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二章 俞東彪,福建龍巖天宮山

  激烈的戰斗之中,閔魔飛速游走,專門挑軟柿子捏,這老家伙的實力明顯要比我們眾人都高出一大截,即便是張伯,跟他也有許多差距,而作為特勤一組的主要戰力,我、努爾和徐淡定都在剛才的大戰中耗損過重,有些勉力,故而一時之間沒法穩住局面,卻沒料到這密林突然飛出一道珠子,擊打在了閔魔的身前,竟然能夠將他的身子給擋住,而且一身佛號出來,著實讓人驚異萬分。

  我們是略微帶著一種驚喜,而閔魔則驚疑不定了起來,雙方驟然停住,余光都下意識地朝著林中的黑暗處望去。

  這時有一個穿著樸素灰色僧袍的老和尚緩緩走了出來,他手中拄著唐僧取經的那種禪杖,一臉濃密的大胡子,將下半張臉給遮得嚴實,身體也極為壯實,看不出年歲,或許正值壯年,或者已經年華花甲,總是他身上的氣場十分奇怪,仿佛有千般可能,而在他的身后,則有冉冉的佛光浮現,將空間給扭曲,讓人看不到他身后的世界。

  這和尚一步一步地走到我們跟前來,灘涂跟小樹林相隔足有兩百米,而他卻僅僅只是尋常走路,結果卻沒幾步就到了,仿佛距離在他的腳下變得如此之短,我心中震撼,想起了我師父曾經教過我的,道家有縮地成寸,而佛家自有六大神通,而這便是神足通,能日行千里。

  想必這便是神足通了吧,有這樣神通的人,他已然掌握了這世間一些最基本的規則,故而能夠剝去表面上的東西,達成目的。

  簡單來說,此人必然是一位大人物,成名已久的宿老高人。

  果不其然,那老和尚走到跟前來,左右一瞧,卻對張伯施了一禮,然后說道:“張曉濤同志,對吧,貧僧是來自福建龍巖天宮山圓通禪寺的俞東彪,受南方省宗教事務局所托,過來與你們相幫的。來得有些晚,還請見諒。”

  俞東彪?

  我兩眼一瞪,果然是一位大人物,這個說起自己俗名的老和尚法號明通,不過無論是他自己,還是世人更愿意叫他東彪禪師,當初朝中定榜,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中,便有此人的一席之地,由此便能夠瞧出他的修為到底有多高。聽到來了這么一個強援,張伯自然是激動不已,寒暄幾句,東彪禪師便不再聊天,而是回過頭來,對著瞇著眼的閔魔說道:“這位居士,可是邪靈十二魔星之中的閔鴻?”

  閔魔酣戰許久,渾身血漿附體,顯示出了強大的兇戾之氣,面對著這趕來的正道高手,他卻夷然不懼,冷聲笑道:“正是某家。怎么,你們這狗屁正道關起門來排排坐、吃果果,便覺得天下間就真的只有你們這十人的位置了,我倒是不信,不然咱們來過兩手?”

  面對著閔魔的挑釁,外表比閔魔還要兇悍的大胡子和尚卻表現得甚為平淡,右手執禪杖,左手摸佛珠,臉上不喜不悲地說道:“居士說得甚對,所謂天下十大,評選著實偏頗,別的不說,光我佛門之中,懸空寺有幾位,少林后山達摩洞有幾位,東海蓬萊有幾位,藏邊的宮寺也有那么幾位,實力皆在貧僧之上,只因不世出,結果都不在此列,著實狹隘。”

  天下十大,這個讓一字劍甘之若飴、衛之如性命的名譽,他竟然一點兒也不在乎,而且還說評選之人有失偏頗,這樣的態度著實讓人驚異,而東彪禪師卻對著閔魔說道:“與之不同,邪靈十二魔星,則個個都是真本事給打出來的,當年群星璀璨的年代,邪靈十二魔星匯聚,天下莫有能與之敵者,如此說來,倒是你們貨真價實一些;而閔魔又是十二魔星中名列前茅者,邪道巨擎,的確有底氣說這話。”

  聽到身為天下十大中人的這般言語,剛剛承擔喪子之痛的閔魔臉色方才好了一些,哼聲說道:“這說的才是人話。”

  然而他還沒有高興完,那一臉大胡子的東彪禪師則再次說道:“不過即便如此,但是既然已入局中,不能超脫于物外,那么貧僧便對居士這般的惡行也不能視若無睹了——往日的閔教,乃窮苦的水上人家團結一起,抵抗過重的稅費,以及殘酷的天災,讓人同情,而今時今日的你們卻憑借著一身水上的活計倒賣惡魔之物,隨意殺害國家公職人員,此等行為,不容再演。接招吧!”

  那東彪禪師實在可愛,動手之前,先說一番道理,接著趁其不意,手中的那禪杖便如推山倒,猛然朝著閔魔砸來。

  自從東彪禪師出現之時起,閔魔就一直全神戒備著,所以當這邊驟然而發,他倒也沒有太多的驚訝,而是陡然朝后退去,避開了這沉重一擊,接著他也起了兇性,狂聲怒吼道:“好你個天下十大,老子本來不想找你們這些人模狗樣的家伙麻煩,如今倒是要試一試,看看你們這些玩意,到底有多少斤兩!”

  如此一說,他朝后退了三步,雙手作了一個很古怪的印法,接著仿佛有一股力量從天而降,附著在了他的身上去。

  這過程似緩實快,幾秒鐘之后,他的身后竟然浮現出了一個三頭六臂的惡鬼之相來,那東西足有一丈多高,每個頭上都有不同光華的眼睛,紅、藍、綠,三色不停變換,宛如走馬燈一般,而那六臂則各有武器,或者劍,或者環,或者長矛劍戟,皆是兇厲之物,這使得閔魔此人雖然徒手而立,卻有一種宛如刺猬的棘手感。

  我身邊的張勵耘想上前去相幫,結果被我和努爾給一手抓住了,他低聲說道:“怎么,咱們不去幫忙么?”

  努爾苦笑道:“像他們這個級別的戰斗,咱們過去,唯有殃及池魚而已。”而我則安慰他,說我們這會兒相幫,不過都是錦上添花而已,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你好好回氣,一會兒雪中送炭,方顯真本事。我們在這邊說著,卻沒想到東彪禪師瞧見閔魔露出了法身來,驚詫地一聲大喊道:“波諾?”

  閔魔一愣,寒聲說道:“你竟然認識波諾?”

  東彪禪師這回的臉色倒是嚴肅很多,沉聲說道:“多手怪波諾,只要熟讀佛經,我自然認得,不過我沒想到閔教上承明教,崇尚拜火令的教徒,居然有這法身。”此言方罷,東彪禪師將手中的那一串佛珠給掐斷,手中一大堆的佛珠子,個個散發出多年精修的佛氣,帶著呼嘯之上,朝著閔魔身后的法相擲去。

  東彪禪師一出手,立刻展現出了大家氣度來,那佛珠飛于空中,便有無數佛陀吟唱,天地之間盡是妙音,而那閔魔卻也不甘示弱,身后的波諾法身諸般武器落下,將這宛如密集驟雨的佛珠給攔截,而這兩股力量驟然相撞的一瞬間,我們的前方就宛如放禮花一般,無比的絢爛奪目,讓人震撼,沒想到修行者之間的交手,竟然還有這等的光影效果。

  兩人較技,而我和努爾等人也不閑著,遠處的人們還在進行收尾工作,我們則將人給聚集在一起,等待著這兩位頂尖高手的戰局結果揭曉過后,立即行動。

  而與我們一般企圖的還有那些藏在海中的閔教眾人,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但是黑暗中我依舊感受到了許多敵視的力量在,一時間更是小心翼翼了。

  東彪禪師和閔魔的戰斗依舊在持續,那佛珠盡管被波諾法相給一一攔截,但是上面蘊含的力量卻沒有那么容易消解,每次一落到了空處,立刻綻放出了五彩六色的佛光,而這佛光我們瞧得炫目舒心,但是于閔魔身后的法相來說卻宛如硝酸強水,在加上宛如猛虎一般的東彪禪師手持一根叮鈴鈴的禪杖不斷上前,他終于顯露出了頹勢來,不斷往后。

  兩人的交手體現出了高端力量碰撞時的那種絕美,時間似乎過得如此緩慢,但是卻飛快而逝,終于到了某一個時間節點,我聽到兩人同時發出了一聲怒吼,猛然撞到了一起來。

  火星撞地球!

  轟隆隆……在震耳欲聾的勁氣碰撞之中,我拔劍望去,卻見剛才還宛如羅漢天神的東彪禪師蹬、蹬、蹬連退了三步,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而閔魔則是身后的法身消散,捂著左腿倒向了地上去。這一拼,似乎是東彪禪師占了上風,我心中狂喜,魔劍一抖,便朝著前方殺去,準備將閔魔給擒于手下。

  我的速度快,而手持著殺威趕神棍的努爾卻似乎還要快出一線,手中的棍子一抖,已然點到了閔魔的心窩子處。

  倒在地上的閔魔并非任人宰割的魚腩,他平平拍出一掌,竟然卷起一股狂沙,接著人滑出了七八米,使得努爾這一棍給落空了,然而還沒有等我們再次上前,這時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冒出來,平靜地說道:“此戰至此,已然是兩敗俱傷,不如由我來做一個和事佬,大家就此散去吧,諸位覺得如何?”

1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四十二章 俞東彪,福建龍巖天宮山”

  1. 回復 2015/01/05

    東彪禪師

    唉,總算小佛還記得老衲,上次打了個醬油,這篇戲份應該多點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