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章 絕境溫暖

  “我艸你媽!”

  聽到老孫這么不要臉的話兒一說出來,對小白狐兒的關心、對林豪遭遇的痛苦,以及對面前這兩個完全沒有人性的狗東西那種恨之入骨的憤怒,一齊爆發了出來,我顧不得插在我背脊之上的那十三根鬼針,瘋狂地擺動著身體,試圖擺脫那繩索的束縛。黑寡婦配置的化功散雖然能夠將我丹田氣海之中的勁氣給驅散,但是我修行魔功,淬煉身體,卻也有一股蠻力,如此瘋狂而動,那捆在我手腕腳踝之上的繩索立刻被繃得筆直。

  我這是不要命了,整個人陷入了瘋魔狀態,這情形顯然不是老孫和黑寡婦所預料到的,他們不會想到看著挺理智的一個人,竟然會不顧自己的性命自殘,頓時就慌住了,老孫朝著黑寡婦大聲喊道:“快點控制住這瘋子,要是讓他死了,我們所有的功夫都白費了!”

  黑寡婦沒有再將心思花到了折磨林豪的身上,而是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試圖控制我,結果我猛然揮手,不讓她靠近,而盡管我這行為看著沒有一點兒傷害,但黑寡婦最終還是不敢莽撞上前來。在猶豫了幾秒鐘之后,她的手朝著懷里一摸,揚起來的時候,卻是一根飛針刺入了我的胸口,接著我感覺到渾身一麻,卻是先前偷襲我的那種伎倆。

  不知道是不是有過一次的經歷,我竟然沒有立刻昏迷過去,只是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接著老孫的聲音從很遙遠的地方緩緩傳來:“你不是說他服了你的化功散,三日之內軟綿無力的么,剛才是干什么,怎么便變成這樣呢?”

  那黑寡婦則辯解道:“我哪里知道,許是他身體素質太強悍的緣故吧,想想都有些后怕,要不是我有著連大象都能迷倒的麻象散,昨天還真的拿不下他呢……”

  “現在怎么辦?這小子一心求死,嚇唬不住他了啊?”

  “不管,程老不是去聯絡法螺道場的老魔了么,具體怎么辦,他回來不是就有結果了?反正我只是那一句話,趕緊搞完,到時候尾款給我,咱們皆大歡喜……”

  “放心,東西少不了你的,那本破書我現在拿著也沒有用,趕緊將這事兒了結,我也能過上幾天人過的日子……”

  ……

  世間混沌,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覺得渾身發冷,直哆嗦,然后疼痛一陣一陣地襲來,就像浪潮,這疼痛攀到到了一定極限的時候,我終于蘇醒了過來,腦子渾渾噩噩地持續了幾秒鐘,倏然清醒了過來,不動聲色地挪動了一下身子,發現自己并沒有站著,而是給趴著綁在了床上,我小心地睜開眼睛來,發現四周一片漆黑,而自己則還是身處于先前的那個房間里,并沒有移動。

  我屏住氣息,聽到旁邊傳來了低沉的呻吟,仔細一聽,卻是林豪的聲音,在仔細地觀察了一番之后,才發現這房間里面只有我和林豪兩人,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聽到林豪這痛苦難耐、忽高忽低的痛苦呻吟聲,我心如刀割,此事最終還是怪我太過于沖動和自信了,也是因為這兩年我走得太順,所以警戒之心少了許多,原本想著提防一下門外之人就行了,卻不料最終讓我栽跟頭的,卻是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的小護士,我萬萬沒有想到,一個看著完全無害的小姑娘,竟然會有一把將我給制住的手段。

  所以說,行走江湖須謹慎,老人小孩和婦孺,看著越無害的家伙,越有可能是致命的尖刀。

  我悔恨不已,不過卻也沒有辦法挽回,張了張嘴,艱難地低聲喊道:“小豪,你怎么了?”

  聽到我的聲音,林豪的呻吟聲立刻忍住了,欣喜地說道:“老大,你醒過來了么?我還好,不要緊的,你沒事吧,我看到你背上有好多根釘子,鬼氣森森的,你小心點,別動到——我聽蘇紫顏那騷貨說過,倘若是稍微移動了一下位置,估計你下半生都得躺在床上了……”

  為了怕我亂動,打亂了他們的計劃,老孫和黑寡婦將我給捆得嚴嚴實實,根本就沒辦法動彈,我試了一下,不由得苦笑道:“林豪,你覺得我們還有機會談下半生么?”

  “怎么沒有?”強忍著疼痛的林豪努力地說道:“尾巴妞當時負傷逃走了,有她在,還有布魚,就能夠聯絡在京都的一組兄弟們,等我們大部隊增援過來的時候,將整個金陵城給翻了,還怕找不到我們?到了那個時候,這幾個家伙落在我們的手上,特別是蘇紫顏那臭娘們,老子非得好好弄一弄她不可……哎喲!”

  林豪整張臉都給黑寡婦割成了破布,縫上了又割開,原本還算俊朗的林豪此刻肯定已經被毀得不行了,連說話喘氣和笑一下,都會扯動傷口,痛苦不已,所以提到黑寡婦,頓時就是滿腹怨氣,恨不得將惡毒的女人給生吞活剝了,不過當我聽到他說起小白狐兒竟然逃走的時候,就好像陷入絕望深淵之時看見了一束光亮,頓時就振奮起來,出聲問道:“真的?尾巴妞已經逃出去了,她沒有被那女人毒倒?”

  林豪努力地壓制臉上的疼痛,咬著牙說道:“沒有,她也被那女人下了毒,不過尾巴妞十分聰明,見勢不妙,立刻沖向了大門,程楊那老家伙去擋她,結果被尾巴妞震了一下,歪倒在了一邊——后來的事情我也不曉得了,不過她應該是沒有被抓到!”

  我點了點頭,黑寡婦手中的那麻象散雖說能夠將我給一下迷暈,但是小白狐兒畢竟是洪荒遺種,體質跟我自然有所不同,雖說沒有反抗之力,但是憑借著最后一口氣力逃遁而出,也是有可能的,而不管后續如何,小白狐兒沒有危險,我便真正松了一口氣。

  林豪感受到我的心情變得好了一些,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期期艾艾地說道:“老大,有一件事情我得給你交代一下——他們前天對我用刑,我最后沒有扛住,就將我的來歷和特勤一組的好多事情都給招了,對不起,我……”

  林豪顯得很難過,然而我卻出聲阻止了他:“小豪,別說了,這事兒說起來是我對不住你,是我考慮得不夠周全,沒有重視敵人,方才落入了對方的圈套里面,而且還連累你受苦了。這一回要是我倆都栽在這里了,老哥欠你一輩子!”

  聽到我滿懷歉意的話語,林豪卻顯得有些激動了:“老大,你別這么說,當初要不是你不計前嫌,將我給招進特勤一組,我陳子豪哪里會有今天?這些年我回家,老爹老娘不知道有多開心,也能夠在街坊鄰里那兒揚眉吐氣,不再低人一等了——別的不說,就為了這事兒,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何必再談別的?”

  林豪這話說得我心中一陣難過,滴水之情,涌泉相報,這便是我旁邊這個小兄弟的執著,而當初的我其實并非是為了別的,不過就是想物以致用而已。

  我實在沒有想到,當初的隨性之舉,竟然能夠改變這個年輕人的一生。

  我也沒想到,林豪會如此銘記于心,這讓我的心情變得頗有些復雜起來,不知道為什么,在這樣的絕境之中,在這樣的狀況之下,竟然能夠感覺到一種溫暖,從內而外地散發出來。

  林豪臉上的傷很嚴重,說話牽扯了臉部肌肉,我跟他聊了兩句,便明顯得能夠感覺出來,便讓他停歇下來,不要多聊,存些力氣,好應付那些家伙,林豪很聽話,沒有再多說,只是最后又講了一句:“老大,我是個很沒出息的家伙,不怕死,但怕疼;如果他們拿我的性命威脅你,請你一定不要就范,到時候我自己找個機會痛快了就成……”

  說完這句話,他似乎閉上了眼睛,呼吸也從急促變得均勻,我長嘆一聲,看著頭頂上面的天花板,不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方,但是也曉得一點,一入江湖歲月催,河風吹老少年郎,生死之事,從來隨意,奮斗由我,成就由天,看得開一點,未必不是好事。

  不說話,兩人都陷入了沉默,林豪不一會兒就陷入了睡眠狀態,鼾聲漸漸升起來,他顯然在這段時間里受到了太多的痛苦,心里面也承擔了許多壓力,此刻與我交流之后,倒是安下了心來。

  我在靜室中沉默不語,腦海里一直在思索著脫身的辦法,過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卻聽到鐵門吱呀一聲悶響,有人進來了,我這個角度看不到門,不過吸了吸鼻子,卻笑得是那個化成小蘇護士的毒醫黑寡婦走了進來,她徑直來到了我的跟前,盯著我一會,突然“噗嗤”一笑,竟然說道:“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趁老孫不在,我跟你談一筆生意,你覺得如何?”

  聽到她的話語,我猛然睜開了眼睛,遲疑地說道:“生意,什么生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