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一章 觀星臺,十八劫難終過半

  我師父的問話直指本心,也將我這些天來一直都悶悶不樂的話題給挑了起來,事實上,看到徐淡定結婚的我的確也是有些觸景生情了,特別是他跟羅瀾認識并不算久,便這般幸福的走進了婚姻的殿堂,而我與小顏師妹相知相識十來年,那一份情意在心頭都濃化了,卻開花不結果,難免有些心傷,不過想起我身上背負的劫數,我又不敢妄想,生怕小顏師妹受到傷害。

  不過即使理智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但是當師父這般問起的時候,我心中不由得又伸出了希望,立刻點頭說是,問可行么?

  師父嘆了一口氣,然后起身,讓我跟隨著他,一路前往清池宮深處的觀星臺。

  觀星臺是掌門秘境,向來只有掌門可以自由出入,在它的隔壁便是坐忘臺,是掌門修行打坐時的場所。此乃禁地,我也是第一次過來,穿越了好幾個拱形門廊,將金屬院門給打開的時候,我瞧見了一個三米高臺,上面有宛如大型渾天儀一般不停旋轉的金屬圓環,仿佛在模擬天文運轉一般,而在高臺四周,則是四根龍形基臺,上面繪滿了密密麻麻的細碎符文。

  時值夜間,天上有細碎的星光被這種玄妙無比的運轉吸引,墜落下來,使得石臺之上有著光怪陸離的浮光掠影,絢麗非凡。

  瞧見這樣的一幕場景,我著實有些被震撼到了,在我的面前不僅僅只是一架不停旋轉的渾天儀,而是一種道法自然的極致體現,它仿佛與星空,與道經之中描繪的仙靈之界有著最直接的聯系,讓人體內的氣息不由自主地凝聚運轉,幾乎都不用我費力推進,都有一種周天運行的效果出現,揮著小皮鞭趕我向前。

  這就是悟,也是炁場感染,使得我不由自主地就有一種世界便在自己手中的感動。

  當我在打量觀星臺的時候,我師父也在看著我,瞧見我雙眼迷離了好一會兒才穩住心神,于是就笑了,然后給我解釋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觀星臺乃茅山宗華陽隱者陶弘景親手監造,意圖通過對上天星象的觀察,來對前世后果進行參悟和破解,觀星臺筑成之日起,遭上蒼嫉妒,遭離火三劫、地震三劫、天雷三劫,如此共計九劫,方才得以延存至今,后來歷代皆有規矩,非掌門不得入內,不過今日,我可以讓你進去一觀!”

  師父這般一說,我心中立刻忐忑起來,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說道:“師父,既然此觀星臺乃掌門重器,非尋常人所能進入,而弟子又乃外門,如此可能有些不便吧?”

  對于我的拘束,我師父陶晉鴻倒是沒有那么多的計較,他揮了揮手,平靜地說道:“我既傳你‘大六壬’,便已然承認你的資格,而這誰能進誰不可,這都是我的權責范圍之內的事情,你自去便是;不過有一件事情我需與你知曉,那就是進入其中,閉目而坐,將腦子給放空,心沉氣海,天馬行空,而當你覺得承受不住之時,立刻咬動舌尖,即可脫離其中——你去吧。”

  我不知道師父帶我來觀星臺所為何事,不過他既然這么說,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當下也是緩步走上高臺,發現不斷運轉搖動的那些金屬巨環盡管弄得人眼花繚亂,但是內中卻還是有一條小徑直通最中心的一個位置不受干擾,而那中心的位置之上,則放著一個簡單的蒲團,香氣四溢。

  我深吸一口氣,走入其中,感覺身上有無數斑點劃過,那是漫天的星光垂落其間所致,總有一種宛如行于天上的感覺,很快我來到了中心,盤腿坐在了那蒲團之上,那蒲團不知道是什么草編織的,柔軟異常,而當我坐下的那一瞬間,星光匯聚,灑落在了我的周身之上,便突然有一種世界中心的極致之感。

  我牢記著師父先前的諸般交代,老老實實地眼觀鼻、鼻觀心,遁入修行周天的那種狀態,當我將腦海給全數放空的那一剎那,突然感覺到身子在一瞬間就不存在了一般,漫天的星光將我的意識驟然拉向了星河之上。

  我置身與一片巨大的玉帶星光之間,四周一片荒蕪,只有那遼闊無垠的天體宇宙在周圍永恒地存在著,我能夠感受到在玉帶的陰影處有無數龐大的意識在蠢蠢欲動,頭頂也有無數的目光投落而下,關注著我,然而這些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感受,一種玄而又玄的臆想,沒有一點兒根據,在我的感受中,無數次闖入我意識中的那個巨大魔神,此刻也站在最高的位置,用一種古怪的情緒注視著我。

  我腦海里一片恐懼,接著眼前的景色陡然一換,我瞧見了一片茫茫林原,接著夜幕下的龍家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哦,這不是夜幕,而是一陣陰風刮過,將這個藏在深山之中的小山村吹得風雨飄搖,這時我瞧見了一個穿著灰袍的老道士,他出現在了龍家嶺的一棵老槐樹下,手往懷里摸去,一連擲出了十二道神符,方才將這股黑風給鎮壓住,接著他來到一戶人家,對著一個剛剛出生不久的小嬰兒額頭上面,滴落了一滴精血。

  原本奄奄一息的嬰孩兒在這一滴帶著金色光芒的精血滋潤下,突然睜開了一雙仿若洞察世事的黝黑小眼來。

  我陡然想了起來,那個灰袍道士,便是我現在的師叔祖,符王李道子。

  接著畫面陡然一轉,兩個孩童潛入水中,突然有一滿臉仇怨的惡靈在水下浮現,一雙恐怖的眼睛之中充滿了怨毒,而在岸上,有幾個山里的野猴子在旁邊齜牙咧嘴,似乎想要提醒這些孩子趕緊離開水面去……

  畫面走馬觀花,將我這一生以來所遇見的劫難一一浮現,各種殺機凌厲,而又百轉千回,一直講述到了我與閔魔交手,差點折于那人手下的畫面之后,陡然間世界變得一片血紅,我聽到了無數人的慘叫,這些人有我熟悉的,也有我所不熟悉的,而我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覺那血流得連整個世界都裝不下了,讓人心中除了恐懼,便還是恐懼……

  啊——

  我被這種傾天而下的恐懼給深深感染,感覺自己仿佛變成了一粒塵埃那般的弱小,毫無氣力,任人宰割的那種痛苦讓我發狂,而就在我感覺自己腦袋即將炸裂的那一瞬間,我聽到了一聲熟悉的話語在我耳邊輕輕念誦道:“盤膝坐,聚心窩;凝天目,透泥丸,轉玉枕,注夾脊。覺熱跳,串兩腰,時日足,入陰輪。陰輪動,通臍輪;法自然,成內息。拙火起,陽必舉,待自軟,慎勿泄……”

  我幾乎是盲從著與之照做,終于在最后凝練出一股氣息,直沖頭頂,雙眼驟然睜開了來,卻發現頭頂烈日灼灼,盡管那渾天儀依舊旋轉不停,此刻卻已經是中午時分。

  我長長吐了一口氣,發現自己的衣裳已經被汗水浸透,起身之時,發現坐下的蒲團周圍出了一大灘的水漬,估計都是我流的汗水。

  我渾身近乎虛脫,勉強支撐著走下觀星臺,卻見到下面等待著我的并非師父陶晉鴻,而是師叔祖李道子,旁邊還站著我的小師弟蕭克明,正轉悠著一對機靈的眼珠子四處看呢,瞧見我從觀星臺上走下來,李道子手一揮,蕭克明便親熱地叫了一聲“大師兄”,上前來扶我。我強撐著虛弱感,向李師叔祖行禮,而他依舊是招牌式的古板臉,點了點頭,然后對我說道:“你師父去幫姓徐的那小子擦屁股了,讓我過來與你護法。”

  “多謝李師叔祖!”我再次行禮,接著被蕭克明一路扶到了觀星臺外面的一處榕下石桌前坐下,他曉得李道子與我有事相談,倒也乖巧地點頭離開,而李道子也坐在我跟前,不茍言笑地說道:“說說吧,都看到了什么?”

  我不敢有瞞,連忙將自己所瞧見的一切都與他說起,聽完之后,沉吟一番,李道子詢問道:“如此的畫面扭轉,總共幾次?”

  我暗自盤算了一番,然后恭聲回答道:“總共有十一次,第十二次的時候一片血紅,哀嚎四起,倘若不是李師叔祖您出聲引導,只怕我就要沉浸在那幻境之中,不能自拔了。”

  李道子搖了搖頭,平靜地說道:“那不是幻境,而是通過星光凝練,超越時間和空間,讓你看到自己的過去和未來,只可惜你的修為太過于淺薄,并不能堅持多久,要不然,說不定你便能夠瞧清楚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少些波折了……志程,你的事我聽你師父跟我談過了,其實婚姻之事,皆由你心,不過若是不想留有遺憾,還是等這劫難過去了再說,你自己覺得呢?”

  我想起觀星臺幻境之中那漫山遍野的紅色,心有余悸,沉重地點頭說道:“李師叔祖說得對,也就只有如此了!”

1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五十一章 觀星臺,十八劫難終過半”

  1. 回復 2014/12/01

    大結局

    這段口訣 好像是雙修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