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四章 識故人,光頭竟是食狗鯰

  彌勒此人的行事如羚羊掛角,天馬行空,讓人根本沒辦法琢磨,瞧見空蕩蕩的灘涂之上沒有半個人影,張勵耘從旁邊沖上來,對著我喊道:“老大,要不要去追?”

  張勵耘對那陡然出現的風魔滿心憤恨,畢竟他曾經視如手足的戰友可都是死在了那家伙的手上,不過現在要談報仇,時機尚早,我唯有苦笑道:“追,怎么追,這三人個個都是頂尖高手,而我們這邊已成疲兵,即便強行支撐,只怕到時候還會顧此失彼。”

  “阿彌陀佛!”

  東彪禪師一聲佛號之后,對我們說道:“小陳組長說得不錯,那閔魔的修為與老僧相差不過一線,盡管我傷了他的腿,讓他經脈停滯,但是我也受了一些傷害,并沒有信心能與后面趕來的那兩位力戰而勝之。其實如此,反而算是不錯的結果。”

  東彪禪師這般說著,我卻曉得以他這天下十大的實力來說,倘若真的拼了老命,再加上我們的配合,未必不能留下閔魔的性命來,不過人家東彪禪師只不過是礙于情面過來出手相援的,我們憑什么讓人家拼命?

  我就是對于這一點有著深刻的認識,方才會最終依著彌勒的意思,將最后的幕后兇手閔魔給放走的。不過即便如此,彌勒、風魔和閔魔的逃遁也終于讓我們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回顧四望,滿目瘡痍,讓人心中悲涼。大體的戰斗已經結束了,不過后面的收尾工作還是需要人繼續的,移動電話沒有信號,我讓趙中華和張世界兩人快速趕往龍穴島上能夠打到電話的地方,讓省局趕緊抽調人員過來支援。

  派人去求援,還沒有等我緩過一口氣來,遠處便有人來稟報,說剛才抓獲到的紅蝎與藍蛇皆已身亡,看守他們的士兵或死或傷。

  這消息聽得我肺都氣炸了,想都不用想,便知道這是彌勒搞的鬼,因為要是閔魔的話,這兩個能夠與我比肩的徒弟必然是左膀右臂的角色,便是犯了天大的錯,他也是舍不得殺的,而對于彌勒來說,他想要掌控閔魔,讓他屈于自己之下,必然就需要斬斷其羽翼,方才能夠更好的控制。我能夠理解彌勒的想法,但是想到我們手上唯一活捉的兩個大人物都只剩下冰冷的尸體,頓時就是有點兒惱怒。

  當我問清楚除了這兩人,其余的俘虜倒也相安無事之后,叫人追上了趙中華,讓他告訴總部,立刻派人前往文記漁業的總部,將那個文家祥以及其他黨羽給抓捕歸案,倘若高手的人不夠,那就多帶點部隊,修行者再厲害,一旦槍支形成了集中優勢,便也沒有那么無解了。

  不管怎么說,先將閔教負責財政的大水喉給端了,多少也能消減一點惡氣。

  接下來的工作,救治傷員、盤查清點傷亡和俘虜,以及各種收尾工作,自然有下面的人去做,我只負責調派任務便是了,匆匆忙完一段落,我這才有時間與東彪禪師見禮,這滿臉絡腮胡、一臉惡相的老和尚倒也沒有什么架子,畢竟我師父也是天下十大之一,而且還是名列前茅者,再加上我的禮數做得還算到位,他倒也沒有多說什么,而且還答應我坐鎮其中,免得那些危險的家伙去而復返,再生事端。

  與東彪禪師寒暄幾句之后,我把他交給了張伯,而我則讓張勵耘帶查看傷員,第一個便是找到徐淡定,查看傷情。

  徐淡定還沒有醒,我問了旁邊的張大明白,才曉得這師弟在海上就已經遇到過了藍蛇,閔公子其實是知道他的存在的,而且還故意利用徐淡定將我們給引入埋伏圈,而后便組織了人手對徐淡定進行追殺,使得他不能及時上岸過來給我們通報消息,因為在海中耗損太多,所以他之前就已經被藍蛇擊成了重傷,在后來拖延藍蛇的戰斗中,他引發了先前的傷勢,終于頹然倒地。

  徐淡定傷勢頗重,不過他底子好,倒也沒有留下太多的隱患,張大明白告訴我,說只要過了今夜,一個月之后,又是一條生龍活虎的好漢。

  看過徐淡定,這時我才發現剛才將我和李副局長給救出來的那個光頭怪人也躺在附近,不過迷迷糊糊的他并不愿意讓別人靠近,手中緊緊抓著一塊石頭,誰來就砸,搞得沒有人敢上前詢問傷勢。我想起他先前的救命之恩,緩步走到他身前來,俯身問道:“嘿,小兄弟,你傷勢怎么樣,我讓我們的醫生給你包扎一下,好么?”

  那人已經痛得迷迷糊糊了,聽到我的話語,勉強掀開眼簾來,看了我一眼,臉上竟然露出了純真的笑容來,點了點頭,然后便昏了過去。

  他這一眼分明是將我當作可以信任的人,再加上他先前曾經說過認識我,頓時讓我腦洞大開起來,思索著我是否有跟他打過交道。旁邊的軍醫看到他已經昏迷過去,趕緊上前來給他包扎傷口,而我則仔細端詳這光頭,越看越覺得好眼熟,突然間又想起了剛才閔魔似乎曾經與他對話中,叫起過他的名字——是叫什么來著?對了,叫布魚……

  布魚?

  呃,天啊,我終于想起來了,當日我與努爾一同流落于安南境內的時候,曾經到過一個叫做甌雒城寨的地方,那兒有一個古怪的魚妖,叫做食狗鯰。它模樣長得實在恐怖,但是心地卻分外善良,也十分向往外面的世界,雖然當時曾經被里面的鏌铘樹驅馭著,但是對被困其中的我和努爾卻是極好的,而且我之所以覺得他眼熟,便是因為在夢中,我曾經見過它的人形模樣,除了沒有那白眼仁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

  那個外面丑惡,心中良善的怪魚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說它倘若能夠出去,想當一個道士,而倘若要取一個法號,他都已經想好了,就叫布魚……

  布魚、布魚,當年的甌雒一役,我第一次認識了小佛爺,也第一次認識了他,卻沒想到前者此刻已經成為了邪靈教中的重要人物,而當年的那一條渾噩魚,竟然真的求到了自己心中的道,而且還能夠化作人形,成為了一個自己想要成為的道士來。

  世間當真并不答,這便是緣分,這便是因果,難怪他會屢次三番的救我,難怪他會這么信任我,知道看到了我才陷入了昏迷,原來所有的原因,竟然是在這兒。

  我滿心激動不已,握著這布魚道人的手,想起了當年我在五姑娘山上李師叔祖曾經說過的話,“這年節,畜生都比人要有人情味兒”,這話是在當時那個中華劫難,萬馬齊喑的年代說的,未免有些偏激,有失公允,但卻讓我感覺到樸實的話語里,當真蘊含著真理。看著這個陷入昏迷之中的光頭青年,我才發現他幻化成人形之后,年紀并不算大,估計跟趙中華差不多,甚至還小一點,面嫩,像個小娃娃,跟尹悅倒是有些像。

  布魚之所以出現在這里,是因為閔魔殺了癲道人,也就是他的師父,那癲道人是何許人也,我未曾聽聞,不過想想中華多奇士,隱居山水之間的高人并不是沒有,而恰巧他將非我族類的布魚給收留了,兩者之間的感情自然是十分深厚的,所以布魚恨閔魔。

  不過以這小家伙現在的實力,我估計他倘若再如此刻一般糾纏閔魔,只怕活不長,我得想辦法忽悠他一下,看看能不能將他給收編了,反正我隊伍里欠一個水戰高手,至于并非人類之事,有了小白狐兒的先例,倒也不差他一個,實在不行,我去求李道子師叔祖,也給開一張隱匿氣息的符箓,也免得行走江湖之時,被高人瞧出底細。

  想到這兒,我對旁邊的努爾說道:“怎么樣,這小子如何?”

  努爾對我熟悉無比,雖然沒有名言,卻也曉得了我的心思,皺著眉頭說道:“你想要招他進特勤一組來?”

  我點頭,努爾不同意,說這人來歷不明,我當即低聲說道:“其實他你也認識的,便是食狗鯰……”

  當下我將布魚的來歷給努爾一一道來,聽到了這話兒,努爾其實也是蠻感動的,畢竟當初我們只有一面之緣,但是這人卻冒著生命危險過來救我們,雖說這里面也有與閔魔作對的理由,但多少也能表明布魚此人的本性還算良善,這一點難能可貴,說到后面,努爾自己比我還要激動起來,盤算著說道:“我們一組,除了淡定水性不錯之外,其余的說是半個旱鴨子也不為過,有了他的加入,也算是改良了我們的組織結構了!”

  我笑著說道:“人家不一定愿意加入咱們這兒呢。”

  努爾這實誠人難得陰笑了一回:“這啊,既然入了老子眼睛,那可就由不得他了……”

  這話兒說得,仿佛那布魚不答應,他就坑蒙拐騙,有著千般手段來伺候一般。

  這邊說著說,卻瞧見林中那邊有亮光,接著有人喊道:“援兵來了!”我抬頭看去,卻見一大群軍裝在趙中華和張世界的帶領下走過來,心中終于放松了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