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三章 債不過夜

  老孫這陡然而出的一句話讓我頓時就有些心涼,曉得自己剛才也是有些太過得意了,一下子就便有些露出了馬腳,當即臉色一頓,不再多言,卻聽到那老孫桀桀怪笑道:“我知道了,你害怕了,對不對?你怕自己落入利蒼那千年老鬼的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對不對?我想清楚了,哈哈,或許你先前說的那什么觀星臺,和臨死詛咒真有其事,但是這些對于利蒼那老鬼來說,那都不是事!所以,我便不用太過擔心了,哈哈!”

  想清楚了此節,老孫先前對我表面上維持的尊重不再,故態復萌,一把抓住我胸口的衣領,抬手就是“啪、啪”兩下,扇了我兩巴掌,弄得我眼冒金星、雙頰紅腫之后,這才又憤然罵道:“你小子鬼精鬼精的,先前倘若不是老程研究你許久,說不定還弄不了你。不過現在你既然落在了我的手上,那我就不客氣了。”

  這話兒說完,老孫便沖上前來,對我噼里啪啦暴打一頓,反正此番與利蒼的交易,只要留我一條性命便可,他也沒有太多的顧忌。

  如此一頓拳打腳踢,雖然并未用上勁氣,但是我卻也不敢運氣來抵御,只要憑著魔氣洗滌的強悍體質硬生生地來扛住,沒兩下,一大口血就噴了出來。

  我不能讓老孫瞧出破綻,卻也可以將自己弄得奄奄一息多些,當下也是阻斷身體的血液流轉,臉色倏然變得無比蒼白,卻仍舊嘴硬著瘋狂大聲喊道:“痛快,再來!這里,朝著心窩子這里擂兩拳,直搗黃龍懂不懂,你個軟蛋?”

  我叫得凄厲,那老孫這才喘了一口氣,嘿然笑著收手了:“你想死,自然會有人來招待你,剛才這一頓打,是讓你記住騙了我老孫,那是什么下場。小子,碰上我算是你倒霉,哈哈……”

  得意地笑過之后,老孫朝著我的臉上吐了一口濃痰,接著回身走了幾步,將地上的飲血寒光劍用布給包裹著,放回了他隨身的長箱子里,又翻了翻,將裝著八卦異獸旗的乾坤袋給拿了出來。這袋子上面描繪著華麗的符文,不過卻只是有著收斂神光的作用而已,我瞧見他漫不經心地翻動著那些旗子,生怕藏身其中的王木匠被他給發現了,立即嘲諷道:“你別看了,這些東西,給你你都用不了——便如臨仙遣策一樣!”

  “臨仙遣策”是一個敏感詞匯,乍然聽到這話兒,老孫果然沒有心思研究這幾面破旗子,而是抬起頭來,對著我寒聲說道:“小子,你終于說了真話。那玩意,真的在你手上,對不對?”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們不是已經聯絡利蒼老魔了么,既然已經將我給送回了那老鬼手上,那么物歸原主,自然也是水到渠成之事,而這所有的一切,都與你無關了……”

  聽到我這般撩撥,老孫瞇著眼睛看了我好一會兒,臉色陰晴不定,他是個心狠手辣的家伙,但絕對不是一個善于思考的人,被我這么真真假假的一說,頓時就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打我,怕弄死了沒辦法交代;而若是不理,那臨仙遣策可是他這些年來一直的追求,為了那玩意他吃盡了人間苦頭,倘若與之錯身而過,只怕這輩子他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如此一想,他頓時就不知所措、患得患失了,不過就在這時,卻聽到那門外傳來了黑寡婦的聲音:“老孫,人快過來了,程教授讓我先趕回來,我們準備一下,免得一會兒動手吃虧了。”

  聽到黑寡婦的聲音,老孫頓時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跑了出去,而這時我也一陣激動,眼看著利蒼老魔就要來了,我此時不動,豈不是再也沒有逃脫之期了?在老孫推門而出的那一瞬間,黑寡婦探進頭來看了我一眼,問他好老實吧?老孫倒也沒有再談及什么臨仙遣策的事情,而是滿肚子憤恨地罵道:“這小雜種,死到臨頭才知道怕,胡言亂語說了一通,蠱惑人心……”

  接著他將剛才與我的對話跟黑寡婦說起,那女人聽到了,沒有多說什么,而是提醒老孫將我的眼睛給蒙上,一會兒倘若利蒼老魔來了,恐怕就顧不上這家伙了。

  老孫依言而為,返身過來,我的雙眼被蒙住,當即便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接著老孫匆匆走了出去,我聞著滿谷倉的糧食香氣,心中低聲喚起了“王木匠”的名字,一開始毫無回應,過了差不對三五分鐘之后,我才感覺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響動,接著一股陰寒的氣息從我的肌膚上面滑了過去,原來將我全身給捆得緊緊的繩子也松開了一些來。

  這樣的變化無疑是讓人欣喜的,要曉得黑寡婦給我捆上繩子的時候,花費的時候足以讓人發瘋,在修行界中來說,捆人是一種手藝活,有的結繩之法,非常人所能夠理解。

  谷倉之內,王木匠在爭分奪秒地給我解開繩索,而谷倉之外,黑寡婦和老孫兩人則忙活開了來,那法螺道場素來都以陣法聞名,他們的道場我曾經領教過,通過方位的變化和炁場的影響,使得人完全就在真實與虛幻之中迷失,最終被描符折紙這種玩意給擊殺。面對著這樣一幫子人,再用法陣來作限制,無疑是有些關公門前耍大刀的感覺,不過他們似乎在另辟蹊徑,通過蟲蠱巫咒的方法,來做準備,倒也充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我心急如焚,唯恐外面兩人陡然響起我來,但凡進來看我一眼,我和王木匠都得跪在這里。

  這種煎熬著實讓人難過,但在與時間的賽跑當中,最終勝出的卻是王木匠。

  在雙手被松開的那一霎那,我立刻將蒙在眼睛上面的黑布條給取了下來,黑暗中,重獲自由的我感覺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興奮得顫抖,沒有經歷過疼痛與屈辱的人,是不懂得自由的可貴,說句丟臉的話,在那一刻,我只感覺自己的臉龐癢癢的,卻是已經淚流滿面了。緊緊握著雙拳,我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在胸中蓬勃流過,倘若不是我刻意地控制自己,我甚至直接就發出了一聲長嘯來。

  自由,這便是自由!

  即便是面對著不可戰勝的對手,我依然有選擇死的權利,這便是自由的味道。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失神之后,我抑制住了自己激蕩不休的心情,也讓自己保持在了剛才的那一種狀態中,不然外面的兩個人感知得到我的變化。盡管此刻的我束縛全解,然而經受了這么多天的折磨,我的身體里面充滿了暗傷,這些疼痛和傷患此刻或許并無大礙,但倘若真的生死搏擊之時,卻能夠成為致命的一點;除此之外,我體內殘留的化功散依舊還存在,它并沒有隨著王木匠的消解而完全清除,有的殘留,必須通過某種方式將其排除。

  那種方式就是——呃,谷倉里面怎么沒有手紙,真有點不習慣啊……

  在迅速解決了體內殘留的化功散之后,我再次運行了一下周天,感覺通暢無阻,那氣行丹田之時,不再是空空蕩蕩,也沒有任何阻礙,不過此刻的我卻還不敢大肆周章地行氣,畢竟門外還有老孫和黑寡婦這兩個厲害的家伙,倘若被他們給感知到了,那身在暗處、出其不意的我便喪失了許多的優勢。

  重獲自由的我只想著兩件事情,第一件,一劍將老孫的頭顱割下來,第二件,一件刺穿黑寡婦的咽喉。

  我心中無數次地模擬,使用的劍招和陡然而出的那一下,都計劃了好幾遍。

  這兩人并不是尋常角色,倘若正面沖突,且不談飽經折磨、暗傷累累的我是否能夠戰勝他們兩人,即便是能夠戰而勝之,也必然會費許多周章,當下也是踮著腳走到了箱子跟前來,輕輕打開,將里面屬于我的東西,包括魔劍、令旗、零碎法器和相關證件全數裝好,別的不說,單講那飲血寒光劍,當我的手掌撫摸到那劍柄之時,上面傳來一陣輕微的戰栗,似乎是興奮和喜悅,那種難以言妙的快感與我共鳴,久久未曾平息。

  我收拾完畢,瞧見除了我的東西,巷子里面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比如黑沉木的雕像、令牌,養蛐蛐一般的罐子,以及一個裝書的木盒,我想起了老孫和程楊這兩個老小子從他們師父那兒拿到的那玩意,頓時忍不住出手去翻,王木匠低聲制止了我:“這上面有機關,別碰,不然就要被發現了……”

  我的手伸在了半空中,僵直著,趕緊收了回來,王木匠有趕緊催我道:“快走吧,外面兩個人你都難應付,而且他們似乎還叫了法螺道場的人來!”

  面對著王木匠的催促,我卻冷冷地搖了搖頭,低聲說道:“先不急,有的債,不能過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