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五章 空白玉簡

  這聲音很明顯是一個小年輕的聲線,然而不知道為什么,卻莫名多出了幾分蒼老和恐怖的氣息,接著遠處的黑暗光線驟然扭曲,從空間之中走出了一個人來,這個人跟法螺道場的所有人有一個打扮,披著黑色袍子,戴著一張有著金屬反光的面具,身高一般,背負著雙手,每跨出一步,便有好幾米的距離,三兩下,驟然就出現在了院子之前。

  法螺道場的所有人瞧見了這個鐵面人,腰桿頓時就弓了起來,朝著他齊聲喊道:“拜見尊上。”

  鐵面人定住身子,停留在了程楊教授面前的五米處,手一揮,阻止了一眾手下的參拜,然后轉過身來,看著直立當場的程楊教授說道:“我在閉關,來得略晚,聽說你手上,有我的東西。既然如此,物歸原主,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如何?”

  鐵面人說話的調調怪怪的,就好像刀尖在玻璃上面摩擦出來的那種沙啞聲,讓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而且說話也抑揚頓挫的,跟現在的人總有些不同,聽到這里,我大概也能夠想象得到,那個鐵面人之下的靈魂,應該就是從那千年古墓中爬出來的老鬼了。想到這里,我腦海里便一直回想起當初在古墓底下見到的那一張恐怖臉孔,心中不由得一陣發慌。

  這種慌張是不由自主的情感體現,盡管我能夠極力控制,但它還是如潮水一般襲來,直到此刻,我方才明白為何連一字劍都屢屢讓對手逃脫,而且最終還是使得于墨晗大師死去。

  這利蒼,千年之前就是修行魔道的高人,而千年之后,到底有著什么樣的手段,當真無人知曉。

  我估計便是我全盛時期,分毫無傷,估計都難以拿它有任何辦法呢。

  不過我這人有一個古怪,那就是越是這般緊張關鍵的時刻,心中那股不服,就越發地強烈起來,當下也是趴在谷倉的屋檐之下,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聽到那程楊教授揚聲說道:“老魔,那份玉簡,的確是在我的手上。當初陳志程從古墓之中偷出了玉簡,輾轉過后,歸于我手,然而我研究了十多年,卻一無所得;唯一獲得的是一身病痛,以及讓我懊悔一生的詛咒,此番前來找你,就是想讓你將詛咒解除了,可好?”

  雙方講過了述求,而那鐵面人則顯得十分淡定,手一展,卻是從手下那兒接過一根拐杖來,撐住身子,接著說道:“這詛咒,是通過暹粒蟲加惡念神怨做的鬼咒,但凡接觸到傳承玉簡而得不到認可的人,都會被下詛咒,此法唯有我可以解,如果你有誠意,那么我的回答,當然是沒有問題——所以,請展現出你的誠意來!”

  程楊教授恭謹地點了點頭,然后拍了拍巴掌,揚聲說道:“老孫,讓那小子吱兩聲,給大伙兒聽聽!”

  聽到這話兒,我的腦子一下就炸了,不曉得那程楊教授讓老孫留在谷倉之中,竟然還有這等的打算,當下也是有些著急,瞧見程楊教授的余光已經朝著這邊瞥了過來,頓時就閉上了眼睛,心想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硬著頭皮叫道:“啊、啊……”

  我這兩聲慘叫就好像是被人給擂在胸口兩拳之后發出來的一般,叫得惟妙惟肖,而我唯一擔心的意見,就是這聲音發出的位置,略微有些太上了,畢竟我此刻是藏在谷倉的房梁之上,卻沒想到我這聲音一發出來,卻好像是從地下、或者四面八方出現的一般,院子里面的人根本就莫不清楚我的方向,四處搜尋,卻終究無果。

  瞧見這樣的結果,我心中一陣狂喜,曉得這應該也是程楊教授等人的布置,就怕對方黑吃黑,來硬的,所以才隱蔽了我藏身的方位。

  瞧見連鐵面人在一起的所有人都左右搜尋,程楊教授則沉聲說道:“不用找了,他人就在附近,我一同伴在看著呢,很安全,而倘若你們想要靠近他的話,我同伴也許會因為心慌,手一抖,說不定就把刀子插入了那小子的脖子里面去,到時候可就真的危險了。所以,各位千萬別試圖胡亂行動,要不然,后果真的很不堪設想的——對了,老魔閣下,剛才那聲音,你熟么?”

  鐵面人仰起了頭顱,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緩緩說道:“他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所見到的第一個人,我怎么會忘記呢?”

  程楊教授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來,點頭說道:“記得就好,記得就好。”

  鐵面人沒有給他太多言語的機會,而是再次問道:“那么,那小子從墓中偷出的真玉簡在哪兒呢?有了那東西,再交出他,我可以饒過你一命!”

  這家伙慣于決定別人的生死,言語之間,自有一股霸氣,然而程楊教授卻不會將自己的命運寄托在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上去,而是打了一個響指,周遭立刻出現了宛如蟲噬般的雜聲,接著他鄭重其事地說道:“老魔閣下,您是前輩,是翻手覆雨之人,所以我在確保交易的公平性上面,其實是做出了很多努力的。我們都是明白人,所以請您約束好自己的手下,不要做出雞飛蛋打、魚死網破的這種事情來,讓大家都難堪。”

  程楊教授這一番軟中帶硬的話語,讓鐵面人,以及身邊法螺道場的這些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鐵面人甕聲甕氣地說道:“這個沒問題,你想怎么樣?”

  程楊教授平靜地說道:“交換血誓吧,這是咱們這個行當里面的規矩,你覺得意下如何?”

  在我們這些修行者當中,無論是正是邪,因為對這個世界的真實面目了解得更加透徹一些,所以對于“信仰”二字,比尋常人更加看重,所以對自己信仰所立的誓言,那是絕對需要維持的,要不然便會因為怨咒之力倒灌入體,使得渾身的血液發燙降解,繼而血液沸騰蒸發而死,這樣的死狀格外恐怖凄慘,使得這所謂的血誓,也成為了很多人彼此交易之時,所需要立下的誓言。

  以最誠摯的言語向自己的信仰祈禱,倘若是違背了,那么就是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了,所以一般來說,很多邪道中人作交易或者承諾,都會用到這個方法。

  似乎是早已有所準備,對于程楊教授的提議,鐵面人幾乎沒有多做考慮,便欣然允諾了。

  這情況不但讓我詫異,便是鐵面人身后那些法螺道場的手下,以及提出要求的程楊教授都有些驚訝,實在是沒想到他竟然有這般的暢快,然而身處其外的我卻突然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對于這玉簡,以及十幾年前丟失的東西,這個鐵面人,或者說是利蒼老魔,似乎有著極為急迫的期待。談妥之后,兩人彼此都起了血誓,在這一場儀式之中,彼此都觀察對方,以鑒定對方是否在這過程中有所保留,弄虛作假。

  然而雙方都沒有抓到對方把柄,血誓既成,程楊教授輕輕地拍了兩下掌,手往背后輕輕一抓,竟然摸出了一個用金絲楠木制作而成的盒子,這盒子上面繪滿了符文,而且在邊角以及正面處,都有吸納陰氣的黑曜石鑲嵌其中,顯得十分貴重。

  程楊教授雙手捧著這極為貴重的木盒,似乎進行了一陣祈禱儀式,這才將其緩緩地打開了來,而就在這木盒蓋子開啟的一瞬間,一道白光卻從里面浮現而出,鐵面人平平地伸出右手,當年那能夠解開成一大排葉片的玉簡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去。許是好久沒有見過了,鐵面人靜靜地伸著手,感受了好一會兒那玉簡之上冰寒的玉質,身子有些顫抖,似乎還是十分激動的。

  然而這激動僅僅維持了不到一分鐘,緊接著他往前走了一步,猛然將手上的玉簡給摔在了地上去。

  這玉簡堅硬,不過終究還是玉質,像他這么往地上一摔,頓時就碎成了好幾大塊,而鐵面人則渾身顫抖,指著一臉難以置信的程楊教授厲喝道:“不對,不對,這不過就是一塊毫無用處的破玉而已,臨仙遣策根本就不在里面,能夠推演天機奧妙的臨仙遣策,在哪里?”

  程楊教授守著這玉簡研究了十幾年,一直沒有收獲,其實心中早就已經絕望了,而此刻聽到鐵面人這般憤怒罵起,頓時便曉得自己這些年的怒氣,其實都是白費的,本以為玉簡之中有寶藏,只不過是自己一直沒有找到鑰匙而已,如今方才曉得自己的可笑。面臨著鐵面人的怒火,他搖了搖頭,悲哀地喊道:“這怎么可能,那誰奪走了臨仙遣策?”

  鐵面人見程楊教授的困惑和驚慌并非虛假,立刻明白過來,寒聲說道:“玉簡之上,沒有臨仙遣策,那么必然是進駐到了某人體內——那個人不是你,不是別人,那么一定就是那個叫做陳志程的小子了,對吧?”

  鐵面人深深吸了一口氣,猛然朝著谷倉這邊望來,伸手一指道:“他在這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