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章 談婚嫁,有情人終成眷屬

  徐淡定當天就跟羅家父母達成了一致意見,那就是決定在近期舉行婚禮,不過婚禮的相應籌備情況,則需要多聽他們家的意見,而不是由這兩個年輕人隨意操辦,畢竟他們羅家在這四九城里也算是一個有臉面的家庭,相關的親戚和同事領導,該請的也都得請,這些可不能馬虎。對于這些,徐淡定表示了絕對的服從,畢竟對于這些繁瑣之事,他和羅瀾的確沒有經驗,也不想管,樂得做那撒手掌柜。

  不過在談及徐淡定父母是否需要出席京都這般的婚禮時,徐淡定猶豫了一下,還是談起了自己的猶豫來,這雙方畢竟是不同世界的人,坐在一起也挺別扭的,不過此番完結之后,他想帶羅瀾回一次家,稟報父母與師門,也算是將此事給了結。

  后世總愛將鄉下或者小地方來的男子叫做鳳凰男,寓意為“山溝里飛出個金鳳凰”,生活的殘酷與艱辛,給他們的心靈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這使得他們普遍具有家境良好的人所不具有的吃苦耐勞的精神,以及拼搏的狠勁,也具有許多農村故有的樸素觀念和傳統思想,在一些別有用心之人的渲染中,更是自卑、自負、吝嗇、敏感和精明等等的代名詞,不過除了背景之外,徐淡定倒是一點都不符合,這讓了解他了的羅家人十分中意,言談甚歡,所有的分歧都已經不再。

  那天夜里努爾、張大明白都跑到我和小白狐兒家里吃火鍋,清湯涮羊肉,我自己的手藝,幾個人吃得不亦樂乎,到了九點多徐淡定跑了過來,一臉興奮地跟我們談及成果,眉開眼笑,一連敬了我三杯酒。

  不過在敬完酒之后,我倒是給徐淡定潑冷水了:“淡定,其實你這老岳父和丈母娘都好搞定,當官的知識分子嘛,說白了,最好臉面,只要表面功夫做足了,你自己又還算不錯,他們也就捏著鼻子認了,難就難在你老爹身上。據我所知,水蠆長老可不是省油的燈,固執得很,而且為人也極為剛烈,到時候倘若一個言語不和,馬上給你趕出門去,信不信?”

  相比于我,徐淡定對自己父親的性子更加了解,一聽到我這么說,立刻就苦起了臉來,郁悶地說道:“那可怎么辦啊?”

  張大明白在旁邊“噗嗤”一笑,說徐師哥,你摟著美人親小嘴兒的時候意氣風發,咋搞定自家老爹的時候就這么慫了呢?照我說,你這兩天抓點緊,把你媳婦的肚子給搞大了去,到時候將媳婦給領回去,指著那微微凸起的肚子,跟你老爹說,看到這肚子里面沒,那是你孫子,你要想當這爺爺,那就捏著鼻子將這門婚事給認下來,要不然孩子到時候生出來了,可沒有你們的份。

  張大明白說得搞笑,一時間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而努爾更是一口茶水嗆到,拍著胸口直咳嗽。

  我瞧見愁眉苦臉的徐淡定,想了一下,然后對他說道:“這樣吧,手上暫時也沒有太多緊要的事情,不如我也請個假,跟你一同回山吧,到時候我讓我師父出面來張羅此事,多少也給你爹娘一個臺階下,好讓他們也有點面子。再說了,你這次結婚,也算是咱茅山與朝中力量聯姻,是為了茅山的地位更穩固,這樣一說便是大義,其實徐長老倒也沒有太多反對的理由了。”

  聽到我要陪他一同回山,徐淡定自然是滿腹歡喜,而努爾則問道:“你走了,那渝城的事情該怎么辦?”

  努爾問的事情,是我追查彌勒當初留下的兩個地址,一個是在南方市,另外一個則是在西南渝城,我回來之后就調動各種資源在追查,最近也剛剛有了線索,從西南局那邊傳回來的消息,是那兒已經確定了是鬼面袍哥會的產業。

  這所謂鬼面袍哥會,其實我們當年在青城山附近也曾經與之打過交道,它是西川地界最龐大的地下組織,以鬼城酆都為發展核心,當日與我們交手的朱作良便是其坐館大哥,不過他因為功力大損,在后來的幫派斗爭中被一個叫做張大勇的男人給殺了,取而代之。

  我們再順著這線索一追查,歸根溯源,方才曉得這鬼面袍哥會居然也是當年邪靈教的分支,而且還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后來邪靈動亂,鬼面袍哥會是傾向于支持右使屈陽的一派,百萬川軍過中原,這事兒便也有鬼面袍哥會的一份功勞,只可惜后來屈陽身死,鬼面袍哥會遭到了邪靈教清洗,那些慷慨赴國難的義士要么死于內亂,要么孤立無援,毫無支援,最終都凋零在了大江南北。

  正直的人都給清理光了,此時的鬼面袍哥會變成了邪惡所在,前代坐館大哥朱作良應該是支持重歸邪靈的一派人,然而繼任的這一位,據西南局的情報說對這事兒似乎并不是很關心,而根據彌勒在南方省的表現來看,他應該是天王左使手下整合邪靈教資源的負責人,給出這么一個具體的地址,還是有拿我們當槍使喚的意思。

  不過即便是當槍,那也沒有辦法,這幾年鬼面袍哥會在西川屢屢犯案,惡行累累,能夠將這一伙人給端掉,那也是一件功勞,所以彌勒扔出了這糖果來,我們便不得不吃掉,而我想著倘若在剿滅鬼面袍哥會的時候彌勒能露面的話,我就有機會將他給逮住,逼他交出胖妞了。

  這事兒一直在調查,不過還沒有最終結論,我估摸著還得有一兩個月才有答案出來,倒也不急,簡單跟努爾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問小白狐兒跟不跟我一起走,那小妞兒依舊是搖頭不肯去。

  茅山畢竟是道庭府邸,像小白狐兒這樣的異類到底還是不喜歡那兒,而她最近又找到一件十分有趣兒的事情干,就是跟張勵耘和趙中華幾個操練新來的布魚道人余佳源,我倒也沒有勉強,反倒是讓她負責布魚,讓那孩子能夠早點兒成長起來,好盡快地融入到我們的團隊里面來。

  談完了此事,大家不再多言,吃肉喝酒,不亦樂乎。

  接下來的幾天我開始盡量地移交工作,讓手下的人來負責更多的責任和事宜,也將大部分的日常事務移交到了努爾的頭上來,一個多星期之后徐淡定跟羅瀾的婚禮在外交部下屬的一家對外酒店舉辦,西式的婚禮,西裝革履的徐淡定玉樹臨風,而一身潔白婚紗的羅瀾則既美艷又純潔,當真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到場的嘉賓紛紛稱贊,因為楊師叔已然返回了茅山,我和宋副司長便作為徐淡定的長輩出席,而張大明白、張勵耘和新加入其中的光頭小帥哥布魚,則充當了徐淡定的伴郎團。

  婚禮現場是一個很大的宴會廳,到場的嘉賓十分多,有男女雙方單位的同事以及好友,羅瀾的同學也來了一堆,然后就是羅瀾父母以及兄長這邊請的親戚和人脈,看著這一桌又一桌的人需要應付,挨桌敬酒寒暄,盡管對這種事情并無畏懼的我,多少也不由得擦了一下冷汗,想著還好不是我。

  羅瀾父母包辦了所有的事情,作為男方的長輩和家長,我倒也不用太多操心,熱熱鬧鬧地吃完了酒,便扔下手下幾個伴郎陪著徐淡定,自己便先撤了,回去的時候,小白狐兒看著我并不是特別高興,問我怎么了?我搖頭不語,看著天上的月亮,越發地期待著返回茅山了。

  徐淡定婚禮過后,還有幾天得折騰,羅家的一堆親戚還需要熟悉和見面,頗為繁瑣,而我則提前跟宋副司長告了假,提前返回了麻栗山。

  回到老家,因為我這些年來一直都有寄錢回家,再加上姐姐和姐夫挺勤快的,所以家里面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我姐這些年陸續生了一男一女,如今都已經陸續長大,滿地亂跑,著實讓人喜愛。不過因為這事兒,我免不了又給父母給嘮叨一頓,我招架不住,沒住兩天又跑到山里的西熊寨,替努爾探望了一下他的師父,接著又跟徐淡定約好了日期,一同返回茅山。

  此番徐淡定攜著新婚妻子回山,諸事皆需計較,我讓徐淡定先回家,而將羅瀾安置在小顏師妹的秀女峰那兒,然后前去清池宮拜見師父,問過安了之后,讓他幫忙著張羅此事。

  在外人看來,我師父陶晉鴻,堂堂茅山的掌教真人,那便應該是不食煙火的神仙角色,不過私底下不過也是個挺八卦的老頭兒,非逼著我將徐淡定跟那小妹兒的事情給一一道來,當聽到徐淡定給人家姑娘親一口就繳械了的事情時,便哈哈大笑,說這小子好不好歹,去跟梅浪修行,你看這下好了吧,精元不守,內中固虛,傻了吧?志程你呢,你跟楊影那徒弟,有沒有這樣糗過?不會也是……

  師徒二人這般八卦一番,他瞧見我臉色有些郁郁,突然問道:“志程,看到徐淡定結婚,你是不是也有這種想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