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五章 鬼靈束,淡定現身機會出

  “無關緊要的小人物而已,已經被我解決了!”

  藍蛇渾不在意地說道,然后看向了這邊,臉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對著我說道:“嘿,靚仔,看這里,剛才我們照過面,對吧?你別以為我剛才逃脫,是因為怕你,老娘不過是不想跟你們那一幫大部隊硬拼而已。正巧,我趕過來了,你也在,那么讓老娘陪你玩一玩,看看到底是你這渾身魔氣的茅山首徒強勢,還是我這個鄉下娘們厲害!”

  她越眾而出,看著我身邊那幾個倒下的尸體,臉色立刻變得陰沉了,吐了一口唾沫,惡狠狠地說道:“呵呵,我瞧見了什么,我最喜歡的男寵,王圣男,昨天我們還在一起滾床單,結果現在就給你砍死在了這鬼地方,不錯,你又給了我一個殺你的理由——紅蝎,你他媽的看好自己這一幫子巫師就好,別多管閑事,他們可是瑤長老最得意的弟子,要是出了差錯,我估計你這個領軍人就做不久了……”

  紅蝎無所謂地笑了笑,說道:“好,他是你的了,我去對付那個耍棍的小子。噢,見鬼,他手上的那根棍子到底是什么來歷,看著不像是凡品啊!”

  盡管兩人相互看不順眼,但紅蝎似乎對藍蛇的實力十分信任,帶隊朝著我身后的努爾撲去,而另外一個主要人物閔公子,則走到了前方去,負責指揮起了閔教大部隊對于李副局長等人的圍剿工作來。一切似乎都在對手的控制當中,而藍蛇從濕漉漉的頭發里面摸了一會兒,居然掏出了兩根一米多長的銀色長蛇來。

  這長蛇渾身宛如鍍過了一層銀白色的金屬,一節一節宛如長鞭,而尖端竟然是惟妙惟肖的雙蛇頭,我甚至能夠感受到那蛇頭之上的眼球在動,發出綠色的光芒來人,讓人感覺渾身直打寒顫。

  藍蛇的武器如此怪異,讓我心中一緊,然而還沒有等我多做反應,她便縱身而下,從礁石之上,朝著我這邊飛躍下來。

  我收斂起心中的擔憂,奮力一劍,朝上而出。

  乾字劍。

  作為防守類的劍法,真武八卦劍唯一的一記殺招,便是此法,這一招有一種一往無前的氣概,也代表了我對于敵人的態度,然而眼看著飲血寒光劍即將刺入藍蛇的小腹之中,這娘們卻陡然詭異地一扭身,手中的銀蛇一抖,那雙頭蛇居然猛地一下張開了嘴巴,這嘴巴巨大,足以容納下一個成人的拳頭,上面利齒密布,卻是一下子就將魔劍劍身給緊緊咬住,不得放松。

  藍蛇在空中有了借力之后,整個人就宛如一條無骨之蛇,詭異地扭動著,然后朝著我貼身撲來。

  雖說我也有過小擒拿手的修行底子,而且自問近身搏擊能力并不弱于旁人,但是藍蛇此刻的表現,讓我心中多少也存在著一些疑慮,曉得此人之所以能夠被稱之為“蛇”,自然近身絞殺能力要遠超出旁人,而且她剛才展露出來的毒蠱手段,倘若拉得太近了,必然就有許多下手的機會,故而并不想與她貼身而戰,于是猛然后退數步,與落在地上的藍蛇拉開了距離。

  兩人一拉開距離,我這才瞧見她手中那兩條宛如長鞭的銀蛇,竟然如同活物一般,緊緊咬住了魔劍的劍身,而另外一條很自然地再次甩飛過來,想朝著我的胳膊搭來。

  這般神奇的武器我倒是第一次瞧見,心想這銀蛇或許是藍蛇費盡心思煉制的邪物,不敢嘗試被這玩意給咬一口到底是什么后果,當下也是一邊后退,一邊將長劍一絞,使得咬在我長劍之上的銀蛇給卷起來。

  這銀蛇表面一陣金屬亮光,看著十分堅硬,但是藍蛇最終還是不敢讓它來嘗試我魔劍的鋒利,特別是飽飲鮮血之后的魔劍有著一種特別的氣勢,她當下也是讓那蛇嘴松開了劍身,繼續嘗試著與我貼身纏戰。這女人十分兇悍,不但那一對銀蛇兇器詭異莫名,而且她腳下的步伐也是詭異莫測,更讓人吃驚的是她的身子,柔軟得宛若無骨,可以做出任何詭異的動作來,比如將腦袋三百六十度旋轉,來避開我的劍鋒。

  這樣的對手是我第一次看到,不但交手的拼斗變得異常困難,而且心理上還承擔了多余的恐懼,就仿佛我并不是和一個人類在戰斗,而是仿佛一條冷血的異形生物一般。

  不過盡管如此,面對著藍蛇咄咄逼人的攻勢,我還是施展出了一整套真武八卦劍來,將周身給仿佛得嚴嚴實實,不給藍蛇半分機會。然而就在我用魔劍斬出一片空間之時,我身后的努爾卻大聲喊叫起來:“志程,別跟那女人糾纏,她是在跟你拖延時間,你看李副局長他們那兒,好像是有點撐不住了……”

  聽到努爾這般一提醒,我猛然扭頭過去,但見被一大團迷霧給圈住的李副局長一行人,此刻的火力已然變得稀疏,顯然是彈藥供給不上了,而雖然那些海猴子傷亡慘重,但是剩余者個個都是苦大仇深,躍入迷霧之中,就開始了殺戮之旅來。

  李副局長帶隊的省局行動處還好,這些都是有修行底子的成員,而那些持槍的戰士哪里見過這般兇狠的生物,一旦被近身,立刻就有生命的危險,然而除了這些海猴子之外,那大片大片的黑色迷霧并非只能迷惑住陣中的眾人,上面呼嘯而過的兇靈有著讓人難以想象的戾氣,不時俯身而下,朝著落單的人撲去,但凡被撲中,立刻融入其中,鉆入腦髓之中去,肆意而為。

  這般的局面,要不是李副局長、張伯以及幾個有名有號的高手在支撐,恐怕早就已經潰敗了。

  不能拖,拖得越久,敵人便越有可能將我們給耗死在這里。

  想到這兒,我不再保守,手中的長劍猛然一抖,發出了一聲清越的鳴鏑,接著人似奔馬,劍如走龍,從下而上,就仿佛秋天寧靜的水中,有一股爆發性的力量沖天而起。此乃“依然秋水長天”,清池宮十三劍招之中與“西江月”并列而為的最強殺招,體現出永恒的寧靜以及潛伏的洶涌力量,既矛盾又統一的真義,一經施展,前方一陣劍光滔天而起,將想要與我纏斗的藍蛇給陡然避開四五米去。

  這一劍,我不求傷人,而是要將藍蛇給逼開到遠處去,好給我去破陣的機會,我幾乎是用盡了全力,而藍蛇也的確不敢硬撼這一凌厲至極的劍勢,然而當我收劍前沖之時,礁石之上飛躍下來兩人,卻是將我的沖勢給驟然擋住了,而藍蛇有再次纏了上來。

  魔劍與銀蛇交鋒,火光乍現,叮叮當當不絕于耳,好像我刺到了金屬之上一般,我曉得這一次突圍再一次地被破解了,藍蛇臉上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分明表示出,要想破陣,便得過她這一關,而在她面前,要么我死,要么她死,沒有第三種選擇。

  我聽到身后努爾在與紅蝎奮力的拼斗聲,曉得他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每一秒中都有可能倒下,也曉得實際上從我和努爾沖出樹林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經將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隨時都有可能躺倒在這片礁石地上,性命不再,而就在這樣的時刻,我唯有極力地將自己那激蕩的情緒給收斂起來,深呼吸,盡量讓自己在與藍蛇的交鋒之中,不至于因為心情的緣故,而被她所傷。

  藍蛇瞧見我臉色嚴肅得嚇人,卻反而得意洋洋了起來,帶著沙啞的嗓音說道:“怎么樣,小子,這種絕望的感覺不錯吧,你放心,等你最后堅持不住倒下了,我會用手上這一對寶貝,將你渾身的血肉給一點兒、一點兒地咬下來,讓你受盡痛苦而死——唯有如此,才能夠彌補黑蟻的死,在我心中留下的傷痛!你就等死吧……噢不,這是什么?”

  就在藍蛇洋洋得意之時,那靈活得如同眼鏡蛇一般的身子陡然一陣凝滯,身體竟然猛地僵硬了起來,從我的這個角度,能夠瞧見藍蛇的腳下突然多出了一雙黑乎乎的手,將她的腳踝給緊緊抓住,不讓她移動。

  本命鬼靈!

  天啊,是徐淡定!謝天謝地,這個家伙終于出現了,我心中一陣狂喜,二話不說,提著劍就朝著藍蛇沖去,然而這女人卻突然一抖手,那一對銀色噴出了一大團粉紅色的煙霧來,將她面前給彌漫住。

  我不敢上前,這時卻聽到徐淡定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大、師兄,我來拖住這女人,你走!”

  我沒有看到徐淡定到底在哪兒,但是機會難得,也不再糾結,縱身一躍,跳到了那礁石上面去,但見前方還有數人,而在更遠處,一大幫子人則簇擁在閔公子身邊。

  好機會,我激動得渾身顫抖,一劍蕩開了前面兩人的刀兵,順便將其中一個人的腦袋給劃拉下來,接著血勁再次一涌,開啟了臨仙遣策,飛奔著沖到了那巖石平臺之中去,來到了正在瘋狂跳大神的六個黑袍巫師跟前來。

  然而就在這一刻,我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像一塊木頭般栽倒在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