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一章 九層鎖魂塔碑

  依舊是在消失的樓梯處,我腳放到原本應是水泥板子的地方,卻沒有一點兒受力感傳回來。

  不是障眼法,而是樓梯真正的消失了。

  從我的視角來看,手電筒照下去,依然是空蕩蕩的樓梯空間,直視下去,黑乎乎,除了最開始前三節的樓梯還在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沒有。當然,這里面也包括雜毛小道和那個叫做丹楓的女孩子。我轉過頭來看歐陽指間,他也湊了過來,往下看,然后驚訝地指著下面,說剛才明明看到小蕭已經……

  他也困惑不已,奇怪之極。

  虎皮貓大人一揮著翅膀,說無妨,這棟大樓有古怪,整體的布局是按照一種叫做“聚陰煉魂十二宮門陣”的邪門陣法布置的,有顛倒乾坤的功效——當然,這只是在吹牛波伊,頂多就是能夠讓處于正中的人空間感混亂,難以脫陣而已。畢竟這東西最大的功用不在于困人,而在于困鬼……

  趙中華眉毛一挑,說困鬼?還請大人指教。

  虎皮貓大人得意地往下面飛去,消失了一兩秒種后又出現在我們眼前,說果然不出所料,然后對著趙中華說:“看你這么陳懇,大人我就再跟你聊五塊錢的天吧。聚陰煉魂十二宮門陣是專門在埋葬了太多冤屈死人之地的一種布置。冤魂多,則怨念強,怨念強則陰氣重,鬼氣森森,易撬死門。這死門,便是溝通幽府的節點。有心者便利用這死門之氣,練就起恐怖的惡鬼來馭使。但是擅長陣法者,并不一定能夠制服這鬼,便需要陣法來配合,小心磨礪,最終方能為他所用……所以說,這宮門陣,不是用來困人的,而是用來困鬼的!”

  歐陽指間問這惡鬼,指的是石柱里面困死的這十二個女子所化身的鬼么?

  虎皮貓大人說不是,那些女子其實也是些可憐的傀儡,練到最后也不過是為了給蹲伏著的那頭大鬼作食糧而已。我們走,這里確實有古怪,那頭大鬼一直在沉眠,不至大成不蘇醒。但是現在情況有所不同,陸左你這個拉怪的家伙,手上那惡毒的詛咒就像黑暗中的燈塔、海水里面的鮮血,要萬一將那家伙提前弄醒,那樂子就大了,還是那句話,便是大人我,也只有摟著屁股跑路的份。

  趙中華已然接受了虎皮貓的神奇,陰著臉問:“大人,你可知這幕后之人練這邪門的東西,有何用處?”

  虎皮貓大人撲楞著翅膀飛著,說古來萬千邪門術,只求一件事,那便是長生。生存的欲望是意義之塔中最高的存在,長生不老,搞來搞去還不就是這一點兒破事么?它已經飛到了樓梯上空剛才消失的地方,就在那界碑處,懸停著,翅膀揮舞著,似乎在畫著什么。它念念叨叨地說:“那女鬼已經驅動了法陣,殊不知,大人我玩兒這東西的時候,她們的爹媽都還沒有出生呢……艸!”

  隨著虎皮貓大人霸氣地臟話一出口,我們便感覺整個空間都一陣震動,而原本空空蕩蕩的樓梯又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不過這樓梯并非原來的那“之”字型,而是一條直入黑暗洞口的長形舷梯。看著那洞口中光透不過的黑暗繚繞,我們心中都有些猶豫,說這是啥子東西,咋弄出這個來了?

  虎皮貓大人說陣法走移,單向封閉了,你們以為那么容易走能直走二樓、一樓、地下停車場,原路返回出去?這里是死門,也是唯一的生門,跟隨我直入中樞,毀去其中設置,不然,我們轉到明年,都轉不出這個陣中去——你們以為這陣法有那么容易破么?再說了,小明那雜毛已然跌入了陣中,我豈能不管?枉費了他蕭家喂的這么些年糧食……

  我們都有些摸不著頭腦,更是被那像死亡深淵一般的樓梯盡頭嚇得膽寒。

  不過這扁毛畜牲雖然嘴賤,但是向來都還算是靠譜的,我將朵朵先行收回槐木牌中溫養,并把肥蟲子也收回體內,亦步亦趨地跟著,緩步走下樓梯。虎皮貓大人看著我,鳥眼睛里光芒古怪,說不行,陸左,你下去,只怕要將那沉眠的猛鬼給惹醒了……不過它又看向蔫了吧唧的趙中華、口中還流著鮮血的歐陽指間,搖頭,說這一堆殘兵敗將,算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走你……

  說著這話,它往下面飛去,說跟上了,然后有一聲細不可聞的話傳來:“反正到時候見機不妙,我可以先跑的……”

  聽到這話,我下樓梯時差一點就踏空,滾下樓去。

  這死肥母雞,果真不是個好人。

  歐陽指間、趙中華和我,我們三個人順著這樓梯緩步而下,感覺這樓梯奇怪得很,在里面走著,處處受力,有如在水中前行,無處不在的力量積壓著我們,仿佛壓強一下子大了好幾倍。歐陽指間老爺子喃喃地嘆氣,說活了六十余載,學藝入行近二十余載,倒是第一次見識這陣法之力,玄學之妙,無止境,朝聞道,夕可以死矣。他說這話,心灰意懶,有著淡淡的感傷,讓我心頭有些不詳。

  越往下走,黑暗越發的濃重,粘稠如墨,到了最黑暗之處,光照不透兩米。

  二十多米的樓梯,我們走了五分鐘,這一步一步,走得甚是艱難,積壓在我們身上的力道越來越大,虎皮貓大人也不飛翔了,而是站在我的肩膀上,催促著快走,若讓那逃逸的女鬼占得了先機,到時候我們就只有逃命的份了。我問什么先機?虎皮貓大人卻不答話,頭扭向一邊,看著前方。

  我看不到它的頭,但是卻感覺氣氛異常的沉悶。

  它嚴肅了——這扁毛畜牲肥母雞,竟然嚴肅了起來,那么說明情況已然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黑暗是一道門,走到了樓梯的盡頭,虎皮貓大人推開這扇門,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兩百多平方的大廳,四面無窗,墻壁上有淡淡的暖黃色燈光存在,錯落有致地分布著。大廳里并不是一望無際的空曠,而是擺著很多石鼎、鐵釜等祭祀之物,還有許多書柜,將空間分隔開來。而在我們的對面,還有一扇緊閉的鐵門。我聞著這里的空氣,感覺有一股子土腥味和陳腐的灰塵氣息。仔細聽,還能夠聽到有嗡嗡的換氣扇的聲音傳來。

  這真的是太神奇了,這個地方是哪里?它還是我們所在的灣浩廣場主樓么?

  見到我們眼中的疑問,虎皮貓大人解答,說這里是主樓的地下室,當然,這個地方比地下停車場還要下面,在設計圖紙中肯定是不會出現的,而這里,一定就是那些家伙開壇祭法的地方所在。這是一個獨立的空間,進入自有方法,需依靠著聚陰煉魂十二宮門陣而為,尋常人是絕對辦不到的。

  地下室?這里面居然是地下室?

  我們面面相覷,我越發地對這只長得癡肥的肥鳥兒心中起了一些敬畏,難怪蕭家人對它恭恭敬敬的,原來確實是有著大本事的——它一出面破陣,竟然越過空間的障礙,把我們引至了這地下來,而且對此地,我敢相信它決計是沒有來過的,卻是頭頭是道的樣子。

  走了幾步,我立刻被前方的一個半人高的石碑所吸引。這石碑是呈一座九層高塔的模樣,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雕刻精美的圖案和花紋,這圖案十分抽象,線條簡單流暢,有一種數學之美。我站在面前,對這石碑有一種既熟悉又恐懼的感覺,心里面麻麻的,有一種莫名的情緒在里面。

  我似乎聽到了心底里面,有一個熟悉的人在呼喚著我:陸左……陸左……

  不光是我,趙中華和歐陽指間都發現了異常。特別是趙中華,他瞇著眼睛,瞳孔里面不時有紅色的光芒閃現出來。過了幾秒鐘,他抿著嘴,嘴唇似刀削,說這里面,有好多魂魄在,被腐蝕消化著。虎皮貓大人見到了嘎嘎大笑,說真他媽的巧,那句詩詞怎么說來著?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他在燈火闌珊處……找了大半天,小毒物,你那阿根兄弟的命魂,就在這里啦!

  我心中大喜,說果真?歐陽指間也大笑,說值得,值得,果然是在此,能夠解開謎底。

  虎皮貓大人吼我,說小毒物,你還不快快把阿根的命魂給納入槐木牌中?再消磨一段時間,只怕也來不及了。即使找回,阿根也是傻子一個,只怕再也不能恢復神志了。我立刻著急,將手放入石碑之上,心神沉浸如其中。果然,如同震鏡之前的世界一般,這石碑中也有無數魂魄環繞著,我在這多若繁星的印記中,找尋到了最熟悉的那一縷。是阿根,他比旁的要明亮許多,顯然被拘來此地并不久,所以也不像其他魂魄一般,早已被磨滅了記憶,渾渾噩噩地停留著。

  導引命魂,我早有了經驗,持著咒,我小心翼翼地將阿根的那一縷命魂,給導進了胸前的槐木牌中,讓他跟朵朵擠一擠。見我完成這一切,歐陽指間撫著花白的胡須,說好,總算是完成了小友的拜托了。

  我扭頭看著停留在石碑上的虎皮貓大人,問接下來怎么辦?

  它嗅了一嗅,說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很重的血腥味?

  我們聞言,都吸著鼻子,果然,有一股濃濃的、甜的讓人喉頭發膩的血腥味,正從東北角飄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