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二章 餓鬼咒,工程師

  我捂著胸口的槐木牌,此行的目的已然完成了,然而問題的重點在于:我們如何出去?

  空氣中的那股越發濃重的血腥氣息,有著濃濃的不祥之意,讓我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靜靜聽,只感覺空間里除了換氣扇的聲音外,似乎還有一種奇怪的聲響,這聲音有點兒細微,好像是咀嚼的聲音,像是一個人在吃東西——喀嚓,又有一聲斷裂的聲響傳來。

  我們小心翼翼地東北的方向走去,幾排兩米多高的書柜擋住了我們的視線。這書柜是鐵制的,外面刷了一層暗紅的油漆。書是紙質書,雜亂,有中文的,也有外文書籍,我緊張,只匆匆看了一眼,好像有一本叫做《數字城市與建筑學的發展》——這些并非古籍,而僅僅只是一些現代書籍而已。

  還有黑色文件夾裝著的厚厚的資料。

  這些都不是重點,我們慢慢地往前走,聲音越來越清晰,拐過一排書柜,我們看到在一個石鼎前面的地上,正坐著兩個人,不,準確地說是一個人。這個人是剛剛石柱往下滲血之時跑下樓去的老孟,而在地上,仰天而臥著一個穿著網襪短裙的漂亮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已經死了,她的頭顱被老孟抱在懷里,雙目圓睜,嘴巴半張,露出一根舌頭,仿佛有著難以置信的恐懼。而她頭與身體連接的脖子處,血肉模糊,只剩下一根白森森的脊柱相連。她脖子上的肉在哪里去了呢?我們看向了老孟,只見老孟正旁若無人地啃著懷里面的女孩子,他小心而細致,表情有些回味,仿佛自己在吃的,是有名的鴨脖子,而非人肉。

  這女孩子的雙腿,已然變成老孟腹中之食,使得這個男人的肚子,高高鼓起,像一個臨產的孕婦。

  我記起了這個女孩子的名字,她叫做陌陌,是附近一個貿易公司的采購,一個天真的女孩子,男朋友是一個公務員,她說長得十分的帥氣,但總是嫌棄她膽小。這次來,她是偷偷跑過來獵奇,并且想拍一些照片給她男友驚喜,順便證明自己。

  然而在這個不知名的地下室,她卻被帶自己來冒險的領隊,給活生生地吃掉了。

  我們的出現,對于老孟來說有些意外。他抬起頭,看著我們,又看向了懷中的陌陌,一臉的敵意,仿佛我們是來搶他懷中的食物一樣,緊緊地抓住了地上的陌陌,扶著這個下半身只剩下光潔腿骨的可憐女孩站起來,抱著,緊戒地看著我們,嘴巴里面還不空閑地咀嚼著血肉,整張臉都是一片的血紅。

  在我的視覺中,并沒有發現這個家伙有被什么鬼上身,神志似乎也是正常的。

  我的臉繃得從未有像今天這么嚴肅,無暇顧及旁人的表情,心中的怒意幾乎滔天,走上前,一字一句地說:“老孟,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

  他緊緊抱著陌陌往后退,說我知道,我知道她是陌陌,但是我沒辦法,我餓了,要吃肉。沒肉吃,我就死了。她不死,我就要死了。所以,還是她死吧,給我吃了,她就和我在一起了。

  他說的話,幾乎是幾個字幾個字地往外蹦出來,因為在說話的同時,他依然在咀嚼。而透過間隙,能看到他的肚子其實已經是高高地凸起來了,幾乎要將他的肚皮給撐破了——他把陌陌的下半身都全部吃光了。我感到一陣詭異,而一直沒有說話的歐陽指間老先生則開口了:“你被下了餓鬼咒?”

  餓鬼咒?這是什么東西?

  歐陽指間解釋說這是一種惡毒的咒法,佛經中說人生前做了壞事或過于貪婪的死者,會墮入六道輪回中的餓鬼道,淪為餓鬼,承受著在黑暗中流連的饑渴不堪的痛苦,有的壽元甚至長達晚年,永受饑渴之苦。所以餓鬼平生最大的夢想,就是飽腹一頓,雖死足已。有邪惡者便能夠溝通此餓鬼的執念,下咒于人身。這咒念或強或弱,弱者就是暴飲暴食,常有人被罵“餓鬼投胎,呸呸呸……”這便是了,然而強者……

  咒念強者,見可裹腹者皆食,一直吃到胃部撐破,生命終止才消除。

  這種咒法甚為惡毒,他前些年見到過幾例,皆無存者,沒有一個人能夠活留下來。而也就是這咒法,讓他知道了一個叫做厄勒德、邪靈士的組織。

  老孟往后退,說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我只要吃一頓飽的,不要打擾我,我只要吃一頓飽的……說完,他抱著陌陌就往后跑,趙中華性子急,一個飛踹過去,便把他給踢倒在地。老孟并不厲害,一倒地,便再也沒有爬起來,而是發出了一道響亮的破裂聲。趙中華疑慮重重地走了過去,將老孟翻轉過來,只見他的肚皮外翻,整個肚子都炸開來,一地的鮮血。屎尿齊出

  老孟本來就已經吃得快撐炸了,接著又重重壓倒在地,兩力疊加,便立刻將鼓脹的肚皮給撐破了。

  這一下,空氣里立刻傳來了十分古怪的氣味,回過一道爐的人肉,更加難聞。

  又死人了,而且一死就死了兩個。趙中華臉色鐵青,本來還想問一問老孟如何會出現在此地,哪成想這家伙已經吃撐到了極點,像個瓷娃娃,一碰就碎了。老孟這個家伙,渾身都是迷,他為什么會組織人來到這廣場探險,為什么又被鬼上了身,為什么又被下了這惡毒的餓鬼咒……一切的問題,都隨著他的死亡而消失了,變成了不解之謎。

  我們聞著這一地的熏臭,只覺得心中沉重。

  虎皮貓大人長長吸了一口氣,讓老孟尚未消失的天魂能量吸入鼻中,然后打了一個噴嚏,說走吧,小雜毛還等著我們呢?它飛向了鐵門處,我奇怪,這肥鳥兒怎么知道雜毛小道到哪里去了?當下也來不及問,我最后看了一下圓睜著雙眼的那個女孩子,俯下身子,將她的眼睛給撫攏,然后跟著眾人離開。

  鐵門是虛掩著的,打開后是一條長道。這條長道足足有十幾米走到盡頭,有人的話語聲傳來,我一聽,果真就是老蕭這個雜毛小道。我們推開門,又來到一個更大的空間里,有昏暗的燈光,類似于地下停車場的地方,不過并不高,只有兩米。我還沒有看到什么,頓時聞到一股腐臭的味道撲面而來,當走出門外時,只見雜毛小道正在和已經離開的地翻天,對峙著。

  雜毛小道這邊,有他和瑟瑟發抖的丹楓,而在他對面,則是地翻天和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人,以及一字排開的十一個額頭貼著符紙、高矮不一的冷面僵尸。

  我們出場,地翻天和金絲眼鏡并不驚慌,安之若素地看著我們,淡然處之。反倒是雜毛小道見我們過來,眉頭蹙起,輕問道你們怎么來了?我聳了聳肩,說虎皮貓大人帶我們過來的,說過來救你。雜毛小道嘴角一撇,說救個毛,說不準大家都栽在這里了。

  我聽他說得凝重,轉頭打量著對面。只見地翻天身后的那十一個僵尸,全部都寸長的黑毛豎起如鋼針,臉僵直,偶有白亮的牙齒露出來,寒氣森森。它們全部都是一身緊身的中山裝,聚攏著,十分有范兒。最醒目的是從左邊起的第一個,我怎么看都覺得熟悉,仔細一想,這不就是那個在地翻天被金蠶蠱控制起來的跳尸么?此時的它,比往日的氣勢更加凝重,看過去,心中膽寒。

  然而地翻天和那十一頭僵尸加到一起來,都沒有金絲眼鏡一個人,更加吸引人的注意。

  這是一個天生就讓人不得不重視的家伙,哪怕只有一眼,你都會被他淡淡的自信和從容所折服。當然,從他輕抿嘴唇的嘲弄笑意來看,他似乎擁有著強大到難以匹敵的自信和邪異。而這種自信,至今我也只有在虎皮貓大人的身上,才能夠感受得到。然而奇怪的是,我并沒有感受到他有多么的厲害。

  發現我們的目光都投向了他,金絲眼鏡抿嘴一笑,說好,都到齊了,首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做許永生,是一個對生命有著執著熱愛的人,大家都叫我的外號“工程師”,這里是我的地盤,歡迎各位光臨,并且享受這美好的夜晚,給你們帶了的最后的自由空氣。

  趙中華一步踏前,眼睛凝聚成了刀子,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就是灣浩廣場負責建筑設計深化和現場施工方案的總工程師,許永生?”金絲眼鏡微微一笑,說喲嗬,沒想到快十年了,居然還有人記得這么一個我。不錯,有心人,你做足了功課。不過,可惜啊,可惜……

  趙中華不理會他的話語,徑直問:“八年前你借永浩建筑設計所的縱火案死遁,如今又出現在這里,想來背后一定有人主使。那么,是邪靈教,還是共濟會,站在你的后面?”許永生不笑了,他臉容嚴肅,眼睛里閃耀著碎玻璃一般的光芒,一字一句地說:“共濟會……哼,你們知道得太多了!”

  說完這話,他揚起了雙手,而地翻天后面的十一頭僵尸,緊閉的雙眼都齊齊睜了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