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章 老孫說法

  我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很長一段時間一直都迷迷糊糊,真正清醒過來的時候,是一大盆冷水澆到了頭頂,渾身的雞皮疙瘩一瞬間就浮現了起來,我感覺自己雙手雙腳被緊緊捆著,懸空而立,接著睜開了眼睛,瞧見了一張可怖的臉孔。

  這張臉一片青獰,左腮靠脖子處有十來個黑色的圓形孔洞,上面竟然還有白色的蛆蟲在蠕動,鉆進鉆出,往上看,則看到了一雙怨毒無比的眼睛,發黃發枯,根本就不是人形。我奮力掙扎,扭動了一番,卻聽到那個怪人桀桀笑道:“你最好別亂動,你的背脊之上被打入了十三顆鬼釘,然后還給你喂了持效三天的化功散,掙扎是沒有用的,而倘若動到了鬼釘,那么你這一輩子估計就得在輪椅和床上度過了——如果你還能活下來的話!”

  他這般一說,我方才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的身體上,果然如他所說,全身一陣乏力,脊椎間隙處傳來隱隱的刺痛,而不管我如何觀想,氣海丹田之內毫無回應,這讓我曉得此人所說的并非虛言,頓時就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來,不過我第一想到的并非別人,而是我昏迷時,在我旁邊的小白狐兒,當即問起,那怪人冷冷哼了一聲,然后不屑地說道:“你也有關心的人啊,那挺好……”

  我聽到他的聲音,隱約之間有一些熟悉,而等那人轉過身去的時候,我看著他略顯佝僂的背影,陡然一愣,大聲喊道:“不對,你是老孫!”

  被我一語道出身份,那老孫一愣,轉過身子來,略帶玩味的語氣說道:“嗨呀,我都變成這副鬼樣子了,你都還認得我,可見我當初給你留下的印象有多么深刻,不過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同樣是下過了利蒼墓,同樣是接觸到了臨仙遣策的古簡,為何我和老程都遭到了詛咒,而你卻一點兒事都沒有呢?告訴我,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怎么樣才能夠擺脫這該死的詛咒?”

  聽到他充滿怨恨的話語,我不由得一愣,沒想到老孫變成這般宛如惡鬼的模樣,竟然是當年進入利蒼墓中之時被下的詛咒。

  不過老孫這般說,但是我卻從沒有感覺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不正常啊,難道說當初那玉簡生光,照射進入了我的眼睛里面,不但使得我擁有了臨仙遣策的神秘符文,而且還獲得了豁免詛咒的能力,然而沒有那一道光的照射,使得先后接觸到玉簡的老孫和程楊教授都受到了詛咒,老孫此刻是這般惡心的模樣,而程楊教授雖然看著年輕了三十多歲,但估計內里也不會有什么好事。

  面對著老孫的提問,我無言以對,臨仙遣策是我最重要的秘密之一,也是我借以致勝的法寶,除了我師父、小顏師妹和李道子等少數幾人,別人我都不會露底,當下也是閉口不言,打死不說。

  瞧見我悶葫蘆一個不說話,老孫往后退了兩步,我這才打量起自己身處的這個空間來,發現這是一個并不算大的房間,里面充滿了陳腐和潮濕的空氣,有換氣扇嗡嗡的響聲,可以推斷我們此刻應該是在某一處地下室內。昏黃的燈光下,房間里面東西不多,除了一張桌子和兩把破椅子之外,老孫旁邊還擱著一個燒得很旺的火爐,旁邊還擱著幾把鐵鉗子,上面烤著的紅薯,香氣四溢。

  我被鎖在靠墻的位置,身上濕淋淋的,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風一吹,渾身直打哆嗦。

  老孫坐好之后,用鉗子翻了翻紅薯,然后慢條斯理地講起了自己的遭遇來。

  他告訴我,當年與我們分別之后,程楊教授在神農架主持挖掘工作無果,然后就通過手段,將真玉簡給納入囊中,而假玉簡則上交,放置在博物館里面收藏。老孫是一個沒落門派的傳人,祖上曾經有過利蒼墓中那臨仙遣策的記載,而程楊教授則是他的摯友,那一次的考古活動,其實也正是沖著玉簡之中的臨仙遣策去的,結果兩人花了好幾年的時間,都沒有能夠從上面研究出半點兒有用的東西來。

  接著就是噩夢開始的時候了,安置假玉簡的博物館發生了一起盜竊案,使得兩人加深了警惕,于是便用了手段,將這玩意給封鎖了起來。

  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兩人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生了異狀,首先是新陳代謝特別快,每天都能夠發現自己在衰老,接著噩夢纏身,每一回都能夠夢到自己被無數的蟲子爬滿,將自己吞噬,而且他們發現有這么一群人出現在了自己的附近,開始在查找兩人,老孫又一次被人圍住,要不是他還有些手段,死里逃生,說不定就已經死掉了。

  受到驚嚇的兩人終于曉得自己平靜的生活不能夠再繼續,于是遠走十萬大山,老孫帶著程楊教授回歸了自己那個沒落的宗門,找到了自己的師父,尋求幫助,然而那個時候的兩人已經病變得比較嚴重了,接觸玉簡最久的老孫渾身真的開始生蟲了,是那種蚯蚓一般的長蟲,渾身白凈,唯獨頭部有一點兒黑色甲殼,而程楊教授則迅速地老去,老眼昏花,仿佛下一秒就要死亡。

  說到這里,老孫卻陡然得意了起來,凝視著我說道:“不過天無絕人之路,事情也正是巧了,要不是遭此一劫,我還真的不知道我那老鬼師父,和我那破爛的師門,竟然是五百年前最輝煌鼎盛的修行三大圣地之一,萬毒窟其中的一脈分支——修行三大圣地,苗疆萬毒窟,你知道么,神奇吧?”

  我眉頭不由得揚了起來,我熟讀茅山道藏,哪里能夠不知曉當年輝煌一時的三大圣地?

  現如今的修行之人,提及頂厲害的門派,自然只是說那茅山、龍虎和青城山,然而在幾百年前道法還未沒落的時代,談及修行,最頂級的那一批,則是天山神池宮、東海蓬萊島和苗疆萬毒窟。

  這天山神池宮據聞曾是道經中仙人與凡間交集最多的地方,聽說是連接人間和仙界的橋梁,還是西王母的王庭所在,而那東海蓬萊島,則是天下散仙的聚集地,而苗疆萬毒窟,據聞曾經是蚩尤魔王統帥部下的遺留之地,還有一說,則是那萬毒窟與神秘崩潰的耶郎王國有著很深的淵源——當然,傳說終究只是傳說,我雖然修道,但是這世間到底真的如典籍傳說中的那般模樣,其實還是懷疑的,而已經有幾百年都沒有出現過的所謂圣地是否還存在,這個也是模棱兩可的事情。

  不過能夠跟這樣的傳說牽扯上聯系的,也著實有些厲害。

  果然,老孫說到他和程楊教授前去向他師父求救,那個耋耄之年的老人在猶豫了幾天之后,最終還是向他們生出了援手,首先是使用了以毒攻毒的蠱術,將老孫制成了養蠱的容器,在他身上下了一種叫做“害蠱”的毒物,母蠱于身,子蠱不斷吞噬長蟲,日復一日,終于將那種毒害給抵消,而后便是傳了程楊教授一種尸蠱,通過吞食鮮肉,來延緩自己的衰老。

  不過老孫的師父還有一些壓箱底的手段沒有拿出來,這讓老孫十分惱怒,兩人在山中住了三年,知曉之后,便開始籌謀著,終于在一次機會中,將他師父給殘忍地殺害,然后找到了一本叫做《鎮壓月亮山六級法門》的孤本,從中學到了許多匪夷所思的手段,而程楊教授想要擺脫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的手段,也在里面找到了,不過方法實在是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在思考了許久,程楊教授最終還是選擇了執行,三年多前他重新回到了這個城市,然后實施了計劃,接著他發現那伙人依然不死心,在這附近埋下了眼線,于是就決定假死以遁,永絕后患。

  說到這里,老孫的臉上擠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來,然后平靜地說道:“你知道他到底需要做什么儀式么?”

  我搖了搖頭,表示不知曉,我修行的即便有道心種魔大法,但是接觸的更多是正統道法,巫門的旁門左道以及降頭之術少有所聞,瞧見我搖頭不語,他笑著說道:“其實這也只不過就是一種儀式,就是要將自己血脈傳承的生命,通過一種敬神的方式祭祀,然后一系列繁瑣的程序之后,將其烹煮,無須過火,三成熟便成了——要保持痛苦,以及活著的生魂,然后將其一口一口吃掉,通過生吞的方式,使其靈魂和身體的融合……”

  老孫不厭其煩地講述起程楊教授如何將他外孫子,也就是女兒的兒子給烹調活吃的過程給我講起,臉上流露出了一種古怪到了極點的光芒來,我感覺自己胃部一陣有一陣的痙攣,只想嘔吐,而他瞧見我臉色發白,終于停了下來,然后對我說道:“小子,知道我為什么會跟你講這么多么?”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六章 老孫說法”

  1. 回復 2015/05/17

    耶郎王陸左

    哈哈哈,凡人們,快來參拜我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