還有些難度,然而此刻由王木匠掌舵,卻也沒有那么多的講究,于是他依舊跟閔公子纏斗好幾個回合,拼力而為,一直到了力竭之時,方才回返陣中,二話不說,直接盤腿而坐,快速地回氣。

  快速的撞擊依舊還在持續,當那兇猛的惡魚陡然增加到了十二頭的時候,原本淡定的王木匠終于頂不住了,但見他雙手揮舞得飛起,便宛如音樂會上面的指揮家,有一種抽風的顫抖,它朝著我喊道:“快想想辦法吧,難道你真的想被這堆魚吞進肚子里,化成魚糞一堆?”

  王木匠這邊發問,我心中也了然,在這樣的法陣制約下,這老頭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不然驕傲如它,也不會說出這等喪氣的話兒來的。

  堅守無力,那就只有迎頭而上了,想到這里,我不再猶豫,而是將一直憋在心中的怒火陡然引發出來。

  氣走丹田,火星掉落汽油桶,滔天火焰,陡然而起。

  【深淵三法,魔威】!

  此法隨著道心種魔大法修為的進步而增強,陡然施展出來,整個空間之中的空氣都陡然一沉,這種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氣息沾染了深淵魔王阿普陀的味道,那個在佛經之中能夠讓未成佛之前的釋迦牟尼吃虧的家伙在另外一個世界的威名并非凡物所能比擬,此刻一出來,十二條巨魚皆是一震遲滯,盡管依舊還是循著那兩個黑袍人的指令而動,卻并沒有那般的聽話了,尾巴一擺,渾身都透著一股戰栗。

  這是一種發自靈魂的恐懼,它來源于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震懾,是一種來自靈魂本源之處的壓制。

  魔威一出,離水兇魚陣中宛如水域一般的濃郁氣息陡然一空,我知道時不待我,機會稍縱即逝,便不再黏糊,眼神一瞪,那王木匠立刻放開了門戶,我箭步而出,手中長劍攜著千鈞之威,朝著一條飛躍而起的巨魚沖去,這所謂劍法,再漂亮,最終的目的無外乎殺生,當下一招化繁為簡的“晚云收”,這清池宮十三劍招的收手勢被我用到了極致,原本是舞劍收尾的禮儀,卻化作了一道疾電,從巨魚的腹中一閃而過。

  所謂晚云收,便是取晚霞落入大海或者群山,璀璨的霞光在一瞬間收斂,大地陷入黑暗的那種意境。

  這一招充滿了一種詩意的、收放自如的感覺,在魔威凜然的配合下,強烈的沖突感充斥全場,周遭之人竟然無一人能夠反應過來,當我將這“晚云”真正收斂之時,天空中那頭跳躍的赤鱬巨魚頓時如遭雷轟,從中間化作了兩半,接著那身子開始發光,化作流沙落下,嘩啦啦,沒有血,而是一種近乎于凝練腥氣的洗禮,最后那用作媒介的巨大魚頭砸落在地,恢復了原先模樣來。

  魚頭還是魚頭,只不過再沒有那么大了,而且在落地的幾秒鐘之后,那魚骨開始潰散,一開始還堅硬如巖石,而后則開始如流沙滑落,不多時,竟然化作了虛無之中。

  一劍奏效,眾人皆驚,他們沒想到我竟然能夠在這般絕境之中,還能夠將他們最為得意的兇魚給斬殺,這種斬殺是連著媒介一同的泯滅,是沒有辦法在復原的那種傷害,然而就在這些家伙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下一刻,我的長劍又揚了起來,身形換了一個位置,朝著一頭已然畏縮朝后的赤鱬巨魚開始切去。

  這一回的劍招,名曰“旭日升”。

  它是清池宮十三劍招的起手式,所謂起手式,即是演示整套劍法之時所用的見禮,而這清池宮十三劍招乃茅山掌門弟子之學,是茅山掌門近千年來在清池主峰之上迎著朝陽起落而舞的劍勢,千年而來,只雕琢除了十三招,哪里可能僅僅只是禮儀,這一劍沖天而起,卻是在半空之中就將那頭兇魚給刺中,勁氣逼發,頓時就潰散而亡。

  直到這時,周遭之人方才反應過來,那黑蟻縱身一躍,沖到了我的跟前,那判官筆宛如狩獵的毒蛇,招招直擊我的要穴,而那閔公子也發了狠,當下也是飛躍而來,手中魚骨劍陡然增長數寸,想要將我這擾亂法陣的家伙給斬殺。

  然而我哪里能夠如得他們的愿,曉得此刻與這兩人糾纏,自然是沒完沒了,兩方交戰都沒有結果,于是便根本不與其交鋒,而是腳步一錯,人便奔到了人群之中,朝著那些手持槍械的家伙大劍斬去。

  聚集在這偌大廳堂之中的,分為四類人,其一便是為首的黑蟻和閔公子,這兩人武力和修為最為卓著,也正是兩人一直與我們交手,第二類人則是主持離水兇魚陣的黑袍人,這兩人估計是黑蟻、閔公子之下有數的高手,第三類人則是一般的修行者,結著魚鱗陣,緊緊收縮,最為難纏,而第四類,則是最好下手的那些個槍手。

  這些家伙除了最具威脅的火器之外,并沒有什么防身的兵器,而且人多且擠,根本沒有辦法發揮手槍的巨大優勢。

  而他們則是我最想除掉的家伙,畢竟被這么多的槍給指著,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任誰都會不自在。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既有罪,那便死。

  從南疆戰場走來的我完全沒有師叔祖那般悲憫天人的胸懷,我秉持的是另外一種人生態度,那就是除惡務盡,一旦給予對方任何還手之力,那邊是給自己找不自在,身陷幾十人的重圍之中,而我倘若要再心懷良善和不忍,那就實在是幼稚了,當下也是大劍紛飛,鮮血橫流,無數的慘嚎和斷肢將我整個人都給渲染成了一個索命的惡魔。

  那些曾經肆意踐踏別人尊嚴和性命的惡棍在此時此刻,卻宛若手無寸鐵的小娃娃一般,在最初的反抗之后,鬼哭狼嚎,完全奔潰了,有的甚至扣動扳機,朝著自己的同伴開火。

  他的本意是想射殺我,然而卻根本捕捉不到我宛如鬼魅一般飄忽不定的身影。

  我在人群之中逞兇,大殺特殺,而一直盤坐在陣中閉目回氣的徐淡定也猛然睜開了眼睛來,寒聲說道:“好一個離水兇魚陣,竟然能夠融合江河湖海的力量,不過真的以為這天底下,就沒有好水之人呢?”

  他站了起來,也沖出了陣外,然后一劍,斬落在了被我震懾得顫抖的赤鱬身上,這一劍下去,簡簡單單,偌大兇魚跌落地上,消失無蹤。

  化繁為簡,不過一劍。

  一擊得手的徐淡定并不去理會那些兇魚,而是向著那兩個主持法陣的黑袍人沖了過去。

  師兄弟,兩人準備攪動風云了,而就在這時,先前逃入此中的絡腮胡華叔突然從角落鉆出來,朝著閔公子大聲喊道:“公子爺,外面的大部隊發現密道了,他們馬上就要進來了……”

  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聽到一陣巨震,接著遠處的甬道被炸出了一個大洞來。

  援兵即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