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四章 紅蝎現,閔教強人終聚首

  戰斗在一瞬間爆發,最先接敵的是努爾,他手中長棍朝前而起,將前面幾人砍來的長刀給驟然撥開了去,而我則從后面跟進,飲血寒光劍陡然一震,那長劍就從一個來不及避讓的家伙胸口穿過,修長的劍身在對方胸腔之前做了停頓,而對方則由于被飲血的痛苦,陡然發出了受傷野獸一般的嘶嚎聲,不退反進,竟然朝著我猛推而入。

  他居然想要憑借著犧牲自己的手段,將我快速前進的沖勢給阻緩下來。

  多么瘋狂的想法,然而我卻不得不一腳踢出去,將他的身子抵住,不讓他將我的劍給黏住。

  僅僅是這么一交手,我便已然曉得對方的兇悍,恐怕是我們出戰一來所罕見的,當下也是深吸一口帶著海風和鮮血的空氣,將飲血寒光劍給猛然拔出來,接著再次上前,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攪、壓、掛、掃,整個過程渾然天成,諳合了劍法之本義,乃“剛柔相濟、吞吐自如,飄灑輕快,矯健優美”,除此之外,還多了幾分戰場廝殺之時沾染的殺戮之氣。

  刀乃兇兵,劍為君子,古皆有之,然而此刻在我的劍下,浪翻云起,向前沖來的這家伙就好像遇到了一頭猛虎惡煞,感覺自己迎上去,便如同雞卵去撞石頭一般,即便是再兇悍之人,不由得也心底發憷,而這時也有人終于將我給認了出來,朝著身后大聲喊道:“公子爺,藍蛇沒有拖住姓陳的魔頭,他殺過來了。”

  說這句話兒的時候,我竟然能夠從對方顫抖的話語中感受到恐懼,曉得我這幾次交手中,凌厲的手段以及渾身的魔功給對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別是死在我劍下的那些家伙實在是有些多,使得這些本來在別人眼中宛如惡鬼一般的家伙,竟然將我給稱作了魔頭。

  不過我也并不在意,魔頭便魔頭好了,敵人怕我是好事,他們若是心中都沒有敬畏之人,覺得這世間,做任何事情都不會付出代價,那么整個世界的規則在他們的眼中都宛如無物,豈不是更加放肆了?

  而就在那人去請求援兵的一瞬間,我猛然一劍蕩開周遭的刀斧加身,然后抬頭望去,卻見前面一個四米多高的石礁上面露出了一張臉來,卻正是那日倉惶逃走的閔公子,此刻的他也是一副緊身水靠的打扮,不過周身的關鍵部位都穿得有角質的護具,將他在人群中一下子就凸顯了出來。在瞧見了來襲之人是我和另外一個不認識的家伙,閔公子的臉上一下子就變得十分奇怪了起來。

  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獰笑著說道:“不是冤家不聚頭,來了也好,省得本公子還得去那邊找你們。眾人,給我將這兩個家伙給斬了!”

  閔公子一聲令下,手下一眾人等便宛如打了雞血一般,朝著我們這邊蜂擁而來,這時努爾擋在了我的前面,淡然說道:“志程,我來擋住這幫家伙,你去巖石平臺那邊,將那幾個引神祭祀的家伙給宰了!”

  棍是一扇門,橫掃一大片,努爾手中的趕神殺威棍是群戰利器,即便是身處敵營,陷于重重包圍之中,他也能夠憑借著趕神凌步瞬間逃離,我心中了然,所以沒有太多的擔心,一生老友,憑的就是彼此信任,我相信努爾能夠擋住這些家伙,而他則相信我能夠將巖石平臺的那幫人給搞定,于是腳步一點,人便從側面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依舊是奮力來阻擋的人群,然而有努爾在我旁邊護翼,大部分來襲的攻擊都給那棍子給擋開了去,有的倘若是太過于激進和靠前,努爾這巫門棍郎卻也不是什么老實角色,當下就是一棍撐了過去,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對方的腦殼上。

  砰!

  趕神殺威棍雖說是木質,然而在努爾的手中,卻比鋼筋還有堅硬和結實,這一棍子下來,人體最為結實的顱骨也在瞬間炸裂而開,白色的腦漿紅的血,頓時將場面渲染得血腥無比,讓人意識到在這個血色的夜里,將有無數人失去性命,而若是想要自己不成為其中的一員,那邊努力地去戰斗,奮勇向前,殺,殺光眼前一切的攔路虎。

  這樣的戰斗,絕對沒有妥協的可能,唯有拿起手中的武器,拼搏。

  十人防御,瞬間被破。

  我已然沖到了那巖石平臺的近前,這時一片千百年來被海水腐蝕的石礁區域,怪石嶙峋,堅硬的石頭又滑又尖,最致命的是巖石邊上那破碎的背殼碎屑,就像刀片一般鋒利,我渾身浸透了海水,此刻一出汗,全身黏黏的,里面都是鹽,頭發結成一縷一縷的,狀態并不是很好,而就在此時,腰間插著鐵骨扇,手提魚骨劍的閔公子帶了一個身材頗為高大的男子攔在了我的前面。

  那男人顴骨突出,塌鼻齙牙,厚嘴唇,眼神像刀鋒一般犀利,而在他的額頭之上,有一塊暗紅色的胎記,驟然看去,就好像戴了一個帽子,將自己給遮擋起來。

  雖然素未謀面,但是我在一瞬間就意識到,這個男人,應該就是閔教三雄中的第一人,紅蝎。

  神秘的閔教首領閔魔帳下有三人最為突出,紅蝎、藍蛇和黑蟻,藍蛇并不與我正面交過手,但是從她操縱毒蠱尸虱和施展的手段來看,就曉得是一個絕對陰冷兇悍的一個家伙,至于黑蟻,我記憶最深刻的便是天生神力,以及絕不肯妥協的強硬態度,這樣的每一個人,都是一時之豪雄,然而卻都匯聚于此,讓我不由得遙想起了那個藏在幕后的首領,到底是一個什么人物,竟然有這等的本事?

  我沖到巖石平臺之前,出于高手的警惕,陡然停住了腳步,死死地盯著這兩人。

  我瞧見了紅蝎手上提著一根奇門兵器,那是一塊有一塊骨頭組成的鞭子,每一塊骨頭都是不同的顏色,有的灰白,有的靛藍,有的艷紅,有的沉綠,五彩斑斕,而在盡頭則真的就是一根不知道從哪兒取來的骨制尖刺,比我的小寶劍還長,上面用特殊的涂料繪滿了符文,顯示出了強大的氣息來。看著這兩人,我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寒聲說道:“擋我者,死!”

  這話兒顯然不能嚇倒對方,畢竟論人數,他們這里足有三十幾人,而我們這方卻僅僅之后兩個光棍;若是論修為,閔公子以及紅蝎自認也不會輸于我們。

  圍繞在他們身邊的這些家伙,可都是閔教之中最為骨干的一堆人,他們有閔魔的徒弟,有三雄的徒弟以及教中長老,這樣的實力足以壓倒在灘涂地上被法陣困住的一眾人等,對付起我們來,那不過就是些小意思,所以聽到了我的話,那紅蝎看了一眼閔公子,然后冷酷地笑了:“我一直好奇能夠干掉黑蟻的,到底是何方人物,沒想到就是這么一個狂妄自大的家伙。可惜了,黑蟻縱橫江湖幾十年,竟然落得這么個下場,當真是……”

  我瞇著眼睛,瞧著這兩人,然后目光投向了他們后面那幾個瘋狂起舞的巫師神漢,緊了緊劍把,想著無論如何,我都要突破這道防線,殺到里面去。

  只要將這些人給斬殺了,那法陣就得不到新的支撐,而李副局長他們便能夠將那些黑色霧氣給消解,破陣而出。

  而只有如此,我們方才能夠完成絕地反殺、不可能的任務。

  然而就在此時,在人群的后方突然傳來一陣喧囂,接著我聽到有人在喊,說藍姨回來了。我眼皮一跳,順著間隙看了過去,卻見有一個身材并不曼妙的婦人從那邊緩緩走了過來,濕漉漉的長發被隨意捆在了腦后,身體里仿佛隱藏著千般險惡,紅蝎瞧見了這女人,不滿地說道:“藍蛇,我說你怎么回事,竟然將這小子給放了過來?不是叫你拖住他們的么?”

  面對著紅蝎的質疑,藍蛇冷冷笑道:“紅蝎,你早先就告訴我,不過是些剛剛出道、乳臭未干的小子,結果你知道我面對的是些什么么?使棍的那個男人他居然是苗疆三十六峒西熊苗寨的人,而你們跟前這個家伙,什么狗屁茅山弟子,他那一身的魔功,你們是瞎了眼么?”

  紅蝎渾不在意地說道:“那又怎么樣?”

  藍蛇說道:“那又怎么樣?那好,我告訴你為什么我沒有攔住他們,你背著師父擅自調來的海人部落,那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家伙瞧見他,連嘶叫的勇氣都沒有;而依托龍穴島鬼榕布下的法陣,卻給別人一眼看穿,你就派了幾個窩囊廢給我,讓我怎么攔?”

  紅蝎臉色凝重起來,又問道:“那你為何會回來得這么晚?”

  藍蛇說道:“剛才在海上,遇到一個家伙,一直在纏著我,要不是他,我肯定會早點過來給你知曉了。”

  紅蝎一愣,眉頭皺起道:“能在海里纏著你的家伙,這人是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