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九章 十萬火急,消失的樓梯

  隨著歐陽指間的這一聲慘叫,迷朧的方寸之間,又是一下劇烈的震動。

  趙中華說這樣不行,我們必須持咒退下樓去,先行返回再說,不然,這厲鬼消蝕了我們的念力,一個不謹慎,我們便被附身,任由宰割了。歐陽指間的一口鮮血噴出,離我們只有幾米之遠的鬼霧,頓時一陣興奮,吱吱叫,越發地滾動翻卷著,那些鮮血并沒有散落在地上,而是被黑霧所承托著,竟然吸食干凈。歐陽指間年歲畢竟已高,哪里能夠承受得住這般強度的攻擊,血吐完沒到三秒鐘,苦心孤詣造就而出的五斗米陣立馬就崩潰,人也軟軟地往后倒去。

  趙中華立刻抄起這個枯瘦的老人,而雜毛小道則抱起了癱軟在地上的女孩丹楓,在五斗米陣崩潰的一瞬間,朝最近的通道口飛奔而去。危急時刻,地上的阿浩生死不知,談不上道德倫理,唯有最佳的選擇,便是保住現在活著的人。這時候的我們,已然管不了這么多,飛速撤離。

  斷后的重任,自然由我來承擔。

  我在一瞬間,燃盡了五張符咒,全部都是祛邪震鬼的。火焰的騰起,讓本為陰寒之身的鬼物甚為忌憚,攻勢便為之一滯。趁著這功夫,我與朵朵一起朝前方的幾人追去,心中還祈禱著后面這些鬼物不要跟锝太緊。我孤身一人,沒有負擔,自然跑得比他們快上幾分,幾步就趕超過去,來到了樓梯處。

  然而,我在樓梯處緊急停住了腳步。

  在我面前的不是“之”字形的樓梯,而是一處空蕩蕩的懸崖。原本應該出現樓梯的地方,消失了。此刻空蕩蕩的一片,往下看,能夠看見一樓的樓梯。只有三級臺階,其余的,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障眼法么?我瞇著眼睛,用“炁”之場域去觀察,然而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東西。我猶豫著停在樓道口,趙中華和雜毛小道已然跟了上來。雜毛小道見到這一情形先是一愣,然后不屑地吐了一口痰,這痰頓時沒有任何障礙地掉了下去。我回過頭來,只見好幾團黑霧依然滾滾而至,無數鬼影在里面盤旋著。

  趙中華也是拼了命,從懷里掏出一束淺白色的絲綢,這絲綢上有著無數人手撰寫的符文,每一顆都金光閃閃,流光四溢,蘊含著凝重的波動。這一束絲綢有著半米多長,他右手拿著一抖,頓時有一股堂皇的浩然正氣噴現而出,連在旁邊的我都心驚肉跳,朵朵更是一聲尖叫,躲在了我的背后。

  像在跳舞,趙中華將歐陽指間往我這邊一推,便折身回去,將這絲綢往那些追來的黑霧兜去。

  那黑霧被淺白中鑲著金色符文的絲綢所碰到,立刻扭曲得不成樣子,吱吱地尖叫,痛苦不堪。然而趙中華揮舞了四五下,那絲綢的金光卻一點一點地黯淡下來,顯然是被這黑氣所侵蝕。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了,拿著手中唯一的法器,憋足了勁,便朝那一團濃黑如墨的氣體給照射過去。

  我手中的震鏡一陣顫抖,里面的鏡靈瘋狂的旋轉著,鏡背篆刻的“破地獄咒”法陣被消磨一空。

  九會壇城密語真言:“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心憂著朵朵,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得,腦子里面就是這九個字,每一個字大如斗字,在我頭頂上盤旋著,充斥著我的腦海里,嗡嗡嗡,接著我口中不由自主地念誦而出。空氣中震動著這聲音,仿佛不是我讀出來的一般,峰巒松風、川流水音,每一顆字都如同洪鐘大呂,敲打在無形的空氣中。

  空氣都為之一滯,而那黑霧都淡薄了幾分。

  一直沒有動靜的無面女人,終于對向了我。全身四周,都有一聲輕嘆縹緲傳來:“咦?”接著,她突然像平面的臉上面,像破繭一樣,咧開了半張嘴,往上翹,似笑非笑,映襯著她那沒有眼睛鼻子的臉,更加的陰森恐怖。朵朵在我如同梵音的真言之中,渾身一震抖,居然咬著牙,迎上了突破趙中華綢布空隙而來的黑霧。這黑霧上面全部都是惡鬼臉孔,翻涌如同萬蟲堆疊。

  朵朵揚著手,浮空而立,前推。

  一層白光從她的手上噴出來,之后,她便被如潮水一般的黑霧所湮沒。我心痛萬分,顧不得讓金蠶蠱守在我的體內加持,將它驅趕出體內,朝朵朵的方向射去。肥蟲子是少數屬性為陽的蠱,雖然經不得雷電,但是卻能夠在陽光下自由地穿行,對天生的陰物,只要它想,便能夠將其灼傷。

  蠱毒是金蠶蠱實質上的攻擊,而迷惑、陽性灼傷,確實另外一個層面上的手段。

  這個往昔愛走旁門左道的小家伙,畢竟是少數的半靈體之一。

  肥蟲子和朵朵的感情比我還深厚,哪里見得了這骯臟之物欺負它的小伙伴。這小東西大腦不發達,但是認死理,但凡是對它喜歡的人不利的家伙,它從來都是不客氣地,一飛到黑霧中,金燦燦的表皮立刻開始綻放出光芒來,這金光在黑霧中收斂,暗沉,如同黑夜里面將要熄滅的煙頭子,并不顯眼。

  然而,它的一加入,原本呈現五種表情的鬼臉層疊,立刻只有了一種。

  那便是痛苦,無盡的痛苦。

  這些鬼臉表現出來的痛苦,好像是菊花里面被塞進了一根紅彤彤的烙鐵棍子。當然,就我個人認為,即使是那種慘無人道的酷刑,都難以被表達出這般的神情來。

  朵朵在黑霧中掙扎著,她并不是沒有還手之力,對付鬼物最好的手段,同樣也是鬼物。她身具鬼妖之體,又有前輩的經驗指導,雖然笨呼呼,但是雙手印結,居然能夠看看抵擋這黑霧不進入體內。我當然是心焦氣躁,高舉著震鏡,奮力地催動鏡靈,欲將這許多惡鬼迷霧,全部都吸入到鏡子的世界中。

  一把米粒灑過來,每一粒都重若千鈞,擊打在這一團如同實質的黑霧上。

  是歐陽指間在出手。

  我有些疑惑,連身受了傷的歐陽老先生都出手救場,雜毛小道這個吊毛怎么就沒有丟一兩道符過來幫忙呢,這家伙難道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跟那個叫做丹楓的女孩子調情么?轉頭一看,我心中大駭:樓道口那兒除了勉強站立起來的歐陽指間,哪里還有雜毛小道和丹楓的身影?

  我焦急地問他,說老蕭怎么不見了?

  老先生也驚異,說不就在這里么?扭過頭,沒見著人,探頭望下去,轉過頭來的時候,一副見了鬼的表情。我焦急地問老蕭到底怎么了?歐陽指間張了張口,卻突然喊出一句話:“小心后面!”我一扭頭,只見一道白色的影子充斥到我的前面,砰——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一輛飛速行駛的重型卡車,毫無保留的撞了上去。

  我騰空而起,隨后重重地撞在了樓道旁邊的墻上面。

  那一刻黑暗幾乎就蔓延到了我的頭頂,意識在往心海里沉淪,沒有金蠶蠱的守護,我脆弱不堪。

  ********

  迷迷糊糊,我暈了過去,隨即又醒了過來,感覺有人在搖我,接著鼻翼處一陣惡臭。

  睜開眼睛,是歐陽指間,他收起手中的瓷瓶,一臉的焦急,說陸左,你還不醒來,我們就都要死了。他指著空中,我一看,只見朵朵已經被那個無面女人給一手抓住,肥蟲子正在朵朵的附近,搖頭晃尾,抵御著九名女鬼化身的黑霧侵蝕。而剛才在奮戰的趙中華,已然躺在了我旁邊的四米處,從我這個角度看去,一頭的血,而他手中的那束絲綢,早已經形如破布敗絮。

  這個無面的女鬼竟然厲害如斯,只一出手,便把我們所有人都給打傷打殘。

  看著朵朵痛苦的神情,我心里面就像被點爆的火藥庫,一下子就炸了,連滾帶爬地跑上前去,手中震鏡催動至最大的功效,大喊一聲“無量天尊”,朝那白衣無面女人劈頭蓋臉地兜去。鏡靈勉力將“破地獄咒”凝煉成一道金光,再次發威。這金光似實質又如同虛幻,直接照在了它的身上。

  她如舞的身軀一陣抖動,最終又穩定下來。

  果然只是“震一下”!

  它高高舉著朵朵,緩緩地回過頭來,一馬平川的面孔上沒有眼睛,所以看不到它的神情,然而我卻在心底中油然而生起一種恐懼,這恐懼似乎是被這詭異的邪惡所勾起來的,又或者是它對我施加了精神威壓。我的思想在某一刻停頓了一下,剛一回過神來,立刻有大團的黑霧圍繞上了我的身體來。

  這黑霧集結了九鬼之力,凝重處有如實質,就像潮水,將我緊緊包裹住。

  無數的恐怖鬼臉立刻將我淹沒,我胸口頓時一陣氣悶,感覺空氣越發地稀薄了……我的天,原來鬼魂強大到一定程度,竟然能夠做到這般的境地,直接物理攻擊于人體,殺人于無形。我孤陋寡聞了……

  我渾身一陣陰寒,往后跌倒。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刻,一個久違了的聲音出現了:“我擦嘞……何方鬼物,居然敢欺負我家童養媳?不把你打得翔都出來,老子以后就天天都吃翔得了……”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九章 十萬火急,消失的樓梯”

  1. 回復 2014/12/07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每一個字大如斗字

  2. 回復 2019/09/20

    豪情

    扁毛畜生又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