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一章 大掌教,一人單挑大部隊

  我剛才接到了李副局長,便頭也不回地拉著他奮力回游,其一是怕閔魔突然翻臉來襲,其二則是害怕努爾裝在小船上面的手段太過于激烈,殃及池魚。事實上努爾與我認識頗久,我剛才一說話,他便能夠明白我找船的意圖是什么,而我們雖然沒有閔魔使用陰雷神符這般高級而奢侈的玩意,但是安上一兩個炸彈之類的,倒不是什么難事,所以那小船驟然炸開的一瞬間,我倒也沒有什么意外。

  我沒有預料到閔魔隔得有百米開外的距離,居然這么快就趕到了現場,當下朝著岸邊看去,卻見我們此處距離岸上還有七八十米的距離,而李副局長顯然在剛才與閔魔的交手中受了十分嚴重的傷,剛才的潛泳以及陰雷神符的爆炸,使得此刻的他已然有進氣沒出氣了,指望他能夠自己游回去,這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而有了李副局長這么一個負擔,我根本就沒辦法在拖著他往回趕的時候,還能夠兼顧到隨時可能過來的襲擊。

  情況十分嚴重,所以在爆炸響起的一瞬間,我猛地咬了一下舌尖,讓疼痛將我全身的勁力給激發出來,托著李副局長的身體,拼命往著回路劃。大概有了二十來米,便感覺到身下有好幾人在游動,我唯有一只手將李副局長給拽著,不讓他沉落水底,而另外一只手則拔出了小寶劍,小心防備著往回游。剛剛出了幾米,我便感覺到身下有一個家伙從右邊襲來,手中卻是一把鋒利的分水刺,充滿殺機地刺來。

  這人想要趁著我自顧不暇之機,撿一個大便宜,卻沒想到他的對手并不是一頭束手無策的小綿羊,而是大兇狼,就在那分水刺即將突破我小腹之中的時候,我一直藏在水面上的右手驟然發動,從上往下,突破了那水的阻力,一下將這人攻擊的手腕給斬斷了去。

  連握著分水刺的手都給斬斷,那利器自然就沒有什么殺傷力了,我感覺水中有氣泡不斷朝著上面涌去,曉得這個人是因為劇痛而大聲呼叫了出來,當下也是順勢向前,一劍抹開了他的喉嚨,接著再次一個潛泳,準備逃脫周遭之人的圍攻。

  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在我的周圍有超過七人的閔教門徒,個個手上都拿著專門用于水戰的兵器,而我想象中在小船上面被炸成重傷的閔魔卻踩著一塊碎木板,出現在了我身后的十米處,用一種幾乎瘋狂的聲音怒喊道:“你們都別動手,這個家伙,我要親自殺了他!”

  此刻的閔魔渾身漆黑,衣服也破破爛爛的,我沒有瞧到傷口,但是在剛才的爆炸中,他并非是沒有受到傷害。

  聽到閔魔的吩咐,圍著我們的這些人不再冒險先前,不過卻將陣勢給卡得更死,不讓我們有逃脫的機會,而在岸邊這里,我們的人已經找到了兩艘小船,正奮力地想要劃過來搭救我們。我在一瞬間,感受到了閔魔的強大,以及一種發自內心的絕望,當下也是朝著岸上大聲喊道:“不要過來,列陣防備,不要管我們了……”

  閔魔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齒來,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倒是知道愛惜羽毛,不過不管怎么說,我告訴過你,你死定了,而我現在將實踐我的諾言!”

  他捏了捏拳頭,發出喀喀的響聲,然而就在這時,圍在我們前方的兩人,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極度驚恐的表情來,接著相繼發出了凄厲至極的叫聲,浮在水面上的人便朝著水下驟然一沉,而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感覺身子驟然一緊,有一股力量將我給抓住,朝著水下沉去。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然在水中潛行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我左手緊緊抓著李副局長,而右手則握著小寶劍,正在猶豫著是否要給控制我的這東西來上一劍,結果腳尖處突然蹬到了沙地。

  天啊,到底是誰在閔魔的眼皮子底下,將我給救了出來?

  我滿腹疑問,結果身后有一只手在將我猛地往前推,幾秒鐘之后,那海水已然只有我腰間那么高,這時我方才聽到閔魔他瘋狂至極地怒吼:“布魚,我就知道是你!早知道如此,我就應該在殺了癲道人之后,將你也給斬草除根的!”

  這時我才發現在幫助我們逃脫的人,竟然是剛才被我們隊伍誤傷的光頭怪人。

  這個家伙剛才還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此刻卻陡然出現,將我和李副局長給救到了海岸便來,而在灘涂之上,努爾等人瞧見了我們,奮力飛奔而來。在瞧見我們這邊的接應人馬之后,那光頭怪人猛然回頭,朝著踏浪飛奔而來的閔魔大聲吼道:“不要虛偽地表達自己仁慈,你當時只不過是不想臟了自己的衣裳而已。你這個魔頭,你殺了我師父,我要讓你一輩子都后悔這件事情,因為你多了我這么一個敵人!”

  努爾此時已經帶著張世界沖到了我的跟前來,我將李副局長交到了他們的手上,讓他們快點離開,這時張勵耘也趕了過來,他手上持著的,卻正是我為了取信閔魔而插在沙地上面的飲血寒光劍。

  這劍在張勵耘手上不停地晃動,張勵耘一臉驚恐地朝著我喊道:“陳老大,你的劍,比震動棒還要厲害啊,你快接著。”

  他仿佛堅持不住了一般,將魔劍朝著我拋來,那劍身一陣顫動,發出了歡呼一般的鳴鏑來,落入我手中手中之后,終于變得寧靜,就好像云雨之后的女人。而就在我剛剛握住了魔劍之時,那閔魔竟然踏著一塊破木板就沖到了跟前來,朝著壞了他好事的光頭怪人一掌擊來,口中大喊道:“我不會后悔了,因為你馬上就要下到幽府,去見你那個腦子進水的死鬼師父去了!”

  踏浪而來的閔魔似一頭奔牛,猛然沖來,我本以為這個光頭怪人必然也是一名不錯的高手,就算不能閃開,也能夠將其頂住,卻沒想到他剛剛要伸出一掌,結果身子一僵,整個人就朝著后方飛跌而去。

  呃,這么弱?他真的是剛才將我和李副局長從水中救出來的那人么?

  一瞬間的疑惑之后,我終于想起來了,他之所以如此,恐怕還是因為剛才被我們的人給誤傷的緣故,也難為他居然頂著這么重的傷勢過來救我們。想到這里,我心中突然升騰起一種濃烈的情緒來,看到那閔魔冷笑著朝我也一掌擊來,也沒有再多使劍招,而是將魔劍的劍脊平拍,讓他擊打在上面,而我則隨著這一股力量朝著后面的灘涂飛去。

  我在空中,快得幾乎不能睜眼,當我砸落在地上的時候,好幾人跑過來將我給接了住,旁邊有人高聲下令道:“射擊,朝那個家伙射擊!”

  一聲令下,所有還有子彈的戰士立刻朝著撲來的閔魔傾瀉子彈過去,然而此刻的閔魔卻已然將自己的力量攀升到了極為恐怖的境界,整個人在一瞬間竟然化作了幻影,就連子彈都難以捕捉到他的蹤跡。瞧見閔魔這般沖來,張伯突然發了狂,怒聲吼道:“你這狗賊,還我兒子命來!”

  張伯挺身而出,將宛如一縷煙云的閔魔給攔了下來,兩人交手,但聽一聲宛如雷云一般的爆響,張伯一連退了七八步,而閔魔卻只是搖晃了一下身子。

  不過就是這么一停滯,卻給了旁人抽身上前的時間,提著飲血寒光劍的我、趕神殺威棍的努爾,纏身軟劍張勵耘,以及特勤一組場中所有能夠站著的人,都擋在了閔魔跟前來,除此之外,省局行動處的一幫人也結陣以待。瞧見這般的陣勢,閔魔的瞳孔收縮了一圈,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可笑啊,老子一輩子隱忍,不主張跟官斗,結果唯一的兒子卻死在了官的手上,也罷,也罷,老子這回就大開殺戒算了!”

  此言方罷,閔魔攜著一身恐怖的氣勢沖來。

  此人當真不愧是閔教魁首,一身業技簡直已入造化,兩對肉掌上下翻飛,竟然在人群中也能夠飛速走移,遇到強的,那便棄之,但倘若是稍弱有些,他便直接一掌擊飛,破開了陣勢。

  閔魔將我們的大部隊給撕得破洞百出,每一秒都在有人在慘呼,幾個回合之后,便會有人被這個魔頭給揪出來,手從對方的腦袋上面輕輕拂過,接著就是五個血淋淋的孔洞,簡直就是殺人如草芥,讓人有一種腿肚子都在顫抖的恐懼。

  一人,閔魔僅僅憑借著一人,便將整個宗教局的大部隊給弄得七零八散,盡管這是在我們大戰之后最脆弱的時候,也足以讓這個男人為之驕傲了。

  我手持著魔劍,不斷地跳到閔魔的身前來抵擋,拼命支援,然而閔魔剛才似乎非我必殺,但此刻對我卻根本就不理睬,看著同伴一個又一個地倒下,我心急如焚,然而就在此時,一粒珠子打在了閔魔跟前,將他宛如鬼魅的身形給阻擋幾分,接著從林中傳來一聲悠遠的長號:“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