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章 背后中招

  聽到這話兒,我眉頭一揚,放下了酒杯,沉聲說道:“你說的話可當真?”

  林豪點頭,然后說道:“小蘇護士說那人剛到,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她設法幫我們拖一下,讓我們盡快趕過去,時間久了,她也沒有辦法了。”

  我豁然起身,對申重說了一聲抱歉,然后準備離開,申重拉住了我,問我需不需要跟戴副局長說一下,是否需要支援。我說支援不用了,但是可以幫忙告知一下。時間緊迫,我們也沒有再做耽擱,匆匆收拾下了樓,來到附近的街口,時值除夕夜的下午六點多,天差不多已經黑了,路上行人稀少,出租車也不怎么見,倒是巷子里的小孩兒跑來跑去,舞弄著燃火的煙花,快樂得很,充滿了過年的氣氛。

  我們等了好一會兒,方才有一個空車路過,匆匆趕到了祖堂山的精神病院,一下車,我們趕緊進去,結果在住院部被攔住了,說探視時間已經過了,未經申請批準,不得隨意進入醫院。

  林豪告訴攔住我們的保衛,說我們要找蘇紫顏護士,有急事,請他通融一下,那保衛懷疑地看了我們一眼,然后準備打電話到值勤辦公室詢問,我哪里有時間等他這般磨磨蹭蹭,手往懷里一摸,然后掏出了一份證件出來,遞到了保衛的眼前,沉聲說道:“警察!公務在身,要是耽擱了事情,你可負得了責任?”

  我們出門辦事,一般會帶兩套證件,一套是宗教局本身的證件,而另外一套則是掛靠公安部的警官證,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們本身是一個秘密戰線的部門,罕有人能夠知曉,而倘若有一套警官證,必要的時候還是很能派上用場的。

  作為醫院保衛,自然是有接受過相關的培訓,也曉得這證件并不是假的,瞧見我黑著臉的模樣,那保衛的氣勢便弱了幾分,嘀咕幾句,然后打開門讓我們進去。走進了醫院的住院部,我們飛快趕到了上次見到小蘇護士的辦公室,結果到達的時候,并沒有瞧見小蘇本人,而是一個滿臉青春痘的男醫生,正在埋頭看武俠小說呢。

  瞧見我們推門而入,那男醫生滿臉不痛快地喊道:“哎、哎,你們什么人,闖進來干嘛,出去,出去!”

  他態度惡劣,林豪倒也沒有給他什么好臉色看,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惡狠狠地說道:“小蘇護士呢,她現在在哪兒?”

  青春痘男醫生擺在桌子上的書名叫做《射雕英雄傳》,他翻到一半,正看得熱血沸騰,然而被林豪這地痞一般地推在了墻上,頓時就好像有一瓢冷水澆下,一陣哆嗦道:“剛才來了一個病人家屬,她過去照看了,好久沒回來……”

  “人在哪兒?”

  男醫生給我們指了一下,我點了點頭,然后吩咐林豪道:“你在這里守著出口,我和尾巴妞過去搜尋,如果看到畫像上面的人,你能拿就拿,不能拿就大聲示警,然后跟著,知道了么?”

  林豪是個半路出家的小子,修為并不算高,但是有三樣絕技,其一是跑得快,其二是狗鼻子,第三則是動手能力頗強,而且人也聰明,所以留在特勤一組倒也十分適合。他聽到我的話,鄭重點頭,而我則和小白狐兒朝著男醫生指點的方向跑過去,那兒是家屬探望區,因為醫院里面又很多病人都有暴力傾向,所以被分隔了開來,我瞧見那里面有昏暗的燈光,估計小蘇護士正在盯著那神秘中年人,于是與小白狐兒快步靠近之后,一左一右,悄悄摸了上去。

  我走到會面室來,發現那鐵門被人從里面給鎖住了,側耳在門上傾聽一番,卻只聽到電子鐘滴答滴答的走動聲,別無它物。

  嗯?

  人不在么,還是已經發覺到我們過來了?

  我記憶之中的程楊教授并不是修行者,而只不過是很普通的學者,不過這么多年過去了,鬧出這種詭異事件的他是否還是那么好拿捏,這事兒我也做不得準,不得不慎重行事,當下也是靜候了許久,才揮了揮手,小白狐兒走上來,從頭上拆下了一個發卡,在那門鎖上面輕輕撥動了兩下,只聽到“咔”的一聲響,接著門就開了。

  會面時的空間很大,不過里面空蕩蕩的,除了桌椅板凳,里面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這讓我們都顯得很奇怪,左右打量一番,這時小白狐兒伸手,給我指了旁邊的一個小房間,那里是重度狂躁癥患者的單獨會面場所,門是虛掩著的,里面的燈泡一亮一滅,著實有些詭異。

  我將手揚起,示意小白狐兒站在原地,然后緩步朝著那小房間走了過去,然而當我剛剛走近的時候,突然會面室大廳的燈光也變得一閃一閃的,這種情況并無什么危險,但是卻讓人的心陡然一下收縮,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我結了一個凈心神咒,發散炁場開去,卻并沒有感覺到周遭有任何邪靈之物,當下也是將被掩藏在畫筒里面的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然后一劍在前,走到那小房間門口。

  我以劍為手,撥開房門,將那門一直頂到了完全關閉的狀態,這才放心走了進去,卻瞧見這狹小的房間里面,有一個人給緊緊地綁在了椅子上,我瞧著背影卻是那小蘇護士,趕忙沖上去,瞧見她被綁在了椅子上面,袒胸露乳,嘴給堵得嚴嚴實實,一臉驚恐,我閉上了眼睛,背過身去,朝著門外喊道:“尾巴妞,你來!”

  小白狐兒聞言沖了進來,瞧見小蘇護士這般模樣,氣得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罵道:“真是個混蛋!”

  這話兒倒也不知道是在罵誰,不過小白狐兒倒是很快將小蘇護士嘴巴里面的布給掏了出來,然后焦急地問道:“人呢?”她一邊問一邊給小蘇護士松綁,而當那破布離開嘴里之后,小蘇護士干嘔了兩下,這才說道:“對不起,我沒有能夠拖住他……”

  我扭過頭來,瞧見小白狐兒倒是已經將綁在椅子上面的小蘇護士衣服給整理妥當,便直接問道:“人跑了?”

  小蘇護士張了張嘴,想要說話,然而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滾圓,驚聲喊道:“不,就在你后面……”

  她話音未落,我便聽到有一個古怪的聲音從門口那兒傳了過來:“你們是在找我么?”

  這聲音十分古怪,就好像玻璃在砂紙上面摩擦一般的刺耳,我扭頭一看,卻見一個穿著黑色風衣、帶著鴨舌帽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門口,而在他的懷中,則是被我留在門口守候的林豪,正憤怒地不斷掙扎著。

  不過無論他如何掙扎,都擺脫不了對方的掌控,被堵得嚴嚴實實的嘴巴里發出了幾聲不屈的悶哼來。我瞇著眼睛,在這忽明忽暗的燈光之下,瞧見那個中年男人就是畫像之上的神秘人,而林豪則被他拿著一把黯淡的匕首給比著脖子。

  我死死地盯著面前這個一臉冷酷的家伙,能夠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就將林豪給制住,這樣的手段已然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了,當下也是將長劍前指,故作平靜地說道:“有話好好說,先把人放開,好么?”

  中年男人一臉戲謔地說道:“我放開了人,你還有這么好說話么?小子,說,為什么要調查我?”

  瞧見此人臉上露出的這表情,我的身體一震,埋藏在心中許久的記憶陡然浮現到了腦海之中,猛一咬牙,沉聲喊道:“不對,你就是程楊,對不對?”

  被我一語道破了身份,這個家伙一點也沒有意外,而是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來,點頭說道:“不愧是能夠大破南方閔教,被譽為黑手陳的男人,我當初倒是有些小看你了,沒想著當年的小孩兒,現在居然能夠有這般的成就——當然,要是我早就知道如此,也就不會有今日的我了……”

  他說到后面,話語里突然有著許多無奈,我瞇著眼睛,緊緊盯著他比劃在林豪脖子上面的匕首,試圖將氣氛弄得輕松一點,于是誠懇地說道:“程老,你既然認識我,那么應該曉得我并不是你最主要的麻煩,咱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而且我們也可以共同面對法螺道場的人,你甚至可以給我提供信息,我將法螺道場的人給一網打盡,你也不必裝死,隱姓埋名這么辛苦。”

  我試圖勸服程楊教授,然而他卻是冷冷一笑,不屑地說道:“陳志程,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物,也不曉得你的對手將有多強,拿什么來給我談條件?”

  面對著他的強橫,我也來火了,將長劍一指,怒聲喊道:“你以為你不妥協,就能夠找到出路么?”

  程楊冷聲笑了,臉上顯得格外古怪,這時被程楊控制的林豪突然沖著我大聲吼道:“老大,小心后面……”

  林豪話音未落,我突然感覺到后背一麻,整個脊椎倏然就僵直了,眼前一黑,瞧見的最后一副畫面,是那個雀斑護士詭異微笑的臉孔。

3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五章 背后中招”

  1. 回復 2014/11/20

    文文

    寫得真好。有緊張的。,還有搞笑的。太好看了

  2. 回復 2014/11/20

    我第一

    媽的壞女人誰替我給辦3她

  3. 回復 2014/11/21

    風鈴中的刀聲

    不錯。請更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