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九章 我愿意,一生一世一輩子

  在我們來之前,整個羅家,除了羅瀾之外,估計所有人對徐淡定這個家伙都有些恨之入骨,然而在我剛才一番自我辯白之后,心中多少也有些動搖,我曉得這事兒倘若徐徐圖之,說不定他們便都能夠接受徐淡定了。不過有的事情可以慢得,但這事兒卻必須得重病下猛藥,所以在所有人都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我將徐淡定給抓著,朝著窗外擲去,這出乎意料的舉動,使得所有人都給弄慌了。

  那深愛徐淡定的羅瀾自然是崩潰得哭喊大叫,而先前恨不得這小子死掉的羅家人此刻也頓時陷入了糾結之中,就好像你跟一個老冤家糾纏半輩子,突然準備和解了,結果人家死了,這種一拳打在空處的無力感,讓他們的大腦頓時就是一片空白。

  羅瀾哭喊著朝窗戶這邊撲來,旁邊的張大明白對我的伎倆心知肚明,一把將她的胳膊抓住,勸解道:“嫂子,淡定!”

  剛才羅瀾喊得那聲“淡定”,是在叫自己的情郎,而此刻張大明白說的“淡定”,卻是讓她不要慌,不過兩句話連在一起,頗有些古怪的感覺,這時羅瀾父親終于反應過來了,朝著我雷霆大法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那孩子就是犯了天大的錯誤,你也不能這么草菅人命啊,你讓開,我看看他到底怎么了……我的天,這里可是八樓啊!”

  羅瀾父親沖著我氣勢洶洶地大罵,而我則一臉嚴肅地說道:“小錯?這哪里是小錯就能夠解釋的,都要跟羅瀾結婚了,結果連她父母都沒有見過幾次面,也根本不給對方了解自己的機會,甚至遇到事情,只想著逃避,想著討巧,而不是勇敢地去面對,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來,這樣的家伙,留在這個世間有何用?”

  我站在對方立場上,痛訴著徐淡定這個家伙的罪責,羅瀾父親指著我,氣得說不出話來,而她母親則在旁邊辯解道:“話不是這么說的,其實這事情我們自己也有責任的。那孩子來過兩次了,人也蠻老實,只不過了解不多,我們這里也有保留而已——不管怎么說,你都不能這么對待他,說不定那孩子是真心愛羅瀾的呢……”

  人都死了,羅瀾母親突然又念起了徐淡定的好來,仔細想一想,這個小伙子除了背景沒有那么讓自己滿意之外,別的其實倒也蠻優秀的,特別是這人,長得又帥又精神,以后要是生了小寶寶,哎喲,一定可愛死了;而且瞧他那體格壯實得很,遠遠比自己中意的那些年輕人好多了,不管怎么說,自家女兒的性福生活,總是有保障的——只可惜,人都已經死了!

  唉……

  羅瀾母親越想越氣,而羅瀾父親更是一股怒火沒處發,回頭從自家兒子大聲喊道:“還愣著干嘛,趕緊打電話報警啊!”

  有點兒書呆子氣的羅瀾哥哥被自己父親一吼,頓時慌忙朝著電話那兒撲去,然而這時門外卻傳來了門鈴聲。

  叮咚、叮咚!

  這突如其來的鈴聲讓所有人一愣,而張大明白則將羅瀾給一把推到了門口去,被他這么一弄,羅瀾似乎猜到了什么,瘋狂地撲到了門口,將門一打開,卻見到頭發有些散亂的徐淡定正站在門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呢。

  經歷了這么生死一劫,羅瀾“啊”的一聲叫喚,頓時就撲到了徐淡定的懷中,嚎啕大哭起來。

  瞧見這死而復生的徐淡定,羅瀾的父母、哥嫂都愣在了當場,剛才還視我為殺人兇手的羅瀾父親結結巴巴地朝我問道:“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著緊緊相擁在一起哭泣的那對小情侶,不由得想起了某個在遙遠深山的姑娘,心中多少也有些感觸,不過卻平靜地笑道:“剛才趙阿姨說我們搞的這些東西是鬼把戲,純粹忽悠人的玩意兒,而限于保密條例的緣故,我不能跟你們說太多的事情,只能親自給你們演示一下。希望讓你們明白,在這個世界的陰影背面,還是有很多人們不知曉的事情在的……”

  說是這么平淡如水,但是我剛才其實心里面還是冒了一把冷汗——倘若徐淡定這家伙只顧想著如何應對岳丈岳母,而沒有反應過來的話,雖說八樓的高度還摔不死他,但這場戲倒是有點裝逼裝過頭了。

  不過好在徐淡定此人能成大器,關鍵時刻倒也沒有掉鏈子。

  羅瀾母親這會兒還沒有回過神來,捏了捏自己的胳膊,然后沖到門口那兒,沖那正在摟著自家女兒的徐淡定問道:“剛才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從八樓摔下去都沒事?”

  溫香軟玉在懷固然是一件美事,但是丈母娘有所問,徐淡定倒也不敢怠慢,而是趕忙將緊緊保住自己的羅瀾給拉開來,緊張地說道:“剛才被我大師兄扔出去,本來差點兒跌死的,不過下面有些防盜窗和水管子,倒也能夠有所借力,沒有傷到什么,唯恐叔叔阿姨和小瀾擔憂,趕緊又跑了上來,慢了些,還請見諒啊。”

  自家這窗外是個什么情況,羅瀾母親自然也是曉得的,能夠在這么突然的情況下,攀著防盜窗和室外排水管滑到樓下,再匆匆上樓來,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的手段,看來這個女婿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簡單啊。

  失而復得的那種情感是十分復雜的,再加上徐淡定剛才露出的這一手,讓羅瀾母親心中的英雄情結立刻翻騰而起,當下再看這個小子,總感覺越看越喜歡,臉色不由就變得緩和了許多,連聲說道:“不要緊的,不要緊的……沒事就好了!”

  這事兒的矛盾大概給我捋順了,而徐淡定畢竟才是此間的主角,我沒有再跟他搶風頭的意思,而是走到幾人跟前來,然后禮貌地說道:“羅叔、趙姨,徐淡定這小子呢,我也幫著教訓了一下,不過是不是一家人,能不能進一個門,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事兒我也插不上手,還得看你們大家的意見。徐淡定,你自己表個態吧!”

  聽到我的話,徐淡定知道路已經鋪平了,終于到了自己話語的時間,于是深情地看了一眼旁邊緊緊攬著自己的羅瀾,然后對著羅瀾父母說道:“叔叔阿姨,我知道跟羅瀾偷偷去將結婚證領了這事兒,做得的確有些過分,不過我想對你們說一句話,我愛小瀾,一生一世!我愿從此以后,將她當作我最珍惜和疼愛的人,我愿意盡我所能,讓她幸福、快樂和無憂無慮,也愿意如她一般,孝敬二老,我以后就是你們的兒子,一生一世!”

  徐淡定的話從來都不多,性格所致,有什么話兒都喜歡憋在心里,但這并不代表他不會說話,這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別說聽得羅瀾父母大為動容,就連我都有一種潸然淚下的沖動,當下也是趕緊在腦海里背了一回,準備著以后去小顏師妹家,也照著這么說一通,保管有用。

  果然,徐淡定這態度一表,沒一會兒,那羅瀾父親便是一聲長嘆:“唉,這事兒鬧得,本來挺好的事情,搞成了這般模樣。小徐啊,你也別怪我們,為人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過得不錯,驟然聽到這消息,我們都有些不適應,不過現在看來,你是個好孩子,跟羅瀾也是情投意合,那就這樣吧!”

  這就算是認可了,徐淡定頓時激動得不行,張口就說道:“謝謝叔叔,謝謝……”

  這話兒羅瀾母親可不愛聽了,皺著眉頭說道:“都這時候了,你還叫叔叔?”

  徐淡定的腦子好使得很,一聽這話兒,頓時就改了口,“爸、媽”,這稱呼一出口,剛才還劍拔弩張、怒目以對的羅瀾父母眼睛頓時就笑瞇了,如此一來二往,氣氛頓時就融洽了許多,而這時徐淡定這才提起茶幾上面的三個玉佩,講解了它具體的用處,羅父當即試用,頓時就舍不得摘下來了,他有收藏的愛好,這方面也懂些,就著這話題一聊,這才得知玉佩的價值可不小,別的不說,這套房子都是比不了的。

  到了這里,事情就基本上落定了,我瞧見這一大家子其樂融融,自己和張大明白這尊門神也有些多余,當即起身告辭,留徐淡定在這里跟羅家人關起門來溝通感情,商討婚事。

  聽說我要走,羅瀾父母說要留我們下來吃飯,他們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來,我卻已公務在身推脫,必須要走了,也留些時間和空間給他們,將今天的事情給好好消化一下。

  饒是如此,他們還是將我們給送下了樓,送上了車,這才依依不舍地揮手告別。

  回程的車上,開車的張大明白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氣,搖著頭對我說道:“大師兄,你剛才說‘憑什么有資格’那段,聲情并茂,簡直是太好了。我都聽得熱血沸騰,要哭了!”

  我揉著臉,笑著說道:“是么,還不都是為了給徐淡定這家伙擦屁股,我胡亂瞎扯的呢……”

  說完這話,我閉上了眼睛,卻莫名覺得分外傷感。

  小顏啊小顏,我想你了。

  真的,一生一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