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九章 閔魔出,斗笠老頭漁船立

  聽到這喊聲的時候,我一開始只是感覺太過荒唐,畢竟我認識李浩然的時間頗久,而且還并肩作過戰,這李副局長的本事和手段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他師出名門正朔,從當年金陵縣局的局長一路升遷到了南方省副局,所憑的并非龍虎山,而是自己一步一步結實走過來的,這樣的家伙都是宗教局最根本的根基,也是足以應付許多場面的重要人物,他被挾持了,這可不就是個笑話么?

  然而我突然想起來,剛才的一番拼斗過程中,張伯前來救援,展露兇威,但我卻并沒有瞧見李副局長,本以為他在人群中指揮,但是此刻迷霧漸散,卻依舊瞧不見他的人影。

  難道,他果真如別人所說,被人給制住了?

  到底是誰,竟然有這本事?

  這邊大局已定,我顧不得手下對紅蝎的后續行動,而是縱身朝著灘涂邊緣的人群沖了過去,在那兒戰斗依舊還在繼續,除了省局行動處的一眾同志之外,我還瞧見了張世界和趙中華兩人,想必是趙中華將人引走,讓援兵襲擊之后,瞧見這邊力弱,過來補充的。

  這兩人都是我手下的干將,面對著兇猛的海猴子,他們也是不甘示弱,手上虎虎生風,卻是配合著省局的同志將戰局給穩定住。

  我急于確定李副局長的消息,卻也懶得跟這些炮灰一般的海猴子糾纏,于是將魔氣鼓蕩于丹田之中,內勁外發,雙手開始快速結起符咒來,到了跟前,猛然前推。

  【深淵三法,魔威】!

  磅礴的魔氣從我身體里噴出,這是模仿阿普陀這種深淵魔王的氣息,哪怕這是一點點,都不是這些海猴子所能夠比擬的,這些行動更多依托于本能而為的家伙兇則兇矣,但是大多沒有什么腦子,一感受到這種恐怖的氣息,立刻本能地畏懼,接著慌不擇路,轉身朝著海那邊逃去。

  我這魔威一震,倒是將大部分的海猴子給趕回了海里,我看著這些家伙密密麻麻的尸體,朝著稍微松了一口氣的人群問道:“李副局長在哪兒呢?”

  剛才發出驚呼聲的那個人站了出來,急切地指著海面上,朝著我喊道:“陳組長,在哪兒,剛才從海上趕來一個人,逆勢而上,李局被他給誘出,結果兩人相斗幾個回合,就被那人使用手段給放倒了。你看,在那兒……陳組長,救救李局啊!”

  我看清楚了這人,國字臉,額頭有一道疤痕,他是李副局長身邊的親信,也是有龍虎山背景的高手,是他的話,那就應該不可能撒謊的。

  我快步越過了堆積成山了的海猴子尸堆,極目遠眺,卻見黑乎乎的海上,竟然出現了一葉扁舟,上面負手站著幾個人,最前面的便是雙手給扣住的李副局長,他身后有一個精壯少年,緊緊勒住了李副局長的脖子,一把尖刀比在胸口,隨時都能夠捅入其中,而在他們的背后,則有一個負手而立的老頭,戴著斗笠,看不清模樣,但是卻給人以極為恐怖莊嚴的感覺。

  灘涂之上有一塊三米高的礁石,我縱身一躍,跳了上去,雄踞其間,揚聲說道:“對面的朋友,閔教已然分崩離析,三位賊頭皆以束手就擒,而海上的支援馬上就要到來,請你不要在負隅頑抗了。交出李浩然,大家還有合談的希望,要不然,我們可就不是這么說話了!”

  閔公子既死,此間首領藍蛇、紅蝎相繼被制服,我不由得也有些飄飄然起來,語氣口吻也頗為托大,然而聽到我這般的話語,那個戴著斗笠的老者將頭抬了起來,斗笠脫下,露出一頭白發來,臉上不怒自威,平靜地說道:“我都還沒死,閔教怎么就分崩離析了?”

  這聲音初聽平靜,然而當第一句話結束的時候,整個空間便傳來滾滾雷音,將他的話給無限放大,震耳欲聾,讓人覺得仿佛就在耳邊一般,而那些還在逃散的閔教門徒聽到這話,頓時就是一陣激動,口中高聲喊道:“大掌教來了,大掌教來了!”

  大掌教?

  那就是神秘莫測的閔魔咯?我心中一緊,瞇著眼睛瞧過去,卻見此人相貌并無什么過人之處,長得與奶油小生閔公子有著千差萬別,反而就像是海邊漁村捕魚的老頭一般,不過正如剛才我瞧的第一眼所講,這就是一個讓人看了心臟猛然一頓的人物。心臟收縮,那是生物對于強者天然畏懼的效果,這種發自內心的恐懼從來都不是騙人的,若是如此,那么這個家伙可能十分厲害,或許場中,無一人可以阻攔。

  而就是現在,剛剛被幾個人給生生壓住,被制服了的紅蝎也給努爾提到了我的身邊來,這男人瞧見海上扁舟,竟然不顧旁人的阻攔,拼死跪在了地上,大聲哭喊道:“師父,弟子無能,害得我閔教損失慘重,求師父責罰!”

  他跪得是如此堅決,張良馗、張良旭兩個大漢都有點拿不住他,而那漁船上面的老者則顯得平靜許多,瞧著黑暗中奔逃的一眾教徒,平靜地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這事兒的責任,其實都怪我,要不是這些年來發展得太順了,你們那里會有這般驕縱的心思?民不與官斗,我聽到前一樁事情,便覺得不妥,只可惜人在臺灣,來不及提醒,而后接到線報,匆匆趕來,卻不料以你們的能力,都還搞得兵敗如山倒,實在是出乎意料——這么說,你們就是敗于礁石上面這個年輕人手上咯?”

  我感受到閔魔向我投來注視的目光,整理衣冠,抱拳說道:“晚輩陳志程,現任宗教局二司行動處特勤一組組長,見過閔魔前輩!”

  “陳志程?”

  老頭也走到了小舟前端來,與李副局長并肩而立,思考了一番,然后說道:“哦,我想起來了,這名字我曾經聽天王左使談及過,說以你的資質,最適合修習邪靈秘典,倘若能夠將你招攬,說不定我邪靈教就能夠有中興的希望——不過好像他沒有爭過茅山的掌教真人陶晉鴻,最后你是歸了茅山,對吧?”

  人的名,樹的影,不管是出于拖延時間的需要,還是對這種江湖成名已久人物的尊重,我都得表現得規規矩矩,當下也是拱手說道:“對,陶晉鴻便是我的師父。”

  閔魔沉吟一番道:“果然,陶晉鴻的弟子,便是這般的名不虛傳。其實我一直不太喜歡隔壁老王,他這個人心胸太廣了,一直覺得要像沈老總一樣,心懷天下,弄些名門正派的作風,要我說,像你這般的人才若是不為我所用,那就趁早將你給弄死了,豈不是省了很多事兒?我閔教此刻,也不會承受這么大的損失了。唉,這就是我一直不能認同他的原因,不過新來的那一位,倒是不錯……”

  他喃喃自語,而我則不以為然地說道:“王新鑒王公,雖說雙方的立場對立,但是卻十分為我所尊重的,而今日之事,沒了我,還有別人——若為惡,必將付出代價,這便是道,大勢不可擋。”

  閔魔冷聲哼道:“那是你的道,不是我的;好了,小子,跟你聊了半天閑話,我們還是來談一談正事吧?你看,這個什么李局,你們這邊的領導吧,讓我們來談一談的他的生死,你覺得好不好?”

  我眉頭一跳,將心思給收斂起來,左右一看,瞧見身邊圍了二十多人,一部分是特勤一組的人員,還有一部分則是李局的一干手下。

  瞧見這些人,我心中稍安,揚眉說道:“你說,我聽。”

  閔魔伸出手來,他的手宛如枯藤鳥爪,指甲又黑又長,一把掐住了李局的脖子,然后淡然說道:“他應該是個重要人物吧,這樣吧,天色也已經不早了,大家忙碌一夜,也有些累了,我們來做一個交易——我放了這人,而你們則將我閔教一眾兄弟姐妹都給放了,大家兩清,各回各家,你看可好?”

  這老頭話語平淡客氣,然而卻是獅子大開口,竟然想憑著李副局長一人的性命,就要帶著一眾閔教門徒突圍,著實是讓人詫異,我心中不以為然,不過卻也曉得李副局長在這兒的地位,我若是斷然否決,只怕會不得人心。然而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受制于人的李副局長突然揚聲大喊道:“志程,莫要聽他漫天要價,你若照他所說的做了,我們這兩個月來的努力就全部泡湯了,十四人的血債也都落空了!我命令……”

  李局的驟然發聲解脫了我的尷尬,盡管他很快就被制住,再不能言,我也有了立場,對閔魔揚聲說道:“這事兒太大,我也做不了主,不過相比一堆人,我倒是覺得我們可以一人換一人,你覺得呢?”

  閔魔眼睛瞇了起來,瞧向了紅蝎道:“他們這些小子,獨斷專行,擅自行動,犯了滔天大錯,我要了何用?”

  我沒想到閔魔竟然如此絕情,心思一轉,然后說道:“也對,這些徒弟,死了也就死了,再教便是;不過閔鵠呢,他可是你的骨血,你當真也不要了?”

2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三十九章 閔魔出,斗笠老頭漁船立”

  1. 回復 2014/11/13

    我第一

    好真他媽的好

  2. 回復 2014/11/14

    我第一

    好書好書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