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二章 交換血誓

  且不談老孫的這態度,以及我對他的仇恨程度,即便是他講得頗為客氣,瞧見他臉上鉆來鉆去的白色蠱蟲,即便是好幾天水米不沾了,我也依舊有些接受不了——天知道黑寡婦那女人是怎么克服這心里障礙,方才會跟這樣恐怖的家伙在一群滾來滾去的呢?

  當饅頭滾落在地的時候,我看都沒有看一眼,裝出虛弱無力的樣子,腦袋耷拉,仿佛馬上就要死去一般,不做理睬。

  見我即便是要暈死,也不愿意吃著嗟來之食,老孫冷哼了一聲,將那夾層給鎖好,然后坐在我跟前笑道:“要不是為了交到法螺道場手上的時候,得保證你不會死去,你以為我會好心給你帶吃的?”

  我一陣無語,知道老孫這是跟黑寡婦相互值班,輪流在夾層看守我。

  對于像老孫或者黑寡婦這樣的變態,過多的言語和求饒,都不過是自取其辱,我接下來將要面對的,還將有可能是被利蒼附身的老魔,以及他手下那一幫法螺道場的人;當然,這三個家伙我也是不可能放過的。而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一個契機,一個前提,那就是我必須自由,方才能夠站直腰桿說話,當下我也是將心神沉浸著,苦忍爪牙,潛伏在陰影中。

  然而我不理老孫,那老小子卻還來勁兒了,瞪著我說道:“怎么,你覺得我很恐怖,對吧?是不是覺得我身上的這些小蟲子很恐怖?”

  被這般問起,我倒也不能裝睡了,睜開眼睛來,問道:“何出此言?”

  老孫竟然伸出了右手,從自己臉上的孔洞里面拔出了一條細長的蠱蟲來,這蠱蟲長得宛若蚯蚓,不過通體呈瑩白透明色,腦袋一點黑,一張嘴,仿佛有著巨大的咬合力,看著這種惡心的蟲子,老孫卻咧嘴,露出一口黃牙笑道:“怎么樣,看著很美,對吧?說實話,要不是怕利蒼那老魔頭有意見,我真的很想在你身體里面養上這么兩條,生息繁衍,讓你也感受到那種極致的感受?”

  我看著那蟲子在我眼睛前的幾公分處不斷扭曲,平靜地說道:“我既然已經是階下之囚,你想怎樣就怎樣吧;不過你可要記住,我是茅山首徒,是陶晉鴻的徒弟,所以我也有自己的尊嚴,太多折辱的話,或者期待我求饒的話語,就不要再講出來了。”

  被我這么一說,老孫勃然變色道:“小子,你有種,你是不是覺得有陶晉鴻這樣的靠山在,自己的安全感就爆棚了啊?”

  我冷冷一笑道:“茅山即便是天下間頂級的道門,我師父即便是天下間有數的高手,但是也抵不過別人暗處的覷覦。作為階下之囚,這一點我自然是有著覺悟的。不過我提醒你們一點,我的命格,可是落在了茅山觀星臺之上的,我若死了,先不談宗教局的報復性行動,茅山刑堂長老劉學道,以及我師父都會獲得你們的信息。利蒼老魔恐怖,但是卻終究恐怖不過茅山陶晉鴻!到時候,我希望三位能夠逃脫得過他的追殺……”

  我說得豁達,生死于我不過浮云一般,然而老孫卻被我說得表情一陣陰郁了,似乎想要起身去前面與程楊等人商量,又不肯落了威風,一時間坐立不安,那種小人得志的氣勢頓時就低落了許多。

  這模棱兩可的說法讓老孫忐忑,而我卻心滿意足地閉目而眠起來,小心地在心慌意亂的老孫旁邊回氣,讓自己的身體逐漸恢復過來。

  時間漫漫,終于熬到了下一個時段,老孫匆匆離去,交接過后,卻是黑寡婦回到了夾層來,不但給我帶了肉包子,而且還端了一大碗雞湯來,盡管沒有敢將我給解開,但也是小心翼翼地伺候著。我腹中饑餓,自然也不會逞強拒絕,來者不拒,待我吃飽喝足了之后,那黑寡婦方才小心翼翼地試探道:“你跟老孫說的事情,可做得真?”

  我舔了舔嘴唇上面的殘漬,嘿然笑道:“你說呢?”

  黑寡婦凝視著我好一會兒,這才對我說道:“不管是真是假,我告訴你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那手下林豪,老娘并沒有殺死他,不過此行倘若不順利的話,我回不去,他便會活活餓死……”

  黑寡婦開出了條件,而我則應諾道:“茅山臨死之前的詛咒術,只能定位一人,倘若你能夠向我起血誓,一定會保障林豪的話,我也可以向你保證,那一個人,絕對不是你!”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茅山在修行界中的名頭實在是太大了,無論是行走江湖的茅山道術,還是頂尖的茅山真修,都是鼎鼎有名、如雷貫耳,黑寡婦在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后,自覺我這要求也并不算過分,于是當下也是跟我交換了血誓,雙方完畢之后,她也沒有在繼續凌辱于我,而是小心翼翼地伺候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身處暗室,不知歲月匆匆,如此走走停停數次之久,搬出了師父的我也獲得了相對的尊重,倒也沒有那么痛苦,畢竟行走江湖,對于某些秘而不宣的事情,多少也有些忌憚,無論是黑寡婦,還是老孫,都沒有再那般咄咄逼人了,而在這期間我則小心翼翼地回復氣血與精神,還和王木匠交流了兩次,靜待時機。

  最后一次停駐,在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耽擱,我被布條蒙住了雙眼,帶下了卡車,接著被安排到了一個滿是稻谷氣息的谷倉里面來,黑寡婦用了很長的時間給我進行捆綁,務必將我給捆在一根木頭立柱之上,結結實實,毫無掙扎。完畢之后,她的手掌撫到了我的背脊之上,似乎準備再檢查一下那十三根鬼針的情況,這時我的渾身都緊緊地崩了起來。

  這可由不得我不害怕,要曉得黑寡婦等人最為依仗的閻羅十三鬼針術,其實早已被王木匠給解除了,而此刻留在我背脊上的,不過都是它弄的樣子貨而已,乍一看還不曾感覺,倘若讓黑寡婦這始作俑者用手仔細一摸,那便什么都露陷了,不但我陷入絕境,王木匠也逃脫不得。

  我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識地想要反抗,可是全身被束縛,哪里能夠解脫,不過就在此時,屋子外面傳來了老孫的喊聲:“小蘇妹子,你出來一下!”

  黑寡婦的手停留在了我的肩胛骨上面,沒有再往下滑動,接著便離開了,她走到了門口去,我側耳傾聽,卻聽到那老孫對黑寡婦低聲說道:“老程現在去跟法螺道場的人約定交換的具體事宜,需要有人暗中跟著,有個照應,免得被對方黑吃黑了;我是個大老粗,手腳不精細,所以老程的意思是讓你跟著他一起去,我在這里守著這小子,你們快去快回,好吧?”

  黑寡婦并不情愿,哼聲說道:“姓孫的,別以為老娘不知道你們兩個家伙在想什么,還不是怕我私底下將這小子給放走了?”

  老孫嘿嘿壞笑道:“可不,我一路上都在觀察你呢,那小子長得跟唐國強那奶油小生一樣,要我是女人,都得心動了。你這小浪蹄子指不定想爬上人家的大腿呢,我可得防著你一點……”

  老孫說得不堪入耳,那黑寡婦啐了他一口,然后憤憤不平地說道:“老娘真的不想再管你們的閑事了,好處沒撈著多少,反惹一身騷!告訴你,這次回來之后,立刻將書給我,然后我們一拍兩散,各不相欠,如何?”老孫滿口答應,而黑寡婦則離開了房子,我被綁在立柱之上,雙眼被蒙住,動彈不得,唯有將氣血不斷鼓蕩,讓狀態開始逐漸地回復過來。

  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老孫方才回返了來,坐在我的對面,也不與我言語,兩人漠然以對,我一路疲憊,不知不覺,竟然有了一點兒小瞌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陣冷風吹來,渾身一陣哆嗦,這才感覺到黑暗之中,一直沉默不語的老孫似乎在翻東西,接著他“啊”的一聲輕叫,我卻聽到哐啷一聲響,竟然是我的魔劍掉落到了地上來。魔劍認主,想必是老孫想要妄動,使得他自己受到了傷害,我冷冷一笑,誰曾想蒙在眼睛的那布條被猛然拉開,一臉猙獰的老孫惡狠狠地瞪著我道:“你笑個幾把?”

  我臉上掛著一抹古怪的笑容,咬著牙說道:“有的東西,不是說在你手上,就歸你了,至少地上那一把劍,這輩子都不可能屬于你……”

  老孫怪眼一翻,指著我的鼻子罵道:“小子,你別以為搬出你師父,說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來,我他媽的就怕了你!我們既然能夠避開那活了上千年的老鬼追蹤,自然也不會怵你那勞什子茅山,惹火了老子,現在就弄死你!”

  我咧嘴一笑,平靜地說道:“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老孫的眼神在一瞬間就變得陰郁了起來,而突然之間,他揚眉說道:“不對,不對,你小子有問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