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章 醫院來電

  這是一張繪在醫療單后面的鉛筆素描,看得出來,繪畫者有很好的藝術功底,所以能夠將人物給完整地復原出來,而在素描的背面,則寫上了一個名字和聯絡電話。

  蘇紫顏,這是那個雀斑小護士的名字,挺不錯,看字不看人,便有一種讓人浮想聯翩的效果,我盯了這張畫像好一會兒,這才對林豪說道:“我見過程楊教授,這人跟他有七八分的相似,只不過小了近三十多歲,你有什么看法?”

  林豪撓著頭說道:“難道那個給程蓉付費、每年都來看她的人,就是她遠在加拿大的父親?那為什么他不敢大膽承認,反而告訴小蘇護士,說自己是程楊教授在大學同事的兒子呢?”

  我瞇著眼睛說道:“到底是不是程楊教授的兒子,這個得查到他的檔案才曉得,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我們去找申重,讓他幫忙調查一下,看能不能將程楊教授兒子出國之前的檔案給調出來,到時候我們就什么都曉得了。”

  小白狐兒將畫像拿起,翻轉過來,看到上面那娟秀的名字和聯系電話,瑤鼻微皺,哼聲說道:“哼,這個小騷蹄子,見誰都勾引,呸!”

  林豪摸著臉笑了:“她若是一本正經的,估計我們也查不到什么——對了,我把我電話給她了,讓她有任何情況都可以通知我,不過頭兒,倘若她約我去看電影、吃飯啥的,我要不要去啊?若是去的話,所有的花費能不能報銷呢?”

  “去你個頭!”

  林豪的得意引得小白狐兒一陣鄙視,兩人斗著嘴兒,布魚跑了過來,跟我匯報道:“老大,那個掃地老頭準備離開了,我要跟過去么?”

  我點了點頭,對他說道:“那老頭沒有說實話,一定有情況;還有,剛才我們說自己是路過的人,但是你卻一口說出了程楊教授的名字,露了破綻,那個老頭明顯感覺到不對勁了,卻唯唯諾諾地裝傻,顯然是心里有鬼,我估計他回去之后,還會有所動作,所以你從現在開始,就一直負責對他進行追蹤,有任何情況,都可以給我匯報。”

  九五年的時候摩托羅拉手機已經很尋常了,盡管對于常人來說是很大一筆費用,但是作為戰略行動部隊,我們特勤一組因為工作需要,每人都配有了手機,聯絡倒也方便,唯獨不能漫游,所以我們都換了當地的卡。

  聽到我指出了剛才言語間的錯誤,布魚很不要意思地撓了撓頭上假發,向我道歉,而我則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訴沒事,每個人都需要學習,和慢慢成長的,而我一直覺得他很不錯,成長的空間很大,一定會做得越來越好的。

  布魚自從進組以來,一直都很勤奮好學,十分積極,而且還憨厚,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西游記里沙僧的性格一般,而且更巧的事情是,沙僧的出身,似乎跟布魚也有很多相似之處。

  世間事,便是如此的巧。

  得到了我的鼓勵,布魚滿臉激動地離去,而我瞧見林豪和小白狐兒一臉困倦的表情,曉得我們一落地之后就馬不停蹄地開展工作,著實也有些太過著急,大家又都不是布魚這種給個鼓勵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的怪物,便也不再布置任務,就近找了一家旅店,小小開了一個晚會,談完了明天的工作計劃之后,便各自睡去。

  次日清晨,一早我就打電話給申重,讓他幫忙抽調程楊教授一家人的檔案信息,他欣然應諾之后,過了一個多小時就回過電話來了,讓我們到他那兒去拿。接到電話之后,我們馬不停蹄地趕到了申重辦公室,接收了申重借調過來的檔案,我忙不迭地將程楊兒子的那一袋拿出來,將上面的照片跟我們手上的畫像作對比,卻發現兩人雖然有一些神似,但吃多了牛肉和漢堡的程教授兒子卻是個三百斤的大胖子。

  一邊是個收腹都難以看到足尖的大胖子,一邊則是個頗有男性魅力的中年男人,相差著實太大,這讓我們否決了那個經常來探望程蓉的中年男人,就是程楊教授兒子的猜想,也讓我們陷入了疑惑,再一咨詢,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程楊教授還有除了戶口本上面,另外的兒子。

  我們進行了簡短的討論,小白狐兒提出了一個觀點,就是那個神秘人很有可能就是程楊教授他自己。

  這個想法雖然有些天方奇譚,但是小白狐兒的理由卻也很有道理,其一程楊這個老狐貍倘若真的死去了,就不會發生這么多怪異的事情,而程蓉也不會在老宅遇見她口中的“鬼”,其二便是通過程蓉的描述來看,她爺爺曾經有過很詭異的表現,那就是吃人肉,在某些秘法之中,這種行為融入了某些古巫術,的確有讓人重新煥發青春的可能。

  程楊教授很有可能是假死,而他之所以如此,恐怕也是因為某些緣故,想要躲開殺害于墨晗大師那一伙人的毒手。

  這條毒蛇,他為了自己活著,卻將禍水東引,將無辜的于墨晗大師給牽扯進來,最終導致血案發生。

  聽到小白狐兒的這一系列猜想,我點了點頭,覺得她說的有一定道理,不枉我言傳身教這么多年,而倘若如此,那么我們其實可以根據這個線索深挖進去,便能夠找到很多深埋在冰山之下的東西。他們一定跟那一幫殺害于墨晗大師的真兇有著聯系,甚至知道對方的藏身之處,如此一來,案子的偵破就大有希望了。

  我們在金陵忙碌了幾天,我接到了努爾打過來的電話,告訴了我兩件事情,第一便是徐淡定的媳婦羅瀾就在這天早上,剛剛生了一個女兒,因為這天是除夕,所以取名叫做徐晨曦,小名“年兒”,而第二件事情,那就是他讓我幫忙調查的法螺道場,終于有了一些音訊。

  這法螺道場是盤踞在顎北神農架一帶的一個古老組織,最早是一幫楚巫、土家族祭師和土匪組成的松散團伙,后來在民國的時候被當時如日中天的邪靈教所吞并,而其頭目則被稱之為陣魔,名列十二魔星之中,算得上邪靈教的一個重要分支,一時間風光無限,不過后來邪靈內亂的時候,法螺道場的領袖跟錯了人,與亦師亦友的右使屈陽一同被殺,繼任者李子坤也被天王左使一直打壓,后來失蹤不見,從此凋零,不再聞名于世間。

  近年來的法螺道場日益低調,除了上一次截殺古墓珍寶事件中出了一次手之外,再無痕跡,不過后來幾起發生在顎北、皖南和蘇北的兇殺案中,幕后兇手的方式和手段都指向了這個低調的團伙,而努爾也從黃養神那里得到消息,說目前法螺道場的領導者,據聞是一個從底層爬起來的小人物所擔當,不過十分的神秘,外號叫做“老魔”。

  聽努爾講完這些,我心中也隱約有了一個大概的想法,又聊了幾句,然后掛給了還在醫院的徐淡定,恭喜他開枝散葉,喜獲公主。

  一通電話打完了之后,我才驚覺這一天竟然已經是除夕,忙忙碌碌這些天,小白狐兒、林豪和布魚給我當做牲口使喚,卻也沒有一聲抱怨,當下也是汗顏。下午的時候申重打過電話來,讓我們去他家里吃年夜飯,當下我也通知了三人,結果小白狐兒和林豪欣然而至,布魚卻是個死腦筋,說那個掃地老頭這兩天的行動頗為怪異,他怕自己離開過后,有什么錯過的,晚飯什么的,他自己隨便解決就行了。

  布魚如此勤奮,我倒也不好勉強,畢竟不能打擊他的積極性,只是讓他注意勞逸結合,千萬不要耽誤了身體。

  雖說是年夜飯,但是下午四點多鐘便開始吃了,申重家里人不多,有他老婆,還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兒子申偉。他兒子是大學生,在金陵大學里學建筑,目前大三,轉眼就要畢業了,申重在擔心他的工作,而這孩子則想著出國留學,去美國加州理工大學進修深造。這對父子兩代人,觀念不一樣,氣氛也并不融洽,進門時他讓申偉叫我叔叔,那孩子憋了半天,最終還是沒有叫出口來。

  不過我們的來訪倒也讓申重的家里變得熱鬧,特別是有小白狐兒這個嬌嫩欲滴的女孩兒在,申重的兒子明顯地變得積極了很多,又是端茶又是倒水,連他娘都看不下去了,說這孩子往日要是都有這么積極,她這輩子倒也值了。

  申重的老婆是典型的金陵女人,會生活,廚藝精致,年夜飯擺了滿滿一大桌子的菜,吃得小白狐兒不亦樂乎,吃相十分難堪,不過這小妞兒長得美,倒也不失可愛,其間推杯換盞,其樂融融。

  吃到一半的時候,林豪接到了一個電話,嗯嗯兩聲之后,對我說道:“老大,小蘇護士打電話過來,說看望程蓉的那個神秘人,剛剛到醫院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