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七章 殺人劍,飲血寒光自殺人

  我們追蹤了千里萬里,終于將這幾個罪魁禍首給抓到,哪里能夠容他們再次逃脫?

  紅蝎、藍蛇與黑蟻,這三人自不必說,那都是閔教最為骨干的成員,而閔公子則是閔教之中的繼承人,除去已死的黑蟻不說,將這仨人給留在這兒,那么我們的案子也算是了結一大半了,至于那神秘無蹤的閔魔,我們也沒有信心能夠將其拿下。所以如此說來,那些小雜魚都可以逃開,而主謀,我便是死,也要將其拿下。

  聽到我冷若冰霜一般的話語,閔公子的瞳孔驟然收縮,凝聚了起來,然后磨著牙齒,對我狠狠地說道:“姓陳的,你知道我為何能夠成為邪靈四大公子之一么?”

  我緊緊握著飲血寒光劍,感覺到這柄兇兵在飽飲這么多鮮血之后,竟然有一種呼之欲出的兇性,仿佛反過來能夠影響到我一般,然而我卻并沒有控制這種情緒,因為我從這種兇厲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力量,而這種力量則正是我所需要的,我倘若想要留下閔公子,就必須借助這樣的力量,但我依舊需要時間,一邊急喘氣,一邊對著閔公子說道:“愿聞其詳!”

  閔公子倒提著魚骨劍,帶著身邊五六個護身高手,一步一步上前,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從出生起,就是喝著海狼的奶長大的,我三歲就浸泡在血池之中,六歲這樣天真爛漫的年紀,便被我那死鬼老爹逼著開始殺人,你能夠想象么,當六歲的我從對方那血淋淋的腦袋里面拔出刀子來,看著刀刃上面掛著黏稠腦漿的時候,會是什么心情么?是的,我之所以強大,并不是因為我是閔鴻的兒子,而是因為我自小,便受盡了苦難,我注定就能夠成為強者,成為將一切給踐踏在腳下的人……”

  說完自己的告白,閔公子揚起了手中的魚骨劍,平靜前指道:“所以,沒有人,能夠攔在我面前,包括我父親!”

  閔公子一聲令下,圍繞在他身邊的護衛高手立刻疾沖而來,這些家伙盡管沒有如閔教三雄一般的身手和修為,但是能夠被挑選出來保護他的,那可都是有名有號的家伙,單個拎出來,恐怕跟張世界他們幾個也只相差一線。不過瞧見這些家伙沖到跟前來,我心中并沒有太多的情緒,無喜無悲,整個人的心靈都沉浸到了那微微散發著血色紅光的飲血寒光劍上面。

  我感覺上面似乎有一種力量在驅使著我,告訴我,它的劍刃,需要飲血。

  它渴望死亡,鐘愛毀滅,希望能夠將眼前的一切敵人都給斬落于劍下,讓勝利的榮耀停留在那璀璨劍光之中。

  人來,一劍劃過。

  與第一位敵人的交手在一瞬間就結束了,我們兩人錯肩而過,我站著,而他則倒下了。在倒下之前,這人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骨錐,以及我這把散發這冉冉血氣紅光的古怪長劍。其實我并不能夠將其瞬間斬殺的,畢竟像他這種程度的高手,在雙方身子發動的一瞬間,從眼神的落點到肩肘的移動,都能夠用第六感預判出攻擊的方向,將其攔截的。

  事實上我的劍勢的確是被他的骨錐給攔住了,他的那骨錐似乎是從某種大型動物的身上取下來煉制的,好像還有著許多用處,然而一切都在交手的一瞬間變得沒有意義了,真正致命的殺招并不在我,而是在于飲血寒光劍之上。

  在兩者即將交擊的那一剎那,這魔劍仿佛自己活過來了一般,朝著旁邊稍微偏離可幾分,接著避開了那骨錐的反向,劍刃順利地挑開了他的胸膛,接著切割出了一個偌大的血口子來。

  魔劍附在上面,就像饑渴難耐的生物,猛然吸著鮮血,而在轉瞬之間又鋒利,一劍捅穿了此人的身子。

  就像燙熱了的刀子切奶油一般輕松。

  我自己都有點兒驚呆了,然而隨之而來的攻擊卻將我的注意力給分散,我手持著魔劍開始與超過七名的修行者交手,這其中還包括像閔公子這般聲名在外的人物,然而那魔劍仿佛想要教會我如何用劍一般,在它的帶動下,我整個人就好像沒有了重量一般,那劍刃從紛繁的攻擊之中掙脫出來,總是能夠出其不意地解決問題,簡潔明了,比之我在茅山之上所學的劍法來說,它完全就是一種殺人技。

  化繁為簡,任何的一個動作都沒有什么花哨,也不會浪費一絲氣力,格擋便是格擋,刺人便是刺人,反擊便是反擊,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某種精密的程序一般,而與我使用臨仙遣策,驅動右眼之上的神秘符文,所獲的那種感覺,是另外的一個極端。

  不過即便如此,卻非常有效,剛剛還因為脫力而暈倒在巖石平臺之上的我,竟然能夠在這么多人的圍攻之下還顯得游刃有余,那些閔教門徒在撤退的時候,都下意識地朝著自家頭目的身邊聚集起來,這使得我周圍幾乎圍上了十多個不同層次的高手,而那閔公子似乎有讓這些人纏住我,自己卻獨自逃離的想法,但是我卻憑著一把長劍,將他給死死地纏在了這里。

  閔公子瞧見我手中這魔氣大盛的飲血寒光劍,兩眼冒光,整個人變得無比的憤怒,大聲喊道:“姓陳的,你當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那好,老子陪你玩!”

  這話兒說出口,他便真的不再逃離,而是憑著手中的那把魚骨劍,與我激烈相斗起來。

  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十分恐怖,然而閔公子手上這般卻也來歷非凡,我這劍法勢大力沉,等閑之物,被我猛力一斬,那邊有折斷的危險,而閔公子的魚骨劍卻堅硬無比,鏗然作響之中,竟然有一種精金鋼鐵的質感,而當他一旦認真起來,在那上面還附著了宛若鯨魚一般的澎湃力量,這使得我在與閔公子的交鋒之中,并不占上風。

  畢竟此刻的我,到底還是孤軍奮戰,而閔公子一旦落下來決心,卻也是步步生威,執意將我給圍殺于此。

  在明白我暫時不能擒殺閔公子之后,我開始朝著纏我最兇的那些家伙下手,這樣兇險的戰斗,已經不存在留不留手的問題了,但凡思想開一點兒小差,那便只有死亡一途可走,我依舊兇悍,不過主攻的方向卻不再是閔公子,而是旁邊的人,幾個回合之后,又有兩人躺倒在地,捂著自動倒卷的傷口,一雙眼睛瞪得滾圓,顯然是已經沒有了氣息。

  我借助著飲血寒光劍本身的兇性步步為營,卻是將這寶貴的時間給拖延于此,這時這群對手的身后突然響起了一陣怒吼,我從人群的間隙望了過去,竟然是破陣而出的張伯,此刻的他上身赤裸,露出了南方人罕見的黑色胸毛,上面掛滿了肉屑,整個人被鮮血給浸染,而他手中的那根拐杖,則第一時間砸飛了一個家伙。

  當那人落下來的時候,半邊腦袋都已經飛開了去。

  張曉濤張伯,我多日沒有見過他認真出手了,卻不曾想到竟然宛如一頭放出了牢籠的饑虎,一雙眼睛散發出猙獰的紅光,在將阻攔的幾人給以最暴烈的方式給擊殺之后,他目光巡視一番,鎖定了閔公子,怒吼一聲,朝著閔公子沖來。閔公子剛才與我相斗,已然有些心慌,而瞧見勢若猛虎的張伯,恨恨地罵了一句話:“我艸,這是什么鬼東西?”

  話音未落,他便朝著張伯的反方向逃去。

  這一片石礁的地形異常復雜,高低錯落,視線受阻,閔公子真的不顧旁人,而只想要自己逃離的話,那就真的很難留住他了,而我的異獸八卦旗并不能無限制的使用,卻也不得不咬著牙,縱身一躍,跳到了閔公子逃離的前方,猛然一劍,將他給留在這兒。

  狗急跳墻,更何況是邪靈四大公子之一,閔公子二話不說,左手揚扇,朝著我扇來一股陰風,而待我身體僵直的一瞬間,右手魚骨劍順勢而來。

  此刻的我出劍已然不利,又來不及封擋,只有將牙齒咬緊不退反進,猛然上前,一把將閔公子給抱在一起,接著被他給重重撲倒在地。

  “滾開啊,滾開!”閔公子瘋狂地喊道,用腦門過來撞我,我被他剛才那一股陰風給扇到,半邊身子給凍得僵直,氣血淤積,動彈不得,結果給他這么一下又一下地撞擊,感覺天昏地暗,頭昏眼花,幾乎就要暈死過去,下意識地用雙手護住臉,然而閔公子瘋狂的撞擊持續了十幾下,卻突然變緩了,到最后的時候,竟然停止下來。

  我渾身疼痛,惡心得難受,這時聽到張伯在我頭頂的礁石上面不確定地問道:“小陳組長,你沒事么?”

  我感覺閔公子的身體異常沉重,聚集了些氣力,將他給猛然推開,勉強站起來,卻發現他的背上,赫然插著一把長劍。

  這劍是我的劍,但是卻不是我殺了他。

  是飲血寒光劍,在我意識喪失的那一刻,自己殺了他。

1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三十七章 殺人劍,飲血寒光自殺人”

  1. 回復 2014/11/12

    我第一

    好書好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