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一章 嗟來之食

  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了車上,很小的一個空間里面,我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面,鼻子里充滿了魚蝦河鮮的腥氣,而跟前不遠處,則是端坐在前,閉目假寐的黑寡婦。車子還在行駛之中,車身不停地抖動,有一絲亮光從間隙透進來,讓我能夠想象得到,我們應該是在一個貨車靠駕駛室的車廂夾層里面。

  我意識醒過來了,但是身體卻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回復了感覺,發現背脊之上的鬼針仍在,不過似乎已經完全潛入到了我的皮下,沒有先前那種刺猬的感覺,即便我隨意擺動身子,也不會被碰到。

  我想這也許有可能是改進版的閻羅十三鬼針術吧,畢竟程楊和老孫這兩個狗日的想要拿我的性命去跟法螺道場的老魔談判,那就必須保證交接的時候,我還活著,所以才會變得如此謹慎。我醒過來之后,腦海中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林豪到底有沒有被我面前的這個女人給處理掉,一時間有些心急如焚。

  林豪是我的手下,也是我的小兄弟,他倘若真的死了,說句實話,我若是有半點兒機會,也一定會親手將這三個人給弄死,以祭奠林豪的在天之靈。

  即便是親手將他們抓捕,送入白城子更符合行政手續,也更加合法,然而我卻并不管這些零碎的事情,唯有殺,方才能夠消解我心中的恨。

  黃泉路上,一人太過寂寞,若是四個人,或許還能夠趕得及,湊上一桌麻將。

  黑暗中,我瞪著眼,感受到那車子在道路上飛馳著,這會兒估計正在走一條并不算很好的道路,過一會兒就轉一個大彎,一路顛簸不平,再加上他們用來打掩護的那魚蝦水產實在是太過于腥臭,著實有些難受。似乎感受到了我目光的注視,一直閉著眼睛的黑寡婦突然醒了過來,看到我黑暗中的眼睛,不由得一愣,下意識地伸手搭在了我脖子上面的血管處,接著詫異地說道:“怎么可能,這么大的劑量,居然也只能迷昏你小半天了?”

  盡管我看到面前的這個女人就感到惡心,但還是忍耐住了心中的厭惡,開口說道:“有什么不可能的?”

  黑寡婦的手從我的脖子往下滑,劃過我的肱二頭肌、胸肌和腹肌,終于在我腰間止住了,沒有再次往下,大概感受了一番之后,這才說道:“你先前說自己修煉‘道心種魔大法’,我還有些不相信,不過這回倒是覺得沒有在騙我,要不然也不會有這般強悍的身體,估計也是魔氣洗刷而致,快速的適應和復原能力,讓你能夠抵御大部分的藥物——估計多打幾次,那麻象散也撂不倒你了……”

  “林豪怎么樣了?”黑寡婦嘮嘮叨叨地說著,而我卻毫不客氣地直接問道。

  那女人皺了一下眉頭,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滿不在乎地說道:“那個小子啊,一個無用之人,留在世間也不過是浪費空氣,我處理了,你放心,他死得很安詳,打個哈欠就斃命了;接著我用化尸粉將他處理了,然后沖到了下水道里,相信沒有人能夠發現了吧?”

  聽到她漫不經心地說起了如何處理林豪的經過,我的心在滴血,牙齒緊緊咬著,被捆著的雙手,指甲深深嵌入到了掌心的肉里去。

  我心疼,無法釋懷,才想要用肉體上面的痛苦來掩蓋住這種痛苦,然而卻越發地感覺到那種疼痛的獨特。

  我想殺人,想將面前這女人給剁成碎片。

  然而現實卻是那么的殘酷,恰恰相反,我不但不能對這女人有任何動作,而且全身受制于人,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的性命才是最不值錢的玩意。

  想清楚了這一點,我便明白憤怒只不過是最懦弱的情緒,當下也是咬緊了牙關,不再說話,而就在這時,我瞧見了黑寡婦臉上流露出來一抹戲謔的微笑,心中一動,突然生出許多希望來,壓低了聲音說道:“不對,你沒有殺了他,對么?”

  黑寡婦波瀾不驚地說道:“我們的協議依然有效,交出臨仙遣策,你有什么需求,我都可以滿足你……”

  我搖了搖頭,正要再問,那車子突然停了下來,黑寡婦的臉上立刻露出了謹慎的表情,手往身下一抓,立刻掏出一團腥臭的布團堵在了我的嘴巴里,然后中指放在唇間,輕輕噓了一聲,耳朵則貼在了車壁之上,側耳傾聽著什么。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想沉下心思來仔細傾聽,結果那聲音全部都被卡車發動機的震動給蓋過了。我看到黑暗中,那黑寡婦的臉上掛著嚴肅的表情,心想著莫非是遇到了盤查,不過我落入敵手,卻也不敢輕舉妄動。正糾結間,大約持續了十幾分鐘,那車子再次發動,朝前行駛而去,黑寡婦終于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拿開堵在我嘴里的那布團,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說道:“沒想到你們的人還挺重視你的,這么偏的路,都有人設卡……”

  她這么一說,我的心中立刻充滿了懊悔,曉得剛才應該是我們的人在設崗盤查,說不定還有我們特勤一組的人,與我擦肩而過了呢;不過話說回來了,有人這樣貼身看護著,我就算是想鬧些幺蛾子,恐怕也會被扼殺在了萌芽狀態。

  接下來的時間,我再次跟黑寡婦套話,試圖從她的嘴里盤問出林豪的消息來,結果這女人滿嘴胡言亂語,一會兒說林豪被她分尸降解了,一會兒又說人還活著,我交出臨仙遣策,他們就能夠放過林豪,我聽到耳邊,心卻沉了下去,抿著嘴,不再多言。

  我不說話了,黑寡婦便閉目而眠了起來,路途畢竟漫漫,誰也不是鐵打的。

  黑寡婦假寐,而我則開始試圖溝通起了王木匠來。除了林豪,我還擔心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方并沒有將八卦異獸旗給帶在身邊,倘若如此,只怕王木匠就有危險了,不過好在對方似乎還是挺介意從我手上奪去的法寶,也一直隨身攜帶著,所以王木匠沉浸在我的丹田之中,倒也無礙,不過就是怕被這女人發現,感知到任何一點炁場異動,故而小心翼翼,不敢冒頭。

  旅途滿滿,時間頗長,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停住了,接著夾層被打開,老孫喚黑寡婦下去吃飯,兩人拉著小手兒離開,夾層再次被封鎖住,在感知到敵人已經走遠,我連忙呼喚著王木匠出來。

  磨磨蹭蹭了好一會兒,王木匠才浮現而出,對我說道:“著什么急,他們還沒有走遠呢。”

  我顧不得與它扯淡,趕忙問起林豪的生死之事,王木匠卻告訴我,它也不曉得,當時太危險了,它根本就不敢冒頭。這回答可把我氣壞了,但是就有點惱怒,說你還自號“天下陣靈第一人”呢,就這么膽小?王木匠卻笑了,說老頭子的主場在石林,你若是把我送回去,力量回復,這三個小雜魚你看我拿不拿捏得住他們?

  王木匠說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也無語了,問有什么好消息沒有,要不然我可真的就絕望了。

  那猥瑣老頭笑了笑,估量著那三人吃飯可得有一段時間,而他正好可以幫我把深嵌入背脊之上的鬼針給消解了,再留一點兒,充個樣子。我這才一陣驚喜,問你懂解法了?王木匠頗為得意地點了點頭,瞧我不太相信之后,這才又補充道:“那天臨走的時候,那女人按照施針的順序給你挨個兒檢查過了,我有七成的把握能夠解開,不過風險也蠻大的,你看……”

  我心中激動,別說七成,便是只有一成,我也要搏命,當下便吩咐王木匠趕緊行事,免得那些家伙吃飯回來了,發現我們。

  王木匠走到了我的背后,一雙虛無的手在脊梁之上揉擠按捏,不時還拍打我背上的肌肉,我閉上眼睛,仔細觀想感受著,過了幾分鐘,但覺第一根鬼針脫離了我的身體,一口濁氣吐出,頓時覺得熱流從那穴道游過,人也精神了許多。有了第一根,接著就是第二、三、四根,王木匠到底是手藝人出身,無論是做木匠,還是拔鬼針,那都是一氣呵成,毫無停滯,唯獨到了最后兩根的時候,他似乎才猶豫了下來。

  不過很快,他用近乎粗魯的方式將鬼針全部拔出,那針尖離體的一瞬間,我頓時感覺到渾身一陣舒暢,就好像綁在身上的一副千鈞枷鎖解開了一般,恨不得直接跳起來。

  瞧見我渾身舒暢的模樣,王木匠在我的耳邊低語道:“淡定,淡定,你此刻氣血受阻,修為未恢復,還被捆得死死,千萬不要試圖暴露自己的實力,要不然被對方發現了,一樣是個‘死’字。”

  王木匠這般一說,我方才收斂起來,這時那車廂又傳來了聲音,王木匠一扭身,朝著剛才黑寡婦坐著的箱子鉆了進去。

  它剛剛消失沒多久,那門被打開了,老孫一臉不爽地走了進來,扔我臉上兩饅頭,奚落道:“喏,吃!”

3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十一章 嗟來之食”

  1. 回復 2014/11/22

    祭沫

    沒人搶沙發? 。。。

  2. 回復 2014/11/22

    我第一

    媽的又是一個壞女人

  3. 回復 2014/11/23

    我第一

    ;到南京我請吃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