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七章 見家長,男大當婚女當嫁

  徐淡定的這個結婚對象就是我上次聽說過外經貿部的那個女孩兒,叫做羅瀾,亞洲司的,父親是駐法外交官,母親是國務院計劃委員會的官員,這計委后來變成了發改委,又稱“小國務院”,算得上位高權重。按理說這兩人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兒來的,不過就是上回日本代表團的赤松蟒出了那么一事故之后,徐淡定在跟相關部門的協作中,與外經貿部亞洲司的美女代表羅瀾便擦出了火花來。

  徐淡定這個人天性恬淡,自然不會做出太多出格的事情,奈何他這個人溫文爾雅,平淡如水,卻反而對女孩子有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徐淡定雖說也是立場十分堅定的男人,但終究耐不住那好女子三番五次的軟磨硬泡,便嘗試著先處處朋友再說。

  茅山宗乃正一教,不禁婚嫁,雖然不像龍虎山一樣總是將男女雙修之事擺在明面上來搞,但也是想結婚便可結婚的,在山上清規戒律那么多年,徐淡定或許也就對美麗如花的小顏師妹動過心,但這情愫卻給郎情妾意的我和小顏師妹給抹殺了,他這人是個有什么心事都藏在肚子里面的家伙,不過被那美人兒這般曲意逢迎著,多少也有些守不住防線了,畢竟山上二十來年,也是挺憋人的。

  不過他最終成就好事,卻還是歸京養傷這短暫的一個多月,我這段日子雖然有空也常去探望這師弟,但畢竟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調查彌勒的事情上,并不得知,后來才聽小白狐兒他們談及,說得知徐淡定受傷之后,那位羅小姐發瘋一般地沖到了病房里,對徐淡定又打又罵,完了之后當著好幾人,小嘴兒就堵上了徐淡定的唇上面,死死不肯松口。

  徐淡定清心寡欲半輩子,哪里守得住這種刺激,要曉得這美人溫香軟玉在懷間,紅唇如夢,香涎似蜜,唇齒之間舌尖交纏,修了二十多年的道法當時就有點受不住了,我聽到小白狐兒版本的說法,是徐淡定當時就繳械投降了,屋子里一股洗衣粉和苦栗子的沖鼻氣味。

  外經貿部的那位羅小姐留了下來,一直到小白狐兒和小七、破爛掌柜和布魚等人離開的時候,她都沒有走,徐淡定住的是軍區高干房,單人單間,至于晚上發生了什么事情,這個就沒有人得知了,總之本來準備一個月之后就徹底恢復的徐淡定足足又拖了半個月,傷勢才勉強好轉,而這一回來,便直接發了請帖。

  這樣的速度著實讓人奇怪,我把發完請帖的徐淡定留在了我辦公室,問他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這么急,是不是懷上了?

  徐淡定可能是面對著我有些不好意思,很堅決地搖頭說不是,我哪里信他的鬼話,問他這事兒可曾跟他還在茅山宗的爹娘匯報,還有他師父梅浪長老那兒也是要知會一聲的,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在我們這個行當里,這話兒可不是說著玩兒的;再說了,人家女孩兒的家庭背景挺顯赫的,老爹是外交官,老媽在當今國務院最有權勢的部委工作,這樣的家庭,人能同意自己女兒嫁給一個生活不定、四處漂泊的秘密戰線從業人員么?

  面對我這么多問題,徐淡定苦笑道:“大師兄,你可管得真寬,我和小瀾也就是簡單辦個儀式,然后就搭伙過日子了而已,哪里有這么復雜?”

  我聽他說得輕描淡寫,避重就輕,便知道這家伙肯定是沒有將我說的那些事情處理妥當,當下就說:“我是你大師兄,也是你的兄長,按理說男女之事,我本不應該說的,但是此乃人生大事,并不僅僅只是跟你和那姑娘有關,而是兩個家庭的結合。難道你想因為結個婚,就跟你父母決裂,又或者你想那姑娘不受家里待見,連結婚都得不到父母的祝福?”

  我這般說了,徐淡定才坦白交代,說他和羅瀾其實已經都跟各自的家長商量過了,得到的都是反對的意見。

  徐淡定說他父親徐修眉這邊更屬意跟修行界的豪門大戶聯姻,至于什么連腿腳都不利索的什么官員,那都是浮云,而羅瀾家的這方面則更不樂意了,這么優秀的閨女養了二十來年,就準備跟朝中某個紅色家族結門婚事,好在仕途上更進一步,結果女兒卻找了一個宗教局的小組長,還是副的,家里面還是什么封建迷信的道士,什么亂七八糟的?

  這雙方一卡,頓時就讓兩個年輕人郁悶得很,當下也是煩躁,想著快刀斬亂麻,干脆直接把婚結了,證領了,生米煮成熟飯,一了百了。

  就是這樣的背景下,兩人偷偷摸摸拿了戶口簿,從單位里開了介紹信,然后終于將證領了,接著徐淡定就準備請雙方的朋友辦個小型的儀式,然后給單位申請婚房,湊在一起過日子了。

  愛情讓人智商變低,這話兒果不其然,平日里聰明無比的徐淡定此刻就像小孩兒一樣,著實讓我無語,當下讓他把請帖給收起來,并且讓他帶著我一起,前去拜訪羅瀾的父母,由我出面,給他張羅這事情,不管怎么樣,總得將人家女方父母這邊的氣給捋順了。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徐淡定之所以這么干,到底還是耐不過那羅小姐的慫恿,心里面到底還是想著和平解決的,而又有我這么一出面,當下也是順驢下坡首肯了。

  畢竟我這個大師兄,不管怎么樣,在茅山這些三代子弟的心中,還是蠻有地位的。

  當下徐淡定也是打了電話給自己的新婚妻子,告知了她我會上門拜訪的事情,讓她先回家等著,而后我帶著徐淡定、張大明白兩人去新開張的大商場給羅家人買了點禮物,然后徐淡定這兒又湊了三件護身防邪的玉佩,這是他早就準備好的,材質都是上上之選,而做工雕刻則是央求李師叔祖弄的,價值連城,完了之后,我讓林豪開著車,帶著我們一路來到了羅瀾家。

  羅瀾家在京都三環一處開發得比較早的豪華小區內,這兒大部分都住著各部委的官員,門禁也十分嚴格,好在我們這車子的牌照不是一般的牛逼,倒也通暢無阻,一路來到了小區西側的一棟小高樓前停下,三個人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下了車,徐淡定其實來過這兒,知道路,后來給人攆走了,心有余悸,舔了舔嘴唇看著我,有點猶豫。

  我就好笑,我這師弟平日里大風大浪什么都見過了,偏偏這時候倒是露了怯,看來丈母娘這種生物,當真比那十二魔星還要恐怖幾分。

  張大明白瞧見徐淡定一副忐忑不安的樣子,笑著說道:“徐師哥,生米煮成熟飯,人閨女都給你禍害了,你還怕個啥,男人要面子,但是在家人面前,面子算個屁?厚著點臉皮,該叫媽叫媽,改叫爸叫爸,叫甜了,閨女也伺候舒服了,你還怕別人不認你?人家也是知識分子,終歸還是疼自家女兒的,對不?”

  張大明白說得粗俗,但極有道理,徐淡定深吸了幾口氣,然后鼓足勇氣在前帶路,而我們也跟著進了樓里。

  羅瀾家住在八樓,一百八十多平的面積,還有電梯,這樣的居住條件也算是符合他們家的身份,按響門鈴沒多久,那防盜門便開了,是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男人,這是羅瀾她哥羅波,北京科技大學機電博士畢業,目前在科技委工作,瞧見我們一眼,目光落在了徐淡定身上,咬牙切齒地說了一句話:“你們還真的敢來?”

  這話說得就好像要打人了,不過待瞧見我們這三個人,特別是一臉兇相的張大明白,作為讀書人的他終究沒有動手,而是將門讓開,轉身離去。

  羅波一走,我便瞧見門后走來一個精致漂亮的女孩子上前來,對羅波嬌嗔道:“哥,你看你,人家來的都是客人,你怎么能這么不禮貌呢?”說完這話,她又走到門口來,看到我,開朗地說道:“大師兄吧,我是羅瀾,老聽淡定說起你,不過你太忙,一直沒時間見面。來,來,快進來吧,不用換鞋了……”

  我點了點頭,看著這女孩子性格開朗活潑,跟徐淡定這個悶罐子的性格蠻有互補性的,回頭看了徐淡定一眼,發現兩人眉來眼去的,倒是蠻有情義。

  進了屋子,才發現羅瀾的家里人都在,父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氣氛如冰窟,還有一個少婦抱著孩子在走道那兒朝我們看來,一臉好奇。按理說羅瀾的父親此刻應該在駐外大使館,而她母親也是日理萬機,是湊不到一起來的,不過自家寶貝女兒這般草率結婚,哪有不心急如焚的道理,匆匆忙忙趕回來,自然也是一肚子的氣,我看那兩位家長的臉色冰冷,心中咯噔一下,便曉得此番行程,估計并沒有我想象中的容易。

  哎呀,徐淡定啊徐淡定,你平日里頭腦蠻清醒的,咋干出這樣的事情來了?

  難道說,那事兒,就這么有吸引力么?

  呸、呸!

5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四十七章 見家長,男大當婚女當嫁”

  1. 回復 2014/11/16

    我第一

    吃飯吃飯了去你家吃

  2. 回復 2014/11/16

    我第一

    好看的書

  3. 回復 2014/11/17

    黑妮子

    更新啊更新!

  4. 回復 2014/11/17

    我第一

    上啊

  5. 回復 2014/11/17

    你讓我淡定

    哥,可快更新么,我做夢都在看你的書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