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二章 我等你,我男人頂天立地

  “觀星臺能凝練星光,參透天機,如此逆天之物,也只經歷了三三九大劫,而你自出生起卻背負著三六十八劫,承受著這世間滿滿的仇恨,你可知道,這是為何么?”

  聽到李道子問起的這個問題,我頓時有一種吃了黃連一般的痛苦,苦笑著說道:“弟子不知。”

  李道子搖頭說道:“世間萬物皆有因果,‘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此亦為劫數,很多注定要引導歷史的人物,必然是吃盡苦頭、受盡磨難的,但是你與他們不同,那是因為在你的靈魂深處,是有一個連這世界都感到害怕的印記,這才是你真正不得其所的原因。”

  “連這個世界都感到害怕?”突然聽到這段話,我不由得愣住了神,不曉得李師叔祖為何要跟我講這些事情。

  瞧見我一臉無辜的模樣,李道子的臉變得越發嚴肅了起來,繼續說道:“所謂道法自然,這個自然,其實便是我們身處的世界,當然并不僅僅只是我們肉眼中的世界,它可以是我們感知之中的世界,也可以是融入一體之后囊括一切的世界,一座山集中在一起的意志是山神,一條河集中在一起的意思是河神,這些意志又都是龐大意志的分支,你身上的毀滅性質讓它們感到害怕,所以才會有命運之線在牽著你走向毀滅。”

  我苦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不如早點死去算了,也好過這般擔驚受怕!”

  李道子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好一會兒,這才說道:“你果真不怕?”

  我聳了聳肩膀,說道:“哪里不怕,倘若你當初沒有救我,死了便死了,無牽無掛。時至如今,我的人生之路上,已經有了太多的牽絆,我舍不得離開他們,也不敢想象我死之后,他們的傷心與痛苦,所以倘若能活,還是想厚著臉皮活下來的。”

  李道子被我的話惹笑了,拍了怕我的肩膀,然后說道:“當初之所以救你,就是希望能夠通過培養你的人性,來打敗潛意識之中的魔性。雖然我不知道最終的結果如何,但是人生便是這樣子,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沒有任何反悔的可能性。我希望你在日后,陷入艱難險境的時候,記住兩點,第一,這世界上有很多值得你珍惜的東西;第二,如果你不記得了,我會親手殺了你。”

  說出這樣的話兒來,原本十分肅殺,但是我卻能夠感受到滿滿的溫情,當下也是緊緊地握緊了李師叔祖的手,鄭重其事地說了一聲:“謝謝。”

  交談完畢,李道子返回了后山,而蕭克明則湊了上來,朝著我說道:“大師兄,你這次回來,是不是打算娶我小姑姑啊?”

  這小子從小就給我和小顏師妹當信使,這事兒瞞得過別人,可也瞞不住鬼機靈的他,不過想起剛才與李道子的談話,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唉,我倒是想將你小姑姑給娶了,讓你小子喊我姑父;不過世事難料,很多事情,是你們這些小孩兒所不能明白的……”

  蕭克明嗤之以鼻,狠狠瞪了我一眼道:“你不會是做了壞事,不想負責任了吧?”

  我靠?現在的小屁孩子腦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這樣的話兒都能從他的嘴里面說出來,實在是太可怕的,我也沒有辦法跟他解釋太多,感覺從昨夜到今日的一番打坐,將我的精氣神給耗損過多,話也懶得多講什么,眼皮子一下接著一下更沉重,耳邊聽著蕭克明嘰嘰咕咕說了些別的事情,腦子一片混沌,就忍不住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之間,我感覺回到了以前自己的房間,聽到有兩個人在我旁邊說話,一個是依舊是蕭克明,而另外一個,則是……

  我腦子有些不清楚,等到蕭克明的聲音遠去了,而感覺到鼻子便傳來一陣溫熱的氣息,當嘴唇上面接觸到一點兒溫軟的觸感時,終于想了起來,剛才跟蕭克明說話的,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小顏師妹。想到這兒,我陡然睜開雙眼,瞧見烏黑的頭發和光潔的額頭,秀挺的鼻梁下面,有一點櫻唇與我嘴唇相觸,不用想,這個在我睡夢中偷偷吻我的,可不就是小顏師妹么?

  我艱難地伸出手,試圖將偷襲我的小顏師妹給摟入懷中,不過到底動靜太大,卻被她給發現了,小臉在一瞬間就變得紅霞密布,像小兔兒一樣蹦開去,不給我任何耍流氓的機會。

  盡管偷襲不成功,不過看到秀麗如畫一般的小顏師妹,我的心情多少也感覺到十分歡快,此刻已是黃昏,夕陽透過窗格子照進來,灑滿了她精致柔和的臉龐,有一種不真實的美麗。許是跟著英華真人楊影修行的緣故,小顏一直都保持著十八歲的模樣,皮膚像新剝雞蛋一般的白嫩,唯有那眉眼之間掛著的濃濃情意,才讓她與小蘿莉時期的自己分別開來。

  我微笑著說道:“抱歉,剛才一不小心,就睡了好長的一覺,打擾你了,不過如果你不介意,我們繼續?”

  小顏師妹笑顏如花,搖頭說道:“不要,你沒刷牙。”

  我苦著臉不說話,看著她那種恬淡自然的美麗,想著難怪黃養神那廝對我小顏師妹念念不忘,原來這女人與女人之間,終究還是有著很大區別的,有的女人像外面小店賣的可樂,喝的時候很爽,還打嗝,但是過了就忘,而小顏……她應該像一瓶回味無窮的美酒吧?呃,原諒我作出這么不恰當的比喻,她在我的心中,應該是最無可取代的一種情感標志。

  我從她還是小蘿莉的時候開始,就已經守護了她十年,而如果可以,我愿意這一輩子,都守護著她。

  只可惜……

  早在桃林求愛的時候,我便已經將我的情況毫無遮攔地跟小顏師妹說起了,此刻自然也不會隱瞞于她,當下將我為何如此虛弱無力的緣故,以及在觀星臺上面遇見的事情給小顏說起,然后談及了我對于她的愧疚,十八劫才了卻十一樁,還有七劫方才到頭,而這期間的每一劫難都是九死一生,我無法對她承諾任何東西,也無法像徐淡定一樣給她婚姻的保證,實在難過得很。

  對于我的計較,小顏師妹卻表現出了出奇的樂觀,也顧不上自己內心的羞澀,走到我床前來蹲下,握著我的手,放在自己嫩滑的臉龐上面,深情款款地凝視著我道:“還有七樁啊,那就很快了啊,我相信我選擇的男人一定是頂天立地的奇男子,不管有任何困難,都會有驚無險度過的。你告訴我,我說得對不對?”

  男人之所以勇氣十足,還不就是來源于自己心愛女人的鼓勵么?我當即便是信心滿滿,將小顏師妹給摟在懷中,鄭重其事地說道:“嗯,一定會的!”

  小顏師妹也很肯定地點頭說道:“好,我等你!”

  兩人情濃,在一起便不會感覺無聊,我就這般抱著小顏師妹,講述起了自己這些時間的經歷來。我本不是一個擅長講故事的人,平日里為了維持自己的威嚴,更多的時間里也會故意沉默,不過在小顏師妹面前,這些都全部拋得無影無蹤,我就像一個小孩兒,把故事講得跌宕起伏,所為的不過就是想聽到懷中的這個女人一顰一笑,再無它求。

  不過這般溫馨的時光總是短暫,最后卻被蕭克明這個小混蛋給打破了,這家伙便這般徑直地闖進來,大聲嚷嚷道:“大師兄,師父讓我過來問你,說再過一會兒就是徐師兄的婚禮了,你要不要過去觀禮?”

  有了蕭克明這電燈泡在,小顏師妹便不好再膩在我的懷中,我也感覺渾身勁氣逐漸恢復,當下也起床洗漱,然后前往清池宮中觀禮。

  我師父既然答應了給徐淡定做主,自然不會敷衍了事,當下也是親自出馬,給徐淡定和羅瀾主婚,這樣的榮譽在三代弟子之中也是蝎子粑粑獨一份,大大地滿足了徐長老兩口子的虛榮心,唯一遺憾的事情恐怕就是徐淡定師尊梅浪長老的缺席,據說他去了西川游歷,有半年的時間沒有回來了,想通知,也不知道人在哪兒。

  婚禮極其隆重,三天之后徐淡定兩口子和我一同出了茅山,我還特意去了一趟句容天王鎮,說是給蕭家寄信,不過想來也是小顏師妹讓我跟她的家人多一些接觸的機會。

  不知道是小顏師妹還是蕭克明這小子在信里面提到了什么,蕭家人對我特別熱情,還給我煮了醪糟雞蛋和肴肉,我雖然不熟悉這邊的風俗,但是多少也感覺待遇似乎有些過高了,晚上跟蕭老爺子和老三、老小幾個在院子的大樹下此番的時候,我瞧見樹上面站著一只五彩斑斕的大鸚鵡,看得好奇,多了一嘴問道:“蕭伯,這鳥兒咋不拴起來,不怕飛走了?”

  蕭老爺子還沒說話,那肥鳥兒卻聽到了,竟白了我一眼,轉過身去,給我一個大屁股,哼哼唧唧地說道:“這傻波伊,哼!”

4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五十二章 我等你,我男人頂天立地”

  1. 回復 2014/11/20

    虎皮貓大人

    這傻波伊

    • 回復 2015/01/05

      肥母雞

      大拿登場,眾卿平身

  2. 回復 2015/05/17

    屈陽

    媽蛋,真是沒眼光

  3. 回復 2016/03/24

    雜毛小道

    肥鳥終于登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