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七章 龍穴島,南海龍宮傳言地

  “什么?”我心中一陣猛跳,拉著張勵耘的胳膊問道:“她什么時候不見的?”

  張勵耘低頭說道:“下午的時候一直都在,不過情緒不是很高,當時忙亂,大家都沒有注意到,等到梁老大出來告訴大家做準備的時候,林豪才發現她不見了,說一定要通知你一下。”

  特勤一組的所有人都知道小白狐兒的來歷不凡,也曉得她與我的關系最是密切,所以這少女驟然失蹤不見,便也顧不得會議緊急,便立刻通知了我,我心中焦急,想起下午跟她的對話,知道這小妮子八成是去了彌勒那兒,想要將胖妞給找回來,不過她也是乖巧,也沒有鬧,一直到下午忙完,塵埃落定之后,方才悄然離去。

  小白狐兒不同凡人,別看只有十五六歲般的模樣,但尋常修行者也拿她沒有辦法,倘若是旁人,我就也沒有那么擔心了,頂多就不參與任務便是了,但若是彌勒,我便頓時就坐立不安起來。這彌勒什么人,我最是清楚不過,此人雖說也是中華人士,甚至跟我還算是半個老鄉,但是自小漂泊南洋,師承東南亞巨梟山中老人,無論是修為還是心性,都是詭異而神秘的,讓人畏懼。

  我們此番案件之所以能夠有所進展,都是拜他所賜,但是我卻曉得,他這葫蘆里面,可不會賣什么好藥。

  我甚至懷疑彌勒是這閔教的對手,想要通過我們的手將閔教給打擊沒落,然后由他來接收整個市場。

  小白狐兒去找他,可不就是羊入了虎口么?

  想到這兒,我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來,對在場之人說道:“出發前的準備還有一些時間,具體的情況眾位商量,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由努爾做主,我先離開半個小時,到時候直接到路口與大家會合。”

  李副局長站起來與我說道:“志程,要不要通知下去,將那個叫做彌勒的家伙給控制起來?”

  我擺了擺手,搖頭說道:“不用壞了規矩,我去去就回。”

  匆匆離開了省局,我叫旁人隨時做好出發前的準備,而我就帶了林豪,讓他帶我前往彌勒留的地址那兒去。林豪這個家伙對于駕駛極有天賦,為了趕時間,倒也是一直踩著油門不松開,一路上不知道闖了多少紅燈,終于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了那個辦事處,然而我找上門去的時候,那大門緊閉著,問詢旁邊的商戶,都說這兒關門好幾天了,除了前天夜里有見過燈光之外,倒也沒有人在。

  說不定啊,生意黃了,這人都已經卷鋪蓋跑得沒影了。

  聽到這消息,我便安心許多,不過依舊還是放不下心來,當下繞到了后門,讓林豪開鎖,潛入里面去,瞧見除了堆積的一箱箱肥皂之外,別無他物。我和林豪大致瞧看了一番,都沒有發現小白狐兒有來過的痕跡,林豪看著這一箱箱的肥皂,問我道:“老大,是不是我開得太快了,尹悅還沒有來得及過來?”

  我想了一下,不管怎么樣,尹悅的安危總是勝過一切的,而此番前去龍穴島,林豪雖說這兩年進步頗大,但畢竟太過于危險,像他這般淺顯修行的,最好還是留在南方市負責聯絡事宜吧?

  如此決定,我便告訴林豪留在此地,讓他負責找尋小白狐兒的工作,一旦有所消息,立刻聯絡我。林豪不情不愿地應諾下來,我又打了電話給努爾,得知他們已經開始出發了,前往位于南方市南沙區的龍穴島。

  我當下也沒有再耽擱,將林豪扔在這兒,自己則驅車趕去,跟大部隊會合。

  差不多到了傍晚七點多的時候,我們趕到了南沙碼頭附近,龍穴島由主島、雞抱沙、孖沙等數個海嶼組成,全島面積為六十五平方公里,位于伶仃洋的西北一側,南鄰浩瀚的伶仃洋,之所以會冠上這么一個顯赫的大名,是因為相傳南海龍王的宮殿,就設在這座島子上。

  南海龍王的行宮到底有沒有在島上面,這個我不知曉,但是徐淡定已經明確表示,閔公子一行人就是在這里落了腳,雖然之后他就一直沒有了消息,但是我們卻能夠得到了一個大概的方向,于是也不停留,趁著夜色乘船抵達了龍穴島。因為風光秀麗,得天獨厚,這島上早在八十年代初就劃分了旅游風景區,島上的露天游泳池、度假別墅以及許多游樂設施倒也齊全,不過都集中在一側,到了東南面的區域,則盡是深邃開闊的洞穴,一片黑暗。

  我們此番前來,差不多除了特勤一組的成員之外,還有李副局長、張伯帶著的省局行動隊二十多人,以及從南方軍區守備部隊抽調過來配合的一個排的戰士,另外還有一定數量的海警部隊在配合行動,人手倒也綽綽有余,登島之后,因為沒有能和徐淡定聯絡上,我和李浩然李副局長協商了一番,決定帶人從東西兩個方向開始搜查。

  李副局長和張伯以及南方省局的同志為一隊,而我所領導的特勤一組以及三位前專案組成員為一隊,雙方都帶著半個排的戰士配合行動,當下分配妥當之后,我從東邊開始出發搜尋。

  九三年的時候,移動電話還不能漫游,即便這兒還算是南方市,但是已經沒有什么信號了,我也不奢望能夠聯絡到徐淡定,于是只有靠著人手來進行搜尋,這工作十分艱難,我擔心這些負責配合的戰士會掉隊,特地跑過去跟帶隊的領導溝通。那是一個二十七八的年輕人,國字臉,表情剛毅而憨厚,叫做牛排長,我與他聊了兩句,談完工作之后,感覺他的口音有些熟悉,便下意識地問了一下他的老家在哪兒。

  牛排長的回答讓我大吃一驚,沒想到他竟然就是麻栗上附近的人,老家在麻栗場鎮上,這當真是近得不能再近的關系了,所以當我表明來歷的時候,他也表示十分驚訝。

  時間緊迫,我也沒有跟他多聊,只是稍微地提醒了一下,讓他約束好各位戰士兄弟,千萬要跟著我們,所有行動都得聽指揮,莫要落了單,也別擅自行動。牛排長憨厚地笑了,說領導,我們就是奉命過來執行任務的,你說怎么做,我們照著做便是了,千萬不要客氣。

  處理好這邊的事情,我們開始順著海邊往里搜索,查看有沒有載人的快艇,不過很快我們就走到了盡頭,前方無路,遠處望去,只能見到滿島蒼翠,和峭崖上的一處處洞穴石窟。瞧到這里,我總是感覺有一些不對勁兒,回過頭來,想叫跟隨我們而來的前專案組成員過來介紹一下這個地方,卻發現那王世軍不見了蹤影。

  我眉頭一跳,叫來王世軍的同伴曹聰明,問他人呢,回答是不知道,剛才在沙灘那邊的時候,就不見了。

  我叫來張大明白,讓他返回沙灘那邊去找王世軍,然后問曹聰明,說你是本地人,曉不曉得龍穴島的這一片石窟,有沒有什么說法?曹聰明沉默了幾秒鐘,然后告訴我道:“陳組長,龍穴島歷來最出名的便是兩樣,其一為海市蜃樓,東官縣志里面曾有記載,‘海市多見靖康場,當晦夜,海光忽生,水面盡赤。有無數燈火往來,螺女鮫人之屬,喧喧笑語。聞賣珠鬻錦數錢糧米聲,至曉方止’,十分奇特;而第二種,則是鬼打墻!”

  我凝目瞧去,只見曹聰明的臉上陰晴不定,于是平靜地問道:“什么鬼打墻?”

  曹聰明說道:“其實這鬼打墻,跟前面的海市蜃樓是一起的,鄉人之所以稱這兒有那南海龍宮,就是古往今來,總有人在這里迷失反向,失去蹤影,別人就說他去龍王爺家做客了——實際上這并不是作客,而是在這片迷宮之中喪失了性命,就是因為這樣的緣由,明末清初南方省著名的海盜張保仔,才將自己的藏寶洞放置在這兒……”

  我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曹聰明抬頭看了我一樣,猶豫了幾秒鐘,這才說道:“我懷疑那個閔鵠是故意將我們引導這里來的,他或許知道徐副組長在跟著他……”

  我心中一驚,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聲調都揚高了數分,問道:“你既然有這樣的猜測,為何不早點提出來?”

  曹聰明苦笑著說道:“自從王奉軒自殺身亡之后,我便感覺專案組里面氣氛不多,曉得各位對我們不信任,自然也是能少說話,就少說話咯。”

  曹聰明的話讓我有些沉默,看向另外一位前專案組成員陳亮,他也是默默點頭,曉得他們的心中有所顧慮,可能也是被無端的懷疑給寒了心。我沒有辦法去指責他們,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立場和考慮,自然無法面面俱到,正在這沉默的當口,前去尋找王世軍的張大明白回來了,在遠處揮手,說找到人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